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五章我们的事业无人知晓】

【第二十五章我们的事业无人知晓】

挂在顺丰号名下的船队主要航线负责河北道原物料运输,然后就是辽东诸国诸邦的走私,当然海贸明面上是百济和新罗两大地区强国的正常贸易。

实际上,张德在加工出简易陀螺仪之后,就给渤海黄海游弋的帆船加装了水平罗盘,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指针经常性消磁,烦不胜烦。

六分仪的使用,依然只有接受北大教育或者王孝通老爷子和他弟子调教过的掌舵,才能顺利掌握。

至于海图描绘,更是稀罕物,目前的领航员,全靠经验。测绘更无从谈起,能根据登莱坐标大致判断自己的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张德还是要求顺丰号名下的“东风”船队,在抵达耽罗国之后,都要分出两到四艘尖底船,继续探寻航道。

一季简报回来,张德已经知道,“东风”已经吹到了勘察加半岛南部海域。因为从简报上来看,“东风”曾经抵达了一个大岛,土人自称“卡姆卡普亚穆?”。有黑水三星洞出身的靺鞨人,虽然晕船上吐下泻差点挂掉,但还是言之凿凿,那些土人是窟说部的。

经此判断,张德断定,“东风”这一次吹到的地方,应该就是上辈子的库页岛。

能够确定库页岛的位置,也是很好的。整个大岛非常适合粗放型加工,尤其是岛上高产冷杉和鱼鳞松,速生林非常茂盛,而且人口稀少,物产丰厚。在高句丽控制辽东的情况下,张德想要获得大量的廉价木料,可以从库页岛大量开采。

而主要的成本,则是运输。因为开采的话,直接可以拿扶余人的命去填,岛内物产可以直接解决食物问题,并且还不用担心唐朝内部的攻讦,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再一个,船队最终要进行远洋,靠碰运气贴着海岸线航行,是没有意义的。类似库页岛这种情况的发现,对船队的自我修正和提高,不仅仅是技术上,更多是心理上的扩张。

“东风不错嘛。”张德赞叹了一声,“东风”在耽罗国休整,有过两次东航,一次是走新罗以东的海岸线,还有一次,是走日本本州岛的北部海岸线。后面一次,有苏我氏的成员带路,东行约六百里,直到日本的疆域边陲。

根据简报来看,日本现在连本州岛也没有统一,本州岛的东北地区,还是无主之地。

“御寒衣物要抓紧了。”

到今年年底,张德打算三支船队优先装备棉纺制品和精毛纺。按照今年的进度,张德大概估计鲸类捕杀也要提上议程,到时候北线船队的活动范围,应该是从东海出发,绵延到白令海峡以南。

鲸油作为过渡产品,持续二三十年的消耗没有问题。而且贞观年的渤海黄海东海,小须鲸长吻鲸很多,一头四米长的小须鲸,直接收益就在十二贯以上。这还没有计算鲸油作为蜡烛润滑剂等产品的利润,至于制革,在这个时代,更是利润超高。

可以说,仅仅是以照明燃料作为流通上品,捕鲸业也能够在贞观年生存。而张德的三支船队,另外一支“民兵”船队的尖底船,加装八牛弩的同时,也改装了船体后舱,设有数套滑轮组,能够轻松将数吨重的鲸鱼拖拽。

炼钢回火也会大量用到鲸油,对张德来说,这才是最主要的。

对于一条不务正业的工科狗来说,这个时代的原物料予取予求,简直是爽到了极点。

房玄龄作为采访使,奏章是三天五天一发,而且还有一旬的密奏,以及一定数量的“飞骑”拿去用。

在老张给了他一本《洺州葡萄种植考》之后,另外一本《河北白叠布可产状》,也被尚书左仆射笑纳。

至于之后宰相大人怎么跟太宗皇帝奏疏,那是他的事情,但只要尚书左仆射和其他的宰相们沟通好,那么侍中王珪就会提出议案,中书令温彦博就会审核通过,最后,就是房谋杜断的showtime。

其余没有够到宰辅这个级别的,只能看看,想要喝汤,也得看自己抱的大腿够不够粗。

张德需要组织上的支持,也就是行政命令。而中枢的董事长以及各部门总监,则是需要稳定的长线收益。

酒类制品是大宗货物,而棉纺制品也是大宗货物,只此两样收益,就算薄利多销,一年数以十万贯计算还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张德从老疯狗李思摩那里知道的一些消息,知道西突厥现在混战不堪,等到陇右道休整结束,应该能够一口气打通阳关以西的南线丝绸之路。唐军只要介入西域范围,按照契苾何力此时的状态,为王前驱做一条忠犬,应该是他的唯一选择。

而张德又从长安西城的那些胡商中推算,此刻的天竺,确切点说是北印度地区,人口大约应该也有两千多万。

棉纺织品只要能够有十分之一的市场,就足够养活整个河北道河南道河东道的棉花种植区,假如那个时侯,真有这么大的种植区域的话。

不过这一切在推广之前,都是妄想。从无到有,才是真正的难。要找一个像易州这样,官场烂如粪坑,市场乱如坟场,经济凋敝民户逃亡的地方,实在是太难了。而更加不容易的是,一州主官是个人渣,且又首鼠两端喜欢投机,同时又有大量的把柄和黑材料在自己手中,这简直是昊天上帝的赏赐……

但这一切还只是硬性条件,跨越这个界限的,还有中枢的支持。而万幸的是,这一次的河北道采访使是房玄龄,而房玄龄是尚书左仆射,四大天王之一,牌子比谁都硬,在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的地位更是非同小可。

宰相知道现实条件,又认可张德捞钱的能力,又愿意顺水推舟推一把,并且对前景展望有自己的判断……太不容易了。

这一切都满足之后,一棵白棉花,就终于可以在河北道绽放。至于白棉花摘下来之后怎么处理,那只是工科狗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

立夏时节,补种的桑苗已经抽了两茬,而定襄都督府司马苏烈,因公升任营州别驾。主要任务,就是震慑辽东扶余人。

苏烈善用骑兵,麾下骑兵弓马娴熟,对箭矢消耗量极大。就在朝廷以工部名义在蓟州设一采买坊之后,营州别驾苏烈的二十万支飞凫箭订单,就到了蓟州工坊。

作为一个大唐人,张德由衷地为国家的强盛而高兴,然后每一支箭给五文钱的回扣,十万贯回扣,听上去很多,但是营州军方大概能拿到一半就不错了。

基本管理是六成到七成归中枢的大佬们享用,比如按照苏烈的编制,兵部是肯定要吃一块的,然后工部因为装备生产原因,也要吃一块。而居中传信的,是内府的那帮阴阳人死太监,所以内府也要吃一块。

以为这些就没了?因此地处边陲,民族成分复杂,所以各族安抚大使,只要是两年之内做过的,都能分一点。

七七八八扣一下,落到苏烈这个别驾手里的,能有三四千贯就很不错了。

苏烈这种和老疯狗李思摩一起玩过大场面的,当然对三四千贯有些见惯不惯,然而营州比易州还穷,比沧州还乱,这三四千贯对他这种外来别驾可能不算什么,可对营州都督而言,这就不少了。

像苏烈这种随时可以别驾转长史的关系户,营州都督因为受幽州都督富管辖,能上下其手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

因此当苏烈跑去张德那里,弄了十万贯回扣,营州上下从官不聊生,一下子跑步进入小康阶段,顿时喜出望外普天同庆。

接着老张又告诉跟苏定方约定,年底可以出一批全新的御寒装备,要是能运作成功的话,营州军可以先搞一搞,回扣么……好说的。

营州都督张俭有好几次私底下问苏烈,有没有兴许来做都督,他自己有点想回长安在兵部混个差事算了……(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7480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