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一章杀了我】

【第四十一章杀了我】

老张个人觉得,自己应该是已经过了粪坑里炸屎的年龄。.M然而某些人乐此不疲啊,炸屎玩出了很多种奇怪的花样。

当李德奖掏出美味果蔬招待汉阳江夏名流的时候,同为李氏子弟,李德胜掏出了一只肥鸡。

当李德奖的小伙伴感慨“明镜本无台”的时候,李德胜唱了一曲“酒肉穿肠过”。

而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表示这牲口是谁的时候,李德胜很是坦然地自我介绍道:“俺本是北地儿郎,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燕然山下曾赏雪,辽河岸边凿过兵。尔等若问俺是谁,卫公子侄李郎君!”

噗——

李景仁一口老血夹着梅子酒就喷了出来,他万万没想到张德虽然没搞事,可李客师的儿子搞的事情绝对也不小啊。

果不其然,当他德奖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之后,他就知道,这特么就是李德胜要搞事。

而李德奖……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啦!

“二郎,李郎君这般行事,有损国公脸面,下走过去拉他走!”

“愚不可及!”

李德奖此时宽袍大袖,很是有一股风流名士的做派。他脸色一黑,沉声道:“这厮为了坏我名声,倒是舍得!”

正当时,有个好事的本地郎君嘿嘿一笑,见着有趣叫道:“那北地来的朋友,此地正要与佛论禅,也不知朋友有个甚么称号?”

李德胜哈哈一笑,歪斜着身子,一手拎着肥鸡,一手拎着酒壶遥遥一指,“你去西天问佛祖,北地有人名悟空,乃是河北机缘第一人!”

噗——

原本饮酒掩饰尴尬的李德奖,酒水还未下肚,就喷了出来。

“那悟空,你这是法号道号还是甚么好?有甚跟脚有甚来头有甚机缘有甚佛法?”

搞事!搞事啊!

那好事的本地土豪一不嫌事大的,一搞事,顿时来了精神。老张这光景得了消息,远远地掏出望远镜,然后叹道:“李德奖这倒霉孩子,你说你好好的来什么江夏汉阳呢?在京城默默地装逼难道不好吗?”

虽说李德胜跟李德奖之间有自己的龃龉和过往,但对老张来说,四大天王的嫡亲子孙,最好一个都别出现在这里。鬼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和李德胜一样,跑来他的地盘搞事?

“好汉!听俺道来!”

这光景,围观群众里三层外三层,还的菊花。菊花哪有热闹好且一事的还是外地人,那更是来了精神。本地人自己搞事,那没什么意思,。要各地不同的搞事风格。

这北方人搞事的风格,就很好嘛。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李德胜操着荆楚调,竟是用江夏这边的方言唱了出来,这调门着实有趣,仿佛是汉阳城内贩夫走卒的吆喝声,更仿佛是江夏城外码头的船工号子,一叠两叠,居然吸引了不少本地人在那里应和。

只听李德胜唱了一句,围观的普通市民,竟是和道:“在其中,在其中……”

“哈哈哈哈哈……”

李德胜大笑,手中酒壶邀了一圈,“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

“为谁功?为谁功……”

多是成年男子的声调,沉稳又有力,这些人都是家中的顶梁柱。风里来雨里去,登高会上难得的消遣,也是这光景贵人们都不需用度取舍。

“金也空,银也空。死去何曾在手中。”

李德胜一口酒唱一句,到这句时,也不知怎地,便是那些有自己地盘的诗书传家子弟,竟也应和道:“在手中,在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不相逢,不相逢……”

“宅也空,田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李德胜恣意放纵,唱的越随性,只见他外衣歪斜,露出里面的短衫,袒胸之际,酒水一股脑儿灌了下去,猛地哈了口气,他用汉阳方言问道:“诸位,俺这北地儿,可还入得法眼?”

“入得入得,真是入得!”

“那俺再来?”

“再来再来,快快再来!”

“吔!”吐了一口酒气,李德胜双目尽是嘲讽,奖如废物一般,只听他又接着唱道,“朝走西,暮朝东。人生犹如采花蜂……”

到这一句时,他收了散漫,不再用本地调子唱,而是换了下洛官话,一目尽天下的潇洒不羁喊道:“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

“彩!”

众人击掌喝彩,却李德胜哈哈一笑,道:“有酒有肉便是快活,若有美人,更加快活。美人,美人,美人啊——”

“吔!这真是个好色的淫贼。”

“却是个有趣的淫贼。”

众人就见李德胜左拥右抱,好不快活。那些美人儿娇滴滴的可爱,豆蔻年华便是白头老翁见了,也暗道一声我见犹怜。

不远处,李德奖恨的咬牙切齿,暗暗道:这厮明明还在淮南,怎地来了汉阳?偏来坏我的好事,败我的名声!

而老张还不知道李德胜干了什么,正自顾自地挺尸,良久,整个人舒服了,伸了个懒腰,起来问张松白:“七郎,李兄还在上面?”

“方才楚人听他唱了‘天也空,地也空’,眼下都说要见一见北地来的悟空子……”

“嗯?!”

老张眉头一挑,“‘天也空,地也空’?”

张松白点点头。

你特么在逗我?

老张连忙问道:“酒肉穿肠过呢?佛祖留心中呢?”

“郎君,我跟郎君说崔娘子在上面萧娘子在下面时,正要说此事呢。”

“……”

笑不露齿,老张挤出了一个微笑,“那厮……”

“李郎君在官邸偷摸了一本密码本,郎君说反正他也解不了密码,就随他去吧。只是巧的是,那本密码本,是薛娘子制的一本。”

“阿奴做的那本?”

老张眨了眨眼,“那本不都是闲言碎语之类吗?”

“我也不知道啊。”

张松白一脸的无辜,“李郎君说里面有几个诗甚好,便拿来唱念。”

“……”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张德一脸的苦逼,这特么被人知道李德胜搞事背后有他,简直是……简直是怕仇家不够给力啊。

“还有郎君,李郎君说他从淮南过来,见徐王长史女眷也在汉阳。他和崔长史又有交情,所以把那本密码本赠了崔娘子……”

“……”

请务必杀了我!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1024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