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万古神帝 > 【第2967章星桓天之主】

【第2967章星桓天之主】

初晨,湖畔,烟锁垂柳。

酒鬼头发乱糟糟的,脸色很难看,坐在柳树旁的石桌边。

两只大白鹅嚣张的仰着脖子,冲他嘶叫,索要食物。

“滚!就知道吃,迟早炖了你们。”

“喔!喔!”

两只大白鹅丝毫都不怕,叫声不绝。

酒鬼有些不耐烦,将它们踹飞进湖里,又是一顿臭骂。

张若尘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庄园。

渔谣站在一旁,身周神霞如雾,娇躯朦朦胧胧,向张若尘传音:“师尊心情不好,别招惹他。”

酒鬼瞪目过去,眼中血丝密布,吼声道:“谁心情不好?好得很,我心情比谁都好。”

“小心应对。”

渔谣提醒了一句,继而快步离开。

张若尘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该来的。

连精神力超过八十阶的大神都被吓退,而且还是他的亲传弟子。据说,喜欢喝酒的人,一旦喝醉,可是六亲不认。

看酒鬼那模样,显然已经喝了不少,也不知意识还清不清醒?

张若尘不敢赌,紧跟渔谣,准备离去。

身后,沙着嗓子嘶吼的声音响起:“你别走,就是你姓张的小子,跟老子站住。过来!”

一声“过来”,张若尘只感觉身周狂风大作,身体被拉扯。

停下来的时候,张若尘发现自己已经坐在石凳上,正欲起身,一只皱巴巴的手,按在了他肩上,按得他全身骨头都像是要碎掉。

下手完全没有轻重。

张若尘心中暗暗叫苦,鼻尖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

不是普通的酒,只是闻到一缕,张若尘就头晕目眩,连忙屏息。

酒鬼嘴巴几乎是靠在他耳边,道:“说吧!”

张若尘小心谨慎,道:“说什么?”

“说啊!”酒鬼道。

张若尘承受不住按在肩上的力量,想要挪到身体,却发现,整个时空被定住,根本动不了!

“好,我说!以前晚辈不知前辈的身份,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我是让你说这个吗?”

酒鬼瞪大眼睛,近距离的盯着张若尘,头发都垂落到张若尘脸上。

张若尘更加谨慎,问道:“敢问前辈,到底想要我说什么?”

“当然是如何处置天庭十三界的大军?还有如何应付界外的地狱界诸神?”酒鬼松开手掌,坐到张若尘对面,拿起酒壶,喝了一口。

张若尘诧异的看过去。

“你以为老子真醉了?”

酒鬼将酒壶砸在石桌上,气急败坏的道:“老子清醒得很!现在这一难题,你说该怎么办?”

张若尘心中的压力消散不少,但看酒鬼并不是特别清醒的样子,说话依旧很小心,道:“晚辈只是一个外人,这种事,相信前辈已有定策。”

“老子何等身份,即便对上天庭和地狱的那些天,也是丝毫不怵。这种事,你让我去办,我的脸面往哪里搁?”

一边说着,酒鬼一边在自己的脸上扇巴掌,打得“啪啪”响,又道:“你看这种事,天姥有亲自出面吗?商大胡子有亲自出面吗?凤彩翼有亲自出面吗?老子何等身份,何等身份啊!”

酒鬼抓起酒壶,就向张若尘砸了过去。

张若尘侧身避开,连忙道:“前辈有什么吩咐,尽管提便是。”

哐当一声,酒壶落在地上打转。

酒鬼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去吧!”

纵然张若尘再如何机敏,却也弄不明白酒鬼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但,这个时候哪能再多嘴?

张若尘起身就走。

“嘭!”

身后,响起重物倒地的声音,和悠长鼾声。

张若尘不敢回头去看,走出庄园,已是一身冷汗,迎面看见渔谣,立即露出苦笑:“大神这是害我啊,以酒鬼前辈的修为,万一酒后不小心拍死了我,我该找谁叫冤去?”

“师尊虽然嗜酒如命,但从未真正醉过,我也没有想到,今日他会醉得如此厉害。先前,他让我将你带过来的时候,虽然心情不好,意识却还很清醒。”渔谣眼中露出一道歉意的神色。

张若尘不是斤斤计较之人,道:“酒鬼前辈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还没有看出来他的意思?他是将星桓天交给了你。”渔谣道。

张若尘虽隐隐感觉到了这一点,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星桓天之主,可以做一切决定。”渔谣道。

张若尘道:“这怎么能行,我只是一个外人,而且修为低微。大神你做星桓天之主,才是实至名归。”

渔谣道:“我伤得很重,接下来要闭关很长一段时间。你不是声称要娶卿儿,为何现在又说自己是一个外人?莫非你是觉得,逆神族会带给你诸多麻烦,现在要与我们划清界限?”

“自然不是。”

张若尘苦笑,实在是没有想到,会被酒鬼和渔谣这样的强者如此看重。

须知,星桓天可是天尊故地,是宇宙中真正的大界,比他在十界之战上赢的那十座大世界,加起来还要巨大。

论实力,论资源,星桓天比三生界强盛千倍、万倍。

与天庭排名前百位的强界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换句话说,只要张若尘星桓天之主的名号亮出来,就能与魂界之主、月神、曼陀罗花神他们平起平坐。就算修为现在还不够强大,但身份地位,能够调动的人力和物力,已经是宇宙霸主级。

张若尘深知此事影响何等巨大,道:“我现在可是地狱界的神灵,你们让我做星桓天之主,天庭还会将你们视为中立派系吗?”

渔谣道:“你真的算是地狱界的神灵吗?”

张若尘心中一动,看向她。

渔谣道:“你张若尘与天庭的羁绊太深,又丝毫都不掩饰自己心中与地狱界完全相左的理念。在地狱界,也只有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部分修士,能够接受你这个生灵。对于死灵各族而言,你张若尘从来不是他们的一份子。”

“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一些修士能够接受你,也是因为血战战神和天姥在这两族的影响力,而不是因为你自己。”

“十界之战,你既没有代表地狱界,又没有代表天庭。这何尝不是你在对外表态自己的立场?”

张若尘无言反驳,道:“在当今天下如此局势下,真有人能够做到中立吗?真有人,能够代表自己吗?”

“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就能。”

渔谣道:“你放心吧,我们没有逼你离开地狱界。就目前而言,做星桓天之主,对你只会有好处,不会害了你。你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有师尊为你兜底。而你,却能凭借你独有的身份,帮星桓天化解现在还存在的危机。”

现在的危机,乃是地狱界的诸神,想要吃掉十三界的圣境大军。

星桓天想要不引火烧身,就必须保住十三界圣境大军。

正是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千星桓天阵至今都还将地狱界的诸神阻挡在外。但,这样很容易将地狱界的诸神激怒,从而引得第二场战争爆发。

地狱界灭星桓天的战争。

若张若尘成为星桓天之主,毫无疑问是可以缓和现在的僵局。

张若尘问道:“我有一个疑问,天庭此次大举进攻星桓天,双方已经结下大仇。星桓天为何不直接加入地狱界?”

渔谣道:“哪有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先不提逆神族和地狱界之间的深仇大恨,只说星桓天的地理位置。一旦投靠了地狱界,星桓天必然沦为地狱界对付天庭的马前卒,最终会是什么结果,你应该也想象得到。”

“更何况,决定这一切的,是师尊和星天崖的那位。他们所站的高度,看到的东西,我们现在还看不到。”

“对天庭而言,要占领星桓天需要十三界的圣境大军。但要毁灭星桓天,却简单得很!”

张若尘道:“我至今依旧不明白,天庭大军为何一定要占领星桓天?是要将这里变成一座战争基地,还是在这里开辟反攻地狱界的战线?又或者,真的是在针对逆神族?针对酒鬼前辈?”

“其实在今天之前,我也不明白天庭的意图。”

渔谣想了想,才道:“天庭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星桓天,而是海石星坞。只不过,星桓天和师尊挡在了海石星坞的前面,成了最大的绊脚石。”

“海石星坞也爆发了战争?”张若尘动容道。

渔谣道:“比战争更可怕,差一点天崩地裂。张若尘,你可知,古文明派系的防线,就要守不住了?”

张若尘从来没有去过星空战场,对此并不是特别了解。

渔谣继续道:“天庭也是没有办法,不得不孤注一掷。他们欲要以逆天之手段,引爆海石星坞破碎混沌的时间和空间,打开一条宇宙空间裂痕,直击修罗星柱界,一举灭掉整个修罗族和地狱界大军。”

张若尘震惊得头皮发麻,谁的气魄竟如此之大?

谁能有如此逆天的手段?

修罗星柱界所在的星空,已经和古文明派系所在星空碰撞在一起,只不过,被星空防线暂时挡住。

而修罗星柱界现在所在的星域,正好与星桓天和海石星坞相邻。

海石星坞是宇宙的起源之地,时空很不稳定,若是力量足够强大,是很有可能真的撕裂开一道横贯星空的空间裂缝,对修罗星柱界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就像是在沸腾的油锅里,滴一滴冷水,瞬间就能炸开。

别说张若尘,便是地狱界那些顶尖强者,都无法想象世间有人能有如此能力和气魄。正是如此,从始至终,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星桓天。

渔谣道:“若是天庭成功,海石星坞至少将扩大百倍,周围星域都将变得破碎和混沌。摧毁了修罗星柱界,灭了地狱界大军,天庭便是一劳永逸,彻底结束了战争,甚至还能趁机反攻地狱界。”

“为何失败了呢?”张若尘道。

渔谣道:“因为你啊!因为你,荒天,绝妙禅女,天庭没能在地狱界大军赶到之前,控制住星桓天,没能逼师尊妥协。师尊没有妥协,星天崖上的那位,自然也不会妥协。”

“当然,这只是一个次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天庭的那位,没有把握控制海石星坞爆发出来的这股毁天灭地的力量,稍有差错,天庭大军和各大古文明也会被摧毁。正是因为他的犹豫不决,所以,才将决定权,丢给了星桓天的战局,丢给了我师尊的选择。”

张若尘浑身冰凉,早知道就不该问这些,知道真相后,总觉得与那些站在天地顶端的强者相比,自己太渺小,如一粒尘埃。

他们的气魄手段,与宏观格局,早已不是停留在一场单纯的厮杀,一场席卷大界战争。

即便是诸神之战,在他们看来,似乎都微不足道。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4721bq142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