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三章玩法】

【第六十三章玩法】

老张当然不是幼女狂魔,他坦荡!

过几年再说吧。

多点开花的结果,就是风险会降低。石城钢铁厂如果一枝独秀,最终的结果,定然还是会引来皇族宗亲或者其它什么巨头的觊觎。

李皇帝没死,这让张德很遗憾;李皇帝活着,这让张德很庆幸。

尽管很清楚太宗皇帝绝对不会允许幺蛾子出现在他的治下,但这不妨碍老张肯定有这么一个大皇帝坐镇,那些饕餮一般的吸血鬼们,才能老老实实地坐下谈判。

当然了,眼下张德左右身后,还是有一票小强的。

“听闻京城豪奢之家,遍是新罗女为婢?”

不着调的谈话在蓬莱岛进行着,长孙无忌琢磨着妹夫的想法,他心中一叹,李承乾这个外甥,他还是很喜欢的。毕竟,能够敬着舅舅的皇族外甥,不多……

“陛下所言,臣亦有所耳闻。”

长孙无忌微微欠身,颔首说道。

陪同谈话的,还有中书令。温彦博微微拂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而旁边挺直腰背的王珪,则是神色微动。

作为太子名义上的首席人生导师,侍中大人很心塞。要不是马宾王这个后辈实在是太靠谱,他真不知道李承乾这暖男到底能玩成什么鬼样子。

“立国二十年不到,竟是攀比成风,朕甚是担忧啊。”

李皇帝一副很心痛的样子,但好像是想起来这蓬莱岛修的比啥都豪华,竟是微微脸红了一下。

不过,作为蛮夷公认的“天可汗”,李皇帝个人还是很骄傲的,这点家当算什么?这是“千古一帝”的标配,没看见始皇帝的“阿房宫”烧好几十天?

巨头们没有答话,阁内竟是有些尴尬,这让李皇帝很不爽,顿时脸色垮了下来。

失业在家的闲散人员长孙无忌一瞧风头不对,连忙救场:“东北糜烂,弱邦之民存续之际,也只能自寻出路。新罗国中为民,不如中国治下为奴啊。”

这么迂回的马屁,拍的令人愉悦,让李董整个人都爽翻了。公司高管开会,要全是务实的条条款款,这也太没有企业文化了。

自古以来的中原帝国有限公司,企业文化总结起来就三个字:高!大!上!

新罗这种三流小国,一般都是部委中层领导去负责的,能让大老板这么谈上一两句,足够让新罗国内写野史谋生的赚上一笔。

“遍东北皆新罗婢,此等事体,若在中国,何等凄惨?”李董一脸的悲悯,然后幽幽地冒出来一句,“纵使番邦奴婢,亦生人买卖,乃罪也。”

长孙无忌嘴角一抽,中书令脸皮也抖了一下。虽然当年他鼓吹要怀柔突厥,并且把突厥遗民当南匈奴那般养着,可最终因为魏征和李大亮的先后狂喷,加上某个小王八蛋那一句“温家堡的人都该死”,改变了一项国策……

阿史那思摩从突厥智者变成唐朝疯狗,只用了一瞬间。

“自古立国之本,农事也。重农抑商,国政也。”

决定装逼的李董,一副圣君在朝的苦逼相,然后用余光偷偷地打量着四大天王以及候补天王以及候补天王的候补……

阁内重臣其实不少,只是亲近能说得上话的,不多。

这光景,瞧着像是大老板要搞公司发展方向的调整啊。隋文帝时期,中原就有过一次“本末”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把人束缚在土地上,是最省力最方便最容易管理国家的方式。

毕竟,自古以来豪商要是不压制,他们就要搞大新闻,就要投机。其中有的人直接把新闻单位都换了,比如说“田氏代齐”,这个新闻就很大。

至于“拔一毛而利天下,吾不为也”的那位,更是在董仲舒发飙前几百年,就跟墨子正面刚,并且在那个时代,天下诸国的精神文明建设,居然发展到“非杨即墨”的地步。

可见中土先民超会玩,古典自由主义的市场曾经很火……

但因为有个胖子眼不见心不烦喊了一声“统一哈”的秦腔,玩个性的都被弄死在了历史的垃圾堆中。

董仲舒虽然发飙,但皇帝们从来不靠“仁德”治天下,当然他们都这么跟老百姓说的。这是意识形态问题,宣传部的干活。

精神文明建设反作用于物质文明建设,既然骨子里是为了维护老板的统治,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根据秦孝公时期就开展的“奖励耕战”政策,重农抑商就顺理成章了。

毕竟,李渊上台虽然不久,但也规定了商户人家的子孙不允许当兵吃饷。

这个道理很简单,你特么都有钱了,你特么还想有势?去你妈的。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所以李皇帝的核心力量,除了自己的亲戚小弟老婆孩子,就是那帮在家里领着几十亩几百亩地,然后“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的统军府府兵。

当然玄武门之后,大家都不怎么叫统军府了,而是叫折冲府。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李董觉得地方上幺蛾子多了,有点遮挡自己的视线,仿佛有什么东西看不太清楚。

他不想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他和洛阳常三郎一样,不会武功天生神力,所以,他要看看公司高管们的屁股,是不是还坐在他这个董事长这里。

“重农抑商,根本也。长安远离东北,尚且遍见新罗婢。大河南北富庶之地,更是临近东海,必是数倍于长安。长此以往,焉知未有遍大唐见新罗婢?”

中书令是个有思想有追求的人,他立刻表了态:老板,您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唯一的缺点就是忠心耿耿……

只是大家都不是傻逼,坐在这里拍马屁,并不算丢人的事情。不过长孙无忌拍马屁,那是因为他社会闲散人员,全靠吃朝廷的低保过活,拍老板马屁,是为了获得一份薪水不低的工作。

可是,你堂堂中书令,公司的顶级高管,配车都比别人多两匹马,你怎么就……怎么就这样毫无节操地拍老板马屁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四大天王的荣耀需要有人维护,此时此刻,不得不站出来的杜天王一脸正色:“陛下,中国今日之风气,臣……惭愧。臣以为,百姓攀比成风,非百姓之责也。有云:上行下效。臣以为,此等根本,当剿灭源头。西市富商遮掩耳目,私下炫耀新罗女,罪也;西城上户之家,驱策突厥贱民为奴,亦罪也;长安显贵,出行游街豪奴呼喝,突厥男子牵马坠镫,新罗女子捧香执花,罪大恶极也!”

顿了顿,杜天王目光沉着:“商人投机,自寻显贵豪门,臣以为,当震慑名望,以杀攀比之风!”

“……”

“……”

“……”

你要反腐倡廉,我就扩大化。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差不多一个意思。

李董当下没琢磨出味道来,当然也可能琢磨出味道来,但还是觉得“克明是个好同志”。

然而像长孙无忌这种眼下就靠儿子找张操之讨饭的人来说,这特么就是憋着坏啊。

一个坏人,他要想法设法做好事,其实是很难的。但一个好人,鼓起勇气做坏事,往往破坏力还是可以的。

座谈会的讨论核心其实不是“重农抑商”或者“本末之论”,而是革命队伍到底还纯不纯洁……

不过对死过一回的杜天王来说,只要大方向上屁股坐皇帝这里,剩下的基本都可以考虑。

毕竟,到了天王级的地位,只要不是裴寂那种上代渣渣,皇帝是不敢随便动的。没瞧见李靖都还好好的么?别说李靖,李绩这个浑水摸鱼高手,如今也不过是在长安陇右两头跑,争取贞观九年之后,就在家里办喜酒等着抱孙子带孩子……

温彦博瞄了一眼杜如晦,曾经他想挑战一下四大天王,但房玄龄一通老拳,把他打了个半身不遂,差点温氏子弟出不了太原。后来他觉得长孙无忌这种卖妹妹的下台人物可以隐晦地调戏一下,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长孙无忌直接开新闻发布会表示自己退役。然后皇帝大老板感动的赏了一套京城大宅子,没有二三十万贯下不来的那种……

再后来,感觉杜天王可能是要死,挺不过大前年前年或者去年。于是等啊等啊,杜天王休息了两年,虎躯一震重出江湖,然后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河南道跟房玄龄一起玩双打,登莱水军一跃成为最大的物流单位。杜天王的儿子数钱数到手抽筋。

王珪一看火没烧到太子徒弟,心中暗道:杜克明竟是这等胆色,真是令人钦佩。

然而杜如晦自己心知肚明,皇帝这个人就是爱面子,更爱里子。要杀攀比之风是假,通过“重农抑商”这个国策,来敲打在江南划水的李承乾,才是目的。

所以,大方向上,杜如晦无所谓的。但内里的好处,他是半点都不会让。

万一皇帝要拿东北的商圈作为筹码直接搞残李承乾的助力,岂不是自己也赔了?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292bq8281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