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三章炮击】

【第九十三章炮击】

“警察少监亲临!闲杂人等退散!”    “退后!退后!退后——”    身披甲胄的警察卫健儿手持没有开刃的马叉,或是将看热闹的人叉开,或是横过来当做栏杆。    整个江陵城,城北城东非富即贵之地,到处都是警察卫的人。    警察卫的穿着是相当醒目特殊的,清一色的黑色制服。冬装漆黑但是保暖,军官还配发披风。袖标上有着“獬豸”的印花,如果是队长一级,制服本身就有“獬豸”的图案。    一共四套制服,仅仅是制服支出,就让地方府兵羡慕不已。    能够拿到警察卫的正牌编制,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薛仁贵——”    有人咆哮着,看到身材高大的薛仁贵出现之后,那人声嘶力竭地吼道,“你这条养不熟的野狗!你这条张氏的恶狗——”    啪!啪!啪!    手持戒尺的监官,上去就是冷酷地用戒尺抽打着那人的嘴巴。只三下,就把一个人的嘴彻底打烂。    满口血水根本止不住往外喷涌,还有红白的牙齿掉了出来。    “薛礼——”    “你跟蔡氏还是姻亲之家!三族九族,哈哈哈哈,你也逃不脱,逃不过……哈哈哈哈……”    狂笑声戛然而止,因为薛仁贵面色如常,很是淡定地坐在了上座中央。    “监门。”    警察卫的军官们上前行礼,抱拳躬身之后,问薛仁贵,“监门,萧氏三房尽数拿下,江陵城已经内外封锁。在外庄园萧氏有邬堡五座,易守难攻,还请监门示下!”    “五座……”    薛礼冷笑一声,他从洛阳赶回武汉,只用了一天半时间,连夜主持抓捕镇压事宜。荆襄老世族的一应动作,都在武汉方面的掌控之中。甚至连有多少人多少兵多少武器装备什么路线哪里动手,武汉都一清二楚。    作为警察少监,湖北省一众警察的老大,薛仁贵现在手中可以直接调动的警察、转职府兵、民团、青壮,都可以跟当年的瓦岗较量一下。    放隋末,他现在的实力,杜伏威算个屁!    “邬堡都封锁了?”    “只出不进!”    “好!”    薛仁贵手中鞭子卷成一个圈,连道了一声好,然后点点头,“好啊!”    站起身来,薛仁贵用鞭子指了指场地上两千多号人:“分门别类,不日押送西京南京!”    “是!”    审判当天就过了,孙伏伽的面子。刑部大理寺那边配合的很,谁也没敢挑刺,就算是御史中间,也有张亮这个老领导压着。御史们很低调,哪怕御史中间姓萧的不在少数。    萧瑀还没死呢,但萧瑀压根无所谓的态度。    “监门,围困邬堡,怕是需要时日,如今开春,不可久战!”    “无妨,今日就破了它的邬堡!”    一群高级警察面面相觑,他们是军官转职,对付邬堡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别说是荆楚大地,就是中原的大平原,稍微有点防御,一个邬堡足够让两万正规军短时间无从下嘴。    磨时间?    邬堡里面囤的粮食,吃三年五载不成问题。    更恶心的是,邬堡因为设计上比较特殊,除非真的是旷日持久地耗死他们,否则还真是没太好的办法。    战乱时期,一般军阀根本没时间去围困邬堡,因为一旦去围困,可能就会被别的军阀打死。    至于太平日子……太平日子当然是邬堡的主人出来主持江山社稷啊。    南方的邬堡,那是更加的恶心,依山傍水的原因,极端情况会出现几十万大军就在家门口,但正面攻打家门的,也就几百号人……统治者跟地方势力二八分账三七分账,不是没有原因的。    不过武汉本地,却是连个像样的城防都没有。    敞开了让人进出,关卡也有,但主要功能,已经演变成了暂住登基、货物清关、城市介绍等等。    “监门!”    随着一条奇怪的船开进江陵县,船上下来的健儿见了薛仁贵,都是上前行礼。    “莫要客气,东萧关是个大堡,土墙内外共有三层,设有玄关、甬道、瓮城、护城河,易守难攻,有壮丁三千,另外最近萧氏招募青壮数千,皆是姻亲家族。”    “萧氏大二三房,在江陵县共有五关邬堡,安兴市和东萧关是最大的两个。皆能行船靠岸,监门,标下以为,可以先行攻打安兴市。”    “噢?”    薛仁贵毕竟是行伍出身,问道,“说说看理由。”    “船上铁炮对付夯土墙,能力有限。东萧关与其说是邬堡,比照寻常下县城防,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安兴市不同,安兴市虽大,除了地利,楼房割裂。一炮下去,毁屋破房,极具威慑力。两轮齐射,即便不能让安兴市当即投降,也该让人丧胆!”    “不错!”    听得船长之言,薛仁贵连连点头,“安兴市拿下之后,东萧关也不会不知道消息。毕竟,东萧关的望楼,配合千里镜,也能看到大体状况。”    两个地方离得很近,为的就是防备极端情况的发生。一旦出现局势动荡,两地互为犄角,可以相互守望。    加上荆楚水网发达,一条小船随便开溜,根本不怕人追击。    “诸君听令!”    “是!”    “即刻开拔,赶赴安兴市!”    “是!”    围困几个邬堡甚至几十个邬堡,对湖北警察厅来说,都没什么难度。邬堡里的人只要敢出来,一个旅帅就能荡平他们。现在愁的,就是他们不出来,只能围着,比较恶心。    不过随着薛仁贵乘船离开,整个江陵县都是震动。    有不少胆子大的百姓甚至跟着大军前去看热闹,划船的划船,坐车的坐车,总之,浩浩荡荡,简直人山人海。    薛仁贵也没有阻拦,只要这些百姓没有流窜进入战场,根本不算个事情。    “监门!”    船行二三十里,已经开始布置炮位。健硕的挽马是武汉特种培育的大型重马,即便是薛仁贵的坐骑,看上去也没有这种大型重马来得雄壮。只看马蹄,这种挽马的蹄子,就要比薛仁贵坐骑的蹄子大上一圈。    而且这种挽马的毛略长,御寒涉水能力极强,入夏之后,武汉又有专门马夫用推子推毛,所以也不会受热产生马瘟。    “这是白沙洲的重马?”    “回监门,正是‘白沙二号’挽马。”    “‘白沙二号’?那价钱可是不菲,比突厥敦马要贵三倍。”    突厥敦马的批发价,十贯十五贯二十贯来去,贵三倍,就是朝着六十贯去的。一般的宝马,也就是这个价位。    亲王府的仪仗,统一毛色的好马,也就是一百贯来去。    “如今吴王府蒋王府都采买了这等挽马以作仪仗。”    “噢?这般紧俏?”    “这马个头高大,甚是威武雄壮。而且吃苦耐劳,也只有漠北马比它更耐操。”    “看来警察厅也要采购一些。”    薛仁贵微微点头,部门采购,肯定要保证一点福利。以他在湖北省的地位,搞一点“白沙二号”,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有了好马,手底下的官僚们办事,也要更加勤快一些。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湖北警察厅警察少监说要采购,那还能有假?    只是跟从薛仁贵过来的湖北官僚们,也没有太多的门路提前搞来“白沙二号”。因为养马场现在最好最大的,是瀚海公主府的,属于私人产业。    这两年他们能够囤的挽马,都是普通马耕所用的挽马。    整个湖北,虽说新式庄园林立,可是小农经济依然相当丰沛。买不起牛的农户,买一匹个头小小的滇马、川马以作家用,传一代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有了大型畜力,几户小农合作,养活百几十张嘴,没有任何问题。    整个湖北现在的情况,和山东、江淮类似,农户不差一口吃的,就差钱。粮食那是真的多,但钱是真的少。    粮食想要换成衣服、食品、房子、车子,很难很难。    即便是想要种植经济作物,没有车马、道路、市场,也是一筹莫展。    以往的行脚商,为了利润,也更愿意往来县城和大城市之间。像过去那样流窜在山村之间,然后风餐露宿担惊受怕……很少有人愿意继续这样干。    大型牲口的选育扩种,改变了很多东西。    薛仁贵看了一眼都打上标记的重型挽马,心中琢磨着当初军中要是有三五千匹这样的重马,得省多少事情。兴许,有些突袭,连武罡车都省了。    思绪回归到了眼前,薛仁贵看了看安兴市那已经乱作一团的场面,警察卫的人早就设卡完毕,不断地有游骑来回奔驰。大量的步卒都列队等候命令,各部军官都是跃跃欲试,都等着发动进攻的命令。    只可惜,上峰传达的命令,就是围而不攻。    等到铁炮阵地做好之后,船长带着炮手到了薛仁贵跟前:“监门,还请监门视察炮阵!”    “好!”    薛仁贵面露喜色,掏出一块怀表,看了看之后,对左右道,“传令,各部原地待命!安兴市连一条狗都不能逃脱!”    “是!”    铁炮排成一排,炮长上前行礼之后,薛仁贵道:“开始吧。”    “是!”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2264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