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马前卒 > 【2093:终战中】

【2093:终战中】

马豹子死了.    死在南天门的一名宗师手中.    这名南天门的宗师,没有九十也有八十岁了,本来已经到了在家中颐养天年的年纪,但却因为前些年的长安事变,整个南天门被现在的皇帝拿住了把柄,从而全家被迁到了长安城中.这一次,自然也不能幸名地被强征到了军中.    马豹子一柄大铁棍,横扫直劈冲到了齐军之中,为后面的明军士卒构筑阵地争取时间,他没有想到在这些士兵之中隐藏着一个穿着小兵服装的宗师级高手,当他一棍子将一名九级高手敲死的时候,那个老宗师抓住了那转瞬即逝的时机,一剑偷袭得手.    不过这名偷袭的宗师也死了.    不管是这名偷袭的宗师也好,还是马豹子也好,他们对于这种千军万马的搏杀场景还是太过于陌生了.一招得手的那名老宗师接下来的动作自然是要飞速后退,他很清楚,他这一剑已经断了马豹子的生机,但一名宗师在临死的时候能爆发出来的力量是极为恐怖的.    可是他忘了,这是大军团作战.本来被马豹子杀得连连后退的这些士兵看到马豹子被一剑命中要害,大喜之下都是围拢了过来.这是军阵之上士兵的自然反应,趁他病,要他命,他们想从这里马上打开缺口,但这对于那位老宗师来说,却是极其致命的.    他身子向后一退,立即撞上了身上正涌过来的士卒,这一退,可就没有退开.被一剑命中要害的马豹子狂吼声中,长臂舒展,一下子锁住了他的咽喉,卡嚓一声捏断了他的喉骨,将他高高地举起了起来.    枪声响起,那一霎那,被举在空中的这名老宗师也不知挨了多少枪子.    马豹子将手上的尸体重重的砸向了前方的齐国士卒,自己也颓然倒下.    马豹子死了,石书生顷刻之间就发疯了.    不管春夏秋冬始终拿在手里的折扇扇面啪的一声,化成了无数纷飞的蝴蝶,哧拉一声,十二片扇骨被抖开,每一片都进锋利之极的刀刃,在石书生的手中宛如灵蛇一般地游动,一直冷静地游走在战争边缘的石书生此刻就像另一个狂化版本的马豹子,吼叫着杀进了齐军人丛之中.    不久之后,石书生疯狂的吼叫声以及扇骨链剑的寒光在一连串的爆炸声中,销声匿迹.那是石书生与数名齐军中九级高手纠缠到一齐的时候,数名齐军士兵抱着炸药包直接冲了上去引爆了手中的炸药包.    石书生尸骨无存,唯有他的那柄扇骨链剑被炸得高高飞起,竟然无巧不巧地落回到了明军的阵容当中,被一名军官珍而重地捡拾了起来.    相比起石书生与马豹子,贺人屠的作战经验就极其丰富了,而虽然不是宗师但战斗力却堪比宗师甚至犹有过之的野狗比起贺人屠打的仗更多,如何应付这样的战斗场面,二人都是轻松有余,看似鲁莽的野狗,总是会敏锐地在他马上就要被合围陷入绝境的时候,退回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齐军仍然在不停地向前发起冲锋,但在明军的顽强抵抗之下,从飞艇之上下来的明军越来越多,当由樊昌指挥的五千烈火敢死营全部下到玉龙山的时候,明军已经在峰顶建起了稳固的阵地.胡不归,霍光,杨致,傅抱石四人便是随着烈火敢死营作为第二批下到了山顶.    天空之中,第三批,也就是皇帝秦风与皇后闵若兮的飞艇也缓缓地降低了高度,而此时,已经没有多少齐军的武器,能够威胁到天空之中的飞艇了.    秦风站了起来,伸手握住身边闵若兮的手,指了指下面战火延绵的玉龙山,轻笑道:”怕不?”    闵若兮翻了他一个白眼,”我可是打过丰县之战的,那一战,比起今日,可是要凶险得多,现在,我们胜卷在握,而那时在丰县,胜败却在两可之间,我离死亡,就差那么一点点,要不是陆胖子带着一营还没有出训练营的新兵来救,我早就没了.”    秦风大笑:”陆胖子的确是一个福将.”    闵若兮哼了一声,甩开秦风的手,身子往后一倒,单足勾着一根绳索,迅捷无比的向下滑去.    “娘娘等等我!”瑛姑喊了一声,也是一跃而下,手腕一甩,细细的长鞭鞭梢在飞艇垂下去的绳子之上挽了一个结,向下急追.    秦风微笑地看着两人落到了地面之上,这才转身对艇长道:”传我的命令回去周济云,吴岭,陈志华,玉龙山已经在我大明掌控之中,三路大军,展开总攻.”    说完这句话,他也是一跃而下.    在秦风的身后,文汇章,卫庄与毕万剑三人也是联袂而下,这三人却是自恃身份,不愿意去这样的乱军阵之中厮杀.    事实之上,当秦风站在玉龙山顶的时候,乱战也已经基本结束了.明军已经构筑起了稳定的阵地,最先下来的军部直属特种作战大队打开了缺口,樊昌指挥下的五千烈火敢死营稳固并扩大了阵地,当关震带领的五千水师陆战队部队尽数安全落地之后,玉龙山已经被分成了三块,向着长安城的玉石望台那一边仍然在齐军的掌控之中,那里也是进入玉龙山底的大门所在地,而从山顶到半山腰,几乎全被明军控制,而在往下,却又是齐军被逐下去的部队,山脚之下,是郭显成率领的南北两个大营的军队,正试图组织起反攻.    但此时明军已经彻底站稳了脚跟,不管是特种作战部队,还是烈火敢死营,抑或是水师陆战队,都清一色的装备着大明最精锐的武器,上万支大明1式步枪,数百门迫击炮,无数的手雷,以及现在他们正在山坡之上埋设的密密麻麻的地雷,别说是郭显成这样一支冷兵器部队,便同样也是一支装备齐军的热兵器队伍,短时间内,也根本拿他们无可奈何.    更何况此刻,大明的于超追风营与李小丫逐电营两个骑兵营合计上万骑兵也已经出现在了长安城下,正在一边虎视眈眈地窥伺着郭显成的部队.郭显成还需要分出一部分兵力来防备这两支人马.    向玉龙山上的一次次攻击都是无功而返,郭显成仰头望着渐渐枪声疏落的山顶,心中的焦灼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能理解如今的齐军打不过明军,但仅仅小半日功夫,由皇帝陛下亲自率领的数万军兵,便这样失败了吗?    曹云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失败了.    山下虽然还有数万大军,但他们现在根本就无法攻上山来,长安城内现在差不多就是一座空城,现在他身边的人,只不过数十名随身亲卫以及皇叔曹冲而已,曹辉是被曹冲拎过来的,不过却是重伤倒在一边根本就爬不起来.战斗之中,他被那个如同野人一般的野狗给盯上了,两人一次次的战斗,曹辉终是被对手狂殴了一顿,如果不是曹冲及时赶到,曹辉只怕已经被捶成了肉饼,不过此时,离死也就只差最后一口气了.    至于野狗,与曹冲硬拼了一拳,如果不是杨致和傅抱石他们及时赶到,现在已经成了一砣肉团了.此刻的他,正站在望台之下,一双牛眼恨恨地盯着上头,同时有一口没一口地吐着血.    明军团团包围了望台,却并没有攻上来,曹云知道他们在等谁.    秦风,要来收获他的胜利果实了.    远处传来了大明万胜的呼喊之声,喊声如同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向着这边靠近,密密麻麻的明军士兵向着两边分开,一条长长的甬道从远处一直沿着台阶直通到曹云的面前.随着秦风缓步而来,大明万胜的呼喊之声愈发热烈.    秦风站在了望台之下,在他的身后,文汇章,卫庄,毕万剑三人并排跟着秦风,即便是闵若兮,此时也落在后面,更后方,则是浑身血迹的贺人屠,霍庄,胡不归以及杨致和杨致架着的野狗.    秦风仰头看着望台之上的曹云,曹云也在看着他.这是两人自越京城一别之后的第二次见面.    两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    只不过,一个是胜利者的微笑,一个却是失败者的苦涩笑容.    秦风迈出了左腿,踏上了台阶.    一步接着一步地径直向上走去.    秦风站在了曹云身前约十步处.    文汇章与卫庄的目光却落在了曹云身侧的曹冲身上,两人齐齐拱手,”曹兄!”    曹冲看着二人,拱手道:”文兄与卫兄今日也准备要痛打我这只落水狗了么?”    文汇章与卫庄二人同时摇了摇了头:”我们来,只是想看看,玉龙山底,到底埋着的是什么?李清大帝当年到底留给了我们什么.”    “打倒了我,你们自然便能见到了.只是你们就能打开他?”    “我们不能,但他或者能!”文汇章指了指秦风,”曹兄可能有所不知,他是李氏子孙.”    曹冲眼瞳收缩,”这百余年来,我们不知抓了多少李氏子弟,可没有一个人能打开.”    “他是不同的.”文卫二人同时摇头.    曹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好,打倒了我,你们自然就可以进去了.”    他将目光落在了秦风的身上:”李氏子弟,嘿嘿,当年李氏一族,尽数死于我曹氏之手,想不到仍然有漏网之鱼,倒也算得上是天日昭昭了,很好,皇帝陛下,你是准备群殴呢,还是单挑?”    秦风还没有答话,站在他身后的毕万剑跨出一步,”久闻亲王殿下大名,毕万剑愿意领教.”    “有毕门主出马,自然马到功成,曹云,等他们打完了,咱俩也不如打上一场,也为这场战事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如何?”秦风笑吟吟地看着曹云.    “自当奉陪!”曹云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这样的情形之下,对方愿意跟他们公平一搏的机会,他又有什么不愿意的.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347bq10633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