触摸书城 > 同桌凶猛

同桌凶猛

动    作: 直达底部

按Ctrl + F进行章节名搜索

最新章节概要:

汤大海找了个干净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头也不抬的问道:“谢雨洁自己来的?”    “是。”陈岩点了点头,说道:“你叔叔阿姨没来,证明心里还是同意这门婚事的。刚才我还和你阿姨通过电话,他们是不愿意取消订婚仪式的,但是雨洁这孩子坚持,他们也没有办法。”    “退婚就退婚呗。”汤大海喝着上好的大红袍,满脸不屑的模样:“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像是缺少女朋友的人吗?”    “你找的那些女朋友,有哪一个是可以结婚的?”    “都可以啊。结婚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技术活,哪个女人不可以?”汤大海笑哈哈的说道:“男人都行。陈述和李如意你喜欢哪个?不行我就和陈述凑一对?”    陈岩最受不了汤大海这种把婚姻当儿戏的态度,抓起桌子上的桔子就丢了过去。    啪!    汤大海一把把桔子抓在手里,剥开桔皮,将桔肉一分两半,一半送给陈岩,另外一半送给汤迎城,说道:“爸,妈,吃桔子。”    汤迎城顺手接过桔子,剥了一瓣正准备往嘴巴里面送的时候,陈岩一把把桔子推开,说道:“不吃。”    汤迎城吓了一跳,赶紧又把桔子放下,努力和妻子保持步调一致。    “你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快,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你的吗?”    “不知道。”    “说你不是什么好男人,哪家的姑娘嫁给你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那怎么还有那么多女孩子想要嫁给我?还愿意做我女朋友?”    “那是因为你爸有钱。”    “你的意思是说她们图我爸的钱?你想想,她们为什么图我爸的钱,不图陈奎爸的钱?不图赵磊爸的钱?还不是因为我比陈奎赵磊优秀?”    “你这个混球……”陈岩突然间捂着胸口,说道:“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    陈岩心脏有问题,这是汤家父子俩最为在意的事情。    看到她一幅喘不过气来随时都有可能晕倒的模样,汤大海和汤迎城都吓坏了。    “老婆,你没事吧?是不是心脏又不舒服了?我送你去医院。”汤迎城扶着陈岩的肩膀,急声喊道:“司机呢?让司机准备车。”    “不去医院。”陈岩出声阻止:“让我死了算了。”    “妈,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汤大海也是满脸着急,说道:“你想怎么样,我听你的。”    “你每次都说听我的,结果呢?”    “这次一定听你的。”汤大海出声保证。    陈岩的「病情」这才缓和了一些,说道:“第一,订婚仪式不能取消。第二,你对人家雨洁好一些,以后不许说退婚的话。”    “妈,你这不讲理不是?订婚仪式要不要取消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我这次不是没说什么吗?是那个谢雨洁自己想要取消的。”    “要不是你一开始嚷嚷着不愿意娶,人家雨洁会现在不愿意嫁?”    “我……”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的心脏难受……好难受……”    “我同意。”汤大海出声说道。    “……”    陈岩的「病情」就完全好了。    她推开汤迎城,跑到汤大海身边坐下,劝慰说道:“儿子,把你的聪明智慧拿出来一半,不,三成,就足够把谢雨洁给拿下了。女孩子是要靠哄的,我当年就是这么被你爸……哄不是欺骗,而是用你的真心换取别人的真心。女人的心思最敏感了,你对她好,她知道。你对她不好,她也知道。你爱不爱她,她更是心知肚明。”    “去让谢雨洁感受到你的真心,好吗?”    “我要是把真心奉献出去了,人家不要呢?”汤大海出声说道。    “不可能。”陈岩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是说万一……万一人家不要呢?”    “我一……”陈岩想了想,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说道:“她要是不要,我再给你介绍别家的姑娘。”    “……”    看着汤大海上楼的背影,汤迎城小声说道:“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孩子大了,感情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决定好了。”    “自己决定?他都多大的人了,整天疯疯癫癫的没个正形。他不要名声,你也不要吗?再任由他这么下去,哪一年才能够真正的稳定下来?”    “他做的那些事情,也是为了不让咱们俩担心……”    “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担心。自从那个姑娘的事情出来之后,他就完全的换了一个人似的。前两年整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连咱们这个小院的院门都不愿意出。后来被我们俩逼急了,又整天跑出去不愿意回来了。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我偷偷和那些姑娘聊过,说大海从来都不和她们……”    “和她们什么?”    “和她们那个。”    “那个是哪个?”汤迎城一脸迷茫。    陈岩掐了汤迎城一记,说道:“不知道就算了。你说孩子的事情交由他自己来做决定,我们给了他那么多年时间,他也没有做个决定。反而越来越胡闹了。我最害怕什么你知道吗?”    “害怕什么?”    “害怕他还没有走出来。”陈岩沉声说道:“以前是道伤,现在是道疤。想要治疗里面那道伤,就要先把外面的疤给扣掉……他自己不愿意扣,我们来帮他扣。”    “那不是痛嘛。”    “痛也要扣。”陈岩咬牙说道。“不扣掉的话,会化脓腐烂。”    “可是雨洁那边……我看那孩子的态度挺坚决的,平时两人也相处不来,看来是当真不喜欢咱们家大海。要不,再问问别家的姑娘?老黄家的姑娘和大海差不多,刚刚从美国回来,要不我们找机会问问。”    “你懂什么?”陈岩一脸鄙夷的说道:“你们父子俩不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就看电视。哪一部爱情剧不是从男女主角的斗嘴开始的?真正的不喜欢是什么样你知道吗?”    “是什么?”    “是我把你当空气。”    “当空气?空气也很重要啊,每个人都要呼吸。”    “是没有氧气的空气。你抬杠是不是?”    “……”    ---------    李如意推开茶室门的时候,发现只有苏音一个人在坐在那里看资料。    李如意站在门口稍微犹豫,就准备转身离开。    “李如意,怎么刚来就要走啊?”苏音抬头看到准备离开的李如意,出声唤道。    “男女授受不亲。”李如意出声说道。    苏音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如意说道:“笑死我了,李如意,你是从哪一年来的古董啊?心里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男女授受不亲,好多年没有听到这句话了。就跟演戏一样……”    李如意面无表情,一脸淡然的看着大笑不止的苏音。    苏音发现了李如意的「无趣」,收敛了笑容之后,看着李如意说道:“请坐吧。我有事情要和你谈。琳姐出去打电话了,一会儿就回来。”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张琳的声音:“如意来了,怎么不进去坐?”    李如意回头看了张琳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正准备进去。”    等到李如意重新坐下,苏音的眉眼间仍然带着笑意,显然,她还是觉得李如意那句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李如意接过张琳送过来的茶水,道谢之后,看向苏音,说道:“你说要约我谈剧本?”    “是的。”苏音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在谈剧本之前,想要先和你谈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李如意出声问道。    “你和陈述是好朋友吧?”苏音笑咪咪的问道。    李如意心中暗惊。    他们为了拿下《机长先生》这个剧本,假装根本就不认识陈述。没想到苏音已经知道真相了?    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于是,李如意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你,陈述,还有汤大海,你们三个是很好的朋友,已经认识很多年了吧?”    “不错。”李如意再次点头。他不是一个喜欢说谎的人,他也不会说谎。    要是陈述和汤大海两个戏精在,可能还会演一演。他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你们为了拿下《机长先生》的剧本,所以三人假装不认识?”    “是的。”李如意发现自己能做的就只有点头了。    “所有的主意都是陈述出的吧?”    李如意想了想,其实大部份的主意都是表姐出的。但是,他不能出卖表姐。    李如意习惯性的点头,说道:“是的。”    “所以,你和汤大海根本就没有去找过孔溪,因为你们知道,就算找到孔溪也没有用。你们不仅仅没有去找过她,反而故意在我面前抨击孔溪,利用我们俩之间的小矛盾来达到自己成为《机长先生》男三号的目的,是这样吗?”    李如意想了想,说道:“你全都知道了?”    “我知道的远远不止这些。”    “你还知道什么?”    “陈述也是萤火虫文化的股东吧?”    “你怎么知道?”李如意大惊。陈述确实是萤火虫文化的股东,但是因为陈述现在还在东正工作,有些事情不方便出面,所以他的股份是由家人代持的。    这么私密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为何就连苏音都知道了?    这一次,轮到苏音发懵了。    她一脸惊讶的看向李如意,问道:“陈述还当真是萤火虫的股东啊?”    “……”李如意很难过。    他觉得这个世界处处都是陷阱,每个人都各怀机心。    “我明白了。”苏音端起面前的茶杯泯了一口,喃喃说道:“我明白了。”    “小音,你没事吧?”张琳关心的问道,她感觉苏音这一次被打击的有点重。    这些坏人啊,怎么能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呢?    “我明白了。”苏音放下茶杯,看着李如意说道:“从陈述把剧本送到版权部,你们就已经开始布局,是不是?”    “我不知道。”李如意说道。他又不傻,不明白的事情,或者暂时没想明白的事情就直接摇头拒绝回答。    “既然如此,我也就没有任何心理压力了。”苏音一脸笑意的看向李如意,说道:“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    “好好的谈谈?”    “对。”苏音说道:“你应该清楚,你的男三号是我点头同意帮你争取过来的,是不是?”    “明白。”李如意点头说道。虽然他们使了一些障眼法,但是,确实是苏音力排众议从东正手里为他拿下了男三号这么一个重要角色。    “我可以给你,也可以收回来。当然,我也能够给你更好的角色。”苏音出声说道。    “什么意思?”李如意问道。    “我和东正重新签约了新的合同,我要在东正体系下做自己的个人工作室。所以,倘若发现一些有潜力的艺人,我们也会把他签约到我个人的工作室里面进行培养。”    “你现在是《机长先生》的男一号,下部戏我就可以让你做男二号甚至直接出演男一号。我的每一部戏都可以带上你,我们还可以演对手戏……”    “什么条件?”    “萤火虫文化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汤大海虽然做了几年播音支持,但是主要是做电台主持,能有多大的人脉资源把你捧红?倘若你签约给我这边,不仅仅可以出演我的每一部戏,东正的资源也同时能够对你开放……”    “不签。”李如意说道。    “你是担心合同问题吗?你放心,你的合同问题交给我来解决。”    “我的合同问题已经解决了。”李如意说道。他的合同问题已经被陈述和汤大海给解决了,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给予的,自由和发展。    所以,不再有任何的合同问题。    “李如意,难道你不想红吗?”    “想。”    “我知道你经历过很多事情,已经耽搁了好几年,对于艺人来说,时间实在是太宝贵了……难道你还愿意在萤火虫文化那家小公司里面继续耗费时光吗?”    “愿意。”    “难道你就不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一下吗?”    “考虑过了。”    “你的选择呢?”    “不签。”    苏音又抬起茶杯喝茶,除了这个,她不知道如何来掩饰自己心中的怒火。    先是被孔溪对捅了一刀,然后又被这三个家伙给欺骗,想要以牙还牙的展开报复。    牙齿都快要被崩裂了。    “理由是什么?”苏音问道。    “我不会出卖朋友。”李如意说道。    张琳也出声劝慰,说道:“如意,我知道你和陈述大海是朋友,但是他们帮不了你,苏音才能够帮你。她能够给你想要的,她能够把你推到一个你难以想象的位置。”    “我可以不要那个位置,但是我不能不要朋友。”    李如意放下茶杯,准备离开了。    “李如意。”苏音出声喊道。    李如意转身看向苏音,不明白这个女人还想要说什么。难道自己的态度不够坚决?难道自己表达的还不够明确吗?    “能不能替我保密?”苏音看着李如意,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    “为今天的事情保密。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陈述和汤大海,不要告诉任何人。就当作我们今天没见过。”    李如意想了想,摇头说道:“不能。”    “李如意,你不要忘记了,你还要进我的剧组还要拍我的戏。这点事情都做不到吗?”苏音恼了。    “有人要挖墙角,我得告诉他们一声。”李如意说道。“让他们小心提防,不能让我被别人挖跑了。”    “……”    苏音再也不想和这三个家伙说话了。

生活要有仪式感!    有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怎么能没有蜡烛?有了蜡烛,怎么能没有一瓶红酒?    就着烛光喝二锅头也实在太不像话了,是不是?怕是那时候该说的话还没来得说,该做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做,俩个人就双双醉倒了。    点了蜡烛,喝了红酒,吃了美妙的晚餐,是不是需要一个充满着万千柔情的甜蜜香吻?    陈述觉得自己的要求一点儿也不过份。    孔溪眉眼如画,俏脸含情,看向陈述说道:“我每年捐一所学校,出道十年捐了十所小学。每年资助十名贫困大学生读书,到了今年恰好资助了一百个学生……”    “所以呢?”    “助人是快乐之本。对于那些真正有需求的人,我总是不知道应当如何拒绝。”孔溪长长的睫毛眨动,看着陈述的眼睛,柔声说道。    “你很善良。”陈述说道。    他走上前去,吻住了这个善良的女人。    --------    陈述睁开眼睛时,仍然有种恍然如梦的不真实感。    大明星孔溪正躺在他的身边,此时正捲着被子睡得正香。    雨一直下,气氛相当的融洽,所以孔溪昨天晚上又没有回家。    只是和前天晚上不同的是,上一回是在陈述熟睡中躺下的,这一次俩人都保持着清醒,甚至还闲聊了一阵,然后拥抱着互道晚安。    和前天相同的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也依然保持着冰清玉洁的男女朋友关系。    热恋的男女,总是渴望时间走得更慢一些,黏在一起更长久一些。    陈述和孔溪睡在同一张床上,却盖了两床被子。    在那一刻,陈述很庆幸自己家只有一张床又恨极了自己家有两床被子。    多出来的那床被子就像是王母娘娘拔出头上的簪子随手划出来的银河,把牛郎和织女分隔在天地的两端,隔河相望,距离那么远那么远。    陈述准备去洗个澡。    他在电影里面看到过,同居男女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男人去洗澡就是女人去洗澡。    洗澡代表着某种神秘的仪式。    那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    对了,生活要有仪式感。    孔溪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白哗哗的天花板,处于一种迷惑和呆滞的状态。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可不是这种近乎简陋的惨白色,而且这灯也不是自己亲手选的那盏法式琉璃宫灯,而是一个像是盒子状的物体紧紧的贴在墙壁上。    当然,这房间里面的家具、窗帘的高度花饰、以及被子的颜色纹理都和自己的房间有着巨大的区别。    「这是陈述的房间!」    孔溪伸出手来,抚摸着陈述刚刚躺过的枕头,心里有种即满足又羞怯的感觉。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随意的睡在一个男人的房间,就这么睡在一个男人的床上……    是的,在虎居山上面,他们已经有过同床共枕的经历。但是那个时候的陈述正高烧严重,她和衣躺在一边是为了方便照顾。    现在呢?    没有人生病,所以不需要她的照顾。倘若她愿意的话,一个电话就能叫来自己的专职司机,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够回到自己居住的豪宅……    可是,她没有那么做。    她选择留了下来,留下来陪伴陈述。    自从心里有了另外一个人之后,一个人的独处就显得格外寂寞。    “真好。”孔溪在心里感叹着说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孔溪起床之后,发现陈述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着,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音,陈述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很快早餐就做好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家之后父母对自己的宠溺。怕自己没睡好,又怕自己会饿着。    “睡好了。”孔溪走到陈述身后,轻轻的搂抱着他的腰部,双手交叉着按在他结实的腹部上面,问道:“做了什么好吃的?”    “昨天早上你给我做了鸡蛋面,今天我也得给你露一手。”陈述说道。“我做了煎蛋、火腿、水果沙拉、对了,全麦面包片已经烤好了……还没刷牙吧?快去刷牙,然后可以先喝杯咖啡。咖啡已经打好了。”    “这么丰盛?”    “这算是什么丰盛?美式早餐和咱们中国人的传统早餐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华而不实。别看做了一大桌子,实际上吃起来也没有几口,还不如你的一碗鸡蛋面下功夫,也不及一份豆浆油条吃得踏实。”    “这倒也是。”孔溪笑嘻嘻的说道,把自己的小脸在陈述的后背上面轻轻的磨蹭几下,等到陈述转过身来想要亲她的时候,她已经飞快的转身,跑到洗漱间去洗脸刷牙去了。    “小妖精。”陈述生气的说道。    难道她一点儿也不知道,她长得这么好看,性格这么可爱,会给男人带来多么大的困扰吗?    孔溪是自由职业者,自然不需要每天到公司报道。陈述还担任着企划部副总监的职务,一天没有被老板炒鱿鱼,就要一天到公司报道干活。    吃过一顿浓情蜜意的早餐,当然,在早餐的过程中,陈述又找孔溪帮了一点点小忙,善良的孔溪并不懂得拒绝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    早餐结束,孔溪自己跑过去把碗给洗了,还说这是「家规」,以后就要按照这个方案去实行,一方做饭,另外一方就要负责洗碗。谁也不许偷懒。    这是一个和凌晨截然不同的女孩子,以前的凌晨不会做饭,自然更不会洗碗,因为她不喜欢满手油腻……    如果不是喜欢你,谁会喜欢满手油腻?    手牵手走进地下停车场,孔溪的专车已经在等候着了。    王韶坐在副驾驶室,眼神复杂的看着那犹如连体人一样走过来的年轻男女,心里轻轻叹息,然后推门下车,微笑着和陈述打招呼,说道:“陈总监,早。”    “王姐早。小溪又要辛苦你了。”    “应该的。”王韶看向孔溪,说道:“小溪,时间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要出发了?”    孔溪还紧紧的握着陈述的手,转过身来用力的拥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就算工作的时候,我也会想你。”    她转过身去,已经恢复成那个干练果敢被无数人追逐喜欢的天后巨星,说道:“走吧。衣服带来了吧?”    迈动长腿率先钻进后车座,王韶对着陈述点了点头,也紧跟着坐在了孔溪旁边的位置。一路之上,她们还要有很多工作需要对接呢。    看着那车子远去,就连车尾灯都已经看不见的时候,陈述摸摸有些酥痒的耳朵,轻声说道:“我也是。”    --------    陈述走进办公室,骆杰第一时间就过来敲门。    陈述笑着说道:“以前也没见到你上班这么准时,你最近是怎么了?每天来的比我还早,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你这个富二代是假冒伪劣产品。”    “以前不准时是因为觉得上班无聊。”骆杰端着咖啡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说道:“自从你来了之后,发现不上班更无聊。”    “你就是来看热闹的吧?”陈述冷笑。从柜子里取了自己的玻璃茶杯,然后放进一小撮上好的信阳毛尖,用温好的八十度开水倒进去,看着那碧绿的小芽在上面荡漾起浮,煞是美观。    “怎么样?孔溪回来了,这两天不见人影,打她电话不接,发她信息不回……”骆杰的眼神在陈述身上扫视着,颇为吃味的说道:“不会是这两天一直和你黏在一起吧?”    “为什么不会?”陈述捧着茶杯,看着珠江中滚滚的流水,刚才在眼前的那一汪水现在怕是早就已经不见踪迹了吧?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永恒的?“当然会了。”    骆杰的眼神就变得幽怨起来,说道:“以前孔溪不是这样的。以前我们关系还不错,偶尔还会和起源我们三人一起聚聚,出来吃个饭,打个高球什么的。自从你出现后,我和起源连见孔溪一面都难了。更过份的是,她连我的信息都不回了……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有了异性还要人性做什么?”陈述反问。“我就是人性太多了,所以很多事情总是停滞不前。”    “……”    “你就当她手机没电了。”陈述不想让这个朋友真正的伤心,安慰着说道:“这样想是不是心里舒服很多?”    骆杰想了想,说道:“确实舒服多了。”    “怎么?一大清早跑过来,是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我哪有什么工作安排?你都把工作安排好了,我这个总监大多数时候就是个摆设。”骆杰笑笑,说道:“我和栗董说过,不如把位置让给你得了。”    “那可不行。”陈述拒绝:“你要是不在,我也会觉得上班无聊了。”    俩人相视大笑。    骆杰把办公室房间门带上,走到陈述面前小声问道:“听说老板找孔溪聊过新合约的事情?”    陈述看了骆杰一眼,问道:“你听说了什么?”    “听说孔溪走后,老板砸了他最喜欢的景泰蓝烟灰缸。”    陈述眼神里的凛光一闪而逝,说道:“也许是他失手打破的呢?”    “你再这样说话,你信不信我失手打破你的脑袋?”    “我信。”陈述说道。    骆杰是公司副董骆承平的儿子,骆承平和老板栗琨关系甚密,俩人同进同退,是东正集团铁杆的搭档。    所以,骆杰的消息可信度是非常高的。老板确实约了孔溪谈话,这一点陈述是非常清楚的。毕竟,当时是他送孔溪到东正大楼来的。    而老板见完孔溪之后砸了自己最喜欢的烟灰缸,那就证明他和孔溪之间的谈判并不愉快,或者说,孔溪没有接受他的新合作方案?    如果是这样的话,孔溪将会何去何从呢?自己又将何去何从呢?    陈述开始后悔了。    早知道如此,自己应该问问孔溪的最终选择。毕竟,她的选择也决定着自己的选择。    反正自己是要一直抱紧大腿的。    因为担心自己的态度会影响到她的选择,所以自己一直对这些事情不闻不问,他相信她能够做出最好的抉择。    但是,换个角度想想,就算自己询问了,就能够影响到孔溪的选择吗?    这是一个外柔内刚,心里极有主见的女孩子。就连她的经纪人王韶……大多数时候不是替她拿主意的人,而只是一个辅助性的角色。    看到陈述发呆走神,骆杰拍拍陈述的肩膀,说道:“我告诉你这些,是要让你心里有个准备。我是希望你能够接手我这个位置的。”    骆杰端着空掉的咖啡杯离开,陈述捧着那细小的嫩芽在茶水的浸泡下舒展开来,成为一片片碧绿的叶子,心里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下午两点,上班时间刚到,栗琨再一次约谈自己。    这一次不是通过秘书打来电话,也不是通过骆杰来传达,而是他亲自把电话打到自己的手机上面。    陈述来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秘书立即起身迎接,笑着说道:“陈总监,老板在办公室等您。”    “谢谢。”    陈述向秘书道谢之后,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栗琨正坐在老板桌前敲写着什么,看到陈述进来,他按响了服务电话,对秘书吩咐说道:“送两杯绿茶进来。”    然后,他推开椅子站起身体,看着陈述说道:“听骆杰说你喜欢喝茶,他家老爷子那点儿茶差不多都被他偷出来送到你办公室了。他爸的茶也是从我这儿拿的,你以后没事就到我这里喝茶好了。对了,我又新得一斤上好的龙井,你回去的时候带一盒。”    “谢谢老板。”陈述受宠若惊。    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没有让自己去看曲线图,也没有对自己训斥,而是从骆杰那儿打听到自己的爱好,甚至还让自己没事儿到他办公室里面来喝茶……    这是砍头前的最后一顿饱饭?赐死时饮的那最后一杯毒酒?    “来,坐下说话。”栗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示意陈述到客厅沙发落坐。    陈述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烟灰缸,果然换成了一尊水晶的了,之前那个景泰蓝的怕是已经变成了碎片。    陈述心中暗自警惕。    两人分宾主坐下,栗琨伸手摸烟,再一次把烟推送给陈述,陈述拒绝。    陈述记得很清楚,只有自己第一次和栗琨见面时,因为自己表现优秀,老板才让了一次烟。后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动作了。    不知道是因为已经确定了陈述不抽烟,还是因为陈述不配抽他的烟。    看到陈述拒绝,栗琨自己点燃一根抽上,看着陈述问道:“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陈述出声说道。敌不动,我不动。你要寒暄,那我就和你聊着吧。反正现在是上班时间,自己是带薪陪聊。    “工作上没有什么问题吧?你的工作能力我是很欣赏的,企划部那一块,骆杰想要完全交到你手上,已经和我说过好几次了。”    “企划部主要是在骆总监的带领下才取得了这样的成绩。主要功劳还在骆总监身上。”    “你也就别谦虚了。你没来的时候,企划部工作很出色。你来了之后,企划部的工作更出色。你们俩个都是有能力的人,东正绝对不会让那些为集团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受到任何委屈。”    陈述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们不委屈。”    “真的不委屈?”    “一点都不委屈。”    “你和小溪的事情,我是持反对态度的。你也不委屈?”    “老板有自己的立场和考量,是站在集团整体业务上做选择。”陈述出声说道。“我能理解,也没什么委屈的。”    还有一句话被陈述藏在了心里:我能理解,但是不接受。    栗琨盯着陈述的脸,突然间咧嘴哈哈大笑起来,用力的拍打着陈述的肩膀,说道:“好小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咦?」    陈述心里很是吃惊。    这又玩得是哪一出?转换套路了?    只是,你那么用力的拍我肩膀做什么?    你再拍我就和你翻脸了。    “栗董这是?”    “陈总监,恭喜你,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核。”栗琨笑呵呵的说道:“见过小溪的家长没有?”    “没有。”陈述摇头,仍然处于呆滞状态。    虽然老板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好了,而且看起来更加亲热了,但是,心里的不安感却越发的强烈了。    “正好,我就先帮小溪的父母把好这第一关。你知道吗?我也是看着小溪长大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小姑娘还在读大学,只有十几岁的年纪,这一眨眼的功夫,十几年就过去了。我是小溪的老板,更是小溪的长辈。小溪谈恋爱,我心里是有些不乐意的。但是,做父母的,哪能拗得过自己的儿女呢?”    “栗董的意思是……支持我和小溪?”    “当然。”栗琨说道:“郎有情,妾有意。你们俩这情比金坚的样子,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支持也不成了。所以,索性我就替小溪考验一下你,看看你能不能配得上我们家这大闺女……结果还不错,你扛得住压力,也经受得起诱惑。你和小溪,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陈述顺嘴接道。“谢谢老板,我会好好待小溪的。”    只是心神电转,再次确定了一件事情:他和孔溪谈崩了。    

相关阅读:

vmlm95565 || vml228 || vmld56092 || vml1182 || vmld15548 ||

第一章、鞋跟先生!
第二章、明星孔溪!
第三章、恨是野兽!
第四章、行业封杀!
第五章、手机丢了!
第六章、温柔一刀!
第七章、幕后黑手!
第八章、没有问题!
第九章、大阴谋家!
第十章、不过如此!
第十一章、核心优势!
第十二章、远房亲戚!
第十三章、你村村花!
第十四章、角色扮演!
第十五章、我喜欢你!
第十六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第十七章、爱情理论分析大师!
第十八章、握手这件小事!
第十九章、风雨已至!
第二十章、狼吞虎噬!
第二十一章、星辰和野花!
第二十二章、遇到了大麻烦!
第二十三章、王八蛋点餐!
第二十四章、一心一意李如意!
第二十五章、第一局,我赢了!
第二十六章、是我请他来的!
第二十七章、本来就是一朵花!
第二十八章、欺人太甚!
第二十九章、怎么可能呢
第三十章、我觉得我就是个坏人!
第三十一章、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第三十二章、记忆中的宝藏和人生的插曲!
第三十三章、骗子!
第三十四章、做梦!
第三十五章、绯闻!
第三十六章、漩涡!
第三十七章、雪藏!
第三十八章、耳垂!
第三十九章、硬骨头!
第四十章、每临大事有静气!
第四十一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第四十二章、灰姑娘陈述!
第四十三章、注意影响!
第四十四章、虫儿飞!
第四十五章、疯魔!
第四十六章、明争!
第四十七章、挑战!
第四十八章、为了保密!
第四十九章、一个剧本引发的血案!
第五十章、备胎!
第五十一章、火力全开!
第五十二章、图穷匕见!
第五十三章、高风亮节!
第五十四章、真心还是假意
第五十五章、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第五十六章、千万不要招惹天蝎!
第五十七章、拼桌!
第五十八章、两个智障!
第五十九章、演技爆表!
第六十章、化成灰我也认识他!
第六十一章、喜欢用什么样的姿势上头条
第六十二章、FLOWER3!
第六十三章、不能让他们走了!
第六十四章、做错事要认,挨打要立正!
第六十五章、解除合同!
第六十六章、无关利益,事关尊严!
第六十七章、今日份蔬菜沙拉!
第六十八章、我的小名叫「猪」!
第六十九章、我干了,你们随意!
第七十章、不太得体!
第七十一章、有只蚊子!
第七十二章、兄弟情深!
第七十三章、创业不如狗!
第七十四章、幸好没媳妇!
第七十五章、赃物!
第七十六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第七十七章、是心动的感觉!
第七十八章、大哥,快跑!
第七十九章、叫爸爸!
第八十章、你微小,然而你并不渺小!
第八十一章、男人,你的名字叫谎言!
第八十二章、拘捕!
第八十三章、为了正义!
第八十四章、突发状况!
第八十五章、誓不罢休!
第八十六章、来势汹汹!
第八十七章、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
第八十八章、没有理由!
第八十九章、用力过猛!
第九十章、黑名单!
第九十一章、你们的友谊一钱不值!
第九十二章、那你怎么还不走啊
第九十三章、以和为贵太贵!
第九十三章、以和为贵!
第九十四章、一群蠢货!
第九十五章、细节是魔鬼!
第九十六章、宣战!
第九十七章、缴械投降!
第九十八章、一遍又一遍!
第九十九章、出尔反尔!
第一百章、这是示好,也是威胁!
第一百零一章、失态!
第一百零二章、有什么证据
第一百零三章、护花使者!
第一百零四章、不是那么的狼狈!
第一百零五章、我要好好工作!
第一百零六章、即贪念温柔,又不愿舍身伺虎!
第一百零七章、斗殴!
第一百零八章、陈述,我们私奔吧
第一百零九章、说走就走的私奔!
第一百一十章、天大的人情!
第一百一十一章、胸口插上一把刀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歌声和匕首!
第一百一十三章、不要后悔!
第一百一十四章、你配吗
第一百一十五章、你怎么能和她比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幕后真凶!
第一百一十八章、你威胁我
第一百一十九章、贪婪的人,一无所有!
第一百二十章、我的腿是不是很长
第一百二十一章、膨胀!
第一百二十二章、艺术和流氓!
第一百二十三章、我怕我会爱上他!
第一百二十四章、断臂求生!
第一百二十五章、公主和水晶鞋!
第一百二十六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一百二十七章、杀人无形!
第一百二十八章、没有眼福!
第一百二十九章、太丢脸了!
第一百三十章、他们不让我去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很担心白痴会传染!
第一百三十二章、让人惊艳的男人!
第一百三十三章、不是一场笑话,而是一场佳话!
第一百三十四章、种刺!
第一百三十五章、绝交十分钟!
第一百三十六章、是在撒娇
第一百三十七章、一生气就忘词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神仙眷侣!
第一百三十九章、劝架!劝人吵架!
第一百四十章、纸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你到底想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第一百四十二章、势均力敌和没脸没皮!
第一百四十三章、Helpme!
第一百四十四章、被你美死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美丽动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我并没有做什么!
第一百四十七章、罪不可赦!
第一百四十八章、咖啡配肥肠!
第一百四十九章、借你的手给我牵牵!
第一百五十章、退婚!
第一百五十一章、有人要挖墙角!
第一百五十二章、你敢想像吗
第一百五十三章、她很好骗!
第一百五十四章、我愿意接受被欺骗!
第一百五十五章、是器重,也是敲打!
第一百五十六章、不是我,我没说!
第一百五十七章、渣男!
第一百五十八章、作秀!
第一百五十九章、惩罚!
第一百六十章、最英俊的现在发送给你!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怕你们笑话我!
第一百六十二章、敬同学!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们不忙!
第一百六十四章、糗事!
第一百六十五章、能不能借一个拥抱
第一百六十六章、你找错人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红刀子进去!
第一百六十八章、不讲究!
第一百六十九章、他对我很重要!
第一百七十章、伸手不打笑脸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我猜不着!
第一百七十二章、保持通话!
第一百七十三章、蛛丝马迹!
第一百七十四章、有资格发脾气!
第一百七十五章、是喜欢!
第一百七十六章、你抢了我的台词!
第一百七十七章、你还敢来
第一百七十八章、史前怪物!
第一百七十九章、报应!
第一百八十章、这个白痴女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你信不信我
第一百八十二章、浇一桶油!
第一百八十三章、没有恋爱!
第一百八十四章、我怕冷!
第一百八十五章、他是那个和孔溪传绯闻的!
第一百八十六章、她也害羞!
第一百八十七章、前女友!
第一百八十八章、解释!
第一百八十九章、我愿意!
第一百九十章、自从你走后,我爱的每个人都像你!
第一百九十一章、夜微凉!
第一百九十二章、才厚德薄!
第一百九十三章、点火!
第一百九十四章、因为我想让孔溪姐姐吃醋!
第一百九十五章、怕别人知道,又怕别人不知道!
第一百九十六章、玩火!
第一百九十七章、能力不足!
第一百九十八章、我选择活着!
第一百九十九章、心病!
第两百章、他是个混蛋!
第两百零一章、它对你一定非常重要吧
第两百零二章、疑似失恋!
第两百零三章、撒娇!
第两百零四章、背锅侠!
第两百零五章、双眼放光!
第两百零六章、官人,请自重!
第两百零七章、随便挤挤!
第两百零八章、她欺负我!
第两百零九章、恋爱的酸臭味道!
第两百一十章、我能!
第两百一十一章、遇险!
第两百一十二章、你摸!
第两百一十三章、有情饮水饱!
第两百一十四章、告诉你一个秘密!
第两百一十五章、我只有幸福!
第两百一十六章、因果关系!
第两百一十七章、刺头!
第两百一十八章、提心吊胆!
第两百一十九章、想你才累!
第两百二十章、伴郎!
第两百二十一章、分红!
第两百二十二章、那我就当你死了!
第两百二十三章、她恨她!
第两百二十四章、谢谢!
第两百二十五章、有完没完
第两百二十六章、力量!
第两百二十七章、狼窝!
第两百二十八章、白色衬衣!
第两百二十九章、男朋友!
第两百三十章、游说!
第两百三十一章、小小的请求!
第两百三十二章、谈崩了!
第两百三十三章、威胁!
第两百三十四章、我要离开!
第两百三十五章、有你!
第两百三十六章、说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