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七章何来不妥】

【第五十七章何来不妥】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冬季能寻的乐子不多,但这几年长安的熊孩子入冬之后也能快活。连拉带拽的爬犁拖出去能接十七八个的熊孩子长龙,在冰河上滑过,跟人体蜈蚣似的。

“又落了雪。”

戴着皮手套,翻毛的料子,针线极为考究,是安利号的一等针工,哪怕是皇后,也用这样的手艺。

旧年护手更流行,到如今,却是大不一样,流行的元素越来越丰富。八十多的老董事长甚至在禁苑里还能蹬个三轮,三轮后台还能塞几个老太妃,要是再搭个棚子,弄个狗皮帽,老董事长跑朱雀大街吆喝一声卖馄饨,画面太美不敢看……

“殿下,有点起风,不若坐炉子边上。”

仪仗散开,帷幔架起,柳树成排的大坝之上,李丽质饶有兴致地看着雪景。结冰的槽渠中,船只早就被封冻起来,偶有队伍凿冰,也是开“冰室”的行家先采冰屯着。

“事情办得如何了?”

“钵息德、瑟底痕二地胡商指认觉明寺窝藏叛逆……”

“长安令怎么做的?”

“勾了几个不识相的,有自治迦底真来的,自号甚‘治迦底真雄鹰’,便是要去洛阳告状。眼下首恶伏诛,剩下的,长安令判了流放,正月就去剑南。”

李丽质满意地点点头:“崇贤坊中办学,岂能收留杂胡?”

以粟特为典型的“杂胡”是具有特殊性的,因为明面上,大唐朝廷是严格控制域内汉人经商,所以旧时代在长安的主要贸易商,其实就是粟特人。

因为政治需要的特殊性,导致尽管粟特商人多是“白手套”形式,可“白手套”一旦脱离了主人的掌控范围,自然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于是粟特商人一面在长安以“白手套”的形式扩展商路壮大人脉,一面又借着大唐权贵的力量,在西域或者天竺等地“狐假虎威”。

要不是某条土狗大吼一声“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整个大唐的画风还是很和谐美满的,广大人民群众依然过着“男耕女织”的美好生活。“诗书传家”依然是广大社会主流所追捧的模范家庭,怎可能追逐铜臭?

可以这么说,贞观朝的某年某月某日,某条江南来的土狗把一群本该养“白手套”的权贵,直接带阴沟里去了。

权贵的总体数量少了,粟特商人争着做“白手套”的行情,也就更加激烈。

僧多粥少么,正常规律。

但事物发展是带有惯性的,唐军直接干趴西突厥,镇压西域的时候,以粟特人为代表的胡商,还处于一种“自由散漫”的状态中。

即便有聪明人想要联合起来,但也只能团结在安菩这种“近亲”底下。

可安菩是什么人?

哪怕是旧帝国时期的权力结构,也不会给予胡商什么空子钻,除非出现帝国权力真空,全国环境大崩溃,那么,作为有钱龟孙的一员,倒是可以拿钱动员出相当不错的一股地方势力。

否则,只是靠着“天命”“正统”,就足够震慑四方百几十年。

只是大唐帝国一路跑偏,对上了车的胡商而言,这他妈不是去幼儿园的车,这是个黑车。非常黑,黑的彻头彻尾。

连帝国皇帝都是个黑金黑装备的毛会会长,更不要说那些臭不要脸的国公郡公,即便是X二代,那也是吃相糟糕手段诡异。

原本想着皇帝迁都之后,长安作者丝路西行第一站,怎么地也能消停消停,可万万没想到没消停几年呢,来了一个据说是温柔如水慈悲心肠的公主殿下。

然后,公主就来搞强拆。

强拆的理由据说是要办学……

只听说过开发房地产拆学校的,没听说过盖学校拆富豪区的!

更糟糕的是,一般人还能通气回转,但在长乐公主这里,你通气通哪儿去?能说上话的会是谁?

而且公主殿下给的理由多么的充分!

这群胡商不知礼数……

倒了霉的胡商心想这特么也算理由?太任性了吧。

可众所周知的一个普世价值,那就是公主得“公主病”是很正常的,不任性,那还叫公主吗?

再说了,长安令论辈分,还得喊江汉观察使一声“前辈老大人”。为何?因为当年在长安厮混的老前辈源坤罡,时来运转就是多亏了这位“老大人”。

秃发鲜卑原本日子就不好过,但源坤罡凭借识相有眼力外加运气好,如今虽然退了休,可整个家族,顺利从秃发鲜卑变成了“长安袁氏”。

没错,源坤罡改了姓,而且还准备跟炎汉四世三公的某一家攀个亲戚,具体运作的方式是如何,倒也没人计较。

鲜卑种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杂胡?

对李丽质来说,办学是目的,只是恰好操作的过程中,磕碰到了几只外地来的小动物。至于这群小动物大多数都是“肥羊”这个类别,不过是意外之喜。

“公主,觉明寺中抄没的金银细软有七八十万贯,光金粉金条金箔就有五十斤,怎么处置?”

“给大父送过去就是,若是禁苑有甚要求,或是要打制个首饰,送去保利号。”

如今保利营造开了金工行,收拢的手艺人来自世界各地,乡籍最远的金匠来自弗林国和希木叶尔。尽管是奴籍,但这些手艺人对现在的生活,还是相当满意的。工作热情和曾经在故土比较,热烈了不知多少倍。

“眼下崇贤坊内四大寺庙去了一个,另外三家都派出了高僧,要来给殿下祈福。”

“祈福就算了,命彼等各自捐献米面粮油就是。”

“是。”

男装女婢神色有些担忧,公主这么搞,已经鸡飞狗跳,早晚会弄出大事情来。长安礼佛人家极多,比如西域诸国遗民,迁徙长安之后,大多都是礼佛,哪怕是祆教教众,也改头换面,只因礼佛多少能逃避一些事情,还能赚点名声。

李皇帝的一个主要“德政”,就是没有把西域诸国遗民杀个干净,当然除了“王”和一两个“王子”,该杀的程处弼、郭孝恪之辈,早就帮忙过了刀,手尾干净不留痕迹,可以说挑不出刺。

现在李皇帝的亲闺女搞的鸡飞狗跳,这帮人要是哭上两声,怎么地也算是有辱皇上老子的“威名”。

一想到这个,作为长乐公主府里做事的,就为公主殿下感到揪心。

“殿下,若是彼等闹将开来,为陛下所知,怕是有些不妥?”

“不妥甚么?”

李丽质伸手又借了一片雪花,在手套上化作些微水渍无影无形之后,她才把手收回了保暖的斗篷中,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予要做点事情,做了,也就是做了,何须理会甚么不妥。若有不妥,也是彼辈的不妥,同予何干?”

Ps:书友们,我是鲨鱼禅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61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