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七章软硬兼施】

【第四百七十七章软硬兼施】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我们到底碰上什么妖兵了?怎么有这么多厉害武器?”

再怎么震惊恐惧也没有多少作用,黄老虎治军严格的积威逼迫,一千多名太平军将士还是硬着头皮向山下的吴军阵地发起冲锋,妄图冲破吴军阻拦,突袭捣毁对彭泽城防威胁巨大的吴军炮兵WWw..lā

这也是事隔七年之后,太平军与吴超越直系精锐的首次再度交手,开始也很明显,彭泽太平军显然已经忘了吴超越直系精锐与太平军在七年多前最后那次交手,是用五个营的兵力踩着石达开的两万多精锐暴打,竟然还敢以进攻型阵形螃蟹阵向吴军阵地发起进攻。

太平军螃蟹阵的精髓是两翼包抄,以中路军队正面牵制住敌人,以两翼队列形似蟹脚的军队左右包抄,或是侧翼突击,或是直接绕到背后配合中军正面前后夹击,进而还可以因地制宜演变出多种战术变化,是太平军四大名阵中攻击力最强的阵形,也是太平军鼎盛时期横扫清军的杀手锏之一。

很可惜,太平军的阵形虽然精妙,经过太平军名将黄文金悉心操练的彭泽太平军将士也能娴熟运用这一阵形,然而他们却偏偏碰上了已经完全欧美化的吴军精锐兵团,面对从中路主动杀来的太平军士兵,吴军将士二话不就是以掷弹筒狂轰乱炸,反复改进过多次的掷弹筒射速奇快,就象能够连发一样不断将炮弹轰进太平军的人群中,炸得太平军士兵鬼哭狼嚎,东倒西歪,死伤不断,根本不去理会敌人的战术意图,一味只是以火力压制。

这里也得夸奖太平军一句,一看情况不妙,太平军指挥官的令旗一挥,中路进兵的太平军立即变阵,变成以二十五人为一队的百鸟阵,零罗星布,避免密集伤亡,且与后世的三三制战术有异曲同工之妙,顿时有效降低了士卒伤亡,同时还能继续对吴军正面保持压力,继续为两翼创造战机。

乘着中路牵制住吴军正面的机会,两翼的太平军立即发起冲锋,妄图冲击吴军阵地两翼,但还是很可惜,吴军指挥官只是一声令下,居前的一个营吴军立即排起密集横队大步进攻,不理两翼只是正面冲击对面之敌,拿出与英国龙虾兵一脉相承的近距离开枪战术密集射击对面之敌,首当其冲的太平军队纷纷溃散,根本无法抗衡。

这时,从两翼包抄而来的太平军也已经向吴军前队的薄弱两侧发起了进攻,结果就在太平军上下满怀希望的时候,令旗挥舞间,吴军前队突然变阵成了吴超越赖以成名的空心刺猬阵,守得前后左右密不透风的同时,又以高射速的击针枪迎头痛击太平军,打得呐喊冲锋的太平军士兵人仰马翻,死伤惨重。

乒乒乓乓的枪响不绝,密集的子弹有如狂风暴雨,把三面冲击吴军空心方阵的太平军士兵打得根本无法近身,同时空心方阵内部的吴军掷弹筒也不断发射,把炮弹接连打进太平军密集处,炸得太平军士兵难以积聚成群,自然也更加无法对吴军的密集方阵形成威胁,吴军将士从容不迫,太平军士兵却是大呼叫着不断后退,原本严整的阵形队列也在慌乱中逐渐凌乱。

太平军的队形凌乱,另一个营的吴军将士自然也就获得了出击机会,同样是排着密集的横队,后队的吴军将士大步向前,集体冲击敌人队形最为混乱的左翼,只用了两波轮射就把左翼的太平军彻底击溃,然后继续向前,呈顺时针方向去冲击正面的太平军,结果才刚咬住正面的太平军,吴军前队也迅速变阵为进攻队列,向右翼的太平军发起冲锋。

战术灵活,武器又占据绝对的射速优势,吴军的进攻当然是象摧枯拉朽一样的迅速击溃了正面和右翼的太平军,太平军士兵纷纷溃逃回山,黄文英在山顶脸色铁青,吴军主将曹炎忠却是连看都懒得看这一眼这边的战事情况,吴军炮兵也一直在开炮不断,继续以炮火疯狂碾压彭泽太平军城下工事。

如同教科书一般,当吴军炮火严重破坏了太平军在城下的羊马墙防线后,由一个营组成的吴军突击队立即发起进攻,以什队为一组,采取散兵线战术冲锋,冲到太平军防御阵地面前,一队一门掷弹筒负责攻击敌人火力密集处,其下的以击针枪射击掩护,并负责以随军带来的木板搭建过壕木桥,另有两个爆破手携带手雷上前,专门负责对付太平军的城下地堡。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军才在真正意义上遭受了一定阻力,躲藏在地堡里太平军士兵和躲在残缺羊马墙背后的太平军士兵疯狂开枪,多少压制住了一些吴军的攻势,也给吴军士兵造成了一些死伤。——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太平军也可以勉强算是近现代军队。

不过对吴军将士来还好,太平军虽有工事优势,但他们手里拿着火绳枪和前装燧发枪射速实在是太慢了,打完一枪后要花相当不少的时间重新填装弹药,羊马墙工事破坏严重,又被吴军的掷弹筒压制,打不出三段射战术,自然也就无法靠战术弥补火力的不足,让吴军将士可以抓住他们开枪后重新装弹的机会迅速上前,逐渐逼近太平军的城下地堡。

太平军夯土建成的地堡用来防子弹倒是效果不错,吴军的击针枪除非是准确命中太平军地堡的射击口,否则就绝无任何可能杀伤地堡里的太平军士兵,然而吴军突击队逐渐逼近太平军的地堡阵地后,太平军精心修筑的地堡也就成了他们士兵的坟墓——只要有一枚手雷弹塞进射击口里炸开,地堡里的太平军士兵连躲都没地方躲,只能是活生生的被炸成血肉残骸。

连绵枪声中,经验丰富的吴军士兵滚爬挪移,不断逼近太平军的地堡,也不断把冒着青烟的手雷塞进或者砸进太平军地堡的射击口中,地堡里的太平军士兵撕心裂肺的惨叫,却还是挡不住手雷弹的猛烈爆炸,一个接一个太平军士兵惨死在爆炸之中,也一个接一个的太平军地堡射击口喷出浓烟火焰,直接化为坟墓。

太平军的第一道壕沟防线迅速被吴军突破,在第二道壕沟前,吴军突击队虽然遭到了更为猛烈的抵挡,然而当曹炎忠暂时撤下突击队,重新以炮火覆盖太平军的第二道壕沟防线后,大量退守到第二道防线上的太平军士兵便也重新身处在了铁火地狱之中。

为了减少精锐士卒的伤亡,吴军的炮火足足用了一个时的时间火力覆盖太平军的第二道防线,期间躲在地堡里的太平军士兵还稍微好些,除非十分倒霉的恰好被吴军炮弹命中,否则就基本上比较安全。然而躲在羊马墙背后的太平军士兵却倒了大霉,不断被倒塌的垒墙活埋,也不断吴军的苦味酸炮弹覆盖,死伤极其惨重。

这时,冒险再次登上城墙察看情况的黄文金见第二道防线已经注定难保,为了减少伤亡和保存实力,便也果然做出了退兵决定,发出信号招呼城下士兵回城,早已支撑不住的太平军士兵如蒙大赦,赶紧争先恐后的逃回城下,又在黄文金的指挥下转到没有受敌的南门回城,吴军轻松夷平太平军的城外防御工事,打开了直抵城下的道路。

虽然比较轻松的捣毁了太平军的城下防线,但吴军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如果不能突破太平军的城墙防线,之前的辛苦牺牲注定只是徒劳。然而就在应该一鼓作气继续向彭泽城墙发起进攻的时候,曹炎忠却出人意料的暂时停止了进攻,选择了以炮火继续覆盖彭泽城上,同时出动辅兵填塞太平军的城下壕沟,尽可能多架壕桥以便军队直抵城下。

同为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将,黄文金一眼看出曹炎忠屁股后面夹的是什么玩意,料定曹炎忠是准备到了晚上守军视线困难时再发力,也断定曹炎忠肯定在打彭泽西门的主意。所以黄文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下令彻底堵死彭泽西门的城门甬道,让吴军就算炸开了城门也进不了城。

“抓紧时间休息,天黑前一定要全部吃完晚饭,备足干粮火把,准备夜战!”

迅速安排好了夜战准备后,黄文金这才眺望看向吴军阵地,咬牙切齿,暗道:“来吧,打野战我是打不过你们的洋枪洋炮,但是打蚁附战的时候,我看你们的洋枪洋炮还能有多少作用!”

被黄文金料中,曹炎忠确实打算在夜间发力攻城,同样是抓紧时间让吴军将士吃好晚饭,同时备足了干粮和火把,然后到了下午七点多时,天色基本全黑时,曹炎忠才重新调兵遣将,安排军队发起进攻。

吴军的攻城战术一度让黄文金有些看不懂——曹炎忠竟然命令吴军火炮全力射击彭泽城内,而没有重点打击太平军的城墙阵地。结果这么一来,吴军的炮火虽然也给城里的太平军制造了相当不少的死伤和混乱,可是黄文金却只是一声令下,让预备队尽量藏到城墙下方的射击死角处后,吴军的远程炮火也就起不了多少的作用了。

黄文金很快就发现自己上了曹炎忠的恶当,尽量用远程炮火把太平军的预备队逼到城墙下方的炮击死角处后,一直没有开过炮的十门超大口径吴军臼炮乘机悄悄上前,逐渐摸到了彭泽西门城下,然后一起开火,突然把十枚20口径的苦味酸开花炮弹曲线轰出,猛烈打击太平军的城墙阵地和城后直射死角。

从天而降臼炮炮弹落地炸开,前所未见的猛烈爆炸几乎是在瞬间收割了周边数丈内的太平军士兵性命,黄文金难以置信的怒吼,城墙上和城墙下方的太平军士兵却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吴军的臼炮继续发射,不断将大口径开花炮弹曲线轰上城墙顶端和城墙后方,躲藏在城墙下方的太平军预备队措手不及,顿时死伤惨重得无法再惨重。

这时,还是被黄文金料中,乘着城上太平军因为臼炮的偷袭而慌乱的时候,吴军爆破队迅速携带炸药过桥,摸到了彭泽西门下堆积,迅速安置好导火线引爆,只用一次爆破,就成功炸碎了彭泽西城门!

但是很可惜,城门甬道已经被土石沙包堵死,吴军将士就算炸开了城门,还是没办法直接杀进城去。

对此,黄文金当然是得意大笑,万分钦佩自己的料事如神,未雨绸缪提前破坏了吴军的爆破攻城计划。然而消息报告到了曹炎忠面前后,曹炎忠却是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道:“直接炸城墙。”

枪炮掩护,吴军爆破队携带着尖头木驴再度上前,迅速找到白天就已经看好的爆破位置,抡起巨锤敲击铁钎,捣碎城砖破坏城墙,彭泽太平军也很快发现了吴军的恶毒用意,赶紧一边重点打击吴军的掘城位置,一边向被太平军众将死死按在城里的黄文金报告这个情况。

“直接炸城墙?”

不知道世界上已经有个玩意叫做达纳炸药的黄文金一听直接笑出了声,大笑道:“行,超越妖的妖兵既然喜欢直接炸城墙,那就让他炸去,我倒要看看,他要用多少火药才能炸开我们反复加固过的彭泽城墙!”

大笑过后,黄文金又看了看南面的高家咀方向,心中暗道:“陈中理,该动手了,不指望你能直接冲破超越妖的营地,起码也要给我这里分担点压力吧。”

如黄文金所愿,太平军此前埋伏在高家咀山林中的伏兵确实已经在动手,在陈中理的率领下,三百来名太平军精锐利用对地形道路的熟悉,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了吴军营地的附近,并抢在被吴军斥候发现之前,突然向吴军营地发起了进攻。

太平军这一手如果是用在其他的军队上,倒是肯定能收到不少成效,但还是很可惜,太平军这次碰上的是吴超越的亲儿子军队,装备精良就不用了,还上上下下都接受过严格训练,对一切突然情况都有相应的应对方法,太平军伏兵的偷袭只是稍稍惊扰了一下吴军营地后,留守营中的两个营吴军精锐马上就做出反应,迅速赶往营地各处守卫栅栏壕沟防线,起到了主心骨的作用与辅兵联手迎击太平军的偷袭,还十分老辣的只守不出,不给太平军任何乘虚而入的机会。

营地遇袭的消息传到前方,曹炎忠也没有任何的焦急慌张,任由营内后军自行迎战,同时还未雨绸缪的给监视石山阵地的吴军将士去令,叫他们做好防范石山太平军再度下山突击的准备。

这次轮到曹炎忠料事如神,通过声响火光发现自军伏兵已经动手之后,石山阵地上的太平军果然在黄文英的指挥下再度下山,妄图趁火打劫彻底搅乱吴军。但是黄文英却又很快就无比郁闷的发现,山下的吴军不但早有准备,还改变了战术,以掷弹筒加火枪严密封锁了太平军的下山道路,太平军几次冲锋,都被吴军的密集火力直接打退。

见此情景,黄文英当然想起了当初自己率军偷袭吴军辎重船队时的情况,也忍不住更加郁闷的嘀咕道:“超越妖的兵,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怎么无论任何情况,都是既不慌又不乱?”

吴军从容沉着当然是建立在对自军实力的绝对自信上,尽管城墙上的太平军火力如何猛烈,也不管身边随时随地都有火把石头落下,躲藏在尖头木驴下的吴军士兵就是挥钎不止,迅速挖掘城墙不断,同时后方的吴军将士也从容不迫的不断对城上开枪开炮,以火力压制城上守军,为自军爆破队分担压力。

激战到了下半夜时,一个爆破孔终于挖掘完工,内盛达纳炸药的炸药包也迅速塞入孔内填满,又装上硝化汞雷管,并迅速铺好引线点燃。

枪炮益密,城墙上太平军士兵仿佛是察觉到了危险到来,更加疯狂的拼命对着吴军的爆开枪投石,然而却还是挡不住包裹着硝粉和苦味酸粉末的导火线迅速燃烧,逐渐逼近爆破孔……

“轰隆!”

远超一切的猛烈爆炸声中,彭泽西门的城墙就好象是被鬼神推动一样,突然猛的跳了一跳,继而发出巨大异响,在土石灰尘中轰然倒塌,露出了一个不下五丈宽的巨大缺口。太平军上下震惊万分,绝望惨叫,吴军将士却是欢声雷动,并且毫不犹豫的向着缺口发起了冲锋。

“什么?城墙被炸塌了?怎么可能?我辛苦修了那么多年的城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炸塌了?!超越妖用了多少火药,怎么能这么快就炸塌彭泽城墙?!”

收到报告后,黄文金先是难以置信的接连大吼,继而又在心里飞速闪过一个念头,“要不要继续打巷战,全力死拼到底?”

“承宣,怎么办?”旁边的太平军众将也纷纷问道:“是立即弃城撤退?还是和超越妖死拼到底?争取补上缺口?”

黄文金没有立即回答,还下意识的想起了吴超越写给自己的书信,心中动摇,暗道:“真把军队拼光了,天王乘机找我秋后算帐,怎么办?”(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546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