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几章王氏】

【第六十几章王氏】

琅邪王氏在祖庭的根基已经消亡殆尽,各支脉要么是散布在关洛,要么是留存在江南。整个琅邪宗祠,不说荒无人烟,但也就是个乡村土豪的水平。要不是颇具规模的社屋还在,恐怕谁也想不到,这里居然曾经是天下第一豪族的祖脉所在。

比起萧氏,同为当初的四大盛门之一,实在是寒酸到了极点。

“大人,这个殿下,还是赶紧送走吧。”

夹着浓重的雍州口音,在琅邪王氏的社屋前,冠玉油亮的撲头下,青年满是愁容,充满了担忧。

“你当老夫不想吗?”

负手而立的长者,美髯在微风中摇曳,半晌,他看了一眼儿子,“我等能重返王氏祖庭,也是多亏了这位殿下啊。”

“堂堂王氏,焉能依仗一女子!”

青年很是不忿,“更何况,还是个如此不知检点的……哼!”

话说不出口,整张脸都憋红了,着实有些凑趣。

“好了,这些都是小事。”长者看着他,淡然道,“弘直啊,殿下乃是菲娘所生,太皇原本也不甚看重,如今得势,实乃……天意!”

手指朝天指了指,长者有些感慨,然后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老夫前隋做安都通守时,也不曾觉得王氏还能再起。但是,如今却是有了希望。”

“大人,就凭这个殿下?太皇所出帝姬,一抓一大把,若是琅琊公主这般的,一块定胡碑,着实能让母族兴旺。更何况,琅琊公主所嫁之人,乃是邹国公,定襄军震慑漠南,这才铁打的依仗!”

说到这个,青年更加的不忿。“这殿下,倘使洁身自好也就罢了。然则居然珠胎暗结……便是奸……便是腹中孩儿是谁的,也不曾告之!若是被皇族知晓,我等莫说振作王氏。只怕到时候,连最后的王氏都要覆灭!”

长者侧目看了看儿子,然后摇摇头道:“你当殿下没有告之情夫是谁吗?不过是你没有察觉罢了。”

“大人!还要早做决断!若是被宫中察觉,陛下震怒,王氏才是如临深渊。当今天子非寻常帝王。雄才大略英明果决,这等事体,决计不会曝露于天下。王氏若是包庇,只怕三代不能入仕,今……”

“海州有个津口大使的职位,已经帮你定下了。”

“什……什么?”

“东海县郁洲岛上的差事,对外就说是个津口大使的吏员位子,算是胥吏贱业。不过实际是正九品上的津口令。”

“什么?!”

“这个位子虽然小,而且是个微末小官,不过东海县令不会拿捏你的。上下已经打点好。海州刺史会亲自送你上任。”

“什么——”

青年双目圆瞪,“这……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长者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奸夫厉害也是本事。

而偷偷跑去沧州养胎的安平,正在一个室内游泳池里缓缓地划着水。半人高的泳池中,老张双手牵着她的手,然后认真道:“对,就是这样踏水,不用很用力,随意些就好。想想看鸭鹅在水中,脚掌也是这样的。”

只穿着裹胸和棉质短裤的李芷儿游了一会儿。才扁着嘴看着他:“妾听长安的巧手婆婆说,怀了身孕,得好好养胎,哪有这样的……”

“她们懂个屁。这是科学!”

老张瞪了她一眼,“不要骑马是对的,但像烂肉一样瘫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适当的运动是必须的,每天散步游泳即可。”

“你连生孩子都懂?是不是智障大师教的?”

“和尚怎么教别人生孩子?!”

张德又瞪了她一眼,然后牵着安平继续缓缓向前。“每天多喝点牛奶,哪怕孕吐厉害也要喝,不然到时候你两条小腿,抽筋起来,痛死你。”

咕噜咕噜咕噜……

安平在水里吹着泡泡,眼睛斜看着张德:“你连这个都懂?”

“好好游!”

泳池都铺了瓷砖,为了保证水池干净,专门建了水塔储水,烧开了备着,然后通过铜管注入泳池。

然后泳池上面还放了玻璃天窗,保证安平每天都能晒太阳补钙。

至于每天的散步、孕妇瑜伽等等,都是不会少的。这让偷偷过来养胎的李芷儿,恨不得马上就逃回王家。

然而老张把整个养胎庄园都清了场,看家护院都是江水张氏的家生子,张绿水的几个兄弟,专门辞了差事,跑来这里做护院的。

庄园外面都做了篱笆墙,又挖了一丈多的沟渠,还设了水门,基本上外人想要进来,不容易。

知道有了这回事的坦叔,也撂下了麦氏族人的事体,往沧州赶路,让老张好不担心一把年纪的坦叔这般风风火火。

“大郎,王弘直的差事,你帮忙了?”

“一个诸津令,不算什么。他大人王鼒,堂堂前隋石泉明威侯,这等微末小官,实在是不值一哂。”

给安平擦干了身子,又换上了一套宽松的孕妇装。棉布缝了许多口袋,口袋里装了各种零嘴,安平若是想到要吃点什么,伸手一抓就是。

头发还是湿的,于是就这么披散下来,隔着一条棉毛巾吸水。李芷儿在软躺椅上躺了下来后,张德将她小腿抬了起来,慢慢地揉捏。

舒服的直哼哼的安平脸色绯红,暗中得意道:突厥狐狸纵是有万种风情,也不及我这等好事。

要不是怕自己发飙动了胎气,李芷儿非常想冲到银楚那里大吼:小婊砸,老娘的肚子就是争气,你个小婊砸服不服,服不服!

按摩结束之后,踩着棉质拖鞋的李芷儿便任由张德牵着,在庭院里随意走动,很是惬意。

“王鼒颇有智慧,若是常人,便是见不得儿郎做个微末小官。”

张德一边走,一边对安平道。

“王玉铉哪里是智慧。不过是个老狐狸。”李芷儿愤愤不平道,“你当他不想捞个高官差事么?只不过王氏的名头,如今不好用罢了。他这一支,久居雍州。自然是想要在关洛行走,若是能风光,也算是有了个光耀门楣的说道。可惜,王玉铉还没有这等本领,故而多是旁敲侧击一番。”

安平翻着白眼:“讨不来官。只要寻些旁门。莫说是长孙无忌,就是尉迟恭那儿,也是有过的。后来胡商往西域发卖白糖冰糖,多了进项,他便是盯上了这等利市,可惜没有地方让他沾光,只能眼馋罢了。”

老张嘴角一抽,心说这特么好歹是你本家,而且你老母貌似还要叫人家王鼒一声堂兄,你就这素质?

很显然。安平很看不上她的母族,不过这也不算什么,人之常情。

“琅邪王氏祖庭,是妾一手操办下来的,前后散了一二十万贯,又添了不少安家费差遣费,加上打点州府上下,更是走了不少门路,又是一两万贯。”李芷儿更是不爽,“不过若是不打点下来。他们在雍州,决计是不愿意去山东的。”

“那是,不去山东,你要省亲。也只能在雍州。在你二哥眼皮子底下,想必是不敢挺着个大肚子吧。”

老张揶揄了一下安平。

“哼,怕他不成!”

这光景,她倒是嘴硬起来,更是傲然道,“我给二嫂几近八成安利号的份子。若是连这点好处也换不来,同归于尽算了。”

“……”

所以说,疯狂的女子实在是有些令人蛋疼。

“说甚个胡话,这等事体你便是办不下来,我也是有安排的。你倒是心急,平白扔了个安利号给皇家。你可知道,皇后得了这等利市,让你二哥有了心思,想要改制内帑,如今长安正在并吞几个利钱铺子,要做皇银呢。”

“他连利钱都不放过?”

安平瞪圆了眼珠子,“厉害,不愧是天可汗。”

那是,比起吃干抹净的本领,你爹加你大哥都不是你二哥的对手。连草原小霸王劼利可汗也栽了,当今天下,你二哥就是最最牛逼的!

老张其实也不清楚李董改制内帑到底是不是就是放高利贷,按理说皇帝不会盯着这点钱,可是这点钱肯定也会搞一把,给皇族其他人瞎搞,还不如他作为皇帝自己来搞。而且控制的程度,可以一言而决之,根本不需要考虑中间还有多少个手续。

这是小利,而且主要针对的,估计也是大商人,一般老百姓,也碰不到皇银这个级别。

老张个人估计,可能是长安这几年工坊倍增,手工业者和小工厂主增加的缘故,让皇帝想要通过海量资金,搞产业控制。

比如羊毛加工业,之前皇帝是本钱不够,这几年攒的本钱,丰厚无比,也是有能力在河套塞北玩的疯狂。

不过这种搞法,老张个人觉得,经济收益还是次要的。李董可能是想要通过控制纺织业来稳定草原的局面,这是要改变草原的经济结构,让他的权柄在草原更加有力。

检校安北大都护的老魔头,如今还坐在那个位子上,这特么分明就是要为李董的经济手段站街啊。

老张隐隐觉得,李董这是想要把皇帝的威慑力,再提一提,将来他儿子继位了,哪怕是个怂逼,也有一二十年的余威给儿子来调整。

一二十年还不能从一个皇帝新丁转化成天可汗三世,那实在是老天不保佑。

“王氏那边,想要在京城靠着你二哥上位,基本不可能。所以,琢磨一下山东,还是有希望的。毕竟,王氏的荣耀,还是在江左啊。”

老张说着,带着安平做起了孕妇操。

“来,跟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做完了孕妇操,安平灌了一杯牛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打了个嗝:“王鼒还想多运作几个子弟入仕,明年科举,希望大郎能帮忙,妾没有答应。”

“噢?王玉铉所图不小嘛。是想拜哪座山头?”

“杜公。”

张德一愣,杜如晦自从没死成,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年复出之后,声势虽然不浩大,但正牌天王不需要光环加成,本身就是属性点满了的。

其存在感,哪怕只是议政,站那儿也比温彦博强。

房谋杜断就是这么一个不可触摸的层级,也就长孙无忌也较量较量,可惜长孙无忌被他的皇帝大舅哥身份给拖累了。皇帝写了《威凤赋》也没鸟用,外朝现在就是硬顶着,然后让老魏作为主力DPS赶紧输出,能摁着老阴货在家里宅着,能拖多久是多久,好处多多啊。

以至于长孙无忌憋屈到只能迂回让儿子提拔一下职位,特么还是从礼部升上来,也算是日了狗了。

听闻王鼒居然想要拜杜如晦这座山头,老张不由得又找上了一对大波,开始沉思。(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7480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