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电影教师 > 【第1143章后续】

【第1143章后续】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其实东瀛政府在海外撒钱维护东瀛形象或抹黑中国并不是新鲜事,东瀛外务省每年向政府提交的预算项目中就包括“对外战略传播”一项。按外务省的说法,该项目“将主要针对领土、历史认识、安全保障”等重要议题,加强与东瀛相关的国际舆论分析和对外传播能力、加强对外国媒体的传播推广、加强外交领域智库建设、加大涉及领土和历史问题的学术研究和对外传播等。

两个月前就有英国媒体报道,东瀛驻英使馆每月支付英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1万英镑,以助日在英制造和渲染“”。这件事曝光后,只有《今日俄罗斯》、《印度快报》等媒体进行报道,东瀛媒体一致保持沉默,而英美主流媒体也大多没有跟进报道。

不过这次情况不一样,《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报道出来后,张然很快转发,并评论道:“难怪我觉得某些影评人的影评不像影评,像政治评论,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张然转发和评论后,众多张然粉丝和影迷纷纷跟进,将这则新闻送上了热搜榜。他们在转发之余,疯狂唾骂谢利-克雷泽等人:“我在纽约电影节看了《正义天使》,绝对是满分杰作,当我看到谢利-克雷泽他们给电影打10分,20分的时候,简直惊呆了!这么好的电影,怎么可能那么低的分数?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可耻啊,真的太可耻了!作为影评人竟然收钱攻击别人的电影,这简直比大卫-曼宁事件还可耻!大卫-曼宁只是虚假宣传!而谢利-克雷泽他们在攻击一部好电影!”

“我一直以为影评人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贱人,没想到他们还收钱攻击其他的电影。谢利-克雷泽他们被爆出来了,那没有爆出来的还有多少呢?”

随后众多欧美主流媒体迅速跟进,以“媒体爆料知名影评人收钱”为题进行大规模的报道,使整个事情迅速变成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谢利-克雷泽他们拼命否认,并声称《星期日泰晤士报》老板默多克跟张然关系密切,是有意抹黑自己,但他们的否认非常无力,也没有人相信他们,因为《星期日泰晤士报》有切实的证据。

那些没有被点出来的影评人被吓到了,纷纷表示自己的文章可能不够理性,带有偏见,但绝对没有收钱;那些没有写《正义天使》影评,但跳出来抨击张然的影评人都暗自庆幸,幸亏自己还没有写影评,不然自己也要跟着倒霉了,于是,他们迅速调转矛头,对谢利-克雷泽等人猛烈开火。

很多与这场大战无关的影评人都站了出来,对谢利-克雷泽等人进行谴责。他们非常清楚谢利-克雷泽等人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影评界的声音,可以说是在砸大家的饭碗,肯定不能袖手旁观。《新共和》杂志的影评人克里斯托弗-奥尔表示:“我被这个消息震惊了,这绝对是大丑闻,是比大卫-曼宁事件更大的丑闻!”《滚石》影评人彼得-特拉弗斯痛斥道:“这种行为在毁灭整个影评行业,真的太可怕了!”《娱乐周刊》影评人莉萨-施瓦茨鲍姆强调:“必须对谢利-克雷泽等人进行严惩!”……

很快谢利-克雷泽等人所属的影评人协会迅速召开了紧急会议,正式剥夺了谢利-克雷泽等人的会员资格。事情闹到了这种程度,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他们发表声明称:“我们不仅仅是要把自己和这种不值得同行尊重的人割裂开来,也表明了这样一个信息,在我们的行业中,绝不允许收钱抹黑或者宣传的行为存在。”

紧接着,为谢利-克雷泽等人开辟影评专栏的媒体和杂志通知他们专栏取消了,因为他们收钱写影评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杂志的权威性。

这一连串的消息对谢利-克雷泽等人来讲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意味着他们影评人生涯的终结,毕竟没有哪个媒体或者杂志会刊登一个收钱影评人的文章。

尽管没有证据表明《星期日泰晤士报》爆出的消息来自于张然,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这事是张然捅出来的,否则一家英国报纸吃饱了撑的,跑去调查一个加拿大影评人收东瀛政府钱的事情。

事情确实如很多人猜测的那样,就是张然捅出来的。就像张然跟斯科塞斯说的那样,在开机之前,他就知道有人会阻止《正义天使》在北美上映,会给《正义天使》恶评,让电影变成烂片,迅速从公众眼中消失。张然清楚有些影评人对《正义天使》进行政治性的解读是出于偏见,而有些人则是收了东瀛的钱。只要从中揪出三四个个收钱的影评人,那么所有围攻《正义天使》的评论都将成为笑话。

以张然的资金和掌握的资源,想要调查几个影评人实在太容易了,他很快就拿到其中几个影评人收钱的证据。等到《正义天使》上映后,那些影评人果然如预料的那样跳了出来,给《正义天使》扣上政治宣传片的帽子,声称电影反日,有意抹黑日军。

不过张然并没有直接抛出证据,因为直接抛出来舆论关注度太小,而且只能打击那几个被揪出来的影评人,这件事很快就会像一阵风似的散去。张然希望把这件事闹大,希望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然后把证据抛出来,从而给西方观众留下一个印象,那些动不动给中国电影扣上政治帽子,动不动从政治角度解读中国电影的人可能是收钱了。

中国电影在海外遭遇政治解读是司空见惯的事,很多海外人士看中国电影,总喜欢以政治眼光去看。当初,张一谋和戛纳闹翻,就是因为他的电影被政治解读,一气之下退出了戛纳。

张一谋在1999年完成了两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和《一个都不能少》。张一谋把《一个都不能少》选到戛纳后,但戛纳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却因为《一个都不能少》有升国旗唱国歌的镜头,就说电影是对中国的美化,替政府宣传,建议张一谋撤回《一个都不能少》,并表示他很喜欢《我的父亲母亲》,希望把《我的父亲母亲》送到戛纳。

张一谋致函雅各布,表示《一个都不能少》没有政治的东西,但雅各布坚持认为《一个都不能少》是在替政府宣传。张一谋非常气愤,就写了封公开信宣布退出戛纳,并将自己的片子撤回。

在公开信中,张一谋表示:“我的这两部片子都是关于爱的主题。《一个都不能少》表达了我们对孩子的爱心和对我们这个民族整体文化素质现状和未来的忧虑。《我的父亲母亲》讴歌爱情的至真至纯。这是人类共同拥有、颂赞的情感。然而令人不解的是阁下竟以‘政治’的理由对影片加以指责,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政治或文化的偏见。”

虽然张一谋的两部电影退出了戛纳,但《一个都不能少》让张一谋获得了第二座威尼斯金狮,《我的父亲母亲》则夺得了第二年的柏林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张然对此非常佩服,国内多少导演跪.舔戛纳都跪.舔不到,但张一谋却能够硬气的退出戛纳,与戛纳决裂,这骨气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在谢利-克雷泽等人对《正义天使》的恶评抛出来后,张然先抛出“谢利-克雷泽等人的影评不是影评,而政治评论”的观点,引得谢利-克雷泽他们猛烈反击;然后张然抛出《影评人的七宗罪》这篇文章,引得更多的影评人跳出来,把事情彻底闹大;紧接着,张然通过分析对比,论证谢利-克雷泽等人的影评不正常,政治倾向明显;到最后他通过媒体将证据抛了出来,彻底将谢利-克雷泽等人拍死。

张然与影评人的战争最终张然取得了全面胜利,谢利-克雷泽等人被影评界除名。烂番茄和MTC删除了谢利-克雷泽等人的恶意差评,《正义天使》的烂番茄新鲜度回升到了78,MTC综合评分则升到了79分。同时经过这场风波,众多原本对这部电影不感兴趣的观众,都对电影产生了兴趣,希望等到电影正式上映后,能够走进影院一睹为快。

不过张然相信事情还没有结束,东瀛人对《正义天使》的攻击和抹黑不会停止,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电影在奥斯卡上有所作为,但张然对《正义天使》非常有信心,他相信自己的电影能够笑到最后。

11月9日,美国总统大选计票结果显示: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已获得了276张选举人票,超过270张选举人票的获胜标准,锁定美国总统宝座。这个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绝大多数人都以为希拉里会获胜。

当选总统在好莱坞掀起了轩然大波,简直可以说哀鸿一片。反应最为激烈的当属雷迪-嘎嘎。选举结果一经揭晓,她便马上手持“热爱川普反对的一切”的口号,驱车前往川普大厦楼下示威。作为希拉里大粉丝的水果姐凯蒂-佩里,更是在Fly上连续发文,表示“革命即将来临”、“我们不会沉默”将矛头直指川普。其他明星虽然没有那么激进,但悲伤之情同样溢于言表,整个Fly上哀嚎声一片。

几乎所有人对好莱坞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上台将对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走向产生重要影响。本来与《正义天使》角逐最佳影片的是《月光男孩》和《爱乐之城》两部电影,但因为是反全球化的,而且被认为有种族主义倾向,那么好莱坞作为反的大本营,在票选最佳影片的时候,必然报复性的投向《月光男孩》,表示对有色人种的支持,以及对的不满。《正义天使》是一部具有国际主义倾向的电影,而且是中国故事,有大量中国面孔,也必然能获得一部分选票。

可以说,在当选之后《爱乐之城》几乎已经退出了最佳影片的角逐,《正义天使》的对手只剩下《月光男孩了》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171bq22622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