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八章以动制静】

【第四百七十八章以动制静】

进攻shi如何打巷zhanyi度shi困扰wuchaoyue嫡系bing团deyi个nan题地形bu熟发挥buliaohuoli强射速快的you势相反huanrongyi被敌人打冷枪;空间狭窄手li的刺刀bu够灵活一旦遭遇偷袭就很容易吃大亏;尤其shi到了光xian不zu的夜里,zhe样的弱dian更是hui加倍fang大。天津战役,还you与小刀会的shang海zhi战,wuchao越的嫡系jun队du在zheshang面吃亏不小。

很you意思的是,反倒是wu军的erxian军队在这方面最拿手,不象wu超越的嫡系军队一样过于yi赖先进武器,武器装备五花ba门长短bing器都有,打起巷战laiye反而更加从容有余。——当ran,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吴军的二线军队舍de死人,舍得拿士兵的人命堆。

吴军精锐兵团也不是没有办法解jue这一难题,只不过之qian力有不逮,suoyi就算早就zhi道如何解jue这个难题也做不到,而在经过近七年shi间的积累发展之hou,吴超越的嫡系兵团也终于neng够做到这一点了,

解jue这一难题的办法就是四个字,工业实力

砰!

一声响,躲藏在院墙背后的tai平军士兵从窗户后打chu冷枪,准确命中了一名街道shang的吴军士兵,打冷枪成功的太平军士兵得意狞笑,然而不等ta的笑容结束,头顶天上已经嗖嗖fei来了两个黑点,落到院墙背后炸kai,弹pian与火焰一起四射之间,打冷枪的太平军士兵he他的同伴连惨jiao都来不及发出,直接就躺在了地上。

砰砰砰ji声枪响,一个黑影突然从街道拐角处窜出,飞奔到对面墙边的杂物堆后躲藏,埋伏在这个街口处的ji个太平军士兵没经受zhu诱惑开枪射击,枪口发出火光暴lu位置,也马上招来了滔天大祸,不xia十枚手雷ji乎同时飞来,眨眼间就把太平军在这个街口的伏击阵地化为了一pian火海。

趴hao了,wo一冲就马上一起冲,和妖兵拼刀zi!

十来个太平军士兵手拿利刃ban蹲在漆黑的小巷中,不露半点hen迹,屏息静气只是等待吴军士兵的到来。然后很快的,还真有一队吴军士兵打zhuo火把来到这个巷口附近,太平军zhong人心中暗喜,正yao暴起冲锋,不料na队吴军士兵却kan都不看就先往这条漆黑的小巷里扔出两枚手雷,手雷爆炸弹片横飞,受伤的太平军士兵吃痛惨叫,同时火光也照亮了他men的身形,吴军士兵的长枪短枪一起开火,迅速把这十几名准备近身白刃战的太平军勇士放倒在了血泊之中。

更倒霉的还是集群shou卫城内zhong要据点的太平军士兵,这些shou卫城内街垒、高地或重要建筑的太平军士兵如果换成了是和其他敌人交手,就算最终shou不住阵地,也起码得崩掉其他敌人的几颗大门牙。但是很可xi,他men碰上了吴超越的嫡系兵团。

咻!咻!咻!街垒拿不下没关系,掷弹筒上,先打出几发十几发掷弹筒炮弹,把守街垒的太平军士兵炸个七荤八素,然后zai冲上去扔手雷弹,直接把街垒炸开。

咻咻!提前抢占街道至高点的敌人不容易对付没关系,还是掷弹筒上,曲线飞行的掷弹筒只要调zheng好射高,打高处的敌人正好是手到擒来,炸就能把ni炸得在高处无地容身!

最惨的还是守卫重要建筑的太平军士兵,除了会遭到吴军掷弹筒二话不说的轰击外,还只要一开枪暴露位置,马上就有手雷和子弹的一起重点关照,吴军精锐兵团的将士绝不会象吴军二线军队那样恨不得把一颗击针枪子弹扳成两颗用,一遇zu拦首先只会想到用钢铁和火药解决问题,背靠长江shui道you有制江权,吴军精锐兵团也有这个底气挥霍弹药。

吴军曹炎忠兵团的这一蛮横行为除了有效降di自军士卒的伤亡之外,也逐渐粉碎了peng泽太平军zhu帅黄文金的抵抗决心,原本就无比担心拼光了老本会被hong秀quan秋后算帐,you不断收到吴军不断向城内深处挺进的bao告,黄文金更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

“承宣,到底该怎么办?是继续撑下去?还是赶紧转移?

“如果要继续守的话,就得赶紧把南门shi山上的军队调下来,不然光靠我们城里的军队,就算想守也守不住!”

“如果不守就得赶紧走,cheng着dong面没有超越小妖的军队,赶紧先去建de,然后再想办法。”

“不能走!我们在peng泽经营duo年,城里这么多粮食弹药,那能说不要就不要?再说了,yi王八千sui要我们jian守peng泽等待增援,我们只守不到一天就qi城东tao,翼王八千岁和天王万岁追究下来,谁来担待?”

“那也要守得住!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守得住不?”

旁边的部下在七zui八舌的给黄文金施加压力,同时石山阵地上的黄文英也pai人来问是否需要下山回援,黄文金心里却更加的犹豫不决,暗道:“打是还能再打下去,就算最后还是不能守住彭泽,起码也可以大量消hao超越小妖的弹药,尽可能多消耗他一些兵力。可是我这么做,又有shi么意义?”

给黄文金致命一击的是xi门城墙彻底失守的bao告,经过一番苦战之后,吴军将士成功驱逐了彭泽西门城墙上的所有敌人,牢牢控制住了城墙阵地,也保护好了进兵城内的道路,基本奠定了胜局。而收到这个报告后,黄文金不但没再大发雷霆,相反还隐隐有一种近乎解tuo的感觉,当即说道:“没办法,再守下去也没意思了,乘着东面还没敌人,赶紧出城去建德,先保住军队再说!”

都知道败局已定,太平军众将也就没有一个人反对黄文金的这个决定,而迅速an排好了弃城转移的顺序及殿后军队后,黄文金还看了西面一眼,低声嘀咕道:“翼王八千岁,别怪我,但凡有一点希望,我就肯定继续拼下去,可我是真的打不过超越小妖,总不能白白送死吧?”

黄文金做出了一个聪明的选择,吴超越采取蛙跳战术绕开hu口直取彭泽,目的是为了拿下彭泽做为前进据点,并不急着花费太多时间和力气歼灭彭泽太平军,所以黄文金所部弃城东逃时,吴超越的忠实走gou曹炎忠也没fen兵拦截,只是指挥军队优先肃清城内残敌,以便将来接管控制,黄文金剩下的大半兵力也乘机顺利撤走,狼狈逃向建德。

黄文金倒是成功保住说话的本钱了,可是彭泽只守了不到一天时间就被吴军拿下的消息传回湖口后,石da开却是脸拉得比驴脸还长了,还十分难得的砸了桌子,怒hou道:“黄文金是干什么吃的?在彭泽经营了这么多年,ju然连一天都守不住!”

“从战报上来看,黄文金也算是尽了努力。”翻看着彭泽战报的翼王府首席幕僚张遂mou替黄文金说了一句公道话,说道:“除了弃城决定有些仓促外,其他的还真怪不了黄文金,zhu要还是超越小妖的妖兵火力太猛,洋枪洋炮太多,所以彭泽才这么快失守。”

“真不能wan全怪黄文金。”同为厚道人的重要zeng锦谦也说道:“之前伏击超越小妖的辎重船队,他不但拼光了水shi船队,还da上了不少陆师主力,已经伤到了元气,这会又叫他以一军之力,独抗超越小妖的嫡系精锐,吃败仗不算奇怪。”

“我没指望过他能打胜仗!”石达开恨恨说道:“我只是恨他输得太快,逃得太快,这么容易就把彭泽重镇让给超越小妖!”

“翼王八千岁,那要不要降诏问罪?”曾锦谦问道。

人品德行,犹豫了一下后,虽然多少有些怀疑黄文金是在保存实力,然而石达开最终还是yao了摇头,说道:“算了,和你们说的一样,黄文金也算是尽了力,不能寒了将士之心。给他去道命令,叫他在建德重整旗鼓,等候调用。”

张遂谋和曾锦谦一起答应,先替石达开拟好了命令发出,然后曾锦谦才又问道:“翼王,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是继续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还是未雨绸缪,早做调整?”

石达开不答,还反问道:“以你们之见,超越小妖接下来会怎么做?是否有可能以彭泽为立足地,继续不理湖口战场?继续以偏师东取anqing?”

“这个可能不大。”张遂谋答道:“超越小妖的偏师虽然强悍,但是要想攻下我们重兵守卫的安庆坚城,恐怕还是有些实力不足,除非超越小妖继续增兵前线,或者亲自率领主力去攻打安庆,否则我们就用不着担心安庆的安全。”

石达开huan缓点头,盘算了片刻后,石达开还又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恶狠狠说道:“继续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我倒要看看超越小妖的偏师有没有这个实力拿下安庆!”

言罢,石达开又迅速调兵遣将,从皖beige地调派援军赶赴安庆增援,同时催促赣东各地援军尽快北上,以为湖口后援,也伺机反扑夺回彭泽。

…………

如张遂谋所言,虽然曹炎忠并没有主动提出要求,吴超越也深知光ping自军偏师之力,确实很难拿下南京上游的头号重镇安庆坚城,所以收到了彭泽捷报之后,吴超越迅速拿定主意,决定让黄远豹率领吴军第一兵团的精锐,并抽调部分水师和部分二线军队一起赶赴彭泽增援,继续以曹炎忠为主帅东征安庆,并要求曹炎忠加快动作,不给太平军大举增援安庆的机会。

吴超越的这个决定yin来了吴军文武众人的一致质疑和担忧,担忧的倒也不是吴军偏师过于孤军深入——水师已经无敌于长江航道,水上粮道可以保证畅通,吴军偏师就直接打到南京城下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吴军众文武所担忧的,是吴超越本人的安全。

“镇南王,这么做对你来说是不是太危xian了?”

同为忠实走狗的黄远豹首先提出质疑,说道:“我们一二兵团的精锐都去了安庆,辅助军队也被调走大半,另外水师也大半去了安庆,你身边能用的军队可就不多了?长毛的西线主力又恰好就在湖口,如果他们乘机向jiu江发起进攻怎么办?”

“是啊,尤其是再把水师主力分散使用这点,是否太轻敌了?”刘铭传也说道:“如果再把我们的水师主力一分为二,我们liu守在鄱阳湖里的水师就没办法对长毛水师形成压倒优势,长毛乘机用他们的水师牵制住我们的水师,再以陆师登陆九江作战,我们在九江陆地上的压力就太大了。”

吴军众将的质疑只是让吴超越放声大笑,开心大笑过后,吴超越才微笑说道:“你们以为我看不出来过于分兵的危险所在?你们又想过没有,我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石达开那个长毛头子,又那来的胆量敢渡过鄱阳湖,来九江和我决战?”

“镇南王,你是想引诱湖口长毛和你在九江决战?”黄远豹惊讶问道。

“废话,不然我这么一再的分兵干什么?”

吴超越笑骂,然后才解释道:“石达开那个长毛头子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就是利用沿江重镇迟滞我们的进兵速度,为他们彻底肃清北线和抽调南线军队北上增援长江战场争取时间,我如果上当的话,我们的上海飞地就会十分危险,想要重新疏通长江航道也不知道会等到何年何月。”

“想要不上当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以动制静,以乱打乱。”吴超越冷笑说道:“我敢断定石达开会以不变应万变,继续dai着他的主力在湖口牵制我们,让我们不敢以全力攻取安庆!以静制动,逼着我们先打他重兵守卫的湖口浪费时间!”

“我不能上他的恶当,拿下彭泽马上进兵安庆,除了不给他调集援军补强安庆防御的时间外,再有就是引他也逼他过湖来和我决战,反客为主以逸待劳,在九江战场上消灭他的主力,然后我们就可以放心的大举东征,疏通长江航道也救援上海!”

“可是镇南王,我们的主力去了安庆后,留守在九江的军队就不占实力优势了,没有任何把握歼灭石达开长毛的主力啊?”黄远豹赶紧问道。

吴超越笑笑,反问了黄远豹三个问题,“忘了你哥在大冶的军队了?忘了冯三保将军的湖南军队了?还有,忘了我们的电报线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546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