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一章完工验收】

【第二十一章完工验收】

人间,又污秽了。

张德模仿中书令仰望星空,然后小小地装了个逼。

仔细想想,上辈子过的也挺风光的,可特么自己抱的大腿,含着泪也要把“雅蠛蝶”喊出来。

这辈子虽然精神文化生活贫瘠了些,也不能找小伙伴联机打个boss啥的,更没有五金一件的银鳞胸甲,但这并不妨碍张德在物质文化方面进行提炼。

和钱没关系,当然了,主要是钱。

“哥哥!神乎其技啊——”

程处弼激动的浑身发抖,瞧着文宣王庙四配十哲后面的光辉,就差喊他大人来看上帝。

长安城沸腾了,皇帝陛下也听到了外面的喧哗,便问侍卫,外面这么大动静,发生了什么?

侍卫还没去,去年退了休的史大忠擦着额头上的汗,提着衣衫,跑的跟老鹅似的,然后跑皇帝面前就是一个大礼,喊道:“陛下,天佑大唐,孔圣显灵啊——”

你特么逗我?朕家里攀的祖宗是老子,结果显灵的是孔子?

然而李董住的地方地势还是比较高的,于是他换了一身劲装,直接小跑去了高台。

登高望远向东看去,李董嘴角一抽:“这……”

工科狗玩文化是玩不出什么的花样来的,所以只能搞点特技。duang的一下给圣人们来个特写,各种灯光给力,要不是没办法乱涂乱画,老张一定要给个重金属摇滚风。

琉璃光华若天宫,文宣王庙一夜之间就酷炫到这种程度,让唐朝的土鳖们有点小激动。

张德一脸得意,咧嘴一笑,对程处弼道:“三郎,若你能去岐州摆平刘老儿,懂?”

程处弼小鸡啄米点着头:“懂,懂,懂的。”

拍了拍程处弼的肩膀。张德打了个呵欠:“连夜施工,累死我也,回去睡觉。”

“哥哥,少待少待。”

程处弼胳膊一伸。拦着张德,一脸谄媚,“嘿嘿,哥哥,此事。万万不可说与别人听去。”

“你这厮,这般计较作甚。只你一人,怕是摆不平刘师立。”

张德笑着摇头。

“哥哥放心,吾非一人,欲寻李大郎同去。”

“唔……”

老张琢磨开来,虽说张叔叔和刘师立互相不待见,但李勣对刘师立有回护之恩。李震若是去岐州,别的不敢说,刘师立肯定要叫一声世侄。

而且刘师立想要翻身,在岐州唯一有希望的就是打吐谷浑。他和李靖又说不上话。想要走门路,也只有托李勣帮忙。

然而李勣会随随便便帮忙吗?刘师立跑过来求李勣办事,然后干净利落地办了,张公谨就算心里无所谓,程咬金都能打上门去。

所以,善于卖萌的刘师立,肯定得先让李勣觉得,拉他一把也是还个人情。还有比提携后进晚辈更完美的借口吗?

想当年,老张还在海上厮混的时候,领导有个老朋友的儿子跑过来说要卖垫圈。领导就表示不需要这么客气,只要你能来,就是心意啦。

然后垫圈采购这事儿吧,就没后勤部门什么事儿了。

张氏第一定律:社会学是伪科学。

根据这个第一定律。不难看出,在人性上,唐朝和一千五百年后没有任何区别。

“大郎若是去了,切勿揽事上身,紧要处,三郎须和大郎通气。”

“那厮都把白糖卖进左武卫去了。细水长流,够他花销了。”

“你懂个甚,自家兄弟,莫要小家子气。”

老张瞪了他一眼,程处弼才扁扁嘴道:“哥哥偏爱别家,怎地不爱我了?”

老子特么爱死你了!

“滚!”

程老三委屈极了,但为了正义的事业,他马不停蹄地叫上了李思摩的儿子李毅,然后就去了李勣府上打门。

孔圣显灵来围观的人很多,最激动的其实不是皇帝,而是孔祭酒。

孔颖达浑身发热,其实亵裤都没穿,披了个袍子就出来了。左手捧着书,右手拿着毛笔,随时准备把满肚子的豪言壮语写下来。实在不行写别人的诗篇也是好的。

金吾卫的大兵就苦逼了,熬夜值班就算了,要换班的时候,来了几千百姓还有达官贵人。

连女儿家也要来瞻仰一下孔圣灵光。

随着太阳升起,红日透射,那光芒越发聚集,整个文宣王庙看上去就是要比别处亮。

不多时,李董的御辇到了。

终于到了清场的时间,李董下了马车,也感觉浑身热血沸腾。莫非老天是在告诉朕,朕乃天命所归?

“陛下天命所归,乃有显圣昭告万民啊!”

老孔赶紧上去拍马屁,他是孔家嫡系,孔圣后裔,拍皇帝马屁的同时,也是隐形抬高自己的地位。

所谓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孔祭酒能感觉到十八学士的其余老朋友眼神何等的羡慕嫉妒恨,虽然他很不想说粗鄙之言,但从内心来讲,老孔的意思只有一个:你们要是不服,回去重新投胎啊!

“陛下天命所归,孔圣显灵,昭告天下!”

李董的感觉越发地良好,脚步也有点飘,一边走一边看着四配十哲石像,光芒四散,太有神圣感了。

本来配享四圣,是在考虑要不要把颜回和孟子去掉的,后来皇帝拍板,承旧例,复圣闻一而知十,乃是智慧的象征,必须有。

当然这话正面理解其实也没啥,但读书人大多都不是傻逼,很显然颜回没问题,孟子就要考量了。

孟子的主张,让做君王的都很蛋疼。

李董肯定也不例外,所以他没有正面说亚圣滚粗文宣王庙,就是想等着小弟们主动分忧。

然而小弟们虽然一颗红心向陛下,但也是有自己想法的。

于是山东士族商量了一下,只说孟子的“仁政”,其他的啥也不管。

因此复圣圣像基座上,刻了“知”,而亚圣圣像基座上,刻了“义”。为什么没有刻“仁”呢?因为给述圣孔伋了。

毕竟,孔子的孙子,肯定要比亚圣“仁”一点。

博弈嘛,总是有得有失,虽然亚圣圣像还是立了起来,但总算没有搞个大新闻,让李董多少也能接受。

十哲塑像虽然没有孔圣四配那么高大上,但每个塑像配一条经典语录的形式,让李董眼睛一亮。

搞意识形态嘛,表面工作肯定要做好,一定得有让国内外人民群众都认可的普世价值。

至于那些不认可的,很显然,他们都是顽固的反唐份子。

不信普世价值的人,很危险,这时候,就需要唐军亮个相,偶尔教做人。

李董站在子贡像前,然后念出了语录:“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好!”

“陛下英明!”

老孔上前,笑着说道。

“监丞张德,何其贴切也。”

李董指了指端木赐旁边的语录,“朕要重赏。”

孔祭酒顿时兴趣缺缺,不是赏老夫啊。

PS:争取晚上多搞点。(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5197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