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章南海宣慰使】

【第八章南海宣慰使】

“应该就是苏拉威西岛了,这地界不熟啊。”

手指在地球仪上转动,新制的地球仪是樟木做的,便宜又耐用,主要用作教学。武汉诸中小学的地理课,并不会跟学生讲解为什么大地是圆的,而是直接灌输知识。学生只需要知道大地是圆的即可,至于为什么是圆的,谁发现谁证明谁算出,学堂在课外都不会给予解释。

“特么的忘了是苏禄海还是哪儿来着?”

老张努力地回忆着,当年在海上平台厮混,有些海上工厂,比如炼油厂、精工厂、海产加工厂,都是用巨轮改造,时常往来重要的资源出产地。

只是有个大概印象,当年张德那文科生上司的上司,曾经主持过一个“一揽子”计划,其中就包括苏禄海某个地方的铁镍矿开发。

可是不是苏拉威西岛,张德就不确定了,甚至老张还怀疑,可能是菲律宾那旮旯也没准。

不过不管怎么说,东南亚的铁矿石品位还是可以的,至于当下,金银铜三种货币金属的资源,对唐朝来说,那是相当的丰厚,比扶桑要丰厚十几倍。

然而缺人。

不过庆幸的是,有人缺德。

所以结果还是很好的。

中书令老大人长孙无忌给了一个很好的思路,并且表示这一次一定会给杜正伦一个好前程。

有武汉官僚旁敲侧击,说中书令老大人不怕被人说闲话,说跟东宫牵扯?

老阴货一脸毅然决然:“老夫举贤不避亲,再者,老夫同太子有舅甥之情,又有何惧?”

哎哟我去……

外戚这么理直气壮的,炎汉之后就没怎么见过啊。

毕竟,外戚天然被鄙视被怼啊。

然而老阴货表示他由内而外的坦荡,他大公无私,他秉公办事。

“管他苏拉威西还是菲律宾,关老子屁事。”

老张心想自己瞎琢磨也是白琢磨,还是顺其自然算了,再说了,单道真现在差人上岸,准备求个南海差遣,想来也是估计到了,像南海这种地方,一旦有了金银铜铁,那必须得“中国教化之”。

皇帝老子的决定,你有意见?

“哥哥,这个甚么南海宣慰使,到底是个甚么差遣?”

“总归不能比中都督府还差吧,想来也就是个都督。”

对张大安的疑问,老张也没个准,毕竟贞观大皇帝陛下的心思,一般人还真捉摸不透。

照理说,南海多远啊,这剑南、六诏、朝鲜、扶桑诸地的肉先吃下才是正理,南海那几千里海疆,航行不是风就是浪,危机重重,闹不好人一出去就要搞拥兵自立,那上哪儿说理去?

反而近海之地,吃卡拿要狠毒殴打,完全由着皇帝的兴趣,说滴蜡就滴蜡,说皮鞭就皮鞭,可要是换成远海,那皮鞭说不定自己就皮了。

可也不得不承认,李皇帝也是霸气绝伦,他搞的“大推恩令”,主要就是针对附属繁华之地,或者说是人口集中之地。

大贵族大财主有了“皇帝”盯着,他们那些个庶子妾生子奸生子,全都有了“后台”。家主双腿一伸,等尸体凉了的时候,该分家分家,该拿钱拿钱。真要是说“兄友弟恭”要一起过,对不准,皇帝老子说你们这样“违法”。

法律上,进行了财产切割,别说假惺惺的“兄友弟恭”,就是真兄友弟恭,十年之后,等自己的儿女长大,还不是要捏着鼻子吃屎?这还是皇帝老子亲自掺的御屎。

原本说皇帝这样瞎瘠薄乱搞,肯定是不能成功的,然而谁曾想从天而降一条土狗。不敢说“村村通”,但让京洛淮扬苏杭等大城市做到县县通乡乡通,毫无压力啊。

关键土豪们明知道县县通会吃御史们带来的御屎,但正所谓吃得吃不吃也得吃,谁叫修路致富它效果斐然呢?

饮鸩止渴也就这样了。

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鹤顶红,顶多就是假冒伪劣威尔刚。

硬、持久、有感觉,但它有副作用啊。

土豪们久而久之,看太阳都是绿的,总觉得自己其实被一个叫唐马儒的光头给灵魂附体了……

世道是如此艰难,上有皇帝老子大开大合,下有江南土狗精耕细作,正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老张表示自己的本心只是想要玩魂斗罗三十条命罢了。

至于政策导向和人为推动的“西进”和“下海”,他只能说他根本想不到会演变到这种程度。

“西进运动”的直观概念看长安,哪怕已经迁都,整个长安容纳的人口,依然稳稳当当地超过百万。

这个百万的含金量和洛阳的百万人口相比,纯的不能再纯。

整个洛阳地区,除了都城,几近无人区,绝大多数的人口,都是以“附庸”的形式挣扎在天子脚下。

然而长安却脱胎换骨,“西进运动”需要大量的劳力,早年丝路上的淘汰率极高,但这几年哪怕是十几二十人的“袖珍型”商队,也能够保证一定数量的全须全尾去而复回。

至于唐三藏那种逆天运气,师徒四人周游列国斗战诸佛,那纯属中国漫长历史中的些微小意外小闪光。

贞观朝的“婴儿潮”来得是如此的快如此的迅猛,更是让诸多事务官面对古老的一堆堆典册,都闹不明白为毛贞观朝的人口增长怎么这么的不科学。

夭折率的大大降低,医疗卫生在局部地区的大大提高,可耕作土地的大大扩充,粮食生产区的进一步开发,都使得贞观朝对于“婴儿潮”是能够撑得住并且也急不可耐地吸收进去。

至于老张原本担心的“马尔萨斯陷阱”或者“发展内卷”,有贞观大皇帝这么一个脑洞奇特思维奇葩的帝国统治者,张德琢磨就这么个行情,闹不好哪天真的有一小撮社稷败坏分子跳出来战个痛,搞不好就是贞观朝版本的“南北战争”。

当然了,跟真南北战争一样,打起来肯定不会是因为“废奴”,大约都是因为“费钱”。

老张的小心思还没揣摩明白呢,辽东就来了加急,皇帝批准了中书令老大人的举荐,任命爱州欢州的文化人杜正伦为“南海宣慰使”,让他带着皇帝的空白诏书,跑去南海画个圈。

一时间,被轮了好多年的杜正伦热泪盈眶,面北行礼,恸哭感恩: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

然后广州的冯氏家族就开始了新一轮的造船大业,其中就有开往南海的一条条一艘艘货船。

杜正伦是个明白人,在南海混,怎么可以不跟“南霸天”打好招呼呢?

作为“南海宣慰使”,杜正伦放了话,要多少香蕉……不是,要多少木料,就给冯冼二族多少木料,成本价,靠谱。(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587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