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七章例外】

【第二十七章例外】

“这个阿罗本确实持有御批文牒。X23US.COM更新最快”

江汉观察使府中,张贞跟张德汇报了情况,之前“景教”诸法师想要在“番邦奴工”中传教,这是皇帝特许的,只要“景教”不在“百姓”中传教即可。

“噢?”

老张不无恶意地揣摩,这大概是李董随手之举。

但今时不同往日,老张也懒得理会是有心还是无心,凡是越线的宗教,管你外来和尚还是本地和尚,统统都是一并打杀了账。连黄州禅宗都不敢放肆,何况区区“景教”,整个唐朝加起来的门徒,有没有五百个都两说。

“宗长可要见一见?”

“四郎你怎么看?”

“以我之见,不如轰走,这番僧狂的很,言必称‘皇命’,府内不少人都是有些忐忑,说到底,皇帝最大。”

“也是,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情,便见上一见。”

老张打定主意要亮明态度,省得府内官僚太过小心忌惮。一个番僧也让一干精英“投鼠忌器”,这不是滑稽么。

固然阿罗本是“狐假虎威”,可这“虎威”能不能抖落在武汉,还两说呢。

隔了一夜,张贞先行去见了阿罗本和他门人,诸“景教”教众多有来自叙利亚的,有大马士革的贵族子弟颇为嚣张,冲张贞道:“四郎莫要自误,我等身负‘皇命’,乃是钦定传教法师,非同寻常胡虏番僧,此行亦是为陛下谋万世不灭之基业……”

可去你的吧!

张贞内心疯狂地吐槽着,还万世不灭之基业,就你们这帮丧家犬,连老家都呆不住跑来唐朝,还装什么装?

国朝武汉诸官僚的世界观是相当别致开阔的,毕竟被某条土狗强行“开眼看世界”,不但看了世界,连宇宙都看了,某些甚至连微观宇宙都看了。

以至于像吴王殿下这种特殊癖好份子,对于宇宙的开端是黑洞还是脑洞,产生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武汉“精英”是知道西突厥以西是波斯,波斯和弗林国又是互爆好多年,大马士革产“星星铁”,没有“癞癞魔”……

长安坊间研究蛮地、胡地的学者,还真不一定知道弗林国乃是“大秦故国”之遗存,但武汉哪怕是曹老爷子这种人瑞,照样能蹦一句“罗马可惜了”。

“同我说这些作甚?我不过是个跑腿的。”

张贞扔下这句话,便赶紧闪人,他素来跟“和尚”不对付,番僧更是烟雾,实在是不喜欢那些个神神叨叨的物事。

还是物理学、数学好玩。

等到张贞走了,阿罗本诸门徒纷纷吵嚷,有人对阿罗本道:“老师,这‘地上魔都’实在是乌烟瘴气,合该我教大兴!”

听到这话,阿罗本也是情不自禁地点点头,他是考察过的,自然晓得武汉有着唐朝最多的“番邦之民”。向唐朝百姓传教,官方是不允许的,能让“景教”在长安有个地方生存,就已经很不错了。

放在这个时代来说,当真是宽宏大量气魄非常。

因为别的地区别的国家,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景教”想要传教,一定会和当地的“本土宗教”发生冲突,仇杀也就随之而来。

“景教”在波斯,也只能说是因为波斯没落,无暇兼顾,这才让“景教”稍作发展,可连祆教的零头都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景教”在波斯东土的首领,一见着“上国天使”长孙冲,立刻跪了过去,疯狂舔舐。

实在是熬苦日子,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熬过来的。

谁特么愿意风餐露宿吃沙子,然后死了喂狼?他们又不是心理变态。

于是至今虽然多有消息从西域传回来,但阿罗本并不知道,河中“景教”已经彻底走上了一条跪舔的不归路,唐朝大表哥堪称指路明灯,指哪儿哪儿光明,跺哪儿哪儿罪恶。

然后河中“景教”弄出来的几代圣女,各种纯洁啊美丽啊等词汇往上面砸,但主要工作就是把大表哥舔的更加干净一些。

“榻上苏武”表示“意识形态”还是要看“物质基础”,你说你一个漂亮妞的精神世界是为了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可最终不还是指着老夫的开元通宝活么?

阿罗本倘若知晓某个“上国天使”和“上国土狗”还是“姻亲”,大概会当场脑溢血……

“若能在此间传教,我派大兴,就在当世啊。”

感慨一声,阿罗本心中也是有些澎湃,他来唐朝时,一路东向,不管是哲学观还是价值观,都得到了提炼,更加让他震惊的是,唐朝的整个社会,是不断地区域“和平”,一切的对外的战争手段,也都是为了长时间的“和平”作努力。

尽管时候皇帝同样会拿胜利来装裱功绩,但对外的“威势”,远不如对内的“修德”更加有含金量。

至于其它,阿罗本眼中只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口,是罗马和波斯加起来都无法比拟的富裕之地。他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中原”如此之大,连绵广博的耕地,而且普遍产量都是叙利亚的三倍。

一切都是巨大化的,水利设施、君王宫殿、战争机器、官僚团队……甚至连“教派”的门庭,都是如此的巨大。佛门道门的山门,贞观朝多见历朝历代的遗迹,但都是相当迫人的巨大。

“‘地上魔都’,就见一见这‘魔都’的君王吧!”

阿罗本打定主意,他来唐朝十多年,早就知道“天下”的概念,也知道“皇帝”远比任何波斯、罗马的统治者更加权威,这是真正可以一个人的威权碾压千万人的地方。

纵使如何癫狂,也不会是个例外。

阿罗本内心如此点评着张德,然后起身:“走吧。”

一干教众,皆是穿着宽袍大袖,然后前往江汉观察使府。

陆续穿过数道门,到了中厅,阿罗本便见一人穿着官袍,正在喝茶看报,见到他们来了之后,起身道:“诸法师快快请坐,师请。”

伸手示意,众人都是还礼之后入座。

入座之后,便听张德笑呵呵道:“诸位来武汉之意,本府已经清楚,不过本府只能遗憾的说,传教是不可能的,有圣旨也没用。”(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597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