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章时代的召唤】

【第五十章时代的召唤】

慈善变成生意,赈灾变成捞钱。其实吧,这样的情况,也不是老张想要看到的。

可备不住从长安到洛阳,洛阳到扬州,都是一群王八蛋啊。一听说朝廷让六部联合弄啥啥赈灾章程,好家伙,一个个跟脱了缰的野狗似的,全都在打听消息。这是荆州要棉布还是麻布啊,这是公安县要青砖还是红砖啊,这是修江堤要土方还是石料啊……

除了这些细枝末节,最要紧最大头的……吃的,口粮。

什么扬州楚州徐州的三年陈粮,什么江南淮南的糙米,什么山东河南的杂糜子,但凡能塞到肚子里去死不了人的,都弄了出来。

以前可没见谁家的土豪这么心善,还玩赈灾布施的。

再说了,唐朝也没听说慈善机构能免税啊。

不过时代是变化的,思想是前进的,落后的生产关系一旦不适应先进的生产力,不就得淘汰吗?

于是一帮高呼“长孙总制老大人”的贱货,就在长孙总制的英明领导下,撺掇了一个奇葩政策。

比如说赈灾达到多少多少贯,就免多少多少等值的税赋。

听上去……不错啊。

再说了,眼下朝廷有钱,赈灾起来和以前也不一样,不但百姓要自救,朝廷还有扶持啊。

四十万贯从民部账面一转,异地取款免手续费,三下五除二,赈灾款得紧着在水里泡着的老百姓啊……

“这也行?江安镇不是都被冲垮了吗?临江一共有一千二百多户,郎君你也是知道的,咱们在那里,还有两万亩临江桑田呢。”

“那你瞧见江安镇的老乡了?”

“没有。”

张松白摇摇头,“可就这样的洪水,起码死个七七八八……怎么可能户籍上还有一千两百多户?”

“你是猪么?”

老张气的发跳,“一个人头给多少米面穿戴?折算下来是多少银钱?”

“两贯吧。”

“那五千多号人,不管男女老少,都算上,得多少钱?”

“一万多贯。”

啪。

老张手掌一拍:“你看,你不是有脑子么。”

“……”

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的张松白嘴角一抽:“郎君……这死人也能领救济?”

“你让荆州口音的乡党跑去点卯,我就问你长安来的老爷,有那闲工夫去打问你到底是不是公安县江安镇的?”

“可要是事发,荆州那帮人不怕被发配?不怕流放三千里?不怕去青海西域守边?”

“笑话,当然了怕了。”

张德横了张松白一眼,“捞钱没风险,那不如等着天上掉钱好了。捡钱还要弯腰,说不定还会闪了腰,下半辈子起不来。那地上有个银元,你捡还是不捡?”

“……”

又一次智商被侮辱之后,张松白终于发现,原先自己以为武汉官场很黑暗很不要脸,实在是太天真了,有时候很幼稚。

和荆州官场比起来,武汉录事司这几个县的官吏,简直是刚直不阿清正廉明的典范。

至少,武汉官场没说喝人血发家致富吧?

“好了,就你这点道行,还是老老实实在江夏城勾搭巴结你的小娘算了。还想做县令?做梦吧你!”

拍了一巴掌张松白的脑袋,老张正色道,“去,催一下总制衙门,让他们去跟他们长官吐苦水。荆州下游的灾民,咱们得弄点过来。”

“郎君,此事催了好些回,也不见长孙公回复啊。”

“他回个屁啊他,这老东西是在等,等看咱们到底要弄多少人到武汉地面。那老货已经疯了,眼睛里只有长孙氏,只有身后名。老子这里事情这般多,岂能和这老官僚扯东扯西,莫要聒噪,快去!”

“是,郎君。”

张松白恢复了心神,打定主意绝不做官,也是他有了觉悟,就他的水平,做个江湖上的仗义疏财小郎君,也就差不多了。

实际上,武汉的的确确还需要人口,哪怕淮南道的逃户全部填进来,都远远不够。整个汉阳和江夏的南北江畔,仅仅是造船业的工人,就是数以万计。而造船业延伸出来的港口码头诸行诸业,更是数倍于造船业的工人需求量。

至于船运事业的水手需求量,在贞观十五年,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自从在黑水靺鞨的地盘发现了那个巨大银矿之后,绕道扶桑,穿越东海黄海的江淮大船,就是络绎不绝。

“东风”船队的老道水手在金盆洗手之后,立刻就是转型成了“富有海外经验的安保团队成员”……

而十二年造大船的进一步升级,则是让水手们能够劈风斩浪,航行的更加遥远。

在贞观十三年的时候,就已经有非“东风民兵白杨”三大船队的船只,沿着海岸线北上,抵达了流鬼国,并且成功捕获活着的白熊,然后将白熊运送到了登莱,在洛阳展览了半个月。

随后,这头历尽千辛万苦的白熊,死于气候变暖。

然后,熊皮被完整地剥下来,做成了熊皮坐垫,送给了直隶近畿总统杜如晦。

为什么李道宗乐见张德在江夏兴建船坞?为什么长孙无忌默许了张德在武汉搞风搞雨?

因为黄金,因为白银,因为大船,因为航线,因为海图……

王万岁和单道真手里,有着东海航线最安全的海图,并且有丰富的经验,并且对扶桑的金银铜矿不但收买开发,还一手掌控。

而哪怕在朝中顶级权贵知道扶桑金靺鞨银三年后的贞观十五年,能够批量设计制造两千石三桅帆船的某个有活力社会团体,依然还是叫“忠义社”。

他们的社长,叫做张德。

唐朝还是唐朝,但贞观十五年和贞观十二年还有贞观八年,其质的变化,那些个老牌精英,依然没有搞明白。

明明都是船,为什么百石沙船还能挖个大工过来,就能拉一批工人复制。而贞观十五年了,还是不能挖个大工过来复制两千石三桅帆船?

张德没有义务和这些奸诈狡猾的牲口们解释什么叫做系统工程,也不想解释为什么系统工程需要的是深耕深挖全局总揽,更不想解释光靠一个强到逆天的超级工头,最终也只是工头。

于是放弃治疗的长孙无忌明白了……这他妈就是绕不开某条江南土狗。

至于李道宗,他早特么哭了三年多了。乃至老阴货一看他哭了,就问是不是因为对张德感动?

江夏王回答的很诚恳:“不敢动,不敢动……”

APPapp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555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