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五章再议】

【第九十五章再议】

归附唐朝的蒙兀部基本没可能和杂七杂八的陌生商帮打交道,那些个豪商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无奈,即便他们口灿莲花,可蒙兀部上下只会信任大唐朝廷,大唐朝廷说过冬的粮食买政府指定的最安全,那就是最安全,不作他想。    政府耍流氓也不全是靠着又粗又硬的大棒子,偶尔也靠一贯以来的信用,兴许还夹带一两把大枣或者胡萝卜。    “他薛大鼎趟浑水趟到我们头上来了,这蛮子的口粮,关他个鸟事儿?!”    “嚷嚷个甚么?便是有种,去幽州一刀搠死他。”    “……”    扬州州城内难得太平了不少,跑去妓院开宴席的豪商最近都不冒头,急的嘴角冒泡的不在少数。    “钱老板那里……是如何回复的?”    “钱老板还能如何?他也只能靠着运河说话,皇帝最近又不管事,女人当家,哪里愿意搭理他去。唉……”    “那……柴二郎呢?”    “他是个甚么东西?说话不中用的,换成他个柴哲威,倒还有的讲。”    “唉!”    “眼下粮食倒是买了,接下来,是个甚么章程,说说看吧。”    扬州豪商自有自己聚会的地方,京城的“扬州会馆”,也要比别处的气派堂皇,时有豪奢人物要办个宴会,也会过来借用一下。    “朝廷现在的意思已经摆了出来,咱们在京城花了能多银子,也疏通不得,可见是上头铁了心。这粮食,怕是不好抬价。”    “我就不信辽东那穷乡僻壤的地界,朝廷还真愿意下本钱去保。”    “是啊,朝廷是不愿意下本钱,你自去坑那些蛮子就是了。可你将来被朝廷惦记上,也别怨天尤人。这贞观朝跟武德朝那是两回事,咱们皇帝跟老皇帝也是两回事,他可是记仇的很。你再强,强得过突厥?”    “……”    一时间屋子里又沉默了一下,外墙不时地有车马停靠,然后陆续进来迟到的豪商。这些人到了里间,就换上了丝绸衣裳,坐车的时候,却是麻布裹着,瞧着很是寒酸。    偌大的园子,唱了个把月的戏班子都得了空歇,可算是让他们逮着休息的日子。    “长史老大人那里……可有甚么指示?”    “李公说是近日不见客。”    “嘶……”    灵醒的倒吸一口气,“李公不见客,看来是有大人物在后头撑腰。这事儿,就算揭过,咱们赚点辛苦钱算了。”    “这从何说起?眼见着就要入冬,蛮子短缺粮食,咱们狠狠地宰上一笔,牛羊、皮草、木材、石料、药材……运回来二十倍的利都不止啊!”    有人急得跳脚,有人眼睛都红了。    只是更多人灵醒了过来,他们刚刚听到扬州都督府长史居然近日不见客,就知道这其中必有深意。    “李公是甚么来头?你们可都别忘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忽地,一个德高望重的老绅士掷地有声地开了口,环视一周,“能让李长史这般的人物,会是甚么人物?”    “莫不是弘文阁大学士定的调门?”    “马宾王如今就是点头相公,说话不好使。”    “再不好使,那也是相公!”    吵嚷之间,忽地外头又陆续来了快马,马背上的骑士到了这一处园子,立刻翻身下马,不等门子阻拦,就喊道:“有要紧大事,闪开!”    一个骑士迈步就闯,后头还有十七八个不同来路的,跟着就往里头走。    门子领班眼睛很毒,阻拦了护卫:“都是里头的亲随,放他们过去。”    “有劳。”    “多谢。”    几个骑士冲门子领班拱拱手,然后喘着粗气就往里面跑,轻车熟路的,直接到了开会的地方。    本就气氛有些烦躁的大厅,此时一口气涌过来十七八个毛糙汉子,顿时让不少人很是不快,正要破口大骂,却见几个地方豪商起身出去,拉着来者在廊下说话。    “当真?”    “从甚地得来的消息?”    “你亲眼所见?”    ……    一惊一乍之间,厅堂内坐着的都发觉不对,立刻也起来探问。    良久,重新入座之后,才有人站起身来,冲众人道:“朝廷在苏州赎买了一批粮食,如今粮船已经开拔,前往辽东。”    “兵部新调拨的朝鲜道粮食,也在其中,朝鲜道行军总管府的人,眼下就在江阴。”    “……”    “……”    到此时,如何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道道。    “他怎地跟京城合流了?”    “如何不能?早知道,先行前往武汉,探探口风再说。”    “这光景说甚么都晚了,难怪李公不见客。”    “唉……”    忽地有人叫道:“苏州那地界就算粮食再多,如今粮田才几亩?哪里会有恁多粮食运过去,怕不是有诈?”    还有人不死心,想着这要是故意吓退他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真要是被吓住了,岂不是成了笑柄?    “夯货!”    德高望重的老绅士终于动了怒:“你们知道个屁,江阴出去的粮食,难道只有苏州常州的吗?杭州的不行?越州的不行?南昌的不行?且不说这些,多年以前那流求岛上就开辟了庄园,岛北农田十几年下来,百几十万亩兴许都有!”    “甚?流求岛北还有农庄?不是说种树么?”    “流求是甚么岛?”    “……”    “……”    商人喜欢冒险不假,但扬州的豪商,没有哪个是白手起家的,不是白手套就是背后有权贵撑腰。让他们冒险跟朝廷和张德一起斗法,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多年厮混,让他们直面朝廷的边边角角,兴许还有胆子,可要是直面张德,却是连念想都没有。    朝廷会讲德讲道理,但张德这个人……五行缺德啊。    “照我看,如今本就是少亏当赚,现在朝廷给出来的章程,还是留了利润的,终究不亏。与其交恶,不若跟辽东、朝鲜道打好关系,效仿敦煌宫故智,咱们倒不如直接去换了林业产本就是,也是一条财路。”    “这木头生意,到底说不好啊。”    “衣食住行,盐是吃的,木头是用的,也是长久买卖。”    “那……再拟个章程?”    “再议,再议吧。”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628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