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六十七章布祸日本】

【第六百六十七章布祸日本】

ribenmufu现zaide首席老中井shangzheng直shi带着满脸debei壮走shang谈判会场de坐在背南mianbeide下风位置shang时井shangzheng直还暗暗下定决xindui自己shuodao:“de做好切腹xie罪dezhunbei了

bu出井上zheng直所料yi阿liguo和布卢尼为首de英国谈判代表果ran在谈判桌上kai出了高jia——yao求ribenmufuyuriben萨摩藩合计pei偿英国er十万英镑并且要求严惩杀害英国人de凶shou以及要求riben幕fu递交国书道歉

还好,er十万英镑折合huang金虽然youjiang近一千wu百公斤,dui于日本幕fu来说却也bushi不能承担,同时杀人凶手shi早jiu被wujun在萨摩藩逮了de,递交国书道歉也不是什么难shi。所以井上正直也mei觉得难以jieshou,只是一ge劲磕tou作揖的恳求英国人手下留情,少要一点赔款,同时又派人暗底里贿赂阿礼国和布卢尼,好说歹说,总算是只bi历史上duo赔了三万五千镑——拉着萨摩藩一起赔款十六万英镑。

其ta趁火打劫的西方列强也好对付,报da他men的所谓调停,仅仅只是geizhe些领事送上一些私人礼物,zai答应kai放几个港口,让出领事裁判权就了结事情,井上正直不用请示德chuan家茂,自己就ke以做主答应。

zui让井上正直头疼和担心的还是wujun代表tuan,这次鹿儿岛da战既是由萨摩藩侵略中国的宗藩国琉球yin起,战zheng中吴军有遭受了一定伤亡损失,耗费的军饷qian粮和物资也不在少数,无论na一tiao对有资格对日本狮子大张口。而更糟糕的是,期jian德川家茂还脑袋进水,为了争取萨摩藩对幕fu的支持,利用萨摩藩压制激进的尊wang攘yi派,不但派出了幕府hai军参战,还被吴军俘虏了三条蒸qi炮船和xu多士兵将领,敲竹杠更是名正言顺,所以在接guo吴军递交的赔偿清单时,老政治家井上正直不由得双手du有些发抖。

意wai!大大的令井上正直意外!

虽说吴军开出了让日本幕府和萨摩藩共计赔款六百万两纹银的tian价,却十分ti贴的主动提出yun许日本幕府分两年支付,被俘的三条日本蒸汽炮船虽然吴军罚没,收归自军所有,但被俘的日本海军士兵却只需要十万两银子就ke以赎回。——同时井上正直还看得出来,吴军也有可能接受自己的讨价还价。

吴军开出的其他几个条件也让井上正直意外的觉得宽松,di一是要求日本幕府承诺永远放弃对琉球的领土要求,允许中国共享列强在日本的通商利益,让中国人可以自由出入日本的所有对外开放港口经商贸yi,建立领事馆拥有领事裁判权,允许中国人自由进入日本内陆游历传教——还有可能是传佛教或者道教。第二是允许中国公使进驻jiang户,允许中国享受关税最惠国待遇。第三ze是允许吴军兵船进出停泊于日本对外通商港口,允许吴军在萨摩藩领土上驻兵,直到吴军yu萨摩藩协商hou一zhi同意停止驻军为止。

最后一条最让井上正直觉得意外和难以置xin,吴军竟然要求日本幕府维持现在的政治体制不变,要求日本幕府坚决打击国内的尊wang攘夷派,并且与吴军qian定借师zhu剿协议,让日本幕府或拥护幕府统治的日本藩主可以随时向吴军请求武力援zhu,联手打击日本国内的尊王禳夷份子,确保日本幕府对日本的统治领导地位。

这一条通su来说,就是吴军要求日本幕府永远当日本的老大,绝不接受日本尊王攘夷派的政治主张把统治权交给日本天皇,bi要的时候,日本幕府和zhong诚于幕府的日本地方藩主,还可以随时请求吴军出兵镇压日本的尊王攘夷派,让日本幕府在日本的统治千秋万代永远延续下qu。

很是怀疑自己眼睛的反复看了吴军提出的最后一条要求,有些怀疑是吴军的翻yi无能译错了条约,粗通中wen的井上正直又不放心的亲自看了中文原文,见吴军的翻译似乎没有犯错,井上正直这才满脸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很是小心的向对面的王和龚橙问道:“王将军,龚先sheng,贵国关于wo国幕府和尊王攘夷派这一条,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在开玩笑。”龚橙微笑说道:“井上先生难道没有发现,women镇南王建立的湖bei临时政府,其实与贵国的幕府十分相似既然niwo两家的政治主张du十分相同,在国内事务方面有很多的共同点,那women为什么就不能向贵国幕府伸出一下援手?帮贵国幕府巩固对日本国内的统治?”

身为日本幕府的现任首席老中,井上正直当然是幕府权力的最重要受益者之一,所以zai是在心里对吴军的无事献殷勤表示怀疑,井上正直还是赶紧向龚橙点头道谢,“感谢龚先生,我明bai了,我一定会把你的话,向我们的将军如实禀报,让他也知道贵国临时政府对我们日本幕府的好意。”

颇为真诚的道谢guo后,井上正直又可怜巴巴的问道:“但是龚先生,你们要求的赔款金额,能不能减免一些?还有,赔款的支付时间,能不能再延长一下?”

赔款本来就没怎么往死里宰日本人,王和龚橙当然寸步不让,井上正直苦苦哀求,好不容易才求得王和龚橙大发慈悲,答应让日本幕府分三年支付赔款。然后因为还要涉及与吴军qian订准军事同盟的缘故,井上正直也没敢直接做主qian字,仅仅只是与王孚仔细商议了联手镇压日本尊王派的ju体细节,写成文字带回江户城,交给德川家茂请示能否签字履xing。

和井上正直一样,德川家茂开始也是打死du不相信吴军会以条约形式承诺保证他的日本土皇帝宝座,然而在听取了井上正直转述的吴军答复了,又仔细研究条约细节发现吴军没玩什么花样,不xiang是准备借着镇压尊王派的旗号吞并日本,德川家茂这才将信将疑的向在场的幕府众臣问道:“清国的镇南王,对我们日本的幕府真就这么好?不但不xiang要我们的土地,还想帮我们幕府延续千秋万代?”

没有人敢给德川家茂打这个保票,但也没有人开口反对接受吴超越的这份好意,再加上井上正直又如实交代了关于sha俄的事,让德川家茂知道吴军还帮着日本保全了领土岛yu,所以德川家茂犹豫了许久后,还是下定了决心,点头说道:“好ba,签吧,先guo了这一关,以后的事,等以后再说。”

就这样,虽然沙俄领事bi罗夫斯基又悄悄找到日本幕府,极力怂恿日本幕府拒绝签字,继续和吴军打下去,还承诺为日本幕府提供军事援助。然而已经见识过沙俄贪婪胃口的德川家茂还是谢绝了比罗夫斯基的好意,第二天就让井上正直在中日友好条约上签了字,立即着手准备赔款的同时,也顺带着被动的与吴军建立了镇压日本尊王攘夷派的准军事同盟。

其实不要说是日本人和其他西方列强看不dong吴军建立这一联盟的目的,就连王孚和龚橙等吴军文武都不明白吴超越为什么要坚持建立这么一个占不了任何便yi的准军事同盟,只有穿越者吴超越才真正明白这一条约的重要性,也只有吴超越才明白自己这么做的真正目的。

条约签订之后没过多久,日本尊王攘夷派的激进代表长zhou藩就树起了反旗,公然喊出推翻日本幕府的口号,并策动日本天皇下诏攘夷,废除一切涉外条约,还直接出兵京都,试图迎出日本天皇掌权。不甘心交出大权的日本幕府除了立即出兵镇压外,又尝试着向吴军派驻日本的大将李秀成求援,李秀成以两条缴获得来的日本蒸汽炮船为海上主力,立即出兵攻打目前叫做下关的长州藩军事重镇马关城,一番激战下来,守卫下关的长州藩大将高衫晋作被吴军打死,前后受敌的长州藩被迫投jiang。

事后,吴军又遵照条约约定,收到日本幕府的要求后就马上退兵返回萨摩藩,日本幕府上下大喜,也是马上按照约定支付吴军军费和阵亡将士的抚恤金,对吴军敌意大减,好感大生。然后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吴军又先后两次出兵帮助日本幕府镇压dao幕派,残酷屠杀无数试图摆脱幕府统治的日本维新志士,日本倒幕派因此元气大伤,和满清朝廷一样昏庸黑暗的日本幕府则得以苟延残喘,继续维持腐朽落后的封建统治,日本则陷入长年内耗混战,倒幕维新永远变成了一句空话,吴军也因此永远驻军日本,永远成为了勒在日本脖子上的一道绞索,让日本的发展前途永远看不到一丝光明。

这一点,才是吴超越的真正目的。

以后的事只能等以后再细说,还是回过头来看吴军与日本幕府正式缔和之后的情况,条约签订后,元气尚存的日本幕府很快就想方设法的筹集到了首笔赔款,按时支付给了吴军远征舰队。结果也恰好是在同一天,留守萨摩藩的李秀成也派人送来喜讯,说是在萨摩藩军民帮助下,已经成功抓获了从伊敷别院逃走的萨摩藩国fu岛津久光。王孚闻报十分欢喜,开心笑道:“好,总算是把镇南王交代的差使全部办完了,这下子可以昂着头回去了。”

“可惜没能好好打几仗。”好战份子黄远豹长吁短叹,无比遗憾的说道:“亏我们还带来了那么多武器弹药,居然连一次万人规模的会战都没打,事情就已经完了。”

“行了,能这么快把事情办完,已经不错了。”王孚微笑责备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一仗是向洋人借了外债才有钱打的?节约下来的武器弹药,带回去给镇南王打乱党、捻子和西北乱贼不是更好,何bi一定要用在日本?”

急着和同胞大哥一样当上军团长的黄远豹还是万分遗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负责谍报工作的湖北情报局随军官员张开平却突然来到了王孚的面前,zou道:“禀王军门,刚通过日本商船收到的未经证实消息,镇南王已经派遣军队北上攻打山海关,准备发起收复东北的战事。”

“收复东北?”王孚一楞,惊讶说道:“消息准不准确?现在已经是秋天了,这个时候出兵东北,对我们很不利啊?”

“消息无法证实。”张开平如实答道:“是日本函馆港的日本商人,听朝鲜商船说了这事,然后把这个事带到了江户,还用这件事当借口,给他们贩卖的毛皮涨价,正好被我派去江户港探察情况的日本本地细作听到,就报告到了我的面前。”

“假的吧?这样的事,镇南王怎么会不告诉我们?”黄远豹无比cha异的问道。

“镇南王有必要把这事告诉我们吗?”王孚盘算着说道:“我们远在日本,与国内联络困难,出兵东北的事又和我们无关,镇南王何必一定要专门知会我们?”

“但是这个时候出兵东北不合适啊?”黄远豹还是觉得难以置信,说道:“马上就是冬天了,我们南方兵在冬天里打东北很吃亏啊?再说了,我们出兵的时候,我们的精锐主力不是在两广,就是在中原打捻子和胶东剿灭残余的乱党,那能那么快抽身出来打东北?镇南王难道想用曾九帅和江忠济的军队打东北?”

“这我也不知道。”王孚摇头,分析道:“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个消息是假的,是朝鲜和日本的商人在胡说八道。第二个可能嘛,或许是东北那边发生了什么事,镇南王不得不更gai计划,临时决定出兵东北。”

chen吟着盘算了片刻后,考虑到东北那边确实隐患多多,王孚拿定主意,向张开平吩咐道:“快,多派人手去日本的对外港口,打听这个消息的真假,再有,请龚橙龚大人出面联络各个国家的洋人领事,向他们打听这件事。”

张开平应诺,赶紧下去布置安排,王孚则又派人传来了自己的军需官,向军需官吩咐道:“马上派人去江户的市场上收购棉衣、棉xie、棉帽和厚毛毯,给我们的军队准备所有的过冬装备。”

“王军门,冬天还没到啊?用不着这么快就准备吧?”军需官愕然,又好心说道:“还有,卑职派人调查过江户的物价,所以日本国内产棉不少,江户市场上棉衣棉鞋比我们国内还贵,在这里采办,我们要多花不少银子。”

“这点不用你考虑。”王孚摇头,说道:“将来户部那边如果问起,我会去向镇南王解shi,你只管去办就是了。不必担心银子不够,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动用日本人给我们的赔款。”

“王军门,你觉得镇南王出兵东北那个消息是真的?”黄远豹也有些吃惊,说道:“如果猜错了怎么办?白白准备还多花银子,镇南王那里你怎么交代?”

“没事,镇南王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我只要解释清楚他肯定不会怪我。”

王孚再度摇头,又捻着嘴唇上的小胡须说道:“虽然我不敢肯定镇南王出兵东北的消息一定是真的,但我总觉得这事不会是空穴来风,如果证明了这事不假,那么远豹xiong弟,我们这次剩下来的武器弹药,可就要派上大用场,你可以把仗打到过瘾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10603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