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二十六章喜极而泣】

【第四百二十六章喜极而泣】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为了预防万一,在紧张布置北伐安排的同时,吴超越也早早就做好了两线开战的准备,决心以山西吴军和河南吴军负责北线战事,又让吴军曹炎忠兵团和吴军水师秘密开始了远征准备,以便在杨秀清突然翻脸动手时发起东征,武力疏通必将被太平军封锁的长江航道。.更新最快

两线开战当然对吴军的经济、工业和后勤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即便有晚清头号理财专家阎敬铭帮忙经营,吴超越也不敢说有这个把握两线开战,两线取胜。所以吴超越也不得不准备了一个应变计划实在不行的话就暂时停止北伐战事,全力疏通长江航道。

吴超越很不愿意准备这个应变计划,更不愿意重蹈历史覆辙,带着汉人军队和汉人军队打得你死我活,天昏地暗,白白便宜蛮夷异族。可是没办法,长江航道对吴超越和吴军将士来说实在是太关键了,不管是吴军将士还是吴军控制地的百姓士绅,都绝不能容许长江航道被太平军切断。

没有长江航道,湖广四川生产的丝绸茶叶等土特产就无法出口换钱,吴超越就没办法征收赋税供养军队,湖广四川的经济民生也会受到巨大影响。没有长江航道,吴超越就没办法从海外进口机器设备,武器原料,工业将会受到巨大影响。同时被太平军重重包围的上海吴军,也将陷入孤军苦战的危险处境。

所以,杨秀清如果真的翻脸封锁长江航道,吴超越就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是立即挥师东进,和控制长江下游的太平军拼一个你死我活。

两线开战的危险本来就已经让吴超越忧心忡忡,吴超越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关键时刻,吴军竟然又冒出来了第三个潜在的敌人捻军!

主要活动于豫皖苏鲁四省交界处的捻军五旗原本与吴军交接不多,还因为陈州、归德和汝州三府一直被清军控制的缘故,吴军与捻军之间仅有的几次接触都是以合作为主,那怕是捻军叛徒李昭寿几次主动挑衅滋事,都没能引起吴军和捻军之间的大规模冲突。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逐渐变了,与满清朝廷失去直接联系后,陈州、归德和汝州三府的清军团练在别无选择之下,纷纷选择了主动投降归顺,还大都是选择了向有法度纪律的吴军投降。而再当吴军大破清俄联军的消息传开之后,三府境内的清军团练残部更是争先恐后的投降吴军,再没有任何信心等待满清朝廷反攻救援。

矛盾因此激化,豫东南的清军团练不但与捻军激战多年,彼此互有切齿之恨,还有在地方上有着十分激烈的利益冲突,那怕是在投降易帜之后也没有丝毫的改变,所以河南吴军与捻军之间的武力冲突次数自然激增,规模也迅速扩大,甚至还爆发了好几次千人规模的军队交战。

当然,也不能完全怪捻军各旗鼠目寸光,不懂民族大义,吴军方面也有责任,统帅豫东吴军的曾国荃是个宁死不吃亏的主,麾下将领更是个个喜欢拼命占便宜,不喜欢忍让更不喜欢委屈求全,自然也就没有大力约束地方军队,减少避免与捻军之间发生冲突。同时在大量收降了地方清军和团练之后,吴军的纪律严格程度也有所下降,又在与捻军存在着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河南吴军真是想不和捻军爆发战事都难。

结果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河南吴军与捻军之间的尖锐矛盾突然大规模爆发,为了争夺归德府高辛集的控制权,刚换了旗帜的归德吴军和捻军正白旗主力大打出手,南下接管归德府的吴军大将蒋益澧也亲自率军下场参战,和捻军正白旗主力直接交战。

捻军正白旗的旗主龚得树本来就被吴超越亲自出手抽过,这会又和吴军开战当然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不但毫不让步还马上派人向张乐行等其他捻军旗主求援,再加上李昭寿坚持不懈的挑拨离间,周边的捻军便纷纷出兵增援龚得树。而曾国荃收到蒋益澧的求援要求后,也毫不犹豫的派遣舒保率领满蒙骑兵南下增援,再等吴超越收到消息时,河南吴军和捻军在归德府境内早就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唉,烦啊,这不是给我添乱吗?”

看完了曾国荃的公文报告,吴超越愁眉不展,赵烈文和戴文节等人也是眉头紧皱,全都无比担心河南吴军会因此与捻军五旗全面开战,影响吴军的北伐大计。还是唉声叹气了不少时间后,赵烈文才无可奈何的对吴超越说道:“慰亭,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调聂士成的兵马东进增援,让捻军知难而退。二是叫杨秀清出面调停,争取和平解决这次冲突。”

“聂士成的兵马不能轻动。”吴超越摇头,说道:“张乐行和龚得树那帮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亡命徒,看到我们调动河南主力东进,不会知道什么叫知难而退,只会和我们把冲突更加扩大。”

“那就只能找杨秀清帮忙了。”赵烈文更加无奈的说道:“不过就现在杨秀清的立场态度,这么做恐怕更危险,他如果铁了心要给京城乱党围魏救赵,这就是个挑起战端的好借口。”

吴超越点了点头,也知道杨秀清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件事向自己发难,乘机挑起太平军与吴军之间的武力冲突。然而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却下定了决心,咬牙说道:“派人联系杨秀清,叫他出面调停,他如果乘机挑事,咱们就和他奉陪到底!”

“慰亭,这么做是不是太卤莽了?”戴文节有些担心的问道:“北伐在即,这时候我们能避免和长毛重新开战,还是尽量避免的为好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吴超越卖弄了一句名言,冷哼说道:“如果周文贤带回来那道匿名信不假的话,那么杨秀清不管找什么借口,都一定会在我们发起北伐时封锁长江航道,拖我们的后腿。既然如此,与其做无用的忍让,倒不如把重新开战的借口送给杨秀清,让他直接表明态度立场,这样还省得我们天天提心吊胆!”

“也是。”赵烈文附和,说道:“与其日夜防范,被动守卫,倒不还如诱使杨秀清提前动手,这样反倒要比在我们北伐时杨秀清突然动手强得多。”

吴超越点头,当即命令幕僚提笔做书,给杨秀清写了一道书信,要求杨秀清出面调停河南吴军与捻军诸旗之间的战事冲突。结果也是凑巧,才到了第二天,杨秀清就主动派人来到了湖北省城,以要求吴超越证明没有背盟之心为借口,逼着吴超越把满清朝廷派到湖北的使者景寿交给太平军。

听到太平军使者的要求,吴超越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是为难,而是吴超越已经可以基本肯定好兄弟杨秀清已然背叛了反清大业,为了权力地位选择了与满清朝廷携手合作,伤感失去杨秀清这个曾经的坚定盟友。

伤感之余,吴超越甚至都难得叫幕僚提笔做书,直接就对太平军的使者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的东王万岁,就说清妖派来的这个使者恰好是我的朋友,对我还多少有点恩情,我不能把他交给你们。还有,我和杨秀清在缔结盟约的时候,也没约定过要互相把清妖的使者交给对方。”

“吴大帅,我们东王万岁要你交出清妖使者,是要你证明没有背盟之心,给你机会证明继续维持友好盟约的诚意。”太平军使者威胁道:“大帅你如果拒绝,我们东王万岁也许就会怀疑你存有异心,准备背弃贵我两军之间的同盟协议。”

“随便。”吴超越挥挥手,说道:“下去休息吧,你什么时候想走都行。”

送走了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和平通好的太平军使者,吴超越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吴军水师和吴军曹炎忠部进入备战状态,同时调动江西境内的吴军兵马,随时准备与长江下游的太平军重新开战。此外吴超越又抓紧时间派遣密使向上海吴军告警,让周腾虎等人做好防范松江太平军突然偷袭的准备。

末了,吴超越还不得不命令聂士成率军赶赴归德府驱逐捻军,提前做好放弃北伐计划的一切准备,惋惜叹道:“可惜啊,不能抓紧时间赶快动手,等满清朝廷稍微缓口气,再想打下京城就不知道会增加多少难度了。”

再接下来的时间里,即将与曾纪静正式完婚的吴超越一直都是闷闷不乐,也时刻留心着长江下游的情况变化,然而预料中的杨秀清动手速度却大大超过了吴超越的预料,才仅仅过去三天时间,吴军特务头子张德坚就飞一般的冲到了自己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喊道:“大帅,出大事了!长毛那边出大事了!”

“这么快?”吴超越先是一楞,然后一想到杨秀清的暴躁脾气,吴超越倒也没怎么奇怪,只是叹息着向张德坚问道:“长毛用的是什么借口?封锁下游的长江航道?”

“大帅,你这话什么意思?”回答吴超越的,是张德坚瞠目结舌的反问……

…………

也来看看满清朝廷这边的情况,对吴超越来说,河南吴军和捻军在归德府爆发大规模武力冲突,当然是一个糟糕得不能做糟糕的坏消息。然而对于满清朝廷来说,这个消息当然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尤其是在已经发现河南、山西的吴军正在积极筹划北伐东征的情况下,这个消息对于满清朝廷来说,更是等同于天降福音。

“皇天庇佑我大清啊。”鬼子六甚至还直接这么欢呼道:“捻匪和河南吴贼在这个时候大打出手,等于就是帮了我们大清朝廷的大忙啊!这下子,不但河南吴贼再不敢轻易北上了,杨秀清那边也有借口和吴贼直接开战了。”

更让鬼子六欢喜的还在后面,时隔数日之后,得吴超越允许一直和满清朝廷保持着驿站联系的景寿,又突然用六百里加急送来喜讯,报告了吴超越拒绝把他交给杨秀清的情况。得知了这个好消息,鬼子六更是连懿旨都没请,直接就跑进了慈宁宫对着慈安又吼又跳,“皇嫂,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吴超越那个逆贼,果然拒绝了把景寿交给杨秀清,大清这下子有救了!有救了!”

知道杨秀清肯定会以此为由乘机重新挑起与吴军之间的战火,慈安也顿时激动得流下了眼泪,泣不成声,“皇天庇佑,大清列祖列宗显灵,这下子大清江山又有希望了。”

住在储秀宫的慈禧还是在被慈安请到了慈宁宫后才知道这个喜讯,虽然城府远比慈安为深,然而突然听到这个情况,慈禧还是忍不住抹了抹眼角,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接下来就看杨秀清那个发匪伪王的了。”

“嫂子,不是只欠东风,是应该已经在火烧赤壁了。”鬼子六微笑说道:“算时间和路程,杨秀清那边这几天应该已经动手封锁长江航道了,吴超越那个逆贼,也应该被迫出兵长江下游,武力疏通长江航道了。”

慈禧点了点头,又淡淡问道:“老六,以你之见,杨秀清那个逆贼能够给我们争取多少时间?”

“臣弟估计,最少也能给我们争取一年时间。”鬼子六得意洋洋的说道:“吴超越要想彻底疏通长江航道,就必须得攻占湖口、彭泽、安庆、镇江和江阴这五座驻扎有长毛重兵的江防重镇,同时还得拿下江宁,没有一年时间,吴贼休想做到这点!”

“不能光靠长毛自己努力。”慈禧摇头,说道:“要防着长毛压力过大重新倒戈,我们也得努力给长毛帮点忙。”

“嫂子放心,臣弟明白这个道理。”鬼子六赶紧点头,又迫不及待的说道:“臣弟还认为,我们应该把我们向洋人购买到的军火,拿出一部分来援助捻匪,让他们更有力替我们牵制吴贼,让吴贼更加不敢出兵北上。”

“这事你可以看着办。”慈禧再次点头,又指点道:“不要只顾着援助捻匪,还要试着乘机收买他们,该封官的封官,该赐爵的赐爵,这样他们更卖力,也会有更多的捻匪……。”

“主子,桂良桂中堂递牌子求见,说是有关于长毛伪王杨秀清的大事禀报,看上去很急。”太监总管安德海小心翼翼的禀报声,打断了慈禧对鬼子六的耳提面命。

如果换成了是在平时,安德海的不长眼色肯定会让慈禧大发雷霆,说不定还会有被罚掌嘴的危险,然而这次却完全不同,听到了是关于杨秀清的事后,慈禧不但没有半点的不悦,还十分迅速的改口说道:“快,快请桂中堂进来。”

吩咐间,慈禧的嘴角边还带着欢喜的笑意,鬼子六和慈安则笑得更加的欢喜,还仿佛已经看到了吴军和太平军再次大打出手的壮观画面。

慈安、慈禧和鬼子六很快就笑得更开心了,因为桂良桂中堂不但是跌跌撞撞的冲进慈宁宫,冲到了慈安和慈禧面前扑通一声双膝跪下后,嘴还没有张开,眼中就已经涌出了泪水,把好好的张口问安直接变成了泣不成声。

“桂爱卿,哭什么呀?不就是长毛和吴超越逆贼重新开战,有必要这么激动吗?”慈安含笑埋怨,眼角却不由有些光芒闪烁……

“太后,不是长毛和吴超越逆贼重新开战!是长毛贼将吴如孝发现了杨秀清和我们结盟,率先起兵讨伐杨秀清,长毛诸贼将纷纷响应啊!”

喜极而泣的桂中堂终于喊出了自己前来禀报的紧要大事,听到这话,鬼子六顿时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鬼子六还隐约听到了安德海的公鸭嗓子叫喊,“太后!太后!两位皇太后,你们怎么了?怎么了?”(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522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