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一章取悦之道】

【第二十一章取悦之道】

“阿姊,家中哪个女郎最好说话?”    桑林园虽然叫桑林园,但桑树拢共只有五棵,还都是果树,其中一棵还是很特别的长果桑,结出来的果实像一条大蚕,很是漂亮。    早年张德身上的衣服,多是郑琬和白洁帮忙制作,两人手艺极好,所以各自的园子都跟桑蚕有关。    郑琬这里叫做桑林园,白洁那里叫做青衣园,青衣就是蚕的一种别称,也有作青衣神的说法。    “怎么,恁快就要上手了?”    正在拨弄针线的郑琬面带微笑看着郑莹,这个族中小妹身段极好,颇有她当年几分模样,连性子也有点仿佛,看似文静,实际火辣。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武汉这里不是这么说么。”    郑莹脸蛋微红,但还是倔强地说着。    “你当真和我以前相似……”郑琬把手中的活计放了下来,双手交叠在膝上,看着郑莹,“冰娘,家中女郎自有本领,莫要寻思着争宠,你若是跟她们待得久了,便知道如何应付张郎。”    “应付?”    “应付。”    点点头的郑琬想起了许多事情,竟是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笑了。    “阿姊是想到甚么有趣的事情?”    “我同张郎也是误打误撞在了一起,说起来,跟你如今处境,也是有些类似。”    “是么?若不是父兄安排,我怕是要去晋王府上。”    见郑莹一脸骄傲的模样,郑琬嗤嗤地笑出了声,意味深长地看着郑莹,“是么?若不是父兄安排,我怕是要去长安皇宫……”    噗!    郑莹听得郑琬的话,顿时掩嘴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她这才暗道:是哩,阿姊当年,差点就被选入宫中,不是……半只脚都踩在皇宫门槛上了,却被生生地拽了回来,当真是际遇丰富。    她便痴痴地想,若是真去了后宫,凭阿姊的姿容才华,怎地也会有一席之地。只是转而一想,长孙皇后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物,如今更是女圣陛下,想来也不会太好过。    和皇上比起来,还是晋王可爱一些,听说是个温顺男儿,不会跟皇帝那般雄伟。    想着想着,思绪都飘了起来,暗道自己才十五六岁,却跟了个三十多的老男人,怎么看都有点亏。    “阿姊,在家中时常听父兄说起武汉的事体,都道江汉观察使是当世能臣,满腹经纶,怎地却未曾听过他甚么诗文传世?”    “张郎从不舞文弄墨,早先来沔州时,公文便是大白话,有些做幕僚的士子还曾拿此事说起过,却被他打了一顿。到后来么,俗语大行其道,武汉较之天下,渐行渐远。”    开启“雅俗之争”,最终还是无脑一波流胜了,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可偏偏这就是现实。    武汉批量生产“受教育人口”的同时,为了让这些“人才”迅速上手“对公”业务,大白话那真是……简直了。    搞的好些荆襄文化人欲仙欲死,可没曾想张德还七拐八拐拉了曹宪出来,曹夫子是个妙人,天底下第一号的文字学专家,谁还能放个屁?    等到《音训初本》出来,那真是彻底绝了不少人的念头。    “堂堂‘诸侯’,连应景的诗文都没有,岂不是堕了威名?”    “倒是有一首在曲江文会上的诗,二圣专门为此诗寻过他。”    “甚么诗句?!”    “容我想想……”郑琬一本正经地思索着,然后轻轻拍手,“啊,想起来了。”    “快说快说。”    “张郎在曲江文会上写过这么一首……好大一棵树。”    “是挺大的桑树,说甚么树,说诗文呢。”    郑莹扭头看了看园子里的一棵大桑树,阔叶桑入秋就掉光了叶子,桑皮黄里带褐,倒是泛着油光。    “上面光秃秃。”    “入秋叶子掉光,自然之理。阿姊,说甚么树呢,说诗文啊!”    郑莹嘟着嘴,拎着裙摆坐到了郑琬一侧,然后握住了郑琬的手。    却见郑琬继续道:“飞来一只鸟。”    “嗯?”    郑莹眨巴眨巴眼睛,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全身黑乌乌。”    郑氏大小姊妹互相看着,大眼瞪小眼,然后郑琬面带微笑,“完了。”    “完了?甚么?!这是诗?!”    “可不是么,当年为了此诗,二圣专门差遣飞骑,也就是现在的羽林军精锐,前往陆学士府邸捉了张郎去。”    “……”    刚才郑莹还以为二圣是为了“才名”,现在明白过来,怕不是曲江文会从此以后不再出现,跟这诗文怕不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作甚洛阳豪富,多言张江汉才学深厚?这莫不是闹出来的笑话?”    “京城中的豪富……嗯,便是我们家,旧年入海的船,还是问张郎借的。”    “……”    说到底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她纵使有些聪慧有些机敏,阅历上还是差了点意思。    不过此刻跟郑琬一番闲聊,郑莹也明白过来,京城中那些取悦争宠的把戏,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冰娘莫要计较太多,这里自由得很,你若是想要返转京城长住,张郎也不会阻拦。”    “他不怕么?”    “怕甚么?怕家中女郎偷汉子?”    “……”    见阿姊说的这么直白,郑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却见郑琬接着道:“你未曾见过江阴来的狠辣女郎,跟张郎一别数年,你当时如何的寂寞,也不见张郎去安慰了她,反倒是做了个上发条的物件,说是‘不求人’……你懂‘不求人’么?”    “呀!”    听到“不求人”,郑莹顿时霞飞双颊,捂着脸把头埋到郑琬怀中。    见她如此,郑琬又是嗤嗤地笑了起来,“懂了?张郎便是这般行事。”    “如此荒诞,闻所未闻。”    “否则武汉如何称得‘地上魔都’?”    没有妖魔鬼怪,算什么魔都呢。    “那……阿姊可有甚么教我的?”    “他休沐时候,多爱去钓鱼休息,你便陪着就是,给他甜茶倒水即可。”    “就这般?”    “这般就够了,倘使想要些趣味,便想想你有甚么本领,给他看便是。”    “我懂些诗文,字也写得好……”    “再好还能比武家姊妹好么?更何况,还有崔娘子,她就是传说中的‘苦聊生’,你若是比才学,家中女郎胜你者太多。”    “总不能烧个菜给他吃吧。”    “咦?你还会做菜?那当真是好,会做甚么菜?张郎酸甜苦麻辣都能吃得,只是最好鱼虾本味,却又不食生食,你若是能烧个美味鱼虾,他定是会高兴的。”    “做菜算甚么本事!”    郑莹顿时觉得奇葩,想她门第出身,居然取悦男子的方式靠的是做菜……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629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