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我的邻居是女妖 > 【第一千八百十七章天魔残星】

【第一千八百十七章天魔残星】

  ……  “怎,怎么可能?怎么会,会这样……”  王焱身后,大祭司贝丽卡俏脸瞬间变色,整个人就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倒在神座的台阶下。  她真的尽力了,她让这件几乎仅有亿万分之一成功几率的大事件,硬生生降临在了吞星使徒阿克曼的身上。  毫无疑问,这对她这位只有半神巅峰实力的人类来说,确实是一件堪称奇迹的壮举。  然而,结局却远远不同于她的想象。  眼下非但没有消灭掉强大的阿克曼,反而将他彻底激怒,而她贝丽卡已经竭尽了全力,再也使用不得半分力量。  如此结局,实在是让她心有不甘。  “贝丽卡,你已经尽力了,这样就足够了。”王焱见状,传音安慰道,“一位魔神在生死关头,总归会有一些保命的底牌,更何况是阿克曼这种老魔头。”  贝丽卡听罢只能默默的依靠在神座台阶下,其余同伴也都再次提起了紧绷的心。  接下来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还在场上的乌雅安歌,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她自己了。  ……  “咯咯咯,真是了不起,阿克曼那老家伙这样都能活得下来,妾身算是服了。”  与此同时,残破神殿的另一端,瘟疫使徒赛拉米斯依靠在残壁上,忍不住感叹出声,随后阴测测的眯起眼眸,“接下来,可就有好戏看了。”  “哈哈,不愧是阿克曼老兄,本座就知道这点能量潮,奈何不了你。”深渊之主卡奥斯也仰首大笑,“只可惜那件神器大氅,怕是不能再用了。”  “桀桀,一件神器而已,凭阿克曼那老家伙的家底,假以时日再造出一件便是。”此时黑陨使徒钢特,不以为然的狞笑道,“反倒是那个人类小丫头,看样子是逃不过这一劫喽。”  吞星使徒阿克曼这位当年跟随魔主罗睺,叱咤风云的老牌魔神,手下掌控者十数个星系,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家底,更是丰厚到让他的那些同僚都为之眼红。  尽管他那件强大的神器奕星大氅意外被毁,但在场的黑陨使徒与瘟疫使徒,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  谁让他家底厚实呢?损失一点财产,黑陨使徒,瘟疫使徒等魔神,心理反而平衡了几分。  不过眼下阿克曼,遭受如此惨痛的打击与损失,满腹的怨气能往哪里撒?只有他的对手,乌雅安歌这一人身上。  依现场那三位魔神来看,阿克曼眦睚必报,必然要向乌雅安歌下杀手。  如果这个乌雅安歌是个聪明人,赶紧认输投降还来得及,否则接下来在劫难逃,必死无疑!  ……  “哼,老贼,这样都没能轰死你,真是祸害遗千年。”  乌雅安歌一声冷哼,美眸缓缓收紧,身后一根蝎尾高高翘起,尾尖毒刺充满了阴森的寒意,“不过这样也好,姑奶奶我正好亲手活剐了你!”  “噗!”  虚空之中,吞星使徒阿克曼还未开口,便先吐了一口鲜血。  尽管他侥幸抗下了中子星爆产生的能量洪流,但本命神器奕星大氅的损毁,依旧令他神魂损伤,加上内心又郁又怒,当即就气的伤上加伤,气血喷涌。  “小辈,你害本座损失神器,本座要拿你偿命!”  阿克曼目光阴鸷,充满了怨恨,单臂一招,无数陨石残片,再次从四面八方汹涌飞来。  他将所有过错,全都归咎于乌雅安歌的身上。  乌雅安歌成了他满腔怨气的发泄口,如果不能当场杀死乌雅安歌,弥补损失,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呵呵,老贼,你可真够厚颜无耻,自己倒霉毁了神器,也好意思将过错怪在老娘的身上。”乌雅安歌不以为然的嗤笑出声,一身战意层层暴起。  毫无疑问,现在阿克曼神器被毁,她占尽了优势。  “废话少说,受死!”  阿克曼此刻急躁无比,当先愤怒抢攻。  他无缘无故就被一股中子星爆产生的能量流迎面轰中,这种宇宙间绝无仅有的倒霉事,都能让他给撞见,这让他内心简直郁闷到了极点。  眼下他不仅损失惨重,内心这口郁气,也憋着他不吐不快,只得将所有的郁闷,全部宣泄在这个乌雅安歌身上。  两者大战,瞬间爆发。  吞星使徒阿克曼一身实力到底强悍,尽管他损失了神器,一条左臂也遭受重伤,高温烤烂的皮肉筋脉,还在缓慢重生。  但凭着一股子怨气,他全力施展,主动抢攻,哪怕凭着仅剩的一只右臂,依旧将无数陨石残片,操控的威风八面,攻势狂暴。  一颗颗陨石残片,连接成片,就犹如一条条陨石长河,在虚空中席卷着,翻滚着,不断向乌雅安歌劈头盖脸的轰砸而去。  好在乌雅安歌身法灵巧,阿克曼的攻势虽密,虽急,但是在这片宇宙虚空中,却始终奈何不了她。  此刻遨游虚空的乌雅安歌,就好似一条翩翩起舞的黑色蝴蝶,体表法相加身,不断辗转腾挪,动作看似轻盈随意,却让人根本无法琢磨。  “呲啦!”  “锵!”  “噗嗤!”  由于阿克曼少了奕星大氅护体,加上又有伤在身,行动与反应都慢了几分,于是全力以赴的乌雅安歌,开始一次又一次利用鬼魅的身法,不断近身刺杀。  安歌那一刀又一刀的割剐,一如古代凌迟之法,不断将一道道伤口,增添在阿克曼的魔躯之上。  “唔!呃……刀,刀刃上有暗能魔毒!”  阿克曼吃痛呻吟,惊慌间他发现自己魔躯的伤口,黑气缭绕,痛苦无比。并且随着黑能魔能的不断入侵,他体内力量在大量流失,身躯逐渐麻木,神魂也越发昏沉。  这样下去,他必输无疑!  “咯咯,老贼你知道就好。”  蓦然,乌雅安歌魔影一闪,人已现身在阿克曼的身后,“这可是源自于我父亲的弑神魔毒,今日我便用这遗传自父亲的毒素,活活将你毒杀!”  这一声娇笑,令吞星使徒阿克曼顿时寒意入骨子。  匆忙间,阿克曼飞身就想躲。  可他的速度,哪里比得上乌雅安歌身后的剧毒尾刺?  “噗呲!”  乌雅安歌身后尾刺,瞬间就扎进了阿克曼本就受伤,反应迟钝了几分的左臂中。  “唔啊!!”  霎时一声凄惨的哀嚎,从虚空中刺耳传出。  ……  “好!”  “干得漂亮!”  “南莲小姐赢定了!”  残破神殿中,王焱与身旁的几位同伴,立即为安歌刚刚那灵巧一刺,大声叫了一身好。  他们曾经并不清楚乌雅安歌的毒素来源,只以为是一种暗属性的元素毒素。实际上直到近期他们才明白,原来乌雅安歌的一身力量,来源于古老的黑暗魔神玛门,而她的剧毒,更是直接遗传自父亲玛门的弑神毒素!  以他们曾经目睹过安歌战斗的经验,只要安歌的尾刺,成功刺中敌人,那么这一场战斗基本上,就已经结束了。  至于源自魔神玛门弑神的毒素,威力究竟有多大?  只要看一看如今吞星使徒阿克曼,那恶心的半张脸,就能明白。  当初他仅仅只是沾染了一丝丝毒液,就将他折磨至今,如果真的被毒素诸如体内,就算是一位神灵都要因此陨落毙命!  ……  “不,不好!”  残破神殿另一边,观战的三大魔神立即暗暗叫糟。  他们本以为吞星使徒阿克曼必然大胜而归,可没想到倒霉至极的阿克曼,在遭受重创之后,实力大幅度下降,不仅仅连连败退,眼下更被乌雅安歌的毒刺刺中。  现在傻子都看得出来,阿克曼完了!他们这一方,这就要输了!  然而。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紧盯战场的瘟疫使徒,美目忽然一缩,瞬间惊悚了起来:“等等!阿克曼他,他想干什么?”  黑陨使徒与深渊之主,紧忙转眸看去,当即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那,那老家伙,难道想将光明神国,一同毁灭不成!”  现场气氛,瞬间变得尖锐无比。  ……  “给本座滚开!”  就在被乌雅安歌尾刺刺中的刹那,吞星使徒阿克曼一声低吼,浑身魔能瞬时暴起。  强大的冲击波动,一下就将安歌冲的倒飞了出去。  几乎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阿克曼眼中凶光一露,抬起右手化作掌刀,一下便将自己被刺中的左臂,完整削了去。  飞落而去的左臂,立即就在可怕的弑神毒素侵蚀下,腐朽瓦解,转眼就腐化成了一滩飞灰腐血。  “呵,老家伙反应倒挺快。”  乌雅安歌冷笑出声,在虚空中轻盈的停了下来。  刚刚的冲击,令她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不过能彻底毁掉阿克曼一支臂膀,令他实力大减,也算划得来。  “混,混账东西……”  断壁之痛,令阿克曼咬牙切齿。如此受挫,更令他恨的直喘粗气。  面对弑神毒素,他确实有些经验,反应也足够快,方才如果不将伤臂切除,那么现在完蛋的就将是他。  “老贼,反应倒挺快,看来曾经在我父亲手底下吃的亏,到现在都没有忘。”  乌雅安歌轻笑挑衅,眼神中透满了寒芒。  眼下局势已经被她主导,有了刚刚中子星爆的助力,为父报仇已经近在眼前。  “乌雅安歌!”吞星使徒阿克曼眼神阴鸷,头一次咬牙切齿的念出了乌雅安歌的名字。  他狠狠盯着前方的安歌,伤痛与不甘,气得他浑身都在发颤。  良久,吞星使徒阿克曼才目光一紧,咧嘴冷冷笑道:“能把本座逼到如此程度,值得称赞。”  “既然如此,那本座就让你们一同从这个世上消失!”  阿克曼神色蓦然一狠,抬手间一颗由神秘金属,严密包裹的小型球体,已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天魔残星!”  ……  “遭,糟了!”  神秘球体刚刚出现,王焱这一边,光明父神威目忽地一紧,眉宇间突然充满了阴霾。  “光明神前辈,那是件什么东西?能让你老人家都如此在意?”王焱立即皱眉询问。  能让光明父神这种大人物都如此在意的武器,绝对非同小可。  尽管阿克曼手中那颗金属球体,表面厚重严实,布满神秘符文,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力量波动,但一种不好的预感,已经在王焱的心头逐渐升起。  “那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东西……”  光明父神神情越发凝重,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似得,“那可不是一般的神器,而是……一颗星球!”  什么?一颗星球?!  王焱及其身旁同伴,顿时吃了一惊。  一颗星球?而且还是一颗被装在了金属球体里的星球!  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本神知道你们觉得不可思议,但这种神技确确实实存在着。”  光明父神叹了口气,缓缓道,“这种神级出自魔主罗睺之手,它曾经将三颗行星炼化封印,最终压缩成足以毁灭一切的可怕神器!”  “这种可怕的神器,本神曾经目睹过一次,魔主曾以此一击就毁灭掉一整支星系舰队,在爆炸范围内,无人能够逃脱。”  说到这里,光明父神神情唏嘘,“那真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灭绝……唉,后来本神也想制造出这种可怕的武器,反过来用于对付域外天魔,但倾其整个神国之力,也无法将其复刻出来。”  “现在看来,当年魔主罗睺陨落之后,剩余的两颗天魔残星,其中一颗就在他阿克曼的手中!”  王焱与同伴当场听得瞠目结舌,震惊不已。  按照光明父神的说法,魔主罗睺似乎将一个行星,压缩至即将爆炸的临界点,再封印装载。  接下来只要一旦启动解封,这颗行星就会坍塌爆炸,这一片宙域也将被一扫而空!  “看来阿克曼急怒攻心,想要与安歌死斗到底。”  如此可怕的大杀器,让王焱心惊不止,连忙出声询问说:“光明神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这一场爆炸?”  “星辰的爆炸无法阻止,只要阿克曼将那颗天魔残星启动,我们以及身后整个神国星球,统统都将被爆炸吞噬,毁灭!”  光明父神神情充满了悲哀与凝重,也许在场的几位年轻神灵可以躲过这场浩劫,但星球上无数生灵,必将惨遭屠戮,连神国星球本身都将在这片宙域抹去!  “大事不妙了啊……”  王焱暗暗叫糟,忽然他心头一动,连忙向乌雅安歌呼喊道,“安歌姐,快认输,这一场对决我们还输得起,你的父仇以后也有得是机会,犯不着跟阿克曼那个老家伙死斗到底。”  “小焱说的没错,那种恶毒的武器,根本就不是个人之力能够抵挡。”皇甫南莲同样焦急出声,“那个阿克曼就是个疯子,我们犯不着与他以命相搏。”  王焱与南莲都将乌雅安歌视为家人,此时安歌如果认输,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但她若是拼死到底,必然会有生命之危。  然而,此时虚空之上的乌雅安歌,丝毫不为所动。一双冷艳双眸,依旧死死盯着前方的阿克曼,一副要与对方不死不休的架势。  “桀桀桀,很好,真的很好,本座欣赏你的勇气。”  在安歌对面,吞星使徒阿克曼双眸中狂态尽显,冷然发笑。他那半张腐烂的面孔,因为冷笑,扭曲蠕动,更显丑陋狰狞。  “桀桀,本座既然能杀你父亲,今日便能杀你!”  阿克曼神色蓦然一厉,浑身魔能全部充斥进手中那颗金属球体里,“现在,就给本座与那颗该死的星球,一同消失吧!”  结实厚重的金属球体,立即暗光大作,澎湃的威能仿佛随时都将破体而出。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阿克曼单臂猛掷,强烈的神念锁定下,封印在球体内的天魔残星,立即朝着乌雅安歌疾驰射去。  恐怖的杀机,瞬时爆发。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0419bq22646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