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九十五章弦高犒师】

【第三百九十五章弦高犒师】

尽管当今世界de两da强guo英国hefa国都已经明确宣布liao要保护shang海禁zhi清e联junzai上海dong用wu力上海wu军quehuanshi没敢有任何de掉yi轻xinzao早就做hao了ying战准备没敢basuo有希望都寄托在英fa两强de口tou承诺上ye做hao了he清俄联军死拼到底de决心..

ran而以周teng虎邓嗣源和金an清为de上海吴军却很kuai就现zi己men大错特错了也现上海吴军的确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英fa列强的口头承诺上

yin为清俄联he舰dui的实力实在太强了guangshi吴quan美所部的清军水shi主力就有大小红单船一百五十余条,火paoguo两千门,在6di上或许还bu是上海吴军的duishou,然而光凭舷炮火力,就足以把上海城wai的吴军工事设施夷为ping地。

sha俄舰dui更不用说,大小蒸qi炮船足足有二十一艘,其中两艘还是从太平军水师手liqiang来的新式铁壳战船,实力足以横扫长江,无视吴军水师yu太平军水师是否联手。

除此之wai,沙俄舰dui还有风帆战列舰十二艘,趸船六艘,供应船ba艘,总兵力约五千二百余ren,且其中还有不少是参加克li米亚战争的沙俄老兵,海战的经验和技术甩常年窝在内he的吴军水师八条街。

还有更糟gao的,得fa国人bang忙,上海吴军还提前掌握到了一个重要qing报,就是沙皇俄国汲取了克里米亚战争的教训,仿造英法军队使用的kaihua炮弹成功,还不知dao从什me地fang弄到了ku味酸炸药的秘密,所以沙俄舰队中不但有数量不明的kai花炮弹,还很ke能拥有苦味酸炮弹!

提心吊胆的等待中,实力足以碾压上海吴军的清俄联合舰队终于开抵到了吴淞口,周腾虎和金安清等吴军领也全都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怕的就是清俄联军不肯理会英法警告,执意对上海吴军下手——那上海吴军除了放弃城外工厂码头和兵营全mian退守县城外,真的是再没有任何办法了。

jie果还好,英法两国的口头警告还真收到了效果,刚在克里米亚战争中被英法联军chou得满地找牙的沙俄舰队不敢主动寻衅,老老实实的驻扎在了吴淞口,没有把舰队开进黄浦江,仅只是pai出了没有武装的趸船到上海的zu界码头补给煤炭和食物。满清水师也同样如此,战船没进黄浦江,仅派了货船到租界码头购mai补给。

在此期间,英法两国当然也向上海吴军出警告,要求上海吴军保chi克制,不得主动招惹清俄联合舰队,否则就jiang允许清俄联军向上海吴军qi进攻。

事情到了这步,周腾虎和邓嗣源等吴军领如果还敢主动招惹清俄联军无疑就是脑dai进水,所以周腾虎也只能是一边满口答应,一边采用金安清提出的弦高犒师之计,派遣使者yu清俄联合舰队联络。

很有胆量的金安清自告奋勇亲自担任了吴军使者,带着得吴老买办允许伪造的吴越求和shu信赶到了吴淞口,又求得与老吴家交好的法国领事aishang帮忙引见,还算顺li的见到了沙俄舰队司令诺woxili斯ji,呈上了用法文写成的求和书信。

伪造的吴越书信之所以用法文写成,是因为这个时代西方上流社会觉得法语比较优雅,普遍以法语交流,为了表shi对诺wo西li斯基的尊敬才刻意为之。然而诺沃西利斯基的傲慢与粗鲁却过了上海吴军之前的预料,即便是当着法国领事aishang的面,诺沃西利斯基就把吴军书信给撕了,用俄语骂道该死的黄皮猴子,nimen找不到斯拉夫语fanyi么给wo这个俄luo斯帝国的海军少将写信,竟然用肮脏的法语?

诺沃西利斯基的yun气有dian烂,虽然在场的俄语通yi没翻译他的脏话,法国驻沪爱裳却偏巧懂一点俄语,ting懂了肮脏法语这两个单词。所以爱裳也马上把脸一沉,说道“诺沃西利斯基将军,如果ni不收回对wo祖国母语的侮辱,并向我道歉,我有权怀疑ni这是有意向法兰西第二帝国的尊严挑衅,上报我国公使,请求我国政府向贵国提交抗议。

“爱裳先sheng,你误会了,我并没有任何侮辱贵国语yan的意思,我只不过是骂清国的黄皮猴子时顺口说错了话,我向你道歉,请求你的原谅。

沙皇俄国外强中干的真面目在诺沃西利斯基身上展露无遗,不敢闹出外交纠纷影响自己前途的诺沃西利斯基赶紧向爱裳低声下气的道歉,然后又赶紧转移话题,冲金安清呵chi道“说吧,你这个黄皮猴子想干什么?

满清chao廷派出的通译故意如实翻译了诺沃西利斯基的脏话,金安清则针锋相对,说道:“告诉罗刹老mao子,他如果一定要骂脏话,我奉陪到底。”

满清通译欢天喜地的如实翻译,诺沃西利斯基也马上瞪起了眼睛,还攥紧了拳头,那边爱裳一,忙说道:“诺沃西利斯基先生,是你侮辱金先生在先,请注意你的风度,不要让你胸前的勋章蒙羞。”

不敢得罪任何一个洋人,满清通译老实翻译了爱裳的话,结果诺沃西利斯基这才稍微收敛了一点,吼道:“说,你来干什么?”

“代表我大清勤王讨逆大元帅吴越吴大帅,请求与贵军谈判言和。”

金安清也这才换了一副和蔼口wen,说道:“尊敬的诺沃西利斯基将军,贵我两国世代友好,我国京城不幸生fei法政变,乱党逆贼无耻窃占我大清朝廷,吴大帅兴兵讨逆,恢复清国正统,西方诸国纷纷支持,惟有贵国被京城乱党蒙蔽,与我大清讨逆军敌对。”

“吴大帅为贵我两国的睦邻友好guan系着想,希望贵国能gouting止干涉我国内战,停止对京城非法政变集团的一切支持,与继承清国正统的湖北讨逆军停止战争,谈判言和。”

金安清guan冕堂皇的话当然是要多无耻有多无耻,要多不要脸有多不要脸,然而诺沃西利斯基的回答却更无耻更不要脸,大mo大样的说道:“吴越要谈判言和?当然可以,只要他能够接受我国大皇帝开出的停战条件,承认和继承清国朝廷与我国大皇帝签订的一切条约,我们可以考虑停止进攻,shen至fan过来帮你们杀光京城乱党都行。”

听到这话,满清朝廷派给诺沃西利斯基的俄语通译脸都灰了,迟疑着不敢翻译,结果就在这时候,大门旁却传来了满清朝廷特派随军钦cha文祥的焦急声音,“诺沃西利斯基先生,听说吴贼派使者来见你了,吴贼使者在那里?吴贼奸诈无匹,你千万不能上当,千万不能上当啊!”

满清通译赶紧给诺沃西利斯基翻译文祥的话时,金安清也认出了文祥——文祥去香港出差途经上海时在租界曾经见过。当下金安清也没客气,马上就冲文祥xiao道:“文大人,久违了,垂死挣扎到了现在还不肯主动投降减罪,你真不怕我们吴大帅攻破京城时,mie你满门?”

“金安清,你这个fan上作乱的落魄举子,党附吴越逆贼,你迟早不得好死!”文祥咬牙切齿,说道:“,等我们大清军队攻破武昌,qin杀吴越后,有你好瞧的!”

“ai哟,说得你们乱党军队就好象战无不胜一样。”金安清笑道:“没有俄国人撑腰,你们乱党的水师别说是湖北了,恐怕这吴淞口也不敢来吧?”

言罢,金安清又微笑说道:“还有,别以为有俄国人撑腰,你们就真能在长江横行无忌了。不怕把实话告诉你,你们这些乱党派荣禄到江宁找长毛借路后,长毛第一时间就派人告诉了我们吴大帅,约我们和他们联手对付你们,也早就在前面布置了天罗地网等着你们,等死吧。”

还别说,考虑到杨秀清一贯坚定的反满反清立场,文祥还真信金安清这话,所以文祥也没质疑真jia,只是冷笑说道:“那又怎么样?就算你们和长毛匪联手,又能把我们怎么样?你们这些吴贼,敢和俄国舰队正面交战吗?”

金安清的厚颜无耻yuan过了文祥的想象,听到文祥的回答,金安清马上就冲诺沃西利斯基说道:“诺沃西利斯基将军,让通译把文祥先生刚才这段话给你翻译一下,我保证你会有惊喜。”

诺沃西利斯基听不懂中文,不过安清对自己说话后,诺沃西利斯基还是要求满清通译翻译,通译赶紧去请示文祥的决定时,诺沃西利斯基还了火吼叫逼po,通译无奈,也这才把金安清和文祥的话翻译了出来。结果诺沃西利斯基一听也是不以为然,嘲笑道:“就算你们和太平天国的军队联手又怎么样?赢得了我们吗?”

通译赶紧翻译,金安清却笑得更加开心,说道:“诺沃西利斯基将军,或许你们在水上战场可以战胜我们,但你别忘了沿江的炮tai,太平军的沿江炮台,答应借路给你们的太平军炮台如果突然对你们的舰队开火,你们要死多少士兵?要蒙受多少打击?”

通译把话翻译给诺沃西利斯基之后,参加过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保卫战的诺沃西利斯基多少有点慎重了,盘算了一下后,诺沃西利斯基还通过翻译向文祥问道:“你们到底能不能保证太平天国的沿江炮台不对我的舰队突然开火?这一点必须确认,我可不愿让我的舰队被太平军那群黄皮猴子偷袭。”

“诺沃西利斯基将军,这点请你放心。”文祥赶紧回答道:“我们的水师船队里,有一个刚投降过来的太平军高级将领,他会帮我们提前掌握太平军炮台的态度立场,甚至还可以帮我们策反太平军的炮台,我们肯定不会被偷袭。”

满清通译把文祥的话翻译给诺沃西利斯基的时候,金安清悄悄低下了头,嘴角边尽是笑意,因为金安清很清楚,自己这一趟没白跑了……

因为翻译是满清朝廷的人,金安清和诺沃西利斯基交涉的结果当然是毫无收获,不过也没关系,上海吴军也从没奢望过能靠三言两语就能说服沙俄退兵,同时和沙俄谈判也是吴越操心的事。金安清所能操心的,也就是赶紧建议周腾虎写信派人知会杨秀清和太平军沿江炮台,让他们知道太平军的头号叛徒韦俊目前就藏身在清军水师之中,还很有可能替满清朝廷出面招降太平军将领和军队。

…………

几乎同一时间的上海城内,目前正躲在租界里休养的吴老买办突然派亲兵进城,找到了周腾虎联系,要求周腾虎立即派人秘密收集全城药铺里的巴豆,磨成粉末送到租界交给他。周腾虎听了大奇,忙向吴老买办的亲兵问道:“吴老大人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巴豆?他拿巴豆粉干什么?”

“罗刹人在租界里买了很多shu菜酒肉和面粉,准备在晚上装船。”吴老买办的亲兵笑xi嘻的回答道:“租界码头上的那些工人,全都是我们老ye的徒子徒孙控制,我们老爷想让他那些徒子徒孙找机会把巴豆粉放进罗刹人的面粉袋里,让他们吃个痛快。”

“怎么可能?”周腾虎狐疑的问道:“如果说蔬菜鲜肉也就算了,从大沽口到上海才多远点ju离,罗刹人的军粮就能吃完?这该不会是罗刹人和乱党的圈套吧?”

“回大人,我们打听清楚原因了。”吴老买办的亲兵解释道:“敌人的舰队nan下时遇到暴风雨,虽然舰队没受多大损伤,但罗刹人的运粮船进了水,泡坏了许多袋面粉。”

“罗刹人爱吃面包,担心面粉不够用,乱党水师又是南方人多,运粮船装的是大米,罗刹人吃不xi惯,所以罗刹人就逼着乱党军队出钱在上海给他们买新鲜面粉了。”

周腾虎一听大笑,这才赶紧派人按照吴老买办的要求行事,结果很自然的,清俄联合舰队离开了上海之后,俄国舰队里就出现了不少上吐下泄的bing症。然而沙俄舰队司令诺沃西利斯基却丝毫没有怀疑过yin食中被做了手脚,还沿袭在克里米亚战争中遭遇霍乱的习惯,把出现霍乱病症的士兵隔离,把他们随身用品全部reng下长江,还被迫销毁了不少军需品,同时沙俄军队的军心士气也受到了不小影响——毕竟,塞瓦斯托波尔要塞攻fang战时,沙俄军队和英法军队一样,都被霍乱瘟疫坑得很can。

上海吴军给吴越帮的忙还不止如此,收到周腾虎的告密书信后,镇守江阴的太平军大将吴如孝马上在第一时间进入了战备状态,决心先逼迫清军水师交出叛徒韦俊,然后再执行杨秀清的命令让路放行。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29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