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八章胜局隐忧】

【第六百零八章胜局隐忧】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李秀成在天王府中与洪秀全交涉的期间,仔细了解了神策门缺口战场的具体情况后,吴超越终于向前方投入了一个精锐营的兵力,但这个吴军精锐营直接进城增援吴军老将胡怀昭的队伍,而是扛着云梯向缺口东端的城墙顶端发起了进攻,同时吴超越又明确命令此前已经成功拿下了缺口西端的吴军营队,让他们集中火力压制缺口对面的敌人,掩护友军夺占阵地。

最先发现吴军这一动作的,仍然是已经亲自率军上阵的李秀成干儿子李容发,见吴军没有直接进城,已经冲到了第一线的李容发一度还有些欢喜,觉得吴军是在浪费预备队的力量,然而再细一想吴超越这么做的目的后,李容发却又很快就回过神来,大骂道:“好奸诈的妖兵,拿下缺口两端的城墙,等于就是守住了缺口,让老子就算把已经进城的妖兵赶出去也没用,妖兵随时还可以再杀进来!不能上当,不惜代价,一定要守住缺口东面的城墙!”

明白了吴超越的意图,李容发马上做出调整,单独分出了一支精锐军队上城助战,帮助城上军队守卫城墙顶端阵地。同时飞快派人联系旁边的太平军大将方海宗,向方海宗知会吴军动作,要求方海宗加紧进攻,和自己联手驱逐已经进城之敌,全力争取重新堵上城墙缺口。

李容发的反应很快,判断很准确,应对的战术选择也十分正确,但是很可惜,战斗力和武器装备方面的巨大差距,却又注定了李容发的正确战术起不到任何作用。不管他和方海宗的军队如何的疯狂冲锋,说赶不走已经进城吴军就是赶不走,吴军老将胡怀昭率领的八百多吴军将士沉着应战,凭借为数不多的几处巷战掩体英勇还击,互相火力掩护,打退了太平军一次又一次的猛烈冲锋。

期间,此前被烈火堵在神策门瓮城内门外的吴军成家燮所部,也不顾军队疲惫弹药消耗过大,果断迂回到了缺口处冲锋进城增援,把进城吴军的数量扩大到了千人以上,配合胡怀昭军牢牢守住了城内阵地,已经在混战中中弹受伤的成家燮还坚持带伤上阵,不断含糊嘶吼,“顶住!顶住!守住我们的阵地,等我们的援军上来。”

与此同时,城墙顶端的吴军将士也在拼命向着缺口对面的敌人开枪射击,那怕对面之敌已经搬来了两门劈山炮对着吴军阵地轰击,也压制不住吴军将士的猛烈火力。而在他们的掩护下,蚁附作战的吴军将士也不断缘梯而上,一有机会就向城上投掷手雷,不少将士在激战中掉落飞梯,可爬起来后又毫不犹豫的冲上飞梯,攻势猛烈而又坚决,即便地利吃亏,也仍然把守城物资基本用完的城上敌人打得大呼小叫,乱成一团。

时间已是凌晨两点正,但神策门这边仍然还是枪炮震天,喊杀不绝,吴军猛攻缺口东端城墙,太平军则是猛攻进城吴军的阵地,你来我往互相厮杀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战局再一次陷入僵持拉锯。然而战局虽然僵持,双方的心态却是截然不同,吴军是越打越稳,越打越有信心,太平军则是越打越慌,越打心态越焦急。为了能尽快夺回城内阵地,太平军的督战队甚至开始了砍杀临阵后退的自家士兵,逼着第一线的士兵死也要死在前线,可即便如此,吴军的阵地依然还是丝毫不见松动,仍然还是牢牢钉在南京城内。

两点零六分,第一名吴军勇士成功冲上了缺口东端的城墙顶端,尽管他在转眼之间就连中三弹,可这名吴军勇士还是咬牙拉响了腰间的手雷,手雷爆炸周边的太平军士兵惨叫倒地,后面的吴军将士乘机大步登城,还一口气直接冲上来了三名吴军勇士。两旁的太平军士兵大慌,赶紧大呼小叫提刀扑上,想用肉搏战把这三名吴军勇士掀下城墙,可这三名吴军勇士却马上背靠背组成了一个战斗小组,挺起刺刀与近身之地搏杀,咬着牙齿为后面的同伴争取登城时间。

后方的吴军将士没有让前方的战友白白流血牺牲,在战友的掩护下,五六名吴军勇士迅速冲上城墙,接连向敌人密集处投掷手雷,接着旁边的另一架吴军飞梯也取得突破,接连冲上来了几名吴军将士,城上吴军士兵的数量迅速突破十人大关,也基本粉碎了太平军想把登城吴军尽快驱逐下城的希望。然后靠着城上战友手雷攻击和刺刀格杀的掩护,更多的吴军勇士成功冲上了城墙,夺取到了更大的阵地空间。

“快上!快上!快把妖兵赶下去!赶下去!”

见此情景,负责这一段城墙的孙姓太平军将领急得连眼睛都红了,除了大喊大叫催促士卒上前外,还亲自提起了刀准备加入战斗。然而他带起的太平军人流变化却马上被吴军将士发现,也不知道是那名吴军士兵眼明手快,立即向他所在的位置投出了一枚苦味酸手雷,手雷爆炸间太平军人群血肉飞溅,那名孙姓太平军将领也无比倒霉的被一块弹片射中眼睛,发出比杀猪还要难听的惨叫,“妈呀!”

喊娘也没用了,冲上城墙的吴军将士越多,吴军就攻得猛烈,夺取的阵地空间越大,更多的吴军将士也乘机冲上城墙,逐渐在城墙上排起了吴军赖以成名的密集横队,以击针枪快速射击,而吴军横队一成,城墙上的太平军也就彻底没了希望。

仍然还是李容发最先收到城上情况的战报,但即便知道了这一情况,李容发也没了任何的办法,只能是不报任何指望的吼叫怒骂,逼着城上的军队继续进攻争取创造奇迹,同时继续逼着麾下军队象飞蛾扑火一样的冲击吴军的城内阵地,不计伤亡的与吴军争夺城内阵地空间。

既然明说了是飞蛾扑火,李容发军的进攻冲锋当然还是收不到任何效果,而对李容发军来说更糟糕的是,在望远镜中看到自军士卒大量冲上缺口西段的城墙后,吴超越很果断的又向前方的派出一个精锐营的兵力,而这一次,吴军的援军是直接冲入城内增援胡怀昭,而当这个吴军精锐营冲进了城内后,太平军不但再没有了把吴军驱逐出城的希望,还被吴军生力军在大量手雷掩护下发起的第一个反冲锋就杀溃,士卒纷纷后逃转移,连督战队都阻拦不住。

事情到了这一步,十四岁就跟着太平军南征北战的李容发也终于绝望,明白自己不管再怎么打也注定收不到任何效果了,再怎么逼着军队冲锋都是让将士白白送死了。结果也还好,就在这个时候,李秀成终于派人送来的洪大教主所要求的命令,让李容发、方海宗和袁得厚等军全部转攻为守,占据城内各处街道要害,抢修巷战工事,准备和吴军打巷战。

收到这条命令,李容发当然是有如蒙大赦的感觉,赶紧又下令前方军队后退重整队伍,而之前被李容发逼着顶在前方的太平军将士更是个个都如同死里逃生一般,想都不想就争着抢着往后方撤退,迫不及待的撤退间,还有不少的太平军士卒忍不住发出了欢呼声音。而这样的情况,在方海宗和袁得厚等太平军队伍里也有不少出现。

太平军暂时撤了,血战了半个多晚上的吴军胡怀昭部也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吴军将士也可以乘机抢修一些巷战工事保护阵地空间了,然而已经立下了破城首功的胡怀昭却仍然不肯满足,又很快派出了使者和吴超越联系,建议吴超越乘着太平军还来不及大量修筑巷战工事的机会,赶紧向城内推进,夺取大片城内的空间,减轻将来巷战的难度,并且自告奋勇,请令继续担任前锋虽然胡怀昭也很清楚,吴超越就算采纳了他的建议,也肯定不会让他的疲惫之师继续打前锋。

很不巧,胡怀昭的建议送到吴超越的面前时,因为距离过于遥远又必须携带重型武器的缘故,吴军实力最为强大的机动预备队曹炎忠所部六千人还没赶到神策门,水师的陆战队也才刚在下关登陆不久,同样没能赶来增援,吴超越手里的能打之牌还不多。所以盘算再三之后,吴超越不但断然拒绝了胡怀昭继续城内推进的请求,还连另派生力军入城都没有选择,摇头说道:“不能急,叫胡怀昭那边先把城墙缺口守住,抢筑工事保护好我们的阵地空间,等我们的援军都到了再说。”

“镇南王,是不是太浪费战机了?”戴文节有些担心的问,又说道:“我们如果不抓紧机会赶紧向城内推进,等长毛抢筑起了巷战工事,我们接下来的仗肯定很难打啊?”

“就是因为巷战不好打,所以我们才不能冒险。”吴超越沉声答道:“我们要确保把长毛困死在江宁城里,手里能动用的机动兵力不多,必须得谨慎使用。现在天太黑,我们的将士又基本上都从没有来过江宁城,不熟悉城里的地形,这个时候贸然派遣少量兵力进城,不但很难取得大的战果,说不定还有吃大亏的危险。”

戴文节叹了口气,很是遗憾今天晚上的决战准备严重不足,白白错过无数宝贵战机。而吴超越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是在浪费战机,但是没办法,可以进城打巷战的军队就这么点,吴超越必须得谨慎使用,同时吴超越还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又突然问道:“文节先生,以你之见,长毛会不会选择连夜弃城突围?”

“这个……。”戴文节设身处地的盘算了片刻,然后才说道:“不能否定这个可能,我们的军队已经进了城,拿下了一片城内阵地,长毛如果足够明智的话,就一定明白已经很难再把我们的军队赶出城外,没有任何把握拦住我们的军队继续进城。为了保存实力,也为了突围更有把握,今天晚上就突围的确是个选择。”

“但也有另一个可能。”戴文节又补充道:“如果考虑到粮草军需必须携带,还有长毛家眷老小需要准备,明天用巷战拖住我们一天,到了明天晚上再弃城突围,长毛这么选择的可能也很大。”

“那长毛会不会做出第三个选择?”吴超越又问道:“不弃城,坚决和我们死战到底。”

“不可能吧?”戴文节有些疑惑的说道:“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长毛怎么可能还不选择突围?和我们死拼到底,他们也没有任何赢的把握啊?”

吴超越不吭声了,因为吴超越依稀记得,历史上湘军重兵围城的时候,太平军是有突围逃命的希望,但洪秀全却断然拒绝了,坚持选择了留在城里等死,所以吴超越也不敢否定这个可能存在。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手里机动兵力不多的吴超越才益发头疼,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把机动力量全部用于巷战,还是应该留下部分机动军队,准备用于拦截追击战场别看这只是一个兵力分配的小问题,稍微处置不好,吴军就有可能在麻烦磨人的巷战中付出惨重代价,也有可能给太平军以突围机会,错失拦截和追击的宝贵战机。

忧心忡忡之下,吴超越还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如果能知道长毛的意图打算就好了,这样我在兵力的运用上,就可以轻松得多了。”

“镇南王,想提前知道长毛的意图打算,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旁边的戴文节马上开口提醒道:“有那么多的长毛贼将和我们暗中联系,其中还包括李秀成的亲戚,只要能想办法和他们取得联系,我们别说是能知道长毛的大概举动,直接知道李秀成的具体战术计划都不是没有可能。”

一语点醒梦中人,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后,吴超越先是向戴文节道了谢,然后马上叫来张德坚,让他安排特务化装成百姓和太平军士卒,还有之前被俘变节的太平军将领士卒,让他们乘乱进城去和城里的太平军动摇者联系,并且要求张德坚务必要想办法联系上李秀成的大舅子宋永琪。同时吴超越又明确传令全军,要求吴军将士务必不得杀害放下武器投降的太平军将士,并争取招降对面敌人。

最后,吴超越才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说道:“再有,告诉我们的将士,长毛十几年来四处搜刮的金银珠宝绝大部分都是堆在江宁城里,拿下了江宁城后,长毛伪国库里一半的东西,归他们所有!但是,不许杀害百姓,也不许劫掠民财!奸淫民女!”

吴超越的这道命令传达之后,吴军队伍中当然是欢声震天,群情振奋,吴超越也颇为自豪的把目光转向了远方的南京城,口中喃喃道:“至少,我能直接帮你躲过湘军这一次,还有希望间接帮你躲过鬼子那一次。”

其后不久,曹炎忠率领的吴军机动预备队和王孚亲自率领的吴军水师陆战队,先后赶到了神策门外听命,然而吴超越却担心自军将士基本上都不熟悉城内地形,夜间贸然进城打巷战太过吃亏,便毅然放弃了这个机会,决定等天色全明后再向城内发起进攻,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先去准备迎接接下来的城内苦战。

吴超越让张德坚安排特务去和太平军叛徒的联系,特意单独点了宋永琪的名字,原因当然是宋永琪的身份特殊,吴超越希望利用宋永琪和李秀成的特殊关系,摸清楚李秀成这个太平军总指挥官的意图打算,让吴军可以用最少的伤亡达成全歼城内太平军的目的。然而吴超越却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宋永琪已经不可能完得成这个对他来说应该不算困难的任务了,因为李秀成的确是太平军的总指挥官和战术制订人不假,可是真正能够决定太平军是选择弃城突围还是全力巷战的大脑,却已经彻底线了。

所以,别说是宋永琪不可能知道李秀成准备要怎么打,就是李秀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打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593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