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一章谁是张小乙】

【第三十一章谁是张小乙】

艺术是高雅的,当然了,张德回忆上辈子的时候,觉得有些艺术很废纸巾,而且比较伤身。主要还是因为工作,东南吹海风,西北吃沙子,有一阵子跟领导“海上生明月”的时候有一条海豚游过,工友们纷纷猜测这条海豚是不是母的,要是母的……

后来领导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国家圈养了起来,老张就再也没见过母海豚,母骆驼倒是见了不少。

所以,当老头儿指着案几上的长条状物体,解说琴棋书画为什么琴排第一的时候,张德有点失神。

“先生,这就是瑶琴?”

陆元朗其实已经很清楚,眼前这小子绝对毫无艺术细胞,但对于连琴长什么模样还要靠问才能确认,吴县男很想打死梁丰县男。

“金石丝竹中的丝,就是琴瑟。”

“原来金石丝竹说的是乐器?”

陆元朗抄起拐杖就砸了过去。

过了一会让,张德摸着脑袋上的包问老头儿:“先生,那么今天我要学点什么呢?”

“关于瑶琴,你知道点什么?诗赋传奇,都可以。”

“诗余算么?”

陆元朗忍了忍,还是点头咳嗽了一声,“说说看。”

“欲将心事付瑶琴……”

张德低声吟道,这梅园春梅绽放,配着这妙句,倒是很有一点翩跹少年郎一展文采的气氛。

“嗯,不错,可是残句?”

“好像下面还有一句什么来着?我想想,知音少,毛断鸟抽筋……”

“父亲!父亲你怎么了父亲!”

陆飞白扶着陆学士,赶紧回房休息去了。

老张一愣,然后在后面喊道:“错了,是弦断有谁听,不是毛断鸟抽筋!”

“竖子!你……你给老夫个……你明天卯时就来学琴!”

“是,先生。”

张德恭敬地行了礼,然后施施然走了出去。

在外面马车上休息的坦叔一看自家郎君出来了,眉头微皱,上前问道:“郎君,学士不愿教你?”

“哪有,先生已经收我为弟子,还让我明天卯时就来学习。”

“甚好,甚好!”坦叔眼睛一闭,然后感慨一声后睁开,冲张德道,“郎君,江阴张氏将以郎君为荣。”

有这么重要?

张德理解不了。

“四郎,送郎君回去。”

“是,坦叔。”

张德一愣:“坦叔,你不和我一起?”

“还要将束脩补上。”

说罢,坦叔招招手,冲四大保镖另外两个说道,“把箱子抬上,跟我进去。”

“是,坦叔。”

关于张礼红张礼青张礼海张礼寿四人为何对坦叔这么服帖,这就涉及到装逼不成反被操的经典戏码,四大保镖以为自己是四大金刚,然后坦叔告诉他们不过是四条金毛。

“郎君,路上慢行。”

“哦,好的。”

张德愣了愣,上了马车还在琢磨,“那箱子怎么瞧着有点眼熟?”

“阿郎连自己的钱箱都不认得了?”

薛招奴手里捧着馒头片,吃的满嘴都是料头,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我什么时候有钱……卧槽!”

老张跳了起来,“那是我的老婆本!四郎,赶紧回过去,那钱不能动!我有大用处,钱生钱的大用处!”

以往很听话的张礼寿吸了吸鼻子,然后生硬地回道:“大郎,束脩岂能少了?不给不合礼法。”

“那也不能直接搬钱箱子啊,我看别人直接给猪肉条就行了,凭什么我要给钱箱子。而且先生是十八学士之一,岂能沾染铜臭味,你们这样做,会让先生厌恶我的。简直是好心办坏事!”

张礼寿不为所动,继续生硬回道:“郎君何必如此吝啬,给了束脩,还剩下不少,够大郎花销的。”

我特么吝啬?我特么不吝啬怎么让苹果砸脑袋?

老张还想再抢救一下,但一看张礼寿王八吃秤砣的样子,决定放弃治疗。

他的内心现在是崩溃的,只能指望陆元朗一定要有风骨啊,千万别沾染铜臭味,污染了纯洁的学术环境啊。

第二天,陆元朗虽然还咳嗽,但笑呵呵地领着张德到了春梅园,然后指着一架琴:“大郎随便抚琴,感受一下丝竹玄妙变化。”

我擦……先生你和昨天完全不一样啊先生。

我现在不想感受丝竹,只想听金石之音,最好是开元通宝和银饼子碰撞出来的铃儿响叮当。

黑着脸的老张坐案几上,看了看陆老头的琴,再看看自己的:“先生,为什么弟子的琴和先生的不一样?这里少了两个角。”

张德指了指琴头,心说老头儿连好一点的琴都不舍得,简直了!

“为师的是仲尼琴,大郎习琴所用的是列子琴。”

昨天他辗转反侧,一想到几千贯就扔给陆老头儿爽,他就很不爽。特么的搞什么啊,上辈子艺术生花几十万学艺术他一向觉得这得多脑抽才干这事儿?结果特么唐朝的艺术生也是这尿性?

因为睡不着,薛招奴就钻榻上贴着老张说话,于是就谈到了唐朝艺术形式有几种特点,以及唐朝艺术生态和社会主体的变化。然后老张就发现,姑母给李渊做小老婆的薛招奴还真是挺有艺术深度的,连瑶琴的几种制式都门儿清。

什么连珠式,什么仲尼式,什么列子式,什么风雷式……

听的老张一愣一愣的,至于最后有没有三十六式他也没数,不过今天跑过来学习高雅艺术,老师说他眼前这台是列子琴,张德就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琴……怎么瞧着跟神雕侠侣里面杨过的那把大剑?

“大郎观汝琴像何物?”

“像剑,大剑。”

“不错。”

陆德明微微点头,抚须道,“文士左琴右书,多抚仲尼琴。然大郎非是文士,更有少年侠气,所以为师将这‘表里山河’送与大郎,算是为师的一份心意。”

操,几千贯就换一台这个?

还有,什么叫做我非文士?更有少年侠气?老头儿你当我真听不懂?你这就是在说老子没文化,就是个小流氓。

再有,“表里山河”是什么鬼?这分明就是李皇帝老家山西的总称,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我可是走过很多地方的,见多识广。

陆德明肯定想不到这小子能脑补那么多,和蔼地对张德道:“这是减字谱,我让飞白教你。”

说完,老头儿就走了。他就走了!他就这么走了!

张德眼珠瞪圆了心中呐喊:老头儿你玩我!

然后陆飞白同样面带微笑入座,对张德道:“小师弟,为兄教你认谱。”

张德整个人像死狗一样坐那儿发呆,彻底放弃治疗。

陆飞白正兴致勃勃和老张解释减字谱的几种使用方法,此时学士府外头来几条彪形大汉,身穿玄甲肩披红巾。

“谁是张小乙!”

来者一声大喝,震的瓦片都在颤。

“大胆狂徒,竟敢擅闯学士府,你……”

四大保镖立刻现身,跳出来要教来者做人,结果为首的那条彪形大汉非常的不屑,摸出一块银牌,上面刻着“飞骑”二字。

四大保镖立刻变成四条金毛,都不用像坦叔靠武力值说话的。

“谁是张小乙!”

张德一惊,对方来头很大啊。张礼红他们出身左骁卫,根正苗红有后台,可特么遇上这些个,打都没打就怂了?

“咳,大郎,他们是‘飞骑’,左右屯营的人。”

张礼红赶紧解说。

卧槽!

张德牙齿发颤,很想逃走,但来的几条彪形大汉跟装了雷达一样,锁定了他根本没这个机会。

“在下江阴张德,不知和几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带走!”

说着,俩最少两米的巨汉走过来,一人架着一边,就这么把张德拎走了。

“大郎,千万别闹,他们是陛下的人。”

废话,看他们这副属螃蟹的模样,白痴也知道是李二的人啊。

糟糕了啊,瞧这场面貌似没好事儿啊。

而这光景,隆庆坊的龙池池畔,换了一身明黄便装的李二手里捧着鱼食,一边喂鱼一边看着几十个战战兢兢的熊孩子,好一会儿才说道:“朕想知道的,尔等都交代清楚了?”

“回陛下,我等所言句句属实,都是那张大郎教唆,我等才走了歪门邪道,花钱买诗啊!”

程处弼一脸正色,朗声说道。

“陛下容禀,张大郎和我等关系素来不睦,他一个外乡人,正是想诱惑我等,好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啊。”

屈突诠躬身说话。

“正是如此啊陛下,我等都是信其妖言,这才中计不自知,如今细细想来,也是我等被前程迷了心窍,有负陛下的期望……”

房遗爱冒了出来。

李震李奉诫都是嘴角抽搐,半天没敢说话,因为皇帝的表情太过玩味,这时候说话容易说错话,还是不说的好。

龙池边上,“忠义社”的儿郎们表示他们绝对的“忠义”,为了陛下,为了大唐,出卖社长会首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464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