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九章需要思考的钻被窝】

【第七十九章需要思考的钻被窝】

不似郑琬这种家族落拓之流,崔氏女红杏出墙的概率几近为零,当然这指的是清河大房武城房。旁支总归是没有那么多讲究,他们多是以“属国”的身份来朝贡“中国”。崔弘道眼下的处境就相当于,“中国”盯上了“属国”的“特产”,并且不想要“朝贡”,而是直接吞下。

崔弘道有什么难处,张德可以想象。只是不能理解的是,作为典型的崔氏女,崔珏是如何舍去自尊骄傲,跟萧姝勾结,然后钻进他的被窝。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崔氏,情况和李董专门找比丘尼解决生理需求一样,充满了这个时代的荒诞感。

“说说看吧。”

崔珏依然背对着她,面红耳赤,躲藏在被窝中不出来,饶是山中清凉,闷着脑袋也是热的不行,只是娇羞交加,这才忍着憋闷,不肯露头。

坐靠在睡枕上,张德看着同样面红耳赤的萧姝。

萧二娘子自己搬了一张团凳,很是端庄地坐下后,还煞有其事地双手交叠在膝上。

“呼……”

长长地舒了口气,萧姝小声道,“我跟崔姐姐说了你我之事。”

“嗯,然后呢?”

“我说自有你在,倘使京中再选女郎入宫,也寻不到沔州长史身上。再者,我家大人有求于你,若想富贵三代,是不敢得罪与你。”

“……”

你他妈倒是很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能力啊,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然后呢?”

萧二娘子嗫嚅了一会儿,抬头眼睛不敢看张德,“我又说连江夏王之子都求到了你,这才能成交州都督的继子;丹阳郡公家的公子在你麾下治水,也成了荆襄名流;郧国公自相州卸任,抵临荆襄首先见面的,便是你……”

“……”

老张嘴角一抽,心说这妞真不愧是萧氏女,观察入微不说,还真是颇有见地。壹?看书W?W?W?··COM

“不错,只要我愿意,的确可以庇佑你一个萧氏女自由自在。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想要自……”

“好句!”

被窝里的崔珏猛地掀开被子,露出脑袋叫了一声,张德瞄了她一眼,她又迅速地捂住了被子,缩在里面不再出来。

“……”

神他妈好句。

老张也是服了,他大概有点明白萧姝的意思,以他的实力,的确庇护萧姝不成问题。人生成长除了要应付一下床上的自己,基本上就彻底得到了解放。萧姝享受着这种前所未有的自有快活,却依然很幼稚很浅薄,而她把这种幼稚和浅薄,传递给了崔珏。

萧氏……能和崔氏比?

闭着眼睛,张德也不由感慨,他无奈地看着萧姝:“崔氏不似萧氏,恕我得罪一句,若非朝中还有萧,萧氏早被瓜分。我若庇护崔娘子,一年两年尚可,三年之后,崔氏嫁女之时,当如何?”

顿了顿,老张更是憋闷:“还有,床笫之事,你怎地能说与她人?”

坏就坏在这里,崔珏那手法,纯粹是跟萧姝学的,以至于临门一脚时,才知道弄错了人。

“你堂堂河北玉麒麟,如何不能庇护一个女郎?你莫要寻些话来诓骗。崔姐姐说与我听,你在河南,还给琅琊王氏子弟谋了个海州差使,如今琅琊王氏东山再起,甚是风光。”

“……”

提到琅琊王氏,张德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这特么是李芷儿的母族,整个事情张德运作起来是十分小心低调的,而且谋的也不是什么海州一二三把手,就是个码头港口上的差事。

“再者,今时崔姐姐来荆襄避难,正是免得崔氏嫁女给宗室。药师公之子曾差人打听,当时在江夏,他可不是单单要等我阿姊,更是等着崔姐姐。”

听她说来,老张也觉得崔珏日子不太好过。不过这日子不好过,就能随便找个男人睡了?

“再说了,神女有意,我乃姐妹,怎会不成全?”

“……”

萧铿到底是怎么教育闺女的?这特么比李董家的还糟糕啊。

不过仔细想想,萧二公子好歹也是皇族后裔,估摸着带皇族属性的,都这尿性?

生米煮成熟饭的后果其实很简单,两条路,一是拔鸟无情,二是包干到户。拔鸟无情老张是做得出来的,玩一个崔氏女,还不至于把自己玩死,就算眼下和清河崔氏正面刚,他也是立于不败之地,清河崔氏顶多就是让李皇帝做个仲裁,然后让自己赔礼道歉再塞点好处。最后稍微再败坏一下自己的名声,差不多就结束了。

至于崔珏,这年头的下场虽然不会浸猪笼,但二嫁时只能找三流家族,到了夫家日子也不会好过。而崔珏的父亲崔弘道,仕途可以在这个时候画个休止符。

“张郎……”见张德在思考,萧姝有些怕了,这才扶着张德胳膊,柔声唤道。

老张心中转过几个念头,权衡着利弊。虽然崔珏拼着给谁日不是日的心态上了自己的床,大抵上内心可能还有点中意自己,但有一点崔珏判断的不错,自己的确有那个实力,而且是为数不多在这个年龄段有实力让她过上和萧姝一样日子的人。

凭借“忠义社”,凭借“华润号”及相关堂号,凭借大河工坊、石城钢铁厂、登莱海贸中转中心……他天然游离在贞观君臣的体制之外。尽管实际上他做着官,但他这个官,可以说不用应付上峰不用安抚下属,也不用在意治下百姓如何如何,一个全国最大工地就能捎带解决的问题,他根本不需要在官位上琢磨。

正如他游离在体制之外,张德当然可以把崔珏像萧姝一样,拿到“礼法”之外。

张德在琢磨一个小小的念头,他在想,崔珏出现在这里,其中有没有她父亲崔弘道的一点点推波助澜?如果有,那么崔弘道这个徐州六房,一定生出了不应该有的想法。

琢磨了一会儿,老张有极大的把握,崔弘道或许是想借外力,脱离“清河崔氏”这个庞大的概念,从朝贡“中国”的体系中,独立出来。

而什么样的外力可以做到呢?

得到了答案,老张松了口气,于是他一把将萧姝按住,不等她惊呼,伸手解开束腰,三下五除二将她剥了个精光,在崔珏惊讶莫名的眼神中,把萧二娘子压在了身下。(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477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