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二章平海伯】

【第四十二章平海伯】

  天津一通热闹,便传到了京城。洛阳内外都是议论纷纷,老百姓也听个响,真要说能编排个花儿来……还得看说书先生。

南市北市新南市,又或者南城几十个街坊,鼓吹“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本子多得要死。俨然江湖市井里头,个个都是忠臣,人人都是良民。

朝廷就差印发“良民证”再捞上一笔。

都是说好话,还能塞抹布到人嘴里不成?

“这‘天后宫’说的是个甚?”

“说是东海有个黑齿国,那国主治下有个海妖,专食往来舟船。国主本是要来天朝进献白鹿皮,是个皇后陛下的。海妖听说是给上国女圣的物事,有感女圣德行,这便收了妖风,罢了恶浪,受了德行感化,弃恶扬善去了。”

“呸!这世上哪有这般……好听的故事!”

茶肆里的食客眼见着几个“城管”路过,当即嘴一歪,“听一段着实不够!”

“……”

京城里的“百姓”自然是不信的,可天下十道多的是愚夫愚妇。更何况海上男儿求神拜佛的,拜谁不是拜?谁给钱拜谁呗。

这年头,龙王爷都受着皇帝老子的管教,想提高江湖地位,皇帝老子不御笔勾一下,你就是个虫儿。可稍微抬抬手,兴许还让你跟了国姓。

市井里头热热闹闹,这洛阳城,泥腿子本就越发地少了。连续几年的淘汰,真正的苦逼要么远走他乡,要么为奴为婢,要么死了个干净。京城内的一砖一瓦,权贵们玩起花活来,管都没法管。

城市是如此之大,人口是如此之多,关系是如此之复杂……

皇城,应天门外卫士如林,旌旗招展。这些个日常拱卫皇城的卫士,举凡身披金甲的,大多都是仪仗兵。唯有套着银甲的,才是正经执戟士,高手中的高手。

长孙皇后喜好金黄,青铜铠甲便做出了花样来,繁复瑰丽的花纹蚀刻其上,新制的青铜甲,便是好看到了极点,金灿灿的宛若黄金,阳光下一片绚烂。门内门外的大臣,只是扫一眼,便觉得这是天下间的“富贵”。

太特么富了!

满朝文武的印象中,“贤后”的品味应该是很超然脱俗的,但是万万没想到,“贤后”的品味,俗的简直让人无法直视,可又不得不承认,金灿灿的卫士杵在那里,不用问都知道,这当朝之人啊,实力雄厚。

弘文阁大学士马周署理朝政多年,他跟幕僚属下在治国上的总结,一共有三点。

第一,要有钱。

第二,要很有钱。

第三,要非常有钱。

先贤说过的,治大国如烹小鲜。

这小鲜不还是得买吗?不买就得自己捞,自己捞得有工具,工具也得买。真要是什么都自己干,那还要“国”干啥,做野人最爽快。自己也不能捞小鲜,那就只能抢,抢的话得有刀子,刀子得买……

所以,马相公的总结很到位,幕僚下属们领会精神,在“钱”这个事情上,做的很坚决。

皇后陛下把拱卫皇城的仪仗兵换了一身行头,马相公还没说什么呢,底下的人当时就准备投靠皇后娘娘了。

没办法,这么有钱的老板……不多见呐。

似李董那般扣扣搜搜假大方的,实在是受够了。

而皇后娘娘也明里暗里说了,待遇不是问题,就算朕这里木有,还可以杀猪过年嘛。这话传了出去,中原老世族瑟瑟发抖。原本他们也不用瑟瑟发抖的,还琢磨着皇帝老子得拿一帮土狗做菜。

可谁知道他娘的杜如晦这个死鬼居然玩喜剧葬礼,这下好了,坟头蹦迪一通炮响,直接把董事长的疯狂念头打消。

不能杀狗,那肯定是只能杀别的牲口畜生。

也不是没有朝廷老铁求情,说老板你也不能尽逮着一只羊薅啊,这薅的跟兴福寺的老法师似的,被人看出来,多没面子。

李董一半憋屈一半忿怒就怼了回去,你们这帮老世族薅帝国主义羊毛还有理了?就不需老子反薅?

一路薅到底!

李董定了基调,后来么……生病了。然后皇后过来“垂帘”,表示治国什么的老娘不懂,不过我老公说要干啥,老娘肯定跟着干啊。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垂帘”的皇后再三强调,对付中原老世族,必须“锤脸”。

只是长孙皇后之前的声望,主要是刷“贤良淑德”,这是对外刷的声望。对内,李董的后宫们没有省油的灯,不是前朝余孽,就是军头之后,要不哥哥是大户,要不舅舅是重臣……好不容易长孙皇后选秀了一批小娘,结果被某条土狗截胡了三四五六个。

于是乎,李董的后宫主力,依然是贵族“含金量”相当高的。

这反过来更加衬托出长孙皇后对内刷声望的难度是何等的高,关键是,她还刷成功了。

后宫诸妃见了她没有哪个不是服服帖帖和和气气的,便是家庭聚会的时候,诸妃所生子女,见了长孙皇后,也是喊“阿娘”。

什么是霸气?这就是霸气!

但这些声望于国朝而言,还不够,“立威”得有声望度,名声传的越响亮,被人认可越高,镇压朝臣的效果也就越好。

裹挟民意么……老娘就是“民意”,老娘的老公是“民主”!

有朝臣心说这贞观2.0到底是啥狗屁游戏,怎么尽出bug,长孙皇后表示不服不要玩!

在长孙皇后想着如何刷天下声望的时候,渤海东海之滨的一个小渔村,出了一只名叫黑齿秀的人才,那是真的秀啊。

“‘天后宫’……”

暖阁内,没有继续“垂帘”的长孙皇后含笑念叨着,一旁身材发福的李世民也是笑着咳嗽了一声道:“倒是会选地方,也是很有想法。还十分婉转地吹捧了一下朕。”

对面坐在团凳上的马周同样微微点头,这一手看似拍皇后马屁,何尝不是更加抬高了李皇帝的地位?

既然长孙皇后是“天后”,那她老公岂不是“天帝”?

这些年因为某条土狗的折腾,有识之士对“天”的敬畏,那是越来越没有底线。勃律国某个牛鼻子道士还弄了个“太昊天子”出来,蕃地、北天竺那些杂七杂八的邪教根本干不过它,没办法,因为李仙人搞得就是最暴力的邪教。

理论上来说,李皇帝本人是“太昊天子”,那他就是这个邪教的实际教主。

敬畏?

新南市那些王八蛋喊出“天变不足畏”的时候,旁边就有钱老板那些个收税的手下,吃茶吃的比谁都精致,看几个“日天”“破天”“霸天”的戏码怎么了?

“如此总要有个封赏。”

“既是‘但愿海波平’,不若就赐封‘平海伯’,黑齿部改置‘平海州’。”

“赐姓呢?”

“如此行事,岂不是自己人?让他姓李吧。”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62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