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八章君臣之谈】

【第九十八章君臣之谈】

“阿达,你家的长毛羊,能换我十只公羊吗?我给两头大牛,一公一母。”

“拔野古人都定下了,最多给三只。”

“我的皮子不好,卖不起价钱。”

两人都是小部落的头人,骑着黄鬃马,戴着鹰羽毡帽,腰间挎着弯刀,马背上挂着弓箭。

“羊皮不好卖。”

似乎也是认可了对方的话,一边点头一边道,“唐人熏的羊肉,倒是真好吃。我的两个儿子,都去了南边。”

“莫非是去上学了?”

“嗯,北大。”

“你儿子真聪明,能考上北大,我儿子不行了,就想着养牛。”

“养牛赚钱,天可汗都说了,南边种地用牛的。乌苏固人在俱伦泊也开始养牛了,还请了瀚海当官的去。”

“那些当官的真厉害。”

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水囊里装的是怀远烧酒。朝廷一开始,其实没拦着李思摩捞卖酒钱,毕竟,皇帝都发了话,怀远郡王他有这个自主权。

但是吧,怀远郡王他忠心啊,他把卖酒的利润,只要结算,就用马车运到长安,给皇帝上贡。

然后有一天,伟大光明正确的皇帝陛下问自己的忠犬:“思摩,怀远烧酒,汝得利几何?”

“臣得两成利,此间操持,皆张……皆华润号所为也。”

往常商人,想要卖酒也不是不可以。关扑个酒坊,该怎么卖就怎么卖。只是这酒曲得问朝廷买,所以官方是不用专门来抽个酒税,这里利钱全在酒曲里头。

大城市酿点醪糟,那不算事儿。但要是自制酒曲,并且发卖,等着流放边关吧。

所以对酒水,农耕时代都是慎之又慎,没到粮食贱如狗的地步,一般不放开酿酒禁令。

只是官方榷场交易,这酒水运输也是个麻烦事情,所以往往没什么来去。

然而哪里想得到,自安北都护府成立以来,也不说成立以来吧,李思摩在尉迟恭赴任之前,就已经给李董送了快半年的卖酒钱。

“什么?!两成利就有这么多?!”

李董大吃一惊,然后嘴角一抽,眼神深邃,“不曾想这烧酒,在漠北这般获利丰厚,当真是让朕意想不到。”

“这都是草原蛮夷对陛下的尊敬所致啊。”

老疯狗一脸正色,言之凿凿道。

李董非常满意,然后手指点了点华润号的飞票,问道:“最近,梁丰县男在忙些什么?”

“听说要定亲。”

“什么?!”

李董猛地站了起来,然后目露凶光,吓的李思摩赶紧趴下:“陛下……”

“说!他和谁联姻?!”

“一个小娘,一个虚岁七岁的小娘……”

李思摩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说道。

“什么?!”

嘭!

怒不可遏的李世民一巴掌拍在书桌上,“混账!”

“臣罪该万死!”

“不是说你!”

“陛下,是不是张德……”

“哪家小娘?”

稳住了心神,缓缓地深吸一口气,李世民突然想起来,张公谨那个混账,貌似回定襄都督府之前,还去了一趟河套。

该死!

“姓徐,姓徐的,是张德的乡党,江南道湖州人。那人在瀚海大牧监做事,之前是将作监的监丞,春耕时候那八牛……”

“原来是他?”

眉头微皱,李世民缓缓地坐在了天鹅绒填充的软垫沙发上,大马金刀地在那里思索着徐孝德的根脚。他脚边,李思摩头顶地,一动不动地趴着,丝毫不敢动弹。

“南朝陈的旧勋,前隋迁往北地的徐家……”李世民喃喃自语,徐德虽然祖上还算辉煌,但也仅此而已。虽说十五岁出仕隋朝,但很不幸遇上了杨广这种作死小能手,后来还沦落到在梁师都的地盘上流浪。

只以聪慧而言,徐孝德是以神童闻名的,但做官嘛……没张德,他品秩至少一二十年不会变了。

“若是徐德,倒也不错。”

李世民轻声说着,然后又慢慢地站了起来,手中拿着茶杯,里头自然是新进项的炒制雀舌,正要踱步,却发现踩到了一只手,低头一看,李思摩还趴在那里,顿时笑道:“起来。”

“谢陛下。”

思摩老老实实地起身,低头站在一侧。

作为公司的老板,只要手底下的打工仔们不搞跳槽或者养蛊自立,一切都好说。李董提防的人太多了,且先不说老董事长李渊,就李董剩下的那些兄弟,还有打天下的堂兄弟,他一个都不放心。

除开这些,还有玄武门九大走狗之外的所有老派骁将。接着就是五门七望和投诚了他的蛮子们,这些都得防着。

张德年纪虽小,但却不可等闲视之。这等良才美质,不说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只说这敛财手段,简直就是管子再生。若是哪家反骨仔有这样的散财童子支持,不一定说李唐皇朝一定崩溃,但打的元气大伤,如司马氏的八王之乱,还是没有问题的。

从心理上来说,李董非常希望张德成为自己的女婿,就算不做女婿,做姐夫妹夫,咬咬牙……也不是不可以。

但如果张德敢娶李董防着的那些人家女儿,那老张注定要在张公谨的传记中,成为背景。比如贞观某年某月,公谨之侄早夭,年十五……

“唉……”

一声叹息,李董怅然若失,这等人物,竟不能成天家女婿,实在是太他痛心了。这得少多少彩礼!

一想到琅琊公主嫁给张公谨,自己老爹捞的满嘴流油,李董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甚至李董还动了歪脑筋,长安勋贵中,有钱的那帮人,除了张家,尉迟恭那肯定是首富。所以李董还琢磨着,哪天让尉迟恭休妻,然后娶自己一个姐妹,这样,他除了能大赚一笔,还能牢牢地将尉迟恭最少三代人,绑在皇家这条船上。

“张操之在北地,在忙些什么?”

结婚这事儿,让人添堵,李董直接揭过,只当没听到。

“种树。”

李思摩老老实实地回道。

“种树?”

“对,在沙漠种树。臣本以为,此乃天方夜谭,岂料真让张梁丰种成了。先前种了五万亩酸刺子,用瓦罐种的,臣也不懂,只是觉得有趣。后来没几个月,那些酸刺子就活了。春末的时候,补种了榆树和杨柳,这些死了不少,不过还是有活的。这阵子,又开始补种酸刺子。”

“大漠也能种树?”

李董眼珠子瞪圆了,觉得无比神奇。

“张梁丰曾言,植树固土治沙,能防大风,河套之田亩,亦可增产。”

李世民浑身难受,嘴唇抖了抖,然后看着李思摩,沉声问道:“思摩。”

“臣在。”

脑子里过了一遍,李董负手而立,问道:“在安北大都护眼皮子底下,你有几成把握,杀了徐孝德?”

“只要陛下欲其死,臣刀山火海一往无前!”

良久,李董才道:“算了,朕也就是说说。”

“是,陛下。”

“方才朕对你所言……”

“方才陛下提点微臣,要忠心任是,守土安民,臣铭记在心。”

“嗯,下去吧。”

“臣告退。”(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74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