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零七十六章沧州异事】

【第二千零七十六章沧州异事】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某欲投入天王哥哥麾下,不知哥哥是否收留?”

武松是个实诚汉子,既然晁盖表现出了比他更强的力量,单单这一点就让他佩服不已,加上托塔天王偌大的名声加成,这位梁山好汉中的顶级步兵战将直接纳头便拜求收留。

“好好好,武二郎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身体强健一看就是个武艺不俗的,你能加入晁家庄某自是欢迎!”

晁盖哈哈大笑,用力拍着武二郎坚实的肩膀,眼中精光闪闪豪气道。

“某家定不会叫天王哥哥失望!”

武松也是激动异常,俊朗的脸上满是兴奋红光,能够得到眼前江湖大豪的重视,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奖励了。

之后,晁盖便带着武松武二郎从后门进了庄子,怎么说武二郎如今都是逃犯身份,太过显眼并不是什么好事。

江湖好汉么,自然在酒桌上说话最为爽快,又有晁盖秘制的高度酒助兴,武松高兴之下巴啦巴啦将老底掏了出来。

这厮父母双亡,乃是其兄武大郎一手拉扯长大。从这厮的话里,可以听出对兄长武大郎的浓浓敬意。

想想也是,这世上从来都不少那些冷心冷情狼心狗肺的父子兄弟,为了点子蝇头小利争得头破血流不可开交,像是武大郎这帮将兄弟拉扯长大,绝对说得上一声好兄长。

更不要说,按照武松的说法,武大郎以卖烧饼为生,为了他这个弟弟的学武梦想,简直就是劳心劳力才凑狗了拜师礼金,平日里还得供应他练武所需的药材以及肉食消耗,简直苦比到了极点。

就是如此,武大郎也没有说一句不好听的话,只是默默做事给武二郎提供所需的物资支持。<>

借着酒劲,武二郎一边流泪一边说出心中的悔恨,因为意识气盛,见不得乡里富家公子欺压良善,愤而出手不小心将其打死,不得不抛弃兄长逃命,实在是对不住兄长武大郎!

晁盖暗暗点头,武二郎此时还是刚刚出道的愣头青,他说的是真是假一眼可辨,像这样知道感恩的人最是叫人放心。

不过,他心中着实有桩疑惑,直接问了出来:“二郎,不说你是否真将那位富家公子打死,难道你不知晓,主动投案自首的话,只要你能在牢房里耗过两三年,等到朝廷大赦之令一出便可出来么?”

宋朝官家有个好习惯,动不动就喜欢大赦天下,像是武松这样的事情,只要不是被有权有钱之辈刻意盯上,又或者倒霉赶上了刑部处理一批死刑犯,基本上只要熬过几年牢狱之灾,等到朝廷赦令便可恢复自由之身,之前的案底自然也跟着抹去!

“有这事么,某却是从未听说!”

武松武二郎此时一副醉眼迷蒙的摸样,脸上眼中全是茫然之色,显然确实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好事。

晁盖叹了口气,瞬间明白了武二郎的状况。显然朝廷的这些门路都被官府的下层官吏把控,消息被他们封锁得相当严密,不然他们又何以借朝廷的大赦政令捞银?

水浒故事里,宋江杀了阎婆惜后回家,宋太公便极力要他主动自首,就是因为过不了几年朝廷便会大赦天下,宋江便可‘刑满释放’。

只是后来宋江事情闹大了,实在没可能得到官府或者说朝廷的原谅,自首就是个死,所以宋太公以后就再没提工这事。

像是宋家这种乡绅胥吏之家,自然知晓朝廷某些政令,可像武二郎这样的白丁之家,对此却是听都没有听过。<>

晁盖其实也不是太懂这些的,只是身体原主的记忆有这方面的信息,这几年跟官府打交道多了,自然要对官府的某些门道弄清楚,专门花费时间对大宋律法研读了一阵,对这些事情不说门儿清也是心中有数的。

武二郎顿时酒醒,连声催问真有这事,看其摸样显然相当心动。

晁盖先点头确认,而后伸手压住急欲挺立而起的武二郎,很遗憾的表示其已经错过最佳时机,因为他逃了!

犯事之后直接自首,还是犯事逃逸之后直接自首,结果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说不定县官老爷心头不爽就给重判那就得不偿失了。

武二郎顿时失魂落魄悔恨不已,堂堂八尺大汉双眼通红声音撕哑难听,看得晁盖和时迁心生不忍。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晁盖开口宽慰,表示武松跑路也好,毕竟他跟哥哥武大郎无权无势,要是被打死那位富二代家人找门路,说不得武二就得直接挂在牢里。

见武二表示不信,晁盖哈哈一笑说了几桩他知晓的牢房黑暗例子,一桩桩一件件无不充满黑暗和血泪,听得武二又是气愤又是心惊,心情倒是变好了许多。正如晁天王所言那般,玩意要是那家人找牢里的关系把他做掉,真个神不知鬼不觉,那他岂不死得冤枉?

晁盖笑着表示武二不用担心其兄长的安危,他自会安排人手前往清河照应,那边也有他的生意合作伙伴,在清河也算是头面人物,不说替武二释罪,起码照应武大郎的安危不成问题!

再说了清河就在山东境内,武大真要是过得艰难,送个信过去叫他来郓城就好,晁某人保其安危不难!

武二郎一听大喜,立即跪地磕头拜谢,心中顿安喝酒吃肉便少了顾忌,一时宾主尽欢好不热烈。<>

待酒席过后,晁盖招人将醉醺醺的武二送去庄客所居之处安置,然后跟留下的时迁说话。

刚才吃酒时,时迁没有哼声只是旁听,心中一边暗暗感叹晁天王的诚意,一边又暗暗心惊于晁天王口中露出的官府黑暗。

说实话,像时迁这等蟊贼,平日偷鸡摸狗没有做什么大案,就算被抓要么打一顿就了,要么送去牢房监押几日便会放人,还真不太知晓牢房里的黑暗阴私,狱卒一看他就是个没油水的货色,加上关不了几天也就没在其身上瞎折腾,也就没有亲身领教过牢房的黑暗。

这次听得晁盖随口说了几个例子,不知不觉已是惊出一身冷汗,思及以往种种不由后怕不已,幸好他不算贪心又惜命得紧,一贯只是小偷小摸从没对大户人家下手,不然被逮住怎么死的都不知晓。

晁盖自然不清楚时迁的心理活动,就算知晓也不会在意,官府的阴暗手段多了去,真要一一说将出来只怕时迁能被活活吓死!

他把时迁拉到偏厅说话,想知晓他这段时间的具体经历,尤其是监视沧州柴家庄的具体经历!

时迁收拾了心情,老老实实将他拿着晁盖给的大笔活动经费,前往沧州监视柴家庄的事儿说了一通。

以他的条件,混入柴家庄自然不成问题,不过想要入得柴大官人的眼,基本就不可能了。

不过柴家庄发生的一切,他基本都了然于心,特别是柴大官人针对晁盖的布置,他都能在第一时间探听清楚,并且第一时间向晁盖示警。

等到柴家庄三百门客在青济全军覆没,柴大官人的江湖声望一落千丈时,他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花了不少银钱将整个柴家庄的一举一动纳入监控。

他混迹柴家庄数月,自然十分清楚柴家庄的实力,损失的三百门客对柴家庄来说,也就是小半实力,如果柴大官人愿意他还能再凑出五百门客前来青济找晁盖的麻烦!

当时据他收买的眼线回报,柴大官人确实相当愤怒,想要不顾一切继续找晁盖的麻烦,只是不知为何沧州州衙突然对柴家庄动手了。

他们倒是没有冲进庄子里,而是将庄子隐隐包围许出不许进,一旦有投奔柴大官人的出门就会被秘密逮捕,然后就是一通仔细盘查。

身上没案子也就罢了,要是有案子在身直接抓捕,然后以最快速度送娶案发地官府重判,出手狠厉毫不留情!

时迁也是多了个心眼,不仅在柴家庄内部收买了众多眼线,在外头也有眼线存在,甚至沧州州衙都有他的眼线存在。

所以,柴家庄上下还没察觉到的时候,时迁已经知晓了麻烦降临。

他一见如此,估计柴大官人有得麻烦,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焦头烂额,想要抽出手来针对晁盖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不仅如此,他心知等事情爆出,柴家庄的不少门客都会主动离开这处危险地方,到时候柴大官头手头实力大损,更没心思找晁盖的麻烦。

他觉得继续留下没什么意思,于是便趁着柴家庄上下,还没有察觉情况不妙时偷偷溜走。反正他不受重视,走了也不会惊动柴大官人。

只是半路遇到前来沧州欲投奔柴家庄的武二郎,结果因为误会发生了一些矛盾,时迁被武二狠还呢修理一通。

时迁一看武二正是晁盖吩咐想要拉拢的江湖好手,于是把晁盖的名头亮了出来,果然让武二对他观感大变,最后跟着过来看看情况。

“做得不错,你以后就不要出去了,跟在某家身边做事可好!”

晁盖相当满意时迁的做法,直接了断说道……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0204bq22529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