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九十八章姐】

【四百九十八章姐】

?

果然,许易取出董超的那枚如意珠,催开禁制,光影浮现,正是薛霸,一个气势张扬,面目冷鸷的青年。

“见过公子。”许易赶忙单膝拜倒,心中大骂,“老子真是不幸到了极点,既要演一个窝囊废,还要演一个人下人,这都踏马的什么烂事儿。”

许易正烦躁之际,薛霸吐出了险些让他直接气炸的话,“我让人过来了,将钟如意的玄黄丹给那人,让他带回,余下的你自己留用。”

许易强忍着没有发作,沉声道,“钟如意只得八枚玄黄丹。”他强忍着没有点评堂堂潞国公家实在太小气。

他满以为薛霸会大吃一惊,继而放弃索要,留给他送个人情,岂料,薛霸面色平静至极,淡淡说了一句,“钟老儿对他这宝贝儿子还真没的说。”随即,便切断了联系。

许易简直要绝倒了,薛霸最后这句话透露出的资讯,实在太丰富了。

首先,薛霸是意料到了钟如意只有数枚玄黄丹,其次,八枚这个数字,在薛霸看来,不是少了,而是多了。

最后,薛霸明明知道钟如意只有数枚玄黄丹,还专门开视频找一个下人索要,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即便是只有八枚玄黄丹,对薛霸来说,也是一笔不可舍弃的财富。

他分明记得薛霸乃是命轮二境修士,堂堂命轮二境修士,还如此看重八枚玄黄丹。

许易觉得他必须要调低预期了,原来,他以为打劫几个命轮境修士,就能凑齐五百玄黄丹,现在看来,打劫的人数要翻上数倍才有可能了。

果然,不多时,一名清俊小厮模样的玄婴二境修士,找到了许易,只说是奉主上之命,前来取东西。

许易再是不舍,也只能将一枚装了八枚玄黄丹的须弥戒,交给那小厮,任他带走。如此一来,他只剩了十三枚玄黄丹,距离冲击玄婴三境所需的储备,还差着天高地远。

一连串的不顺,让许易心情很是不好,接连灌了十余葫芦酒,山风轻柔,阳光正好,眼皮子忽然有些沉,他招呼一声荒魅,便在这山野亭间,搬出张软塌,径直躺上,不多时,便有呼呼声传来。

“这货是越来越惫懒了,旁人是越修行,越仙风道骨,这货是越修行,越世俗化,一日三餐也就罢了,这怎么还天天到点就睡,作息越来越规律,最不要脸的是,连午睡的毛病都添上了,这样的货天下难找。”

荒魅实在已经无力吐槽了,事实上,他恨的不是许易越来越贴近世俗化的生活,恨得是这货一睡觉,他就得值班,许易睡得多了,他就得睡得少,本来,他挺清闲的,现在弄成了白加黑九九六,他不抱怨才怪呢?

“握草,人来了,赶紧起来。”荒魅及时示警,许易一咕噜坐起身来,感知才探出,一道身影便掠进亭子来。

来人是个青年女郎,偏胖的身材,裹着一身大红的裙子,圆圆大大的眼睛盯着许易,笑意盈盈。

许易正努力想着这人是谁,啪的一下,那女郎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许易竟没有反抗的能力,他才意识到眼前的红衣女郎,竟是命轮一境修为。

“好你个钟如意,来南极宗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若不是我这次完成任务,顺道回来趟家,还不知道你过来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说着,红衣女郎又扭住许易的耳朵。

红衣女郎这一自称姐姐,阅读了董超不少日记的许易,终于对上号了,这红衣女郎正是钟如意的嫡亲表姐,舅舅宁远侯的长女蒋笑。

钟如意自幼和蒋笑一起长大,蒋笑年长他九岁,风风火火的性子,对他却极是关爱,十年前蒋笑拜入南极宗,三年前成就命轮境,转为内门弟子。

钟如意选择拜入南极宗,一大半原因,便是因为蒋笑。

“疼,疼,姐,姐,要掉了,要掉了……”许易连声告饶,他不清楚平日钟如意和蒋笑是个怎样的相处模式,只能按照钟如意的懦弱脾气往下走。

蒋笑松了手,一巴掌将许易拍得坐在了软塌上,揉揉他脑袋道,“不就是个石婴么,这有什么?你小子可要振作啊,须知天下的路可不知有精进修为这一条。毕竟,便是修到了阳鱼境的又有几人得成大道?”

许易颓然道,“我总是让爹娘失望了。”他知晓潞国公夫妇,尤其是潞国公对他期望极高,视其为光耀门楣的希望。

蒋笑面上闪过一丝阴霾,爽朗地笑道,“对姑母而言,你能在南极宗待上几年,完成姑丈的心愿,平平安安地回到她的身边,便是她最大的希望。至于姑丈,他一向都是听姑母的。你又何必想这许多。”

说着,蒋笑掌中忽然多了一柄如意,听她喊道,“如意如意,随我心意,变。”霎时,那如意上面,现出一朵朵精美绝伦的花朵来,宛若活物。

许易吃了一惊,这等法术,他前所未见,心下惊骇,“遮没是幽微境?”

在秦广星时,他便知道法术应用,从低到高有五大境界,正是赋灵五境:通灵,真形,幽微,千万化,虚实之门。

他在天桓星域,也没见到真形后面的幽微境,如今蒋笑一使出来,他便看出不凡来,立时猜测,定是幽微境的神通。

噗嗤一下,许易笑了出来,没办法,不笑不行,蒋笑弄的这一招,可不是显露法术,而是他们小时候做的游戏,这点在董超的笔记里也有记录,尤其是蒋笑,自他拜入南极宗后,董超便知道,钟如意迟早要过去,因此对蒋笑和钟如意的交往细节,记录得最是详细。

当初在钟家时,蒋笑没少拿钟如意的名字打趣,便常用一柄玉如意逗弄他,口中喊着“如意如意,随我心意”的词儿,往往也能变出花朵来,只是灵气聚形,哪里有如今这般如意生花,栩栩如生。

“笑了笑了,还知道笑就好。”

蒋笑轻轻拍着他的脊背,道,“如意,你可知你姐在这南极宗待了十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1309bq22667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