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我从凡间来 > 【八百六十七章垮了】

【八百六十七章垮了】

皇道天王对胡四风这种世家子弟没多少好感,他也很清楚胡四风心中的傲慢。

不然,胡四风应该在到任以前,就先来拜见他,而不是随邪庭的天使直接下到这皇道天王府来。即便不喜,他还是卖了面子,但继续说话,彼此亲近的心思,皇道天王是半点也没。

勉强聊了半盏茶,这个时间,符合了胡四风殿主的身份,皇道天王正待打发胡四风出去,一道身影急匆匆行了进来,刷的一下,苏禀君沉下脸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让苏禀君厌恶和忌惮的王重荣,

本来,王重荣在他接二连三的打击下,已经萎靡不振了,岂料,凭空冒出个遂杰,又让这该死的家伙续了一口气。

前番,在这皇道天王府中,王重荣还使遂杰玩了一招“妙手丹青”的把戏,让他丢了老大的脸,新仇旧恨,无时或忘。

王重荣到场中立定,向皇道天王行礼,脸色有些尴尬,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禀君道,“你有何事,报来便是,若无事,便退走吧,没见天王正在接见贵客。”王重荣冲云霄宝座再施一礼,

“既如此,属下稍后再来禀报。”

苏禀君奇了?王重荣如此听劝?越发让他怀疑这其中有事。

他正想着如何撺掇皇道天王要王重荣立时汇报,云霄宝座上的皇道天王先发话了?“若是公事?王卿尽可言来。”

王重荣沉声道,“启禀主上?和泰山新建的云霄神祇垮塌了。”

“什么!”

云霄宝座上金铁声音明显激烈了。

苏禀君也变了脸色,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云霄神祇。和泰山那边是此次雍和盛典的主场?他还是知道的。

忽地?念头一闪,和泰山岂不正在无极殿辖下,莫非和这胡四风有关?他正要朝胡四风传递意念,却见胡四风一张脸已经垮了。

苏禀君意识到不对的时候?胡四风早就警觉了?和泰山那边的雍和盛典,他并没当大事来抓,而是将之作了折腾许易的手段,此刻,王重荣来报什么云霄神祇?他也不知道,更不清楚其中利害。

但王重荣选择这个时间节点出现?他立时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点小事现在都办不好了么?”

云霄宝座上的金铁声音终于流露出了情绪。威压一散开?殿内几人的脸色皆变得凝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讲来。”

在往年?皇道天王也是不关注什么雍和盛典的?但今年,下面的人玩出了下花样,说要在和泰山建一座百丈高的云霄神祇。

王重荣将消息报上来后,还送上了云霄神祇的模型像,一见那模型模样,皇道天王就动心了,那什么云霄神祇分明就是以他的法相为模子。

一座百丈高的法相金身般的巨象神祇,屹立在巍峨的和泰山巅,想想,他就觉得挺激动。

听王重荣介绍,后续还要在和泰山大建庙宇,以繁盛香火,滋养云霄神祇。

并且王重荣也详细介绍了那云霄神祇的设计方案,说是应用了古法,要用巨大阵法遍植云霄神祇周身,用以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皇道天王是再满意不过,就等着建成之后,亲自往那边一观。

岂料,王重荣突然来报这样的消息,真真是败兴到了极点。

却说,皇道天王喝声方落,王重荣传意念道,“胡殿主在此,属下只能以此办法告知。这段时间,遂杰一直在为和泰山那边的云霄神祇奔走,三日前,云霄神祇到了关键时刻,遂杰能筹措的资源,已经耗尽,只能去求告胡殿主,并找胡殿主借调两支卫队,为云霄神祇铸就金身供应灵力。”

“不知是胡殿主心情不好,还是对遂杰有成见,就是不肯答应。和泰山那边的事情已急,遂杰也急了,便和胡殿主吵了两句,胡殿主盛怒,打伤了遂杰。遂杰退走,赶回和泰山,结果云霄神祇因灵力不足,彻底崩碎,和泰山也垮塌了。”

“有什么事不能大大方方说出来么,主上,当心小人进谗言的。”

苏禀君瞧出问题,赶忙敲边鼓。

岂料他话音方落,皇道天王威严无比的声音传来,“苏禀君,给我滚出去。”

刷的一下,苏禀君面上的血色被完全抽走。

他侍奉皇道天王这么多年,处处用心,时时尽力,论恩宠,明显已超过了王重荣,多少年了,皇道天王对他都没说过重话。

如今,皇道天王如此喝叱,他宛若挨了当头一棒。

皇道天王驱逐苏禀君,胡四风也没脸在场中待了,便告辞离开。

苏禀君并未走远,立在殿前的魔云崖上,一脸阴晴不定地注视着胡四风。他对胡四风的尊重,已消失殆尽,只剩了无比的愤恨。

胡四风暗叹,自己这个殿主当的,连个少卿都压不住,

但他如今的处境,实在堪称糟糕,自然越发不能失去苏禀君这个强助,他只能压下心头的烦躁,向苏禀君传意念道,“我委实不知问题出在何处,和泰山那边,一直是遂杰在操办,凭什么板子打我头上。”

苏禀君怒极,“遂杰遂杰,我和你说了多少次,要你小心遂杰,小心遂杰,这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看似忠厚,实则心怀诡诈,你将他放到哪里,他便会把火点到哪里,你竟然敢放任自流,丝毫不关注他。和泰山上,到底出了什么,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么?”

胡四风面上涌过红潮,出殿之前,他却也想找人问询,仔细一想,夹袋里一个可用的人都没有,自他入主无极殿以来,一直被各种事纠缠着,至今无有闲暇来收拢心腹。

一看他这模样,苏禀君便来气,当即取出如意珠,不多时,便弄清了状况。

苏禀君呆若木鸡,胡四风将嘴咬得出血,牙缝里迸出话来,“这姓遂的混账,何其毒也。”

他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309bq138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