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至尊剑皇 > 【第二三九五章冥夜先知】

【第二三九五章冥夜先知】

  “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不算外人吧?再说,我相信地冥兽不会拒绝的,是不是?”    秦墨脸皮很厚,这般说着,有看着那头地冥兽微笑不已,却是让这头冥兽瑟瑟发抖,总觉得这年轻人的笑容不怀好意。    藏毓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这年轻人的要求,同时,她眸光似笑非笑,似是有什么事情,未曾透露。    对此,秦墨有些奇怪,却是没有细想,就上了这辆战车。    事实上,他这般厚着脸皮,是想探寻一下冥藏宗的一些秘密,对于这一神秘宗门的功法,他与狐狸、胡三爷一样,都是相当的渴望。    然而,深夜时分,当这辆地冥兽的战车出现在小镇街道上,行驶到客栈门口,秦墨、藏毓从战车上跳下来时,严则是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你们……”    严指着这对男女,仿佛见鬼了一样,神情皆是难以置信。    银澄、胡三爷也是很震惊,不过,这两个家伙却是见怪不怪,反而觉得秦墨做的很对,与冥藏宗的传人勾搭在一起,方便到时候,下手盗取冥藏宗的绝学。    “严兄,我们又见面了……”藏毓笑道。    严微微颔首,却是黑着脸,将秦墨拉到一旁,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从藏毓的战车上下来。    “我们发现了渡口小镇的一些秘密,一起结伴探索了一番,就乘着她的战车,一起回来了,有什么问题么?”    秦墨如此回应,并未说出冥狱之森的事情,他则是很奇怪,为何严的反应如此激烈。    “你这家伙,竟然执意要上她的战车,你真是……”    闻及这经过,严脸色发黑,传音连声叫嚷,说秦墨真是自找麻烦,根本不知道上了冥藏宗的地冥兽战车,代表着什么。    冥藏宗的地冥兽战车,乃是殿主身份的象征,即便是同门弟子,若非是极为亲近之人,也是没有资格乘坐的。    除非是非常时期,否则,这是不能逾越的规矩,若有违反者,都会遭到严惩。    “那一个门外的人乘坐了地冥兽战车呢……”秦墨这般问道,心中却是有着不详的预感,他想到了藏毓之前,那似笑非笑的笑容。    “若是一个宗门外的人做了,两者若是同性,则是亲如姐妹的关系,若是异性的话,墨兄弟,你懂得……”严叹息道。    秦墨脸色有些发黑,他虽是存了不良的念头,却并不是在男女之情方面。    不过,他想到严也说了,冥藏宗的弟子并没有什么亲近之人,就算有着这样的传言流传出去,也并没什么。    “唉……,墨兄弟,你真是一点都不知情,你真的以为,藏毓这样的倾城绝色,又是冥藏宗第一弟子的身份,如今更是贵为宗门的殿主,会没有追求者吗?”    严叹息,他身为冥夜峰一大派系的嫡传弟子,又是未来峰主的有力竞争者,自是不能表现出对于藏毓的心思。    毕竟,两者之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若是交往过密,反而对彼此都不好。    可是,冥土其他的年轻人,爱慕藏毓的男子,如同是过江之鲫,多得能绕冥夜峰一圈。    秦墨乘坐了地冥兽战车,这本就是一个惊人的消息,并且,还是藏毓的地冥兽战车,这就更加骇人了。    这消息一旦传出去,不出三天,就会有人不顾一切,到冥河分支的渡口小镇来,要与秦墨决一死战。    “这没什么,反正我与她之间,并没有什么,若是有人上来找事情,全部打回去就是……”    对此,秦墨不经意说道,他的实力早已是今非昔比,武至巅峰,有自信抗衡一方地界的任何巅峰强者,又何惧那些挑战者。    再说,冥土事了之后,他也不会长久待在这里,事了拂身去,还怕什么这些麻烦。    “你没有麻烦,我有啊!将来谁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你到时跑路了,冥藏宗会来找我的麻烦……”严恼怒道,这才是他最头疼的地方。    “你先别头疼这些,我会和她一起回来,是有不好的消息带给你……”秦墨脸色一整,岔开这个话题。    闻言,严一愣,转头看向藏毓,见这女子微笑着看过来,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随即,在客栈的房间里,严得到了一个糟糕的消息,在他离开冥土的这段期间,这一地界发生了太多的纷争。    在冥土四方之地,都不时发生大规模的战斗,既有因为仇杀,也有因为惊世秘藏出世,引来各方势力的争夺……    这样的情况,本来并不奇怪,冥土虽然不像修罗界那样,连年战乱不断,但是,也是纷争之地,漫长岁月以来,不时都会爆发惊人的战斗。    可是,这一段期间,各种纷争出现的太频繁了,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都是派出了强者队伍,四处搜寻答案,却是一直没有结果。    直到这半年来,冥河出现异动,冥夜峰的弟子在横渡冥河时,频频出现意外,才让人产生了这样的猜测。    再加之,冥夜峰的先知许久未曾露面,让很多人产生了怀疑,认为这很可能与其先知有关。    “竟然这么严重……,先知到底做了什么……”严脸色变幻,感到事态的严重性。    “严兄,能否告知,贵峰的先知前辈去了哪里?”藏毓问道。    严脸色很难看,这牵涉到宗门的绝密,他瞅了瞅秦墨,后者则是摇头,表示并未说起这些。    “算了,藏毓小姐你这般坦诚,我也不隐瞒了。”    深吸口气,严也不隐瞒,道出了冥夜峰先知的下落,乃是在许久之前,就进入了冥河之眼。    “什么……,怎么可能如此疯狂,只身进入那个地方……,先知前辈没有考虑到这样做,会给冥土带来什么影响么?”藏毓容颜色变,霍然起身,这个消息比之刚才,从秦墨口中,得知那头冥兽大人还健在,还要来得震惊。    秦墨其余三个同伴则是面面相觑,而后看向严,都是明白,严提及先知之事时,还是有了隐瞒。    见三个同伴目光灼灼,盯视过来,严顿时如芒在背,连忙赔笑,告知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严重。    “我宗自是知道,先知进入冥河之眼,会有很坏的后果,却是针对宗门自身而言,并没有想到,会给冥土带来这么大的风波……”    严叹息,他对此也并不知情。    “严兄确实不知情,应该说,整个冥夜峰上下,恐怕除了峰主,都不会知情。这是我们冥藏宗与先知前辈此前的约定,不能让这一秘密,流落到外界去……”    藏毓也是轻叹,没有想到,在渡口小镇上,遇到了严,还遇到了秦墨这样奇怪的年轻人,同时,也牵涉出有关冥藏宗的许多绝密之事。    冥夜峰的先知,其地位之高,甚至在冥夜峰的峰主之上,不仅因为其修为的强大,也是因为,先知能够预知宗门的祸福,趋吉避凶。    这样一位存在,比之镇压超级势力的重器,都要宝贵。    不过,却是谁也不知道,冥夜峰先知的预知能力,却是修炼冥藏宗的功法的结果。    “什么?”    “先知是冥藏宗的弟子么?”    严等都是震惊不已,这一消息太惊人了,冥夜峰的先知若是冥藏宗的弟子,这一消息若是传出去,立时会掀起整个冥土的轩然大波。    甚至于,四大势力中的其他两大势力,会立刻联盟,共同针对冥藏宗、冥夜峰。    “若先知是我冥藏宗的弟子,你觉得上一任的宗主会放人,让先知前辈到冥夜峰去么?我们冥藏宗会对别的势力安插奸细么?根本没有必要……”    藏毓瞪了严一眼,道出两大势力之间的一段古老纠葛。    这段古老往事,乃是冥夜峰、冥藏宗联手掩盖下来,至今为止,除了冥藏宗的一些元老,宗主,还有藏毓这样身份特殊的年轻天才,根本无人知晓这一秘密。    至于冥夜峰,除了峰主之外,则是不会有第二人能够接触这一秘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2046bq1073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