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十章物流业】

【第十章物流业】

来长安这一趟,北地老兵也跟着过来跑一跑兵部,主要都是为了自己的兄弟或者子侄,想混个职位,也好因公封爵啥的。

福威镖局的总镖头王祖贤当然不用考虑这个,但他得给镖局的兄弟们来点福利,所以也豁出那张老脸,来了长安。起先又怕被老上级们瞧不起,张德就批了普宁坊的一间宅院给他们落脚。

完了六月底的时候,福威镖局长安分号开业了,地点在西市,起先是个胡商卖玉籽的,结果最近大家都在玩玻璃,玉籽就卖不出去,无奈倒闭关门。

“张公,张公留步。”

老张刚出金城坊,就见福威镖局的二把手林轻侠在那里候着,边上还站着安菩。

“林老哥,大郎也在。”

独臂刀客林轻侠嘿嘿一笑:“长安真是大,不好找人。刚来那会儿,跑去东市了,还遇到个小崽子,居然跟俺同名同姓,真是活见鬼。”

张德一听,顿时笑了:“那厮是张亮老匹夫的假子,排行十八,自以为仗义任侠,自个儿改的。”

“恁地弱了俺的名头。”

林轻侠摸摸脑袋,然后对张德道:“张公,昨夜有个故旧,在常将军府上有个差事。他来寻俺,说是有个买卖,问俺干不干。俺寻思这事体还得问问张公。”

“吃过饭没?”

“吃了吃了,在西市喝了一碗醪糟,垫了几个胡饼,正饱着呢。”

嗝。

竟是打了个饱嗝。

张德哈哈一笑,指了指林轻侠,便道:“老哥边走边说。”

“嗳。”

几人都有随从,安菩也不声响,落在林轻侠和张德后边。

“哪个常将军?”

张德问林轻侠。

“就是那个不做右卫将军的。”

“噢……”

明白过来,张德点点头,原来说的是常何。

“怎么说?”

“俺那故旧,想要在长安和洛阳两地做个贩运买卖。说是顺丰号的马车极为便当,能有利钱可赚。王哥带着俺们在塞北行走,倒也有些名气,只是在中原,到底没什么根脚,又没靠山。俺那故旧说了,他是给常郎君忙活,常郎君是常将军的侄儿,门路还算宽广。”

常何的侄儿?

常何家里的人可不敢在长安放肆,低调的很。玄武门这档子事儿,没法说。反正虽然常何给李世民点了赞,但李董给他的封赏才多少?比九大走狗差了十万八千里。

“大郎,这说的是哪个?”

久在长安厮混,等着西征献功名的安菩上前道:“哥哥,这说的,可能是常将军三弟家的常明直。如今也有十八岁,一向在河南厮混,招呼着青皮游侠,浪荡子一个。去年来长安,想要入忠义社,被轰了出去。屈突诠带着玩的那帮胡人,也不愿意搭理他,后来就在北里狂嫖滥赌,输了三五万贯,被打了个半死,现在锁在家中,不怎么出来。”

这特么就是个垃圾啊。

老张斜眼看了看林轻侠,这种玩意儿,也能搭理?

“竟是这种货色!”

林轻侠也是反应过来,顿时道:“俺好鞋不踩狗屎!”

不过老张却也赞道:“莫要小瞧这等腌臜货,却也是有个脑子的。长安到洛阳,往来财货,一日之间何止十万。世家豪门且不去说他,自有人手发卖运送。可那小门小户的,纵有锦缎千匹,怕不是也要担心半路被人截了好货。若是发卖的少了,赚头还不如脚力钱。”

“这个好点子。”

张德点点头,对林轻侠道:“老哥也莫要苦恼,这事体总是要做的。你那故旧,叫来谈谈也无妨。我前日听得杜公所言,陛下要加封常将军,他旧友多被送往洛阳任职,河南门路还是广的。”

“可这常明直……”

林轻侠一脸的不情愿。

“无妨无妨,若是老哥不忿,便由我去和他说。”

这番话出口,林轻侠顿时喜上眉梢,“张公真乃俺们贵人,俺代兄弟们谢了。”

“谢个甚,都是朋友。”

皇帝还没定好时间接见自己,老张在长安还得活动,正好办事。

夏天老兵们要混点高温补贴,作为负伤退役的老兵,兵部户部礼部都得做点事情,你不干人事,那么多退伍老兵,闹事怎么办?

然后约了个时间,岂料常家的人很激动很正式,居然常何亲自出马来谈事情。

春明楼上,常何一脸的小心,拱手道:“操之能来,吾何其幸也。”

“常公言重了。”

入座之后,常何连忙招呼着美酒好菜,又叫了平康坊的姐儿来吹拉弹唱外加陪酒陪喝陪聊。

“操之,这是吾三弟次子,常明直,字凯申。是个狗也嫌弃的腌臜货,让操之提携他一番,当真是害了操之的名声。何自罚三杯,感谢操之。”

然后常何就连喝了三杯烈酒,正宗烧酒,喝的常何眼泪横流。

老张也是佩服,为了自己侄儿,常何也是蛮拼的。

“常公多礼了,德之名声,空有污名尔。”说着,也拿起酒杯,装的都是葡萄酒,连忙干了一杯。

旁边酒女连忙给他满上,张德再举杯,冲常明直道:“凯申兄,久闻兄之大名,洛阳朋友多有提起,德敬你一杯。”

常明直身躯一震,连忙举杯,一脸激动地说道:“操……大郎看得起在下,在下一定不会让大郎失望!”

此时此刻,常明直内心是愉悦的。酒足饭饱出了这么个门,他常明直就能对别人说,长安的张大郎,当初和他吃饭,他也是给小爷敬过酒的!

眉飞色舞的常明直心里琢磨着,这回跟着张大郎这个财神爷厮混,怎么地也能来个浪子回头金不换吧。到时候,洛阳那些个瓦子铺子半掩门的,都得脱光了罗裳,求自己赶紧抱她们上床啊。

一想到这里,常明直还有点小激动呢。

酒过三巡,正事儿也该上台了。

常何人到中年琢磨的,也都是晚辈们的前程。常家两三代之内,绝无可能在官场上有什么作为。

光玄武门那事儿,皇帝没借着我哥哥是你害死的来弄他,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操之,凯申是个浑人,不善经济。若是有个事业,还望操之多多提点。承蒙操之看得起,吾也不敢放肆。此间贩夫走卒的买卖,若是能做,便让凯申混个份子就是。不敢沾尽便宜。”

张德连连摆手:“常公客气了,客气了。”

他连忙道:“这点子乃是金点子,凯申兄非常人也。若有一二十年沉浮,不说富可敌国,日进斗金不过是等闲而已。”

言罢,张德道:“财物运送,如流水一般,日月不停,方能积少成多。一物一货,收个三五文七八文,然则一次运上数百数千,却也是数贯转头。长安至洛阳,乃是豪富坦途,若能做起来,一日只怕要破万财货,一年下来,几千贯总是有的。”

他说的保守,但常明直却也不蠢,顿时大喜:“多谢大郎提携!”

常何深吸一口气,感慨道:“操之非常人也,宾王能在东宫如鱼得水,亦是操之运作之功。”

“非也非也,马宾王满腹经纶,胸怀乾坤,纵使无我,亦是凤凰在天。凯申兄头脑灵光,此等财路被其想到,亦非等闲。”

听张德这般吹捧,常何爽的很,马周是他府上出去的,当初摄于张亮的恐吓,不得不这么做,心里上来说,常何有点对不起马周的感觉。但马周没这么想,再一个,又有张家在那里帮衬,一切都还不错的样子。

如今么,常何更是感慨,张大郎不愧是长安少年魁首,就常家这烂狗屎一样的人见人厌,张操之照样谈笑风生,光这等器量,就不是寻常少年能有的。

“那就多谢操之关照了。”

常何感慨一声,竟是起身行礼,张德连忙叫道:“常公不可,折煞晚辈也。”

阻止了常何的举动,双方才重新入座。

“不知这商号名头,叫个什么?”

张德看着常明直,“凯申兄既然要做事业,不如就凯申兄起个名号吧。”

“方才大郎说财物运送,如流水一般,我看,不如就取物流二字。这名号嘛,不如就拿吾之字号。”

老张一听,微微一笑:“便依凯申兄之言,这物流二字,当真是精妙。待七月寻个良辰吉日,便在东西两市开张。到时候,长安洛阳,定会让凯申兄财源滚滚,两地朋友,都会知晓凯申兄的名头。”

主客皆欢,众人在快活的气氛中,享受着美酒佳肴。(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748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