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一章跳】

【第二十一章跳】

在大部分驸马眼里,那位改元贞观之后入京的某条江南土狗,简直就是敛财老仙,法力着实深厚。

敛财老仙法力无边,既然仙人都指了路……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地雷阵,跳就完事儿了。

乱跳肯定会死人,老张也不是说真要坑人,实际上西域缺人,不是今天的事情。程处弼来信武汉,平均每个月六七封信外加信号机“急件”,除了保持联络之外,主要就是要钱要人。

在贞观朝这当口,老张在某些方向上钱是不缺的。杀人放火才烧几个钱?跟大建比起来,毛毛雨都谈不上。

建设远比破坏投入多得多得多!

杀人放火烧钱可以接受,烧人最不能接受,偏偏程处弼的位置,还就是个烧人的差事。

加上“忠义社”的牲口们各家也有业务在丝路上,丝绸之路利润高,所以也是杀人放火之路……没有保镖跟着,还是别上路的好。

“老老实实”做生意的,肯定是需要保镖保护一下自己的小命。当然了,这些在唐朝“老老实实”做生意的,出国之后就难说了,可能偶尔也会见钱眼开见利忘义什么的。这时候,自家的保镖兼职个马匪,也是可以理解。

只可惜,想要搞兼职,首先得被招募过去。现如今,混有活力社会团体容易,混成符合国法的有活力社会团体,那就比较难。

王祖贤为什么能够成为河东、河北、河套三地“名宿”?北地好汉中的头面人物,人送“独臂大龙头”,刀客中的“刀王”。还不是因为他是正规军出身?至于儿子会抱大腿……那都是细枝末节。

李思摩为什么能够在河中西域畅通无阻?还不是因为他是皇帝老子的鹰犬爪牙,而且在突厥、铁勒诸地杂胡中有人脉?跑哪儿都能跟人族长酋长豪帅攀交情,关键是辈分还高。比如薛州薛不弃,比如契苾部扛把子何力,见了李思摩,必须喊叔啊。

这种人,能在西域丝路上烧人玩,这是本事,这是见识,这是能力!

全天下想要豁出一条命搏个富贵的人多得是,可又有几个有门路有胆色有眼力呢?

机会也得给了才有。

驸马们围着张德几近作呕地跪舔,为的,也就是这么一个机会。

老张一封书信,就能让他们家族子弟在河中西域立足。至于之后的事情,全看好命还是歹命。

且不说苏勖、裴律师之流,就算是贺兰僧伽、阿史那社尔……该拍的马屁还是要拍。这些个做驸马的,管你汉胡贵贱,有门路就是爸爸!

要说门第,苏勖乃是苏威之后,老张这种“寒门”土鳖,原本给他提鞋的资格都不够。倘若没有某条土狗乱入唐朝到处搞事,苏勖每天要干的事情,也就是喝点小酒吟诗作赋。

武功县出来的豪门,需要看谁脸色?

要不是同样有武功县出来的清河崔氏闪了腰,苏勖大概就信了。

和老家那些还在装逼的兄弟们不同,能够在“中央”遍看风云的老铁们早特么悟了,这年头,想要装逼,还得牛逼。

可牛逼的方式越来越艰难,形式也越来越复杂,光靠种地加读书,大概是不太行。苏勖一看风头不对,当时就请了张德吃饭。

是个实诚人,厚道。

“苏慎行宴请江阴子,可吃出甚么名堂来?”

长安城平康坊的高档娱乐会所内,一把年纪的老头子们在那里闲聊着。

“哎呀,吃个屁啊。苏家郎就差把姬妾都送给江阴子玩弄,吃甚么吃。”

“嘿,只怕是不成的,送甚么都要,切不可送女郎。谁不知道江阴子在长安城乖巧的很,隆庆宫那里盯着,送甚么天仙也似的女郎,也是被打杀了了事。”

“那……苏勖可是有甚结果?”

“听说啊,老夫只是听说啊!”

有个老头儿环视四周,搂着怀里的美娇娘再三强调,“是听说啊!”

“快说!”

众人顿时不耐烦,催促着让他说。

“怀远郡王和‘刀王’,都从苏家招募了人手。”

“甚?也没见着‘刀王’有人在长安城啊,这就招募了人手?”

“如今镖局做得甚大,在敦煌、碛西都有分局。不拘招募多少人手,都在敦煌宫登记造册,朝廷是知道‘刀王’手里有多少人的。”

“这是自然。”

怎么看王祖贤混得都跟“郭解”似的,只不过,王祖贤跟“郭解”不同,他主要业务是给朝廷做“外围”,根子被朝廷捏着,敢捞过界,朝廷就敢“打黑”。

“苏家拿了多少人出来?”

“这个数。”

打听到消息的人,伸出两根手指头。

“二百?”

“那是苏家!”

“噫!两千人!这……当真是……啧啧。”

豪门的底蕴就是这么给力,打群架也不怂谁啊。而抽了两千丁出来,搞不好苏氏在老家还有点难受,不是因为人手不够,而是依然要“坐吃山空”。

这几年民间掌握土地越多的豪门,日子越不好过,压力空前的大。关键谁也不知道李皇帝会不会还要继续搞事,肢解世家,就是摆在朝廷案头上的。

没瞧见弘文阁只有一个大学士,而这人是马周吗?

“两千人,这放西域,都是大国了吧。”

“你以为是在西域?嘁。”

有人不屑地冷笑一声,“这光景,安将军攻克河中要地,举凡用人,最近……那也是河中地。要是狠一点,倘使跟着阿史那的疯狗骑了骆驼,跟着西突厥跑了也未可知。”

“这般厉害?”

“如何不是?乔公旧年回京述职,一众驸马跟着闲聊,这才知晓,乔家竟然有人跟着疯狗前往西突厥。突厥余孽如今攻城略地,哪有恁多兵力?这便从疯狗手中借人,乔家子弟有一个弓手团,还有旗号,每逢对射,便是乔氏子弟出战。每战必有‘开弓钱’,拔营有‘出行钱’,攻城有‘攻坚钱’……战后还有分红,这都是贞观二十一的事情。”

大家都是驸马,乔师望肯定是不一样的,毕竟是名义上的西域军方“一把手”。他不需要走谁的门路,他自己就是门路。

乔氏出来卖命的子弟,本家是组不了一个团的,但乔氏还有大量的“家生子”。原本应该成为农奴、雇农的泥腿子,放下犁头拿刀头,赚的比以前种地多多了!

只不过外界不太清楚这其中的水有多深,基本上每一个出来卖命的泥腿子,赚一贯的卖命钱,一半要上缴到敦煌宫。也就是说,卖命钱有一半是皇帝老子的。问为什么?因为皇帝老子批准你卖命,给了你机会!服不服?

肯定有不服的,不服的肯定死得快,花红赏金是没有了,抚恤金倒是有一笔。

当然钱入账敦煌宫之后,皇帝老子按照规矩,还会返还大概两成,这个两成,就是乔师望的。

有人羡慕有人怨恨,总之,有门路的就不想走乔师望这条路子。阿史那思摩又不可能私底下跟人搞小动作搞小联盟,被皇帝老子知道,死的人就不是别人,而是他阿史那思摩。

这也是为什么折腾了多年之后,恰逢这么一个好机会,老张在长安城重新闪亮登场,就会有一窝的世家豪门老铁过来攀交情,而其中又以驸马们为主。

跟皇帝老子比起来,江南子总算还要可爱一些不是?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62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