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遗忘的后果-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四十一章遗忘的后果】

【第五百四十一章遗忘的后果】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拿下了池口镇的第二天上午,继续建立营地的同时,吴军投入了三个营左右的兵力,向位于池州城西郊的太平军铁佛寺据点发起了进攻,同时又安排了四个营的兵力保护两翼,防范其他据点的太平军增援铁佛寺。

强度远远不及城墙的营垒级防御工事根本挡不住吴军炮火,只投入了二十门后装膛线炮和十门滑膛重炮,仅仅只轰击了半个多小时,太平军的阵地上就已经是千疮百孔,地表工事东倒西歪,垮塌严重,到处都浓烟滚滚,火势冲天,也还没等吴军发起正式进攻,就已经开始有太平军士兵逃出营地。

还是到了铁佛寺的主佛堂都被吴军炮火轰塌的时候,吴军步兵才尝试着向已经笼罩在烈火浓烟的太平军阵地发起试探性进攻,火力侦察太平军阵地的目前情况,发现还是有几段羊马墙后的太平军火力比较密集后,吴军的掷弹筒又迅速上前,毫不客气的把炮弹轰向敌人密集处,继续以优势火力强行碾压敌人。

与此同时,其他地方的太平军终于有了些动静,不过地头蛇池州太平军仍然还是按兵不动,仍然还是驻扎在齐山那边的太平军黄文金部派出援军,绕了一个大圈子赶来增援铁佛寺,在侧翼蓄势已久的吴军吴自发部立即出击,掩护湖南吴军派到侧翼的掷弹筒队上前,以掷弹筒猛轰以牵线阵小跑过来的太平军。

经过多次的实战较量,剿匪出身的贵州吴军早已知道了太平军的战斗力和贵州贼军完全是两个概念,也早早就做好了迎接了一场恶战心理准备,可是让吴军上下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十门掷弹筒只打出一轮齐射,情报中广西老兵比例远比池州太平军为高的黄文金军就已经溃散,一窝蜂跑到重新整队,然后分出部分兵力以百鸟阵零星上前,远远的开枪根本不进入射程,表面上和吴军交战,实际上就是纯粹走过场,象征性的给吴军阵地外围挠挠痒。

“黄文金这股长毛怎么了?想示弱引我们出击?这也装得太假了吧?”

见此情景,以冯三保为首的吴军众文武当然是面面相觑,一度都有些怀疑太平军是准备诈败诱敌。最后,还是在吴军斥候把昨天晚上才释放的太平军俘虏重新带回冯三保的面前,呈上了太平军俘虏带来的匿名信后,冯三保等人才总算是明白了什么,最有头脑的李鹤章还迫不及待向信使问道:“这封信是谁交给你的?”

“回老爷,不知道,是几个我不认识的人交给我的,还给了我一点银子,说只要把这道信交到你们面前,我就可以回家了。”信使如实回答。

“还真够精细,不留名字,让我们把这道信转递到何云龙那里也没用。”

李鹤章大笑,又越俎代庖下令,让冯三保的亲兵也给了那信使一点银子打发他回家,然后才向冯三保说道:“叔父,如果小侄所料不差的话,这道信应该是黄文金的意思,只不过他怕被何云龙知道不好交代,所以才没留名字,也没公开和我们接触。”

冯三保点头,又问道:“那黄文金到底打算干什么?他说随时准备离开池州,真的还是假的?”

“这个小侄不知道。”李鹤章摇头,又说道:“不过小侄可以肯定一点,黄文金写这道信的真正目的是希望我们直接打池州城,别去齐山营地找他的麻烦,这样他才可以占据主动权,逼着何云龙求他进城,情况实在不对他也可以马上带着军队跑路。”

仔细品味了黄文金在匿名信上的暗示,冯三保这才点了点头认同李鹤章的分析,然后又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和黄文金虚与委蛇,满足他不想和我们正面硬拼的要求。”李鹤章回答得很简单,道:“期间做好充足的攻城准备,突然发力猛攻池州城,争取抢在黄文金这股长毛进城之前一举拿下池州城,让何云龙求黄文金进城助战都来不及。”

又琢磨了一点时间,军事天赋其实不是很高的冯三保才明白了李鹤章的意思是想打一个时间差,便又点了点头,说道:“可以这么做,不过也得防着黄文金是在耍诈,骗我们掉以轻心,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得防着。”李鹤章想就不想就说道:“叔父,小侄建议用镇南王的亲兵营专门负责防范黄文金这股长毛,让镇南王的亲兵营打蚁附攻坚战肯定是浪费战力,根本发挥不了他们的全部力量,但是用他们在野战中防范黄文金这股长毛,就能起到几个营甚至十个营的作用。”

冯三保一听叫好,当即同意采纳李鹤章的策略,然后又听取了李鹤章的建议,命令侧翼的吴军只守不攻,与黄文金的军队虚与委蛇,正面战场却加强攻势,全力攻打池州太平军的铁佛寺营地。

池州太平军在战斗力和战斗意志方面确实要逊色太平军的林启荣和黄文金等精锐部队许多,又激战了一个多小时后,吴军便在伤亡不大的情况下轻松攻占了铁佛寺,池州太平军的败兵狼狈逃回池州城下,黄文金派来的所谓援军也马上撤退,吴军也不追击,只是迅速接管铁佛寺建立前进基地,打开了一条可以直抵池州西门城下的道路。

从斥候口中得知了黄文金增援铁佛寺的详细经过后,暴跳如雷的何云龙当然在第一时间派出了使者到齐山兴师问罪,然而黄文金给出的答案却差点没把何云龙气死——黄文金居然说自己的援军是准备诱敌追击,只是吴军不上当所以才没能成功,又直接说吴军的火力太过猛烈,正面作战自己的军队没有任何的把握取胜,只能是这么打!

“想保存实力就明说!”何云龙也砸了桌子,怒吼道:“大不了一起走过场,老子就不信了,妖兵能放着你黄文金的营地不打,先来打老子的池州城!”

咆哮过后,何云龙还不怀好意的传令池州太平军在城外西南角的营垒,让他们遇到吴军强攻就主动放弃营地,保存实力的同时也引着吴军去打黄文金位于池州城南的营地,铁了心要让黄文金在城外先和吴军打一个两败俱伤。

让何云龙颇为意外的是,拿下了铁佛寺之后,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吴军竟然再没有任何的动作,既没有如何云龙所愿的去攻打黄文金的营地,也没去碰池州太平军在城外的其他十座营垒,一个劲的只是修筑营地,砍伐木材准备攻城武器。对此,从没和吴军交过手的何云龙完全摸不着头脑,不愿看到池州失守的黄文金却派人进城,好心提醒何云龙提防吴军不理太平军的城外据点,直接向池州西门发起进攻。

很可惜,黄文金的好心肠喂了狼,何云龙嘴上倒是答应自己会小心防范,可是打发走了黄文金的使者后,何云龙又当众骂了娘,“他黄老虎当老子是被吓大的?妖兵吃了豹子胆了,放着我们在城外的那么多营地不管,就敢直接来攻城?妖兵就不怕我的城外驻军,打他攻城军队的两翼?”

池州太平军众将纷纷附和,全都认为黄文金是在故意危言耸听,想骗何云龙答应让他的军队进城驻扎。但也有一两个部将有不同意见,一个部将劝道:“中天安,还是小心点好,听说超越小妖的兵一向奸诈,最喜欢出其不意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黄承宣长年和妖兵交战,比我们更了解妖兵,他的提醒或许真是为了我们好。”

“是啊,末将也在担心妖兵的下一次进攻非同小可。”另一个部将也说道:“何家湾那边来报,这两天妖兵的小船几次摸进凤凰洲南航道,象是在探察水深水浅,有可能想把炮船开进河湾,直接炮打池州城。”

还好,何云龙也还勉强能听得进劝,觉得两个部下的分析有理,便也同意了加强城防戒备,又在河湾中多准备了一些火筏和火药船,用来防备吴军战船冲进凤凰洲南航道,直接炮击池州城。不过何云龙和许多池州太平军一样,还是觉得吴军不可能会直接进攻池州城,下一个动手目标肯定是太平军在城外的营垒,也有可能直接就是黄文金的营地。

仿佛是为了印证何云龙等池州太平军的判断不差,到了晚上九点左右,何家湾和乌沙夹这两处战场就先后传来了枪炮声,证明吴军还是没敢直接攻城,仍然选择了先打太平军的城外营垒。何云龙闻报也不着急,一边命令两处营地全力坚守,一边派人联系黄文金,要求黄文金立即出兵增援,同时严令禁止城内军队和其他营垒的军队擅自出战,以免在黑夜中被吴军偷袭。

半个多小时后,去和黄文金联系的使者带来答复,说是黄文金已经答应尽快出兵增援乌沙夹,同时又替黄文金提醒何云龙防范吴军夜袭池州城,指出吴军攻打这两处营地很可能只是佯攻,目的是为了掩护主力军队出击,让吴军主力可以借着黑夜掩护突然逼近池州城下。然而何云龙却嗤之以鼻,对黄文金的这一提醒根本不以为然。

在这样的背景情况下,约两个小时后,当池州西门城外突然出现了大批的吴军将士,并且突然对池州西门实施猛烈炮击之后,何云龙和池州城的守军当然是马上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从容调动军队上城备战,更别说是派兵出城,补强城下町杏花村的防御,只能是顶着吴军的猛烈炮火硬着头皮强冲上城进入阵地,还有指望城下町的守军能够自行守住。

很遗憾,在吴军开花炮弹的重点关照下,没有城墙保护的城下町守军很快就在吴军炮火下死伤惨重,只能是靠不多的几座地堡和残垣断壁勉强支撑,而当吴军突击队携带着掷弹筒和手雷弹冲进城下盯扫荡残敌之后,城下町里的太平军很快就招架不住,不断连滚带爬的逃出城下町街区,逐渐让出了直抵西门城下的道路。

得知情况不妙,何云龙当然赶紧又派人去和黄文金联系,要求黄文金立即增援西门城下町。而当使者急匆匆赶到齐山营地见到黄文金时,憋了一肚子火气的黄文金也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冷笑着对池州军使者说道:“回去告诉中天安,西门城下町那边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妖兵的炮火实在是太猛,我们出兵去那里纯粹是白白送死,这个忙我们帮不了。”

“承宣,可你们不出兵的话,城下町那边就守不住了啊。”池州军使者赶紧说道:“还请承宣你看在天父天兄的份上,赶快出兵一支去救西门,帮我们多牵制住妖兵一段时间,给我们正取备战时间。”

“如果不是看在天父天兄的份上,我就不会来救池州。”黄文金的笑容更加冰冷。

“中天安不是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了吗?怎么还要我们出兵帮他争取时间备战?”黄文英也阴阳怪气的说道:“还有,你们在薛家墩和长岗这些地方,不是还有好几支驻军吗?中天安不调动这些地方的驻军增援西门,偏要走远路跑来找我们?”

“这……,这个……。”池州军使者彻底无言可对,结巴了半天只能是哀求道:“黄承宣,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吧?池州城虽然不归你管辖,但如果池州有什么闪失,你也没有地方补充粮食弹药啊?”

“回去告诉何云龙,就说我黄文金不是见死不救的人。”黄文金淡淡说道:“但我在野战里真的没把握能牵制住妖兵,只有让我的军队进城,我才有把握帮你们守住池州城。”

见黄文金乘机敲诈勒索的态度坚决,不敢擅自做主的池州军使者也只好垂头丧气的告辞离去,结果在用幸灾乐祸的目光送走了池州军使者后,黄文金又冷笑说道:“传令全军,做好移营准备,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到了明天黎明,何云龙就该来跪着求我们进城了。”

“也许下半夜就该来求我们了。”黄文英也冷笑着说道:“靠欺负清妖封的爵,又靠拍林凤翔的马屁当上池州守将,碰上超越小妖的妖兵,能用安徽兵当主力扛到天亮,我看他何云龙未必能有这个本事。”

“也不能太小看了何云龙,那个小王八蛋打仗还是挺玩命的。”黄文金摇头,承认自己对何云龙也不全是坏印象,又说道:“再说了,他还有城墙可守,只要学着贞天侯那样守城,妖兵也轻易破不了池州城……。”

“啊——!”

突然响起的杀猪一样的惨叫打断了黄文金兄弟的交谈,黄文金兄弟疑惑看去时,却见发出惨叫的竟然是自军大将范汝增,惊叫的同时,范汝增的脸色还明显有些发白,手脚还有些在颤抖,黄文金见了奇怪,忙问道:“汝增,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末……,末将有罪。”范汝增忽然向黄文金双膝跪下,颤抖着说道:“末将刚刚才想起来,三天前末将进城去见何云龙的时候,忘记了办一件承宣你交代的差使。”

“你忘了什么差使?”黄文金疑惑问道。

“末将忘了告诉何云龙,贞天侯是怎么守城的。”

范汝增的回答让黄文金和黄文英的头发都立了起来,也让黄文金忍不住狂吼道:“什么?你把这事忘了?!”

范汝增颤抖着点头,脸色苍白的说道:“末将当时气不过何云龙的刁难,硬是说我们没出力去救池口,就忘了告诉他贞天候是怎么守的湖口城,所以末将担心,何云龙有可能不知道要提前堵死城门,还有用火攻破妖兵的尖头木驴……。”

“王八蛋!狗娘养的蠢货!”

身手不凡的黄文金一脚踢在范汝增的胸口上,把范汝增踢得凌空飞起,口中喷出鲜血,摔出一丈多远,然而黄文金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红着眼睛吼道:“马上派人进城,告诉何云龙怎么破妖兵的攻城战术!黄文英,你马上带军队去西门增援,一定不能给妖兵挖城墙炸城门的机会!”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 下载免费阅读器!!(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577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