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章这一届熊孩子】

【第三十章这一届熊孩子】

穿坊过街的伊水之畔,油灯密布鲸蜡遍及,不是归德坊的有钱土豪,一般人真玩不起这种调调。

归化的胡人蛮夷地位相对不高,但却又有不少的家底。如突厥、契丹、匈奴之流,牛羊折算成丝麻绢布,用库仓满溢来形容,绝对是不过分的。

有名有姓的,比如西军实权校尉,现都管马军于且末的安菩,他父亲安西里,如今就住在归德坊。早几年,安西里还有一种雄心壮志被埋没的呜呼哀哉,自从发现他儿子比他能耐之后,老安就老老实实地卸甲归田,滚去京城旬日给皇帝陛下敬礼。

如今么,有钱有闲,年纪也不算太大,包养几个养眼的番邦宗女,根本不算什么大事情。

而且鸿胪寺和礼部还会专门帮着撮合,这是“和亲”一般来钱快的包赚不赔买卖。一副肉身换一套京城三居室,外加大十几万贯现金,还要啥追求啊。

“安将军,有礼。”

“钱老板请,请,先请……”

正月里饭局是相当多的,但归德坊能请某条黄金猎狗入局的胡人,屈指可数。

倘使把家世算上,蒋国公之后,比如屈突氏,也请不动黄金猎狗。无它,蒋国公算个屁啊。

作为皇帝的酷吏,下场可能不会太好,但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县官不如现管,欠账不如现钱。他钱谷钱老板,光靠一张脸,就值个百万贯,这是一点都不过分的。

“安将军,这几个都是家中的子弟,我是让他们过来认认门的。”钱谷呵呵一笑,然后扭头瞪着一双眼睛,“还不过来拜见安将军!”

“小侄见过安世叔!”

几个年岁不大,十岁光景的孩子,忙不迭地过来见礼。安西里见状,更是连忙挨个搀扶,嘴里还嚷嚷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来来来,厚颜称呼诸位小郎一声‘贤世侄’,一人一个红包……来来来,都有都有,都有都有……”

虽然包的严严实实,但其中一个红布包,还是露出来一个圆圆的金边。毫无疑问,这是华润金元,而且成色极好的上等货。

钱谷见状,非常的满意,连连点头不断微笑,归化的胡将里面,安西里本身不算什么,要说能打,更是谈不上。硬要提一个才能,那就是安西里生了个好儿子。剩下的,无非就是响应唐朝跟突厥对着干的首倡之人。

放十年前,首倡之人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只是伴随着突厥随风而去,草原大漠遭遇到数百年未有的大变革,能不能再起一支部族统领草原,都是一个未知数。天可汗二世进化成圣人可汗二世之后,曾经的对手,已经不足以承托出他的伟大。

于是,这个首倡之功,也就是剩下情怀。为了这个情怀,李董不介意把安西里养在长安做样板工程,养的白白胖胖的,也不介意让安菩弄个马上功名出来。

不过一切,也就是到此为止。

安西里在长安时就会做人,儿子水涨船高,他也没有说如何耀武扬威,依然是谨小慎微。虽不至于和李靖那样大门敞开着睡觉,但绝对不会效仿当年张亮那般瞎浪。

“阿叔!金的!”

钱谷的一个侄儿给华润金元留了一排牙印,喜滋滋地冲钱谷亮了亮。

气氛顿时有点尴尬,安西里见状,连忙道:“诸位‘贤世侄’,若是不嫌弃,不如进去和老夫亲族几个小郎认识认识?”

“好嘞!”

钱氏子弟也是爽快,十岁的熊孩子大体都是差不多的。

进了屋之后,却见安西里的两个小儿子,还有几个姬妾亲族子弟一脸好奇地看着进来的男孩们。

“我叫钱六,他是九郎,这是十四郎,这是十五郎。”

“我叫安福山,这是我五弟,这是舒大郎,这是康大郎。”

随意的很,这一届的熊孩子没有太多的文化知识,当然了,他们需要学习很多的文化知识,于是野性上来说,比前几届熊孩子要降低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随着文化娱乐产业的丰富,玩具增多玩法加强的熊孩子们,在城市中的主要活动,肯定不会是用一根树枝戳着一坨牛粪去砸门……

至于炸屎这种高端玩法,目前来说,只有武汉的极个别熊孩子有这样的福利。

“正月热闹,我们既然认识了,不若再亲近亲近?”

“好!玩甚么?”

一见钱氏子弟这般好说话,这帮胡人儿郎也是爽快的很,猛地将桌布一掀,露出下面的石雕抛光麻将牌,旁边一只盒子,居然还有码放整整齐齐的牛角牌九,牌九上面压着硬纸牌,纸牌上面码放着两列质地润白的骰子。

“麻将、牌九还是纸牌?”

“也可以玩五子棋!”

“隔壁有桌球,用的都是太皇最中意的大工手笔,绝对圆。”

只说这几样玩法,顿时让钱氏子弟来了精神,他们虽然年纪小才十岁,可跟着钱老板到处厮混,那也是见识过市面的,于是搓着手看着麻将:“不如搓麻算了,弄个暖炉在桌面底下,可暖和了。”

“好嘞!”

胡人儿郎一看这分明就是知心人,顿时引为知己,连忙叫了暖炉过来,放在了麻将桌底下。

桌面上绒布压着石板,厚重的桌子瞧着就是体面人家的物事。

四个十岁光景的孩子,都是十分熟练地将麻将牌一推,哗啦哗啦洗牌码牌,速度快的惊人,只是片刻,四条长城拔地而起。

哗啦。

骰子一扔,定了头家翻了宝牌,老练无比地打出了第一张牌之后,便听钱六郎叫道:“五筒!给我弄碗甜酿来,多加桂花多加糖,撒一点芝麻!”

“六哥哥,甜酿撒芝麻是个甚么吃法?”

“我听阿叔说的,芝麻开花节节高,正月里讨个口彩。嘿嘿,看我今天大杀三家,赢个节节高!”

说罢,他一边搓着手一边盯着牌。

而此时,屋外显然是来了新人,有个声音笑道:“没想到安将军钱老板的儿郎们倒是和善,老夫今日也带了几个柴家小郎过来,正好一起认识认识,熟悉熟悉。”

安西里呵呵一笑:“柴公折节,标下感激,亲族猢狲能得柴公家中子弟照拂,是他们的运势啊。”

说着,安西里邀着众人进来:“便是在这院子里戏耍,往常也放一些器物,因为过年,便是收了。少待要是柴家郎君想要玩个别致的,吩咐一声就是。”

大家都是慢条斯理,也没听见什么声响,只当是钱老板的子侄和安将军的儿郎在互相拉拉家常。

岂料安西里推门而入,一看里面乌烟瘴气,一双眼睛顿时鼓在那里,然后嘭的一声,猛地又把大门给关上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 下载免费阅读器!!(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577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