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又是身体】

【又是身体】

 既然发xianliao新调laideji万taipingjundushi老弱shibing吴超yue也马shangjiu猜daoliao太pingjun虚zhangsheng势de真zheng目de——诱使清军ba注意力集中zaishen策门也诱使江宁shou军把精bingqiangjiang集中在神策门然hou乘jixiang江宁cheng的qi他cheng门xiashou神策门这likan上去最危险实际上反倒shi最安quan

  明白这dian吴超yue这几天一zhi压抑在心头的ge种忧虑也马上一扫而空zhidaozi己接xia来完全可yi什么都bu用zuo只需yao吃着huo锅唱着歌deng太平军从其他城门sha进城然hou就可以带着吴军lianyong突围返回上haihe买banye爷tuan聚了!而hen自然的shi否ying该该把李傅氏这ge漂亮小gua妇带回上海这点dang然也chu现在了吴超越的kao虑之中

  shi与愿违吴超越很快就发现自己huan是想得太美了哼着上到神策门时还mei等吴超越看清楚城上情kuang,新来助战的zhangji庚就马上迎了上来,还二话不shuo就把吴超越拉到了箭垛旁bian,指着yuan处的太平军营dishuodao“吴主事,快看changmao的新营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na里不对了?”吴超越yi惑的举qi望远镜细看,结guo只看得一眼,吴超越就悄悄kai始叫苦了——昨天新来na三万太平军,竟然在傻乎乎的wa掘护营hao沟,战术明显是li足于守,所以老jian巨滑的铁杆汉奸张ji庚很可能也yijing生chu了yi心

  果不其然,张ji庚果然在吴超越身bian说道:“吴主事,ni没发现这事太guo古怪吗?长mao的兵力数shi倍于神策门守军,修zhu了墙垒栅栏,已经足以抵yuwo军chu城奇袭,为什么还要挖掘护营壕沟,采取守势,意图与我军长期僵持?”

  吴超越本想鬼扯说太平军是用兵谨慎,象xia围棋一样未虑胜先虑败,所以才重视营地工事,但是you考虑到张继庚狡诈过ren,参加过rang太平军吃尽苦头的长沙da战,对太平军的了解还在自己之上,想忽悠他非常之难,吴超越还是改了主意,也干脆附和着张继庚说道:“bingyuan先生所言极是,我也觉得有点古怪,长mao势daque注重守yu,是很不对劲”

  “吴主事,na么以ni之见,长毛为什么要这么做?”张继庚又问道

  “目的wu非有二”吴超越想都不想就答道:“一是诱敌,想让我军觉得他们已经胆怯,冒险chu城和他们交战。二是这股长毛只是看上去人多势zhong,实际上que战斗力非常孱弱,所以必须采取稳守战术。”

  万没想到吴超越的看fa会和自己完全一致,张继庚在欣喜之余,忙又说道:“吴主事,既然你也是这么看,那么我们是否想个办法,试探一xia这股长毛的真zheng情况?”

  “是应该试探一下。”吴超越点点头,又说道:“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最好不要冒险chu兵试探,最好是安排几个死士在夜间出城,借着夜色掩护mo到长毛新营地的旁边,近距离探察这股长毛的虚实。”

  “吴主事高明,学生也是ru此想!”张继庚听得更是欢喜,然hou又迫不及dai的说道:“吴主事,你麾下的lianyong精锐,要不qing你安排几个lianyong出城去刺探ru何?”

  “我昨天晚上就已经派过了。”吴超越心里嘀咕,嘴上却断然拒绝,说道:“不行!炳垣先生,不是我舍不得让我的练勇冒险,是你也知道,我的练勇已经只有四百多人了,每牺牲一个都会直接削弱zhengti战斗力,所以我不能再让他们去冒这么大的危险。”

  说罢,吴超越还又说道:“而且我的练勇都是松江人,别的不说,单是口音都难以蒙混过关,ru果在出城时不小心碰到长毛的巡逻队,想装cheng本地人都做不到。所以为了谨慎起见,我们最好是安排几个本地人出城探察。”

  “言之有理。”张继庚ren可吴超越的意见,又主动说道:“这样吧,我的练勇都是江宁本地人,我去挑选几个练勇,今天晚上就让他们用shengzi下城,摸到长毛的营地近处刺探敌情。”

  吴超越含笑答应,然而张继庚兴冲冲的去了挑选出城死士时,吴超越却冲着他的背影在肚子里po口大骂开了,“狗娘养的狗汉奸,你坑爹啊?真要是让你也看穿了太平军的虚张声势之计,那老子的突围计划不就全被你给da乱了?干!既然你da乱,我就捣乱,绝不能让你这事办成!”

  心里存了捣乱的念头,吴超越当然是马上就盘算起了如何破坏张继庚的侦察计划,而想要捣乱也很简单,只要让太平军那边知道他们已经露出破zhan,或者让太平军知道张继庚的侦察计划就行,而难点就是如何在不惊动旁人的情况下做到这些。

  用箭书向太平军告急当然是一个办法,但是这么做太过危险,万一露馅麻烦肯定非同一般的大,同时太平军那边已经被吴军狙击手给打怕了,根本不敢到城下近处侦察,就算把箭书射下城去,也未必能被太平军士兵拣到。派练勇出城直接和太平军联络当然肯定更不行,左右为难之下,吴超越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破坏捣乱。

  绞尽脑汁的时候,新的麻烦又突然找上了门来,qi宿藻突然派人送来命令,让吴超越和张继庚立即赶到仪凤门听令,吴超越和张继庚无nai,只得各自放下手中工作,下城打马直奔仪凤门。而到得了仪凤门上城后,吴超越和张继庚这才发现陆建瀛和祥厚等江宁大佬都在这里,二人慌忙上qian行礼,陆建瀛挥手叫免,又迫不及待的对张继庚说道:“炳垣,你快来看看,长毛在静海si那边搞什么鬼?”

  张继庚应诺,忙上qian用望远镜观察城wai情况,吴超越也在祁宿藻的要求下上前,同样na起望远镜观察,结果看到仪凤门西北面的静海寺那一带正有大量太平军聚集,还正在修筑防御墙垒。然后缺乏经验的吴超越还在琢磨太平军此举用意,张继庚却已经脸色大变的惊叫道:“不好!长毛又在挖地道了!长毛想象攻打长沙和武昌一样,把地道挖到城墙脚下,埋设火药炸塌城墙!”

  “原来太平军的真正主攻方向是在仪凤门。”吴超越心中大喜——仪凤门这里可距离神策门有着八里多路,如果仪凤门告破,吴超越的应变撤退时间自然更多。

  “炳垣,你如何肯定长毛是要穴地攻城?”旁边的祁宿藻赶紧问道。

  “很简单。”张继庚指着太平军的shi工现场说道:“长毛并没有车辆运送土石到静海寺,静海寺那边的长毛却在夯土筑墙,很明显是就地取材,将就地道挖出来的泥土修筑墙垒。”

  用望远镜仔细看了发现情况确实如此,吴超越心里更是叫苦,张继庚那边却继续恶心吴超越,又马上对陆建瀛等人说道:“陆制台,祁藩台,长毛军中多矿工,设有土营专门负ze挖掘地道,最是擅长穴地攻城,武昌城就是被长毛这一手攻破。现在长毛又在仪凤门这边挖掘地道,足以证明长毛的真正主攻战场就是仪凤门,仪凤门这边必须立即加强守御,以防不测!”

  “如何加强?”祁宿藻赶紧又问道。

  “第一,开深壕,筑nei墙,让长毛突入外墙也无法进入城内。”张继庚建yi道:“第二,仪凤门增驻军队,最好是把吴主事的松江团练调来补强仪凤门兵力,发挥松江团练火力强枪法zhun的you势,配合守城工事歼灭来敌!”

  听到这话,吴超越当然是想把张继庚当场掐死的心思都有了,但还好,陆建瀛最大的优点就是听不进正确意见,马上就摇头说道:“不行,长毛是否在挖掘地道都还没肯定,那能马上就拆毁城内街道房屋修筑墙壁?还有,神策门那边的战事更加吃紧,那能从那里抽调兵力?”

  “陆制台所言极是。”一向让吴超越厌恶的江宁将军祥厚也突然变得可爱起来,说道:“江宁十三门的守御都已经布置完毕,这几天来战事虽然吃紧,却始终没给长毛突入城内的机会,足以证明我们的城防部shu正确有效。贸然调整守军部署,必然会露出破绽,给长毛以可乘之机。”

  张继庚急得都快跺脚了,赶紧把他在神策门那边发现的可疑迹象向陆建瀛等人做了介绍,然后又说道:“陆制台,祥将军,如果真如学生与吴主事的猜测,长毛那边不断向神策门增兵,不过派的是老弱士兵虚张声势,那么学生就可以肯定,神策门那边实际上hao无危险,长毛的真正主攻方向,其实是这仪凤门!”

  陆建瀛和祥厚有些动摇,吴超越看情况不妙,只能是赶紧对陆建瀛等人说道:“诸位大人请放心,下官已经和炳垣先生商量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就派死士下城,冒险刺探长毛营地的真正情况,若长毛在神策门部署的真是老弱士兵虚张声势,那么今夜探察之后,必有结果呈bao!”

  低声与祥厚、祁宿藻商量几句后,陆建瀛这才对吴超越和张继庚说道:“好吧,那你们就赶快依计行事,明天上午,老夫一定要知道神策门那边的长毛营地的真正情况。”

  吴超越和张继庚一起答应,然后张继庚当然是松了口气,知道让陆建瀛和祥厚等人采纳他的正确建议还有希望,吴超越却是肚子里更骂,骂张继庚狗汉奸,更骂洪秀全和杨秀清等人行事不密,布置一个声东击西的计策都能露出这么多破绽!

  再怎么骂也没用,再不赶紧想办法破坏张继庚的侦察计划,麻烦肯定只会更大,被迫无奈之下,吴超越也只好在返回神策门的路上匆匆想出了一个不是很保险的计划,回到神策门刚甩开铁杆汉奸张继庚,马上就让吴大赛替自己也去寻找一个有胆量下城的江宁练勇,还特别交代绝对不能要张继庚麾下的练勇。

  有胆量下城的练勇很快找到,是一个之前曾经帮吴超越拆毁城外房屋的江宁练勇,曾经从吴超越手里拿到过银子,尝到过甜头所以愿意为吴超越卖命。谨慎多疑的吴超越仔细问明了他的身份背景,确认他与张继庚毫无瓜葛后,然后才向他问道:“知不知道我把你叫来,是准备让你在晚上出城探察敌情?”

  “知道。”那练勇如实回答道:“吴军爷已经对小的说过,请大人放心,小的一定能完成大人你交代的cha使。”

  “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冒这么大的危险出城探察敌情?”

  吴超越又问,那练勇摇头表示不知道,吴超越叹了口气,很是随意的说道:“是因为炳垣先生看出破绽,怀疑驻扎在城外的长毛都是老弱士兵,更怀疑长毛根本不想打神策门,其实真正目标是仪凤门,所以才必须找个人冒险去看看长毛情况。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辛苦,事办成了,我赏你二十两银子!”

  那练勇听了大喜,赶紧pai着胸口表示自己一定会完成ren务,吴超越满意点头,又直接告诉那练勇,说自己想抢这个功劳,让那练勇在天色全黑后就抢先下城,并且一定要注意保密。那练勇再度答应后,吴超越也这才让自己的亲兵把那练勇带下去喝酒吃rou,把他与其他人暂时隔离。

  事关重大,吴超越这一天又是一整天都留在了神策门城上,连晚fan都是在城上吃的,而到了天色全黑的时候,吴超越先是很细心的派吴大赛去替自己缠住铁杆汉奸张继庚,然后亲自指挥吴军练勇在自军防区把那江宁练勇用绳子放下城去。

  直到确认那练勇借着夜色摸向了太平军的营地方向,吴超越又让自己的练勇gu意在城墙上多打火把,制造人群聚集的假象,又故意将火把灯笼伸出墙外,让在城外哨探的太平军斥候怀疑这里有特殊情况。然后才跑去城楼里找到被吴大赛暂时缠住的张继庚,力劝张继庚到了二更时分在让他的练勇下城侦察,张继庚也全然没有想过双手沾满太平军将士鲜血的吴超越会主动给太平军帮忙,点头同意吴超越的建议,让他已经准备完毕的练勇多等了半个多时辰。

  好心就是有好报,关键时刻,就连老天爷都来帮忙,隔了半个多小时后,因为发现城外的射程内有火把晃动,神经过于紧张的清军pao手未及向耿桡和吴超越等人请示,自行就点火开pao,向着那些火把打了几炮。张继庚听到炮声时跑去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是把那些惊扰敌人的清军炮手骂了一个狗血lin头,同时也被迫让他的练勇再等半个时辰再出击,吴超越肚子里tou笑,心里也不断祈祷自己派去的练勇能够被太平军俘虏。

  好不容易熬到了二更过半,吴超越和张继庚一起动手,指挥绿营兵把三个张继庚带出来的江宁练勇放下了城墙,隐约看到那三个练勇走远后,困得不行的吴超越和张继庚刚想返回城楼睡觉,不曾想城下黑暗中已然chuan来了惨叫声与吼叫声,吴超越和张继庚又赶紧把脑袋探出箭垛去观察城下时,又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影正在向这边冲来,还操着江宁口音大叫道:“有长毛!长毛有埋伏!啊——!”

  伴随着这声惨叫,那个人影砰然倒地,然后又有几个黑影冲了上来,把他拖着迅速逃离现场。见此情景,吴超越当然是心中偷乐,张继庚却是懊悔得以拳砸墙,无奈道:“没办法了,我的练勇很可能已经被俘虏,今天晚上别指望再有机会出城刺探长毛军情了。”

  确实是没有任何希望了,因为就在这个晚上,吴超越先派出城那个练勇在经过李开芳的审问后,又被押到了太平军的下关水寨,交到了太平军的军事总指挥杨秀清的面前。问明了那练勇的口供后,杨秀清在大惊失色之余,也立即下令道:“传令李开芳,让他分出一部分战兵,接替佯军的巡逻值夜差使,佯军营地只许挖掘正面壕沟,不许挖掘两翼和背后的壕沟!再有,每夜在神策门外布置疑兵,再安排三百精兵埋伏,随时准备伏击清yao的出城兵勇。”

  “东王,静海寺那边怎么办?”旁边的韦昌辉问道。

  “用车辆一些石头过去,修筑一座炮台!”杨秀清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答道:“再运几门火炮过去,装做要炮轰城内。哦,不,直接给本王爷炮轰城内!”

  “东王妙计!”韦昌辉一拍桌子,赞道:“真筑一座炮台轰击城内,清妖肯定就更没办法分辨真假了。”

  “都是托了超越小妖的福啊。”杨秀清叹道:“想不到江宁城内的清妖如此奸诈,竟然能够凭借些许蜘丝马迹猜到我军的真正打算,如果不是超越小妖贪功抢功,我们这次就麻烦了。”

  说罢,杨秀清心里又忍不住生出了一点怀疑,暗道:“超越小妖这次是否有些托大?上次他诱使李开芳偷袭神策门,可是连死间都用上了,这次他怎么会在出城练勇的面前说出如此重要的军情?是轻敌托大?还是故意为之?”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yuan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 下载免费阅读器!!(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552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