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四十章偏师奇迹】

【第六百四十章偏师奇迹】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吴军的持续炮击杀伤的不止是城墙上的清军士兵,还有正在抢搭浮桥的自家士卒,激战中,不时会有吴军打出的炮弹打在城墙上反弹回来,误伤到这些为主力开辟道路的辅军士兵,偶尔还有一两枚开花炮弹甚至苦味酸炮弹也失去准头,轰到浮桥旁边,误伤误杀更多的吴军辅军将士,辛苦搭桥的辅军将士既得提防城上突然打来的子弹,又得防着被自军炮弹误伤,苦逼异常。X23US.COM更新最快

还好,吴军的大炮是光线充足时校正好了的,炮手也经过严格的训练,炮弹的误伤率并不高;同时胡怀昭又派人过来许下重赏,承诺只要搭好四座浮桥就赏银千两,受伤阵亡的抚恤加倍,所以两百余名吴军工兵也是彻底豁了出去,那怕被清军的火枪打伤也死活不肯后退,坚持携带绳索泅渡过河,拉过铁索钉在对岸,铺设厚木板固定在铁索上,咬着牙齿拼死架桥,终于在付出了超过六十人的死伤之后,成功搭建起了胡怀昭所需要的四道浮桥,为吴军将士打开了四条直抵济南城下的道路。而与此同时,运土填河的吴军却只是一半多点的工作量。

“常亮,能不能拿下济南,就看你的了!第一次冲锋,一定得给我冲上缺口,把我们的军旗插在缺口上!做不到,军法从事!”

“做不到,我也不回来了!”

自信的大声回答后,受命担任先锋的吴军战将常亮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带着麾下的两个普通营发起了冲锋,抬着连树皮都来不及剥去的飞梯冲向城墙缺口,吴军的火炮队也抓紧时间拼命开炮,尽最大的努力为自军突击队分担压力,还是在吴军突击队冲到了距离护城河只有百余步的时候,吴军炮兵将士才停止炮击,擦着汗水喘着粗气张望自军突击队的冲锋结果。

清军的反应也很快,吴军才刚结束炮击,城墙上箭垛后马上就探出了许多枪口,对在呐喊杀来的吴军突击队拼命开枪,还十分狡猾的专门射击吴军浮桥的桥面。不过还好,清军后队还没来得及上城助战,城上守军既已经在炮战中遭到了吴军重创,手里拿的又是需要用特制捅条才能装弹的里治步枪,火力比较稀疏,射击频率也不高,达不到彻底吴军冲锋的效果,吴军突击队则个个吼声如雷,抓住这一宝贵战机纷纷冲锋上桥,拼死过河,成功的越过了又宽又深的济南护城河。

再接着才是真正的考验,缺口处的济南城墙虽然垮塌近办,却始终还有着五六米的高度,吴军突击队仍然还要靠飞梯才能冲上缺口顶端。但仍然还好,与只会用地道攻城的太平军和连地道攻城都哆哆嗦嗦的清军不同,战术多变的吴军在打蚁附战这方面经验十分丰富,找好角度熟练的把飞梯往城墙上一架,马上踏梯攻城,缺口不够宽架设不了那么多飞梯也没关系,直接把长度足够的飞梯搭上城头,直接强攻城墙顶端,既为缺口主战场分担压力,也争取直接冲上城头,收一举两得之效。

与此同时,清军的后队也已经冲上了城头进入了岗位,城上火力顿时开始密集了起来,但清军的速度快,吴军突击队的速度更快,很快的,第一个吴军士兵成功冲上了城墙缺口,也马上发出了一声欢呼,“弟兄们,快上啊!乱党直接铺了一条路给我们下城,我们可以直接冲进城里!”

言罢,这名首先冲上缺口的吴军士兵还一马当先,端着枪毫不犹豫的再次发起冲锋,原来,之前为了迅速堵上缺口,清军在倒塌的城墙废墟上堆砌了许多土石沙包铺垫可以直接登上缺口的道路,之后因为吴军炮火太过猛烈的缘故,清军士兵几乎很难登上缺口修补城墙,他们铺设的道路也在这一刻成为了吴军突击队的下城台阶,让吴军将士不必冒着受伤的危险从高处跳下,直接就可以冲进城内。

砰砰砰砰,急促的枪声把这个贪功心切的吴军勇士迅速放倒,却挡不住更多的吴军勇士接连冲上缺口,冲进城内,同时第一面吴军军旗也成功的插上了缺口处,发出已经蚁附拿下缺口的信号,吴军将士也顿时欢声雷动,冲得越快也越猛。

轰隆!轰隆!两个火药桶突然在缺口处炸开,刚冲上缺口的吴军将士猝不及防,顿时死伤狼藉,但很好,吴军那面军旗却没被炸倒,仍然还紧紧的插在城墙上裂缝之中。后面的吴军将领也大声吼叫下令,“继续冲!继续冲!冲上去就直接进城!”

“杀啊!”

清军自行铺垫那条上城道路在关键时刻帮了吴军大忙,吴军将士只要爬上缺口顶端,马上就连滚带爬的冲进城内,所以清军虽然接连丢出火药桶封锁缺口,却还是挡不住吴军士兵接连进城,被许过重赏的吴军突击队成员舍死忘生,不断利用清军火药桶爆炸的间歇,尽可能的从缺口中部登上缺口顶端,踏着阵亡同伴的尸体急匆匆的冲进城内,逐渐在城里聚集起了一定兵力。

看到这里,城市一很多朋友肯定要问了,城墙后面的清军那里去了?富新能蠢到这地步,不留一点后队在城墙背后保护缺口?答案是清军大将富新确实留下了直属于自己的一个营清军保护缺口,衲苏肯此前留下的败兵也被富新留在了城里,同时还有一些济南团练也在现场。然而……

然而这些清军却几乎可以不计算存在,除了前几个首先冲进城里的吴军士兵遭到了他们的围攻外,后面冲来的吴军士兵及时向他们投出手雷弹后,这些被宝和荣禄寄以了厚望的普通清军就慌了手脚了,还没等吴军突击队投出更多手雷,就已经大呼小叫着逃得四面八方都是,“掌心雷!贼军的掌心雷来了!快跑啊!”

这些清军中也有人妄图坚持,至少富新直属那个营的营官就试图逼迫自军士兵发起冲锋,和数量处于绝对劣势的吴军突击队打近身肉搏战,可是看到清军大队冲来后,吴军突击队马上又是两枚手雷砸出,清军马上又鬼哭狼嚎着抱头鼠窜,逃得一个比一个快。毕竟,这些清军最多只能和战斗力严重蜕化的太平军拼一个旗鼓相当,碰上了装备更好又身经百战的正牌吴军,又没了居高临下的地利优势,自然也就只剩下被狂踩暴虐的命了。

冲进城里的吴军将士越来越多,还带来了一架掷弹筒,先后两发炮弹砸向清军的营旗所在,清军的营旗也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群龙无首的城内清军崩溃更快,吴军将士乘机大步冲锋,抢占了一些民房院落建立了前进基地。而与此同时,直接向城头发起蚁附进攻的吴军将士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开始有人冲上城墙作战,城上清军大乱,吴军突击队乘机源源不竭的冲上缺口冲入城内,胡怀昭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又派出包括一个精锐营在内的三个营补强兵力,并直接下令道:“告诉三个营的营官,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给我冲进城里,谁敢带着军队撤退,杀无赦!”

胡怀昭其实大可不必这么着急紧张,因为还没等这三个营冲到城墙下方,已经进城的吴军将士就已经和清军的后续援军干上了仗,还很快就把荣禄从其他城门抽调来的清军抽得满地找牙,哭喊震天。

“快跑啊,吴贼的掌心雷又来了!”

“快射小洋炮!快看,吴贼的快射小洋炮!天哪,这么快?千万别往我们这边打啊!”

“哎呀啊!吴贼的枪有妖法,隔着这么远了,怎么还打得这么准?”

驱犬羊与虎豹斗!不幸被刘蓉的乌鸦嘴言中,从其他城门抽调过来的清军援军在与吴军交战时的表现,确实只能用犬羊斗虎豹来形容,根本不敢与吴军打近身战,只敢躲得远远的开枪,打对吴军威胁最小的远程对射战。然后又因为吴军有手雷有掷弹筒,射击经验丰富枪法好,远程对射战也是被吴军完虐。完全就只象一群土狗羔羊一样,只敢在远处虎狼呲呲牙齿叫唤几声,猛虎饿狼只要稍有动作,马上就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三个营的吴军后队先后冲到了城下,虽说还是只能踏着飞梯冲上缺口进城,但因为吴军蚁附队已经对城上清军形成了有力牵制的缘故,还有清军火药桶已经消耗怠尽没有来得及补充的原因,第一个营还是几乎完整无损的冲进了济南城内,而成编制的吴军营队冲进了济南城里后,等于也就是直接敲响了济南清军的丧钟,彻底断送了济南清军重新堵上缺口的美梦。

“报!吴贼已有兵士冲入城内!”

“禀抚台大人,吴逆贼兵冲上城墙,富新将军求援,请我们快派援军!”

“报!我军援军已经和吴逆贼兵交上了火,但战事不利,无法靠近缺口,挡不住吴贼进城!”

“抚台大人,不好了!不好了!进城的吴逆贼军越来越多,我们的军队快顶不住了!”

坏消息接二连三的不断送到宝等人面前,开始宝还大发雷霆,大骂手下无能,连几个冒险进城的吴军士兵都顶不住,荣禄也一直抱有期望,觉得下一次禀报就很可能是个好消息,济南清军也一定能干掉补充兵力困难的吴军入城之兵。然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局势的不断恶化,一度咆哮如雷的宝逐渐开始没什么力气叫喊吼叫了,最后还干脆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彻底瘫痪失语。荣禄的心里也逐渐的开始绝望了,最后虽然不愿意,可荣禄心里还是不得不承认,刘蓉是对的,自军是应该尽快弃城东走,撤往胶东去保存力量,等待渺茫的奇迹出现。

“抚台大人,现在走还来得及。”刘蓉开口打破了堂上的沉寂,沉声说道:“济南失守已成定局,乘着现在我们手里还有一些军队,赶紧撤往益都,保住将来的希望。”

犹豫了许久后,宝才颤抖着说道:“可济南是省城啊?还有,我是山东巡抚,身负守土之责,丢了省城就算能够逃回去,也肯定是死路一条啊。”

“以抚台大人你在朝廷里的关系,就算丢了省城,也应该不会有掉脑袋的危险。”刘蓉平静说道:“还有,济南虽然是山东省城,可城是死的,人是活的,丢了济南只要抚台大人你还在,到了那里都可以随时重建山东巡抚衙门。可如果你有什么闪失,山东就彻底的群龙无首了。”

迟疑了许久,当传令兵又来报告说战事危急时,宝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拍桌子说道:“好,就听孟容先生的,乘着现在还有机会,赶紧走!”

“走可以,但粮食必须烧掉!”荣禄恶狠狠说道:“去省库府库放把火,把粮食全部烧掉,不给吴贼就地取粮的机会!”

“仲华,我不反对你这么做,可是你考虑过你这么做的后果没有?”刘蓉不动声色的问,又说道:“吴贼看到粮食被烧,狂怒之下,会不会把你和抚台大人追杀到底?从济南西进益都,距离最近的章丘离这里也有一百多里,你能保证一定能摆脱吴贼的追杀?又能保证吴贼不会为了报仇,继续围攻章丘?”

“再说了。”刘蓉又补充了一句,道:“你烧掉了库房里的粮食,又能有多少作用?济南是省城,民间藏粮颇丰,吴贼难道就不能就地购粮征粮,熬过这个冬天,等到后方把粮草送来,又能有多少难度?”

荣禄的神情开始沮丧了,宝也是被刘蓉的言语吓住,赶紧说道:“孟容先生的话有道理,我们就算把粮食烧了,也影响不到吴贼控制济南。现在山东的灾荒又这么严重,烧粮食太过悖逆天理,还是别管粮仓了,赶紧走吧。”

就这样,确认了自军失去城墙保护后根本不是吴军对手后,宝和荣禄在别无选择之下,终于还是接受了刘蓉再次提出的弃城,赶紧带着还能指挥的军队从历山门出城逃命,同时因为害怕吴军追杀报复的缘故,宝还连荣禄的烧粮建议都没敢听,把好不容易从胶东一带运来的粮食留给了吴军使用。

刘蓉也随着宝等人一起出了城,可是出城之后,刘蓉却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带着自己的弟弟刘蕃溜出了清军队伍,又强行把弟弟拉到了吴军将士的面前,主动表示愿意投降。然而事后见到胡怀昭和何庆涵等吴军偏师高层时,刘蓉却断然拒绝了胡怀昭和何庆涵的入仕邀请,仅仅只是拱手说道:“胡将军,伯源先生,学生对仕途已经心灰意冷,不愿再想入仕,只请你们看在我力劝宝放弃烧粮的份上,放我和胞弟返回湖南老家读书耕田,让我们终老乡野。”

必须得再交代一下傅振邦这边的情况,收到济南城墙倒塌的消息后,傅振邦不顾好友德通的再三劝阻,坚持还是带着自己麾下的军队连夜出城,赶回济南这边增援。但是很可惜,负责监视长清清军的四个营吴军也已经收到了自军主力破城的消息,知道长清清军很可能会出兵回援济南,早早就做好了夜战阻击的准备,所以傅振邦没能借着夜色掩护悄悄溜走,又被逼着和吴军在郊外打了一场野战。

开始还好,托了天色全黑视线差的福,熟悉地形道路的傅振邦军成功迂回绕过了吴军的阻击阵地,可是接下来傅振邦军好不容易在吴军的追杀下回援到济南城下时,宝那边却已经弃城而走,吴军只用一部分兵力就夺取了城池,余下军队得以腾出手来对付傅振邦。结果一场大战下来,傅振邦麾下的精锐强军彻底烟消云散,傅振邦本人也在激战中被流弹击中要害,壮烈牺牲,不幸牺牲在了与他本部军队有着许多共同点的吴军队伍手中。

“伯源先生,你说捷报送到了镇南王手里后,镇南王这次会给我什么样的封赏?”胡怀昭悄悄的这么向得力助手何庆涵问。

“胡将军恕罪,学生刚加入讨逆军没多久,不是很清楚镇南王的封赏规矩,所以无法揣测。”

何庆涵摇头,又提高了一些声音,说道:“但我敢肯定,绝对不会轻!将军你以偏师立功,两个月时间里夺城近三十座,一举拿下徐州和扬州两座天下名城,夺占兖州和泰安两个军事重镇,还奇迹般的拿下了乱党军队重兵把守山东省城济南城,所以镇南王对你的封赏绝不会轻!而且将来的史书之上,胡将军你也肯定会一席之地,名垂青史!”

长得有些贼眉鼠眼的胡怀昭笑得嘴巴都快裂到耳根了,扭扭捏捏的说道:“伯源先生太过了,我胡怀昭一个只读过半年私塾的放牛娃,那配得上什么青史留名?不过伯源先生,有件事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胡将军有话请说。”

“请给我取个表字,再取个名号,免得将来史书上只能记我的名字,让后世的人觉得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598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