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至尊剑皇 > 【第二三九四章诱拐地冥兽】

【第二三九四章诱拐地冥兽】

“这就是冥藏宗的一种洞察绝学么?以耳力来探查天地之变……”    秦墨有些好奇,也有些动容,这种手段确是惊人,与他想象的并不一样。    本来以为,冥藏宗的绝学乃是以一种眸术为主,藏毓的眸光动人心魄,很可能是以此来看透人心。    现在看来,冥藏宗真正的手段,乃是以耳听为主,这让秦墨产生了某种联想。    瞧着藏毓的模样,一时半会看来是不会结束,秦墨走到地冥兽旁边,近距离观察这头冥兽。    “吼……”    这头地冥兽低吼一声,似是在警告秦墨,不要靠近,否则,它就会不客气了。    秦墨笑了笑,露出饶有兴致的笑容,这头地冥兽从一开始,似是对其很忌惮。    现在看起来,并不是忌惮那么简单,而是一种畏惧,似是畏惧秦墨身上的某种力量。    “我没有恶意,你也别那么闹腾,惊扰了你的主人,你就不怕受罚吗?”秦墨这般喝斥道。    随后,他走到近前,揉着这头地冥兽的脑袋,如同藏毓之前做的那样,后者只能“呜呜”出声,非常不情愿,却又不敢违背。    事实上,在秦墨的手掌按在地冥兽身上,一股气息传出,这头冥兽就蔫了,趴在地上,任凭其揉捏,完全不敢动弹。    “嗯……,是因为这个力量……”    秦墨心中一动,终于明白地冥兽畏惧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乃是从万年大墓中,获得那股力量。    因为时间太短,秦墨尚未摸清楚,这股力量的本质是什么,却是想不到,对于地冥兽有这么大的压迫。    揉捏着地冥兽的脑袋,秦墨发现这冥兽的毛皮很柔软,手感很舒服,心说若是有这样一头宠物,倒是也不错。    随即,秦墨低声询问,想知道冥藏宗还有没有其他的地冥兽,能否获取一头。    “呜呜呜……”    地冥兽不停呜咽,很是无奈,却又无法反抗,哀怨的盯视着秦墨,它此刻郁闷极了,为何这年轻人还不离它远一点,不知道其身上的那股气息有多么可怕么?    尤其,这年轻人还非常过分,想要获取一头地冥兽,不知道现在的冥藏宗,地冥兽有多么稀少。    “我有一桩异宝,能够加速神兽的蜕变,我的神兽幼崽们都进行了蜕变,相信地冥兽进入其中,也会一样加速蜕变的……”    秦墨继续诱拐,提及了,小龙崽、小白虎不二,还有五彩小猫咪现在还在沉睡,进行着进一步的蜕变。    对于这些利诱,地冥兽不为所动,它太畏惧这年轻人身上的气息,心中都快哭了,为何不能离它远一点。    “你这人还想骗我的地冥兽……”    藏毓收敛力量,睁眼一瞧,发现秦墨竟挨着地冥兽,进行各种诱拐,让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良禽择木而栖嘛……”    秦墨起身,这般说道,很是泰然自若,丝毫没有因此感到尴尬。    这人的脸皮真厚……    藏毓有些无语,却是很快回过神来,她确认了秦墨的所说,那头冥兽真的在洞底,漫长的岁月以来,依然存在着。    “这真不可思议,宗门典籍中记载,这位大人的生命无比悠久,想不到如今依然存在……”    有关这头冥兽的具体来历,藏毓没有多言,只是告知秦墨,这头冥兽与冥藏宗有着莫大的渊源。    事实上,这头冥兽与冥藏宗第一代宗主之间,据说有着密切的往来,曾经相助冥藏宗第一代宗主,开创了这一强大宗门。    只是,在冥藏宗建成之后,这头冥兽就消失了,据说是寿元耗尽,已是逝去了。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头冥兽一直在洞底,长久的存活下来。    藏毓之所以来此,也是因为傍晚时,似是聆听到类似的声音。    不过,她却是没有想到,秦墨也能够听到这种声音,并且,还能与那头冥兽大人交谈。    “既然如此,咱们的交易完成了,我回去了。”    秦墨这般说着,转身准备离去,然而,面前身形一闪,藏毓又拦在了面前。    “怎么?”秦墨微微皱眉,“你想与我交换那种伪装之技么?也不是不可以,还有,我手上还有异宝,能够交换一头地冥兽么?”    “都不行……”    藏毓没好气的回应,这年轻人真的是没脸没皮了,超凡的洞察力告诉她,这两桩交易都是空手套白狼,这年轻人竟然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来。    “那咱们还是就此别过吧,与冥藏宗的弟子在一起,我很有压力。”    秦墨皱了皱眉头,又补充道:“如果让别人误会,我也是冥藏宗的弟子,那就更加不好了。”    闻言,饶是以藏毓波澜不惊的心境,依然有些想跺脚,诚然冥藏宗的弟子在外界,其他势力的强者都与之保持距离。    可是,她则是不同,在冥土之中,无论是天资,还是容貌,藏毓都是冠绝当世,若说起追求者,可谓是不计其数。    如秦墨这般,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的,可以说是第一个。    其他男子,就算是再怎样不愿与冥藏宗的弟子接触,对她也难免又惊艳之感,态度都会很亲近,或是因为她的身份,对她很尊重。    这个年轻人则是例外,并未将她的容貌,她的身份看在眼里,在这男子的眼中,她与冥狱之森的这些树木,似乎都没有区别。    甚至于,她的坐骑地冥兽,在秦墨的眼中,都更加的有吸引力。    想到这里,藏毓有些微恼,却是并未拂袖而去,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若是因此放过秦墨,才是大大错估了一些机缘。    “墨兄这样说,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我们好歹也有过开诚布公的交易,也算是朋友了。况且,你们此行,应该是要趁着冥舟,前往冥夜峰,这一路上可不太平,若是有我随行,一切就会顺利很多……”    藏毓抿唇微笑,双眸闪动,似是洞悉了秦墨等一行同伴的行程。    冥藏宗的弟子,真是一个麻烦啊……    对此,秦墨不禁感到头疼,这女子实是厉害,仅是从其交谈的一些蛛丝马迹中,就推敲出许多内情。    “前往冥夜峰,这一路为何会不太平?”秦墨问道。    “若是墨兄愿意我与之随行,我自是知无不言。”藏毓这般说道,再次提出了交换的条件。    秦墨颔首,他很果决,能够察觉出来,恐怕是严骔离开冥土的这段时间,这里发生了许多变故。    “冥夜峰那边的路途,发生了许多情况,有惊世秘境出世,许多势力都搀和进来,其中有不少是冥夜峰的敌人,你们这样前往,很容易就陷入重围……”    藏毓说起这段期间,冥土发生的种种变故,其中风波最大的,就是在通往冥夜峰的地域上。    这是一方面,若仅是这些阻碍,倒是构成不了多少威胁。    真正威胁的,则是冥河分支的这条航向,若是这样前去,很可能会遭遇不测。    “乘坐冥舟,本来不就是有风险么?难道还有什么变故发生,是针对于冥夜峰的弟子……”秦墨一惊,想到了一些事情,即是冥夜峰的先知深入冥河之眼,会否与此有关。    对于秦墨的敏锐,藏毓很惊讶,她仅是提到了一些事情,就立刻被秦墨洞察到了一些关键。    “具体的内情,恐怕除了冥夜峰的高层,外界的人都不清楚。不过,这段期间以来,凡是冥夜峰弟子踏足冥河的范畴,都会遭遇凶险,你们这样贸然前往,很可能遭遇意外。”    藏毓这般说着,却是注视着秦墨,她想从这年轻人口中,了解一些内情。    冥河发生这样的变故,如此针对冥夜峰的弟子,一定是有惊人的内情的。    “此事我不方便说,你到时问严骔兄吧。”秦墨沉吟了一下,这般说道。    有关冥夜峰先知之事,外界的强者们既是不知,说明是其宗门的绝密,秦墨不方便这样透露。    “你……”藏毓有些气苦,这年轻人真的口风紧,连一点都不愿意透露。    随即,又待了一会儿,秦墨与藏毓一起离去,这一次,他提出了一个更过分的要求,要乘着这辆战车,一起离去。    “你知道地冥兽的战车,不能随便搭乘外人么?”藏毓嗔怪道。    她看向秦墨的眼神,有着一种锐利,似是想看清楚,这年轻人对于乘坐地冥兽战车之事,到底是否了解一些事情。    凡是冥土生灵,出身顶级势力的门人,都很清楚,冥藏宗的地冥兽战车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2046bq10735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