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三章上道】

【第二十三章上道】

到正是任命牛进达为朝鲜道行军总管之后,整个洛阳城的权贵们,才又消停下来,宴会也少了许多。

这光景,就是要看看皇帝是打算给渤辽来一炮还是嫖个三年五载。

打一炮那就没什么好说的,皇帝自个爽去,清汤寡水也没有土鳖们的份。可要是玩个三五年,那就有的说了。

“就看平壤是不是改名乐浪,要是重置州县,少不得衣食住行生老病死。”

“北地棉麻生意好做是好做,可要是没有靠山,也赚不到几个钱。”

“听闻朝廷有意修路,可也没个说法,听宫里出来采买的人说,这次是陛下想要以观沧海,所以修路?”

李董亲自传播出去的谣言,就是“以观沧海”,这是一个很蛋疼的理由,对于契丹、扶余、靺鞨等诸族高层来说,这就是真·扯蛋。可对目不识丁的贫贱之民来说,这才是皇帝该做的。

阔气,有钱,任性!

至于上一回有个叫杨广的瞎搞亡国,这特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让它烟消云散吧。

活在当下么?

当然了,对契丹、扶余、靺鞨等东北诸族而言,这差不多就是活在裆下,一股子石楠花的古怪气味……

“公子,真不和公爷知会一声?”

“这是我兄弟的事体,和大人说个甚么,我又不是少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洛阳城开始流行奇葩的称呼,甚么“大人”“老爷”“公子”“相公”,一股脑儿的冒了出来。街头巷陌,猛地被人叫一声“小相公”的读书人,倘若是外地的,怕不是情不自禁想去县衙自首。

“对了,大人若是问起,就说我去了长安。”

久不骑马,李震跨坐鞍上,竟是觉得有点摩擦大腿内侧,极为难受。一旁亲随是徐氏亲族,给李绩持戟护卫二十多年的心腹,见李震难受,便道:“公子,何不坐马车呢?”

“也就是河南的路好走马车,出了河南,奔赴武汉的官道,哪有称心如意的?还不要把苦胆都颠出来?”

“如今马车避震也好,再垫些厚实的垫子,也算舒服。可要是骑马,怕是才受罪几百里。公子……”

“唉,实话说吧,若是再这么坐马车,我人都要废了。到时候,还不是丢了大人的脸面?虎父犬子,说出去总归不好听。”

言罢,李震又道,“再说了,骑马到武汉,怎地也要让兄弟们高看一眼,也好知道我李震可不是没本事的。”

一旁亲随只觉得这就是脱裤子放屁,骑马到武汉除了受罪,哪有什么本事可言。到武汉地头,又不是洛阳,那里哪有人在意你是骑马还是坐车,只看你能捎带多少京城福利罢了。

叹气摇摇头,亲随也不再劝阻,心想反正半道上肯定就换了马车,于是回转府邸,跟门子吩咐了一声,又收拾了百几十张华润飞票,揣好之后,府中三五辆大马车,还是跟着出行。

李震问亲随,也只是回复都是装了礼物特产,还有一路用度。

到南阳时,李震就彻底不行了,下马走路简直跟下码的女星一样,走路都是叉着腿,跟龟丞相似的……

“哎哟,哎哟,嘶……”

一脸无语的亲随坐在车头赶马,心道果不其然,连襄州都没到,才将将出了京畿,刚到南阳地头,居然就彻底废了。

似乎亲随也熟门熟路,大约是对自家公子心中有数,早早地让人先行去了武汉,到观察使府递了帖子。

老张一听李震吃饱了撑的装逼骑马,于是只好叫了舟船,跑到淯水去专门接他们。

“兄长,怎地伤的这般厉害?”

“别提了,别提了,废了,我是彻底废了,丢了大人的脸啊。”

呜呼哀哉的李震欲哭无泪,他堂堂李绩的儿子,居然混到这个份上,简直跟张公谨的儿子差不多,丢人啊。

“兄长这是甚么话,若非不给兄长机会,怎会让兄长这般清闲的?这世上,哪有清闲人还能弓马娴熟的?这不是强人所难么?要怪,也只能怪这世道,怪不到兄长头上去。”

李震这么个仿佛玩游戏玩废了的大龄青年一听,对啊,错的不是我,是社会!

一通歪理猛劝,李震顿时又精神抖擞起来,自忖像自己这种英才,又有虎父在上,怎么可能骑个马就成菜鸡?很显然是社会压迫不给历练机会,他要是有机会,做的比程处弼强多了!

“嘿嘿……”

自我满足地笑了笑,李震忽地想起了正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张德,“怀道转呈给我的,让我捎带给你。”

“他去了京城?”

“去寻人玩耍,十来岁的小郎,也不甚要紧的。”

“说的是,他年纪小,也没人注意。”

秦琼不但心细,让没成年的儿子带着私信到处跑,也着实胆大。

也没顾忌李震在侧,张德碾碎红蜡,抽了信纸出来,抖了抖,展信阅读起来。

一旁李震探头探脑,却也没好意思真的就去看个细致。

半晌,张德把信塞回信封,然后道:“兄长,吃过饭之后,随我去见一见长孙公,如何?”

“老奸在此?”

“好几个月了。”

李震眼珠子转了转,小声问道:“和这老东西交往,不打紧吧?”

“有甚么要紧的?他是荆楚行省总督,我是江汉观察使,很正常么?”言罢,老张拍了拍李震的肩膀,“这光景,有个好差事,乃是安抚西南的天使,左右副使是不行了,不过混个武职资历,也没甚难的,让长孙无忌举荐一下就是。”

“安抚西南?”

疑惑之间,李震反应过来,“这是要截胡冉氏?”

“……”

老张别的没看出来,但从李震的这句话,就知道他在京城麻将没少打。

截胡……截你妈个头啊!

“噢、噢……我这脑子。”拍了拍脑袋,李震连忙小声道,“没曾想,翼国公这般大胆?嗯?我这嘴!”

一看张德横着眼睛看他,李震连忙拍了拍嘴,然后道,“有这好处,别说长孙无忌,长孙皇后都要见一见。”

老张欣慰地拍了拍李震的肩膀,这才像样嘛。

上道。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59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