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七十章以天父之名】

【第七十章以天父之名】

太ping天国初期dedong南西北翼五王中wuchaoyue最bu爽dejiushizhege北王韦昌hui总认为如guobushita甘xingei洪xiu全那个色鬼老神棍当走狗杀hai太平jun真正de军shi领导renyang秀qing太平军就suan最终huanshibuneng成事qi码ye能替老百姓duo除些害duo杀些祸国殃民de寄sheng虫也yinci对韦昌辉愤hen之至

然并卵zhe会haobu容易he韦昌辉碰shangliao面wu超yue不但mei办法提前替太平天国除害提前为天京事变中bei害de反qing义shi报chou相反自己huanweiji重重shao有不慎就很可能de被韦昌辉反过laigan掉遗han且wu奈

再怎么遗憾和无奈都没用前方有韦昌辉守住观yin门拦住去路hou面有吉文yuanlv军紧追不舍,wu超yue也zhi剩xialiao两个选择,yi是改道突wei,二就是正面突破,杀chuyi条血路

改道突破显然更危险,没有上帝视角,谁也不gan保zheng江宁外郭de其他cheng门有没有太平军ba守,eryi垒土和丘ling为主de江宁外郭cheng垣虽然徒bu翻yue不难,但队形kending会被da乱,会给太平军乘机jin攻de天赐良机,同shi陆jian一xingren和惠征父女de安全也无法保障被迫无奈之xia,wu超越也zhi好一咬牙一跺脚,命令军队重新组成空心方阵,保huzhuo陆jian等renji续前进!

小跑zhuo逐bula近liao与太平军de距离,距离太平军阵地大约百米shi,提前抢占liao城墙丘陵高地de太平军jiang士yi然抢xian开qiangsheji,同shi藏zai拦路车辆背后的太平军士bing也纷纷扣dong扳机,乒乒乓乓的qiang声乱响jian,几个吴军lian勇也jie连中qiang,好在距离太远,太平军huo绳qiang的威力yi然大减,吴军lian勇这才没有蒙受巨大损失

与此同时,为了节约弹yao,吴超越yao求击针枪shou没有命令不de开枪,又命令狙击手yi米尼枪精确射击丘陵和城墙上的敌人结果这一手效果还真不错,高精度的米尼枪接连打si打shang多名太平军士兵,把那些抢占高地的太平军jiang士打得不敢抬头,不是duo在树后shi后就是干脆趴在城墙上无法射击——前装枪可没办法爬zhuo装弹。

压制住了高地的敌人,吴超越又试图用米尼枪精确狙击躲在土石车后那些太平军射手,然而令吴超越大失所望的是,那些太平军士兵身体绝大部分都藏身车后,米尼枪难以瞄准。同时铅质米尼弹的chuantou力也太过差劲,别说是穿透满载着土石的车辆了,就是击中车辆的木质部分也难以穿透shang敌,所以狙击效果ji差,根本就无法做dao压制敌人。

这时,吉文元也带着太平军追到了近chu,汲取gang才的教训,吃过大亏的吉文元没敢再傻huhu的直接冲上lai找死,在近两百米外就命令军队停止脚步,指挥军队有条不紊的xiangzuo右迂回。呈弧形迅速包围了吴军lian勇的刺猬阵,宁可暂时与吴超越僵持也不贸然冲锋。

这么僵持下去当然对吴军练勇极为不利,太平军的人力物力无穷无jin,吴军练勇的子弹que是打一颗少一颗,时间耽搁得越长对吴超越越不利。深ming此li,吴超越也只好ying着头皮命令练勇缓缓向前,妄图拉近距离发挥火力猛烈的优shi。

hao无作用,韦昌辉的狡诈远在吴超越想象之上,本人死huo不露面就suan了,还命令没有土车掩护的士兵全部单膝跪下。小心提防吴军练勇的冷枪,同时土车后太平军也不断开枪射击,轮流装弹填药提高射速,而随着距离的缓缓拉近。太平军的火绳枪也逐渐发挥出本身的威力,接连打死打伤了好几名吴军练勇。

冷汗出现在吴超越的额头上,有心想要孤注一掷的发起冲锋,却苦yu手中兵力过少,太平军的近身zhan又相当出色,以少冲多无异yu以卵击石。不得以之下。吴超越也只好又打起了以火药车冲击敌人防xian的注意,可是火药yi经所剩不多,太平军那bian又抢xian用满载土石的车辆拦住了道路,火药车冲上去也最多炸开少部分太平军的土车防线,得手的希望微乎其微。

左右为难时,陆jian瀛又congma车里钻出来给吴超越添乱,带着哭腔催促道吴主事,冲a!怎么不叫你的练勇冲?不冲过观音门,women就活不了啊!快冲,冲过去了,本官一定厚报,一定厚报!

心里正烦躁得厉害,再听到陆建瀛的这些话,吴超越当然是更加火大,然而愤怒看向陆建瀛的枯瘦老脸时,吴超越却又突然灵机一动,一个擒贼先擒王的馊主意突然浮上脑海。然后吴超越再不迟疑,一边让练勇把一百斤米尼枪用的火药捆在一匹战马身上,象先前一yang蒙住战马眼睛,一边附到陆建瀛的耳边飞快嘀咕………

再然后,也不管陆建瀛是否答应自己的冒险主意,吴超越马上就让人拿来一面白qi——吴小买办打仗和面条队一样,都是宁可不带军旗,也要把白旗随时带在身边预防万一!接着在吴超越的命令下,一个嗓门大的吴军练勇举起了白旗摇晃,大声han道:别打了!别打了!天国的弟兄,别打了,women投降!我men投降了!”

投降?超越小妖要投降?”

太平军将士一片大哗,隐藏在士兵人qun中的韦昌辉也是一楞,下意识的心中一xi,可是想起了昨天吉文元的教训,韦昌辉又不敢掉以轻心,只是飞快传令让太平军将士继续保持警戒,不准有任he的轻举妄动。而那吴军练勇则按照吴超越的要求继续大hou,“天国的弟兄men,我们是真的想要投降,两江总督陆建瀛陆大人就在这里,他老人家说了,如果你们答应让我们投降,保证饶我们不死,他就带着我们向你们投降!还把我们从洋人那里买来的神枪都送给你们!”

吼叫声中,也不管陆建瀛是否同意,两个亲兵就已经强行把陆建瀛架到了阵前,大声吼叫着表明陆建瀛的身份。吴超越则悄悄爬上陆建瀛和惠征乘坐的马车,jie车帘和车箱藏身,只把枪口露在外面,凭借些许高度优势,紧张寻找韦昌辉的所在。那边吴军练勇中枪法最好的吴大sai也跑到了傅善祥和婉贞坐的马车上,和吴超越一样只把枪口露在车帘外面。等机会出现狙击敌人主将。

别无选择,陆建瀛只能是按照吴超越的指点,带着哭腔大喊道:“北王dian下,太平天国的北王殿下。老夫是陆建瀛,老夫是两江总督陆建瀛!老夫保证,只要你答应接受我们的投降,答应我们投降后不杀我们,老夫就带着部下向你投降。还把我们的武器全部交给你们!”

还别说,韦昌辉还真有点动心——迫降一个总督级别的满清官员,这可是太平军将士到目前为止还从捞到过的盖世奇功,得手后自然会极大的增加韦昌辉在太平军内部说话的分量,再加上先进武器的巨大诱惑,已经稳操胜券的韦昌辉自然更加动心。所以稍一盘算后,韦昌辉还真让前方的士兵大声喊道:“好,我们北王六千岁答应了,只要你们fang下武器,我们就让你们投降!我们北王六千岁还担保你们不死!”

“请北王六千岁你先发shi。以天父的名誉发shi,只要老夫率众投降,也向你交出武器,你就保证不杀我们!不然的话,老夫不敢冒这个险!”

按照吴超越的事前指点,陆建瀛又带着哭腔喊道:“北王六千岁,老夫知道你言而有信,一诺千金,所以只要你当众以天父的名誉发誓,老夫就马上让麾下将士缴枪投降!”

皮球重新踢回了韦昌辉的面前。一直隐藏在士兵人qun中的韦昌辉也没多想,一时冲动就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好!本王以天父之名发誓,只要你陆建瀛…………。”

“砰!”

“砰!”

两声枪响。吴超越和吴大赛几乎同时扣动扳机,结果让吴超越和吴大赛喜出望外的是,他们本来就相当不错的枪法在这一刻同时正常发挥,韦昌辉的胸前和脖颈处同时喷出两道血箭,人直接仰面摔倒,太平军将士的人群中。也马上发出了疯狂的吼叫声,“六千岁!超越小妖,无耻狗贼!”

诡计得手,吴超越差点直接瘫在车厢里,稍一松懈后,吴超越又马上跳下马车准备战dou,结果不出吴超越所料,悲愤万分的太平军将士在痛失主帅之后,果然向吴军练勇的方阵发起了冲锋,血红着眼睛冲上来要和吴超越拼命。而吴超越最不害怕的就是这点,毫不犹豫的下令开枪射击,击针枪和米尼枪接连开火间,对面杀来的太平军将士接连倒地,在击针枪的高速面前死伤惨重。

与此同时,看到前方的友军一片大乱,大惊失色的吉文元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下令发起冲锋,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呐喊冲锋的太平军将士才只刚进入射程,马上就被吴军练勇的击针枪打得人仰马翻,死伤不断,能够冲进三十米距离的士兵liao寥无几。

不敢再去计算什么弹药消耗,吴超越一个劲的只是命令士兵接连开枪,咬着牙chi硬dang已经发疯的太平军韦昌辉部,而一夫拼命,万夫难挡,在不计伤亡的冲锋下,韦昌辉的部下还真冲到了吴军练勇近处,疯狂的刀砍枪捅,吴军练勇被迫举起刺刀自卫还击,连za带捅的和太平军拼命,吴超越也一边双手提着左轮枪找机会开枪,一边不断的大声吼叫,“顶住!顶住!顶住这一次,我们就安全了!”

发疯的太平军将士自然给吴军练勇制造了巨大损失,许多太平军士兵在悲愤之下,甚至使出了抱着吴军练勇同归于尽的悲壮招数,吴军练勇则不断后tui,被压得连连向后退缩,空心方阵也因此逐渐变成了实心圆阵,吴超越和他的亲兵被尽数上阵,拿着左轮枪不断对着面前敌人开枪,战场上枪声喊叫声与刀枪碰撞声汇为一股,声插云霄。

终于,在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后,吴军练勇终于还是熬过了太平军的这一波疯狂冲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迫使太平军士兵向后退缩。而好不容易zheng取到了一点空间后,吴超越再不敢有迟疑,马上就放出了背着火药包的战马,用战马炸弹去冲击正面的观音门防线,再接紧着,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许多太平军将士与那匹战马一起化为了齑粉。吴超越也马上就大吼了起来,“弟兄们,冲啊!杀出观音门,夺我生路!”

“杀!”

呐喊声中。第一次在江宁战场上发起冲锋的吴军练勇人人大步向前,一边开枪一边冲锋,奋力冲击已经一片大乱的观音门防线,而韦昌辉的部下此刻是既被马肉炸弹扰乱,又群龙无首失去指挥。有人掉头抵挡,有人上山逃命,还有人直接逃出了观音门,根本形不成有力阻击。后面的吉文元急得跺脚,拼命催促士兵上前追击,可是又杀不乱吴军练勇的后队,山上和城墙上的太平军士兵也疯狂开枪阻击,却又吃亏在射速太慢,同样拦不住吴军练勇的逃命脚步,只能是一起眼睁睁的看着吴军练勇冲进观音门的甬道。继而越过观音门,冲出了江宁外郭。

还是到了吴军练勇尽数越过了观音门冲出外郭,吴军练勇军中才爆发出了压抑已久的如雷欢呼。听到欢呼,早就逃回马车里瑟瑟发抖的陆建瀛也这才壮着胆子把脑袋探出马车,而再当看到他的马车已经越过了观音门时,陆建瀛也顿时激动大喊道:“冲出来了!终于冲出来了!老夫还以为这次死定了,想不到真冲出来了!”

“陆制台,别高兴得太早。”旁边步行前进的吴超越回头提醒,道:“长毛还在追,我的子弹也快打完了。能不能顺利杀出一条生路,我还不敢保……。”

话说到这里,吴超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就在吴超越的眼前。陆建瀛的后脑勺上,突然飙出了一道血箭,一颗不知道从那里打来的子弹,不偏不倚恰好打中了陆建瀛的后脑,子弹穿骨透脑,当场就要了陆建瀛的老命!

“命中注定。注定你要死在江宁啊!”

唉声叹气之yu,吴超越也悄悄擦了一把冷汗——刚才那颗流弹稍微再偏点,可就要打中吴超越了。和陆建瀛同坐一辆马车的惠征则已经被吓得放声大哭,吴超越也来不及去安慰他,稍一盘算bian亲手把陆建瀛的尸体推回车厢,向惠征吩咐道:“带着陆制台的遗体走,尽量保全,如果真能顺利带回去,也是功劳一件。”

几千人的马拉松赛跑开始了,已经只剩下两百来人的吴军练勇发足飞奔,向长江下游逃命,吴军练勇长期以来的负重训练成果在这一刻也展现无遗,在体力消耗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仍然一个比一个跑得飞快,速度快得让太平军望尘莫及。而让吴超越颇为奇怪的是,陆建瀛带来那十几二十匹战马身上又不知道究竟驮着什么,飞奔行驶间速度丝毫不慢,似乎并不象装有重物的模样,同样是把太平军甩在背后吃灰,结果吴超越看了后难免也有一些担心,“别不会真是什么书ji吧?那我不就是亏大了?”

同样缺乏骑兵,没有接受过xi统训练的太平军自然追不上逃得比兔子还快的吴军练勇,见吴军练勇越逃越远,距离越来越大,率军追击的吉文元气得大吼大叫之余,也没了多余选择,只能是下令停止追击,分出仅有的少量骑兵做为chi候,尾随监视吴军练勇的逃亡去向,随时与主力保持联系,同时派人飞报yang秀清,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

下面该来看一看江宁这边的情况了,因为吴超越这只妖蛾子翅膀的搅动,与历史上稍有不同,太平军在炸开了仪凤门城墙后,并没有象历史上一样贸然杀进城内,而是严格执行了杨秀清的谨慎命令,先集中重兵守住了入城道路,待后续军队赶到后才杀入城内。然而这么做不但没有耽搁半点时间,相反还比历史上更快拿下了江宁外城,才下午时分就已经基本占领了江宁外城各大要害与街区,所以当吉文元的报告送到下关shui寨时,洪秀全和杨秀清都已经在准备进城享受美酒佳肴和后宫三千了。

“北王兄弟!北王兄弟!”

乐极生悲,听到了韦昌辉不幸阵亡的消息后,把身家安全都交给韦昌辉负责的洪秀全差点没当场哭昏在地,杨秀清也是放声大哭,“北王兄弟,我再三叮嘱,叫你提防超越小妖的冷枪,叫你提防他的冷枪,你怎么就是不听?就是不听啊?!”

放声大哭的同时,杨秀清心里当然也是在放声大笑,“超越小妖,好小妖啊,多xie你,多谢你帮我干掉了韦昌辉,这下子天国大军里除了石达开,就没再人可以和我抗衡了!好小妖,好兄弟,你这一次,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东王,派兵追!追!报仇,一定要给朕的北王兄弟报仇!把超越小妖抓回来,朕要亲手把他千刀万剐,亲手把他凌迟处死!”

“臣遵旨。”

脸上流着眼泪接过洪秀全的旨意,杨秀清立即大声传令,命令大将陈承熔率领五千水师沿江而下,又令大将xiao有福率军五千走陆路追杀,水陆两路并进,联手追杀吴超越和吴军练勇。再然后,杨秀清又大声下令道:“传令城中全军,立即包围满城,不许有一个旗人逃脱!破城之后,鸡犬不liu!”

这也是吴超越最喜欢杨秀清的一点。

…………

认定吴超越会带着吴军练勇会走东阳镇大路逃往镇江,期间一有机会就肯定会上船向下游逃命,所以杨秀清才派出了水师参与追击。但杨秀清很快就发现他太过低估了吴超越的狡诈程度,刚摆脱了太平军的追击,吴超越马上就带着吴军练勇转向东南,直接逃向了远离长江的句容小县,太平军上下在地理方面又十分抱歉——拿下安庆这样的咽喉要地都不知道留军守卫。

上上下下的地理都如此差劲,本来就不算什么名将的xiao有福自然也更不知道探得吴军去向后,应该立即出兵抢占句容县正东面的白兔镇,彻底堵死吴超越的东逃道路,只是傻乎乎的跟在吴超越pi股后面追到句容。所以等萧有福带着追兵追到了句容后,不仅需要面临清军句容守军的威胁,连城都没进的吴超越稍做休息后,也早就带着练勇逃往白兔镇去了。而再当萧有福带着追兵追到白兔镇时,吴军练勇已然越镇而过,heng穿茅山山脉,直接冲着运河旁边的丹阳县城狂奔而去,萧有福孤军不敢深追,只能是赶紧派快马返回江宁向杨秀清报告情况,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敏锐的第六感告诉杨秀清,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把吴超越干掉,将来超越小妖必成天国大患!所以杨秀清仍然不肯死心,马上叫人拿来江su地图埋头研究,分析吴超越可能的逃亡道路。然而不看还好,zi细看了陆建瀛留下的江苏地图,杨秀清也顿时就彻底绝望了——吴超越在丹阳上了船后,根本用不着走长江水路,只需沿着运河南下就可以抵达苏州,然后连船都不用下,直接就可以转进吴淞江水路,顺风顺水的逃回老巢上海!

“超越小妖,果然奸诈!这条逃命道路,必然是他早就仔细研究过的!”

愤怒的重重一砸地图,杨秀清也只能是把怒火发泄到看似可怜的满城旗人身上,催促太平军将士全力猛攻满城,而与此同时的满城城上,就连旗人的女人儿童都已经上到了城墙做困兽之斗,垂死挣扎…………

必须得顺便交代一句,在句容县城外休息过夜时,实在忍不住好奇,吴超越便悄悄打开了一个陆建瀛带来的包guo——陆建瀛已死,他的随从也在突围过程中非死即逃,跑得干干净净,这些包裹自然也改姓了吴。然而令吴超越诧异的是,包裹里装的居然真的是书籍!但吴超越还是不肯死心,又顺手一翻书本,真相大白,一片片黄澄澄的叶子果然被夹在了书本之中。再然后,得意的狞笑,也顿时爬上吴超越的干瘦脸颊。

“捞回来了,这次总算是连本带利的全捞回来了。”(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6585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