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六章质变】

【第七十六章质变】

负责是不可能负责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负责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杜二郎再混账,也知道不是自己能兜~щww~~lā别说杜二郎了,他哥杜构,他爸杜如晦,也只能干瞪眼。

能不瞪眼吗?

在老张看来,杜荷简直就是另类“人才”,现在他圈到手的现金,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大概就是整个淮扬地区GDP的五分之一。

“随便嘴炮两句,就骗一百多个亿,这他妈不是人才什么是人才?”

张德怎么想都想不通,老子拼死拼搏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孕育点市场环境思想阵地,结果你特么一个二世祖,招摇撞骗“一夜暴富”的水平比谁都高!

气死偶咧!

杜荷也光棍,来了之后就老实交代:“操之兄,其实我就是想混个几万花差花差,这扬州人要是愿意多给点呢,我也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可谁想到啊……后来,就成这样了。操之兄,你得帮我啊,我家大人那里,我是不敢去了,真要回去,一定是个死啊。”

是真·死路一条!

杜如晦真干得出来弄死杜荷“以谢天下”的戏码,当然宰辅不会动手,扔到有司走个过场,然后“暴毙”狱中,杜总统真没什么压力。

当然可能会因为“大义灭亲”弄死自己儿子伤心一些时日,但英雄不改本色,杜如晦儿子不差这么一只。

“你也真敢啊。”

老张背着手踱步,事情是要琢磨的,杜荷这王八蛋弄了这么多钱出来,动静这么大,都看着杜荷进入了武汉。

那么别人怎么想?投资人的想法很单纯,必须是杜二郎找上了张梁丰啊。

当今天下,谁能兜这个底?庙堂不用多说,皇帝就算眼热,也不会拿这种钱来添堵,一旦失败,“千古一帝”的小黑点又要再加一个。庙堂不行,那就只能江湖了。

江湖上的事情,这年头哪里绕得开老张?

民间散养人才大量进入武汉又不是这两年的事情,老张现在是“江湖”上的旗杆人物,扬子县“二李”吹捧,两京子弟抬举,有点野心的,就等着贞观君臣赶紧死,死了他们就好上位。

“这有甚么不敢的?尚书右仆射的儿子,要是连拿点孝敬都不敢,那还能在京城混?”

“……”

你特么还有理了?!

和房二比起来,杜二简直不可爱到了极点。

“你在扬子江,是怎么说道的?”

“就凭红口白牙,自然也只能骗个乡下土鳖,那些个皇帝养着的恶狗,都是落了字据的。”

说完,杜荷指了指门口带来的两只两百五十升容积的大箱子,“喏,契书都在这里了。”

“……”

人才呐!人才!

这签单率,换老张非法穿越以前,你特么必须是金牌销售啊!

老张一度以为是杜二郎带来的礼物,万万没想到礼物是没有的,契书倒是多的是,各种吹逼各种扯淡……

分门归类,大大小小约定的返利居然还不少,但都不算很夸张,没有开口就是年化利率百分之一千。侮辱别人智商的事情,杜二郎居然还挺克制。老张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夸他还是骂他。

杜如晦摊上这样的儿子,死了也未必能瞑目啊。

照这么个节奏,别说瞑目了,搞不好债主能把杜如晦的坟非刨了。

“操之兄,一定要救我啊!要不……要不你先安排一条船,我连夜逃到李景仁他爹那里去。”

你还想去交州?!你去交州怕不是李道兴能自杀!可去你的吧!

“我有说不救吗?”

老张横了他一样,杜二郎悻悻然地缩了回去,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只玻璃瓶,装的还是葡萄酒,又摸出一只水晶杯,倒了浅浅的一杯,还美滋滋地品味起来。

“契书要先分门别类,你等我消息。”

针对不同利率设计不同项目,这特么也是没谁了。..

好在武汉方面最不缺的就是项目,有些主要是资金缺口的大项目,这时候上马倒是也没问题。比如信号机,一地一次投入规模极大,但对远距离通信,在贞观朝绝对是神兵利器。

要论资金投入,无线电是最省钱的,技术难度也比有线通信低得多。对照现在所用的信号机,单次通信的内容更多,成本也更低,但因为更多的外在考量,老张一直没有打无线电通信的念头。

像现在的信号机传讯,它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一个信号机基站,等于就是一个兵站,也是一个培训所,更是一个武汉系在野情报基地。

仅仅是人员培训,就涉及到了更多的科学管理,队伍建设,整个系统对人员的吸纳消化,远远超过无线电。而后者在贞观朝,又没有全面优势,除了信息量大,多出来的那点时效性,这个时代是可以抹平忽略不计的。

武汉仅仅是通过信号机、信鸽、快马等通信系统的建设,就已经全面碾压了这个时代,攫取的利润从来都是在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上,不断地翻倍再翻倍。仅仅是提前知道程处弼攻下了哪里,敦煌至长安的粮食利润,若非张德有意让渡一点出来,否则根本就没他们什么事情。

但信号机维护和人员培训、留存,才是整个系统工程中,真正大量消耗资源的。

一个班组的人员培养,到贞观二十年,差不多已经可以多盖一套信号机。

阵列式信号机还大量消耗各种材料以及燃料,而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运输到位的物流成本也不低。再加上要防止贪污挪用,材料燃料的存量,都是要计算好的,运输次数增加,物流成本也就越高。

想要维护这种“先进”的通讯系统,要么是国家层面来投入,要么就是“托拉斯”“辛迪加”级别的巨型资本。

老张恰好就是这样的权贵资本家,而这个权贵资本家,又特别喜欢玩魂斗罗,于是就没办法了,先弄个通信系统出来。

这是一个很吃资金、人员的系统工程,饶是武汉已经是“富得流油”,老张到现在,也不过是弄了一条通往西域的“线路”。通往西南、岭南这些地方的“线路”,暂时还只能是多种通信方式并存。

缺人是一个问题,缺钱是一个大问题。

杜荷带着这么一大笔钱招摇过市,老张要说没动点心思,那也不能够,可一开始他琢磨的,杜荷这畜生,混个一两百万贯,也就是差不多了。这点钱拿去“湖南”应急,怎么地也能加强“两湖”关系,湘北的人力资源,也就彻底进入了武汉系统。

可谁能想得到,杜二郎表示我堂堂帝国宰相儿子,小钱我能看得上?没有一百个亿,那必须体现不出宰相门庭的实力!

量变引发质变,老张这光景,一瞧这一百多个亿,就琢磨着,是不是修几座基站压压惊?

Ps:书友们,我是鲨鱼禅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599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