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收了个幕僚-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八十章收了个幕僚】

【第八十章收了个幕僚】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刘家军练勇的旗开得胜,除了抽肿了僧王爷的小脸蛋外,也让吴超越大大吃了一惊——吴超越就是打破了脑袋也闹不明白,一群帮会流氓到底是怎么干翻了太平军的一流精锐?不但保住了江阴城,还一战就打跑了太平军的名将李开芳和吉文元?

弄不明白没关系,对吴超越来说,只要保住了江阴城就行,江阴只要一天还在清军手里,吴超越就一天不用担心太平军会兵临上海城下,可以腾出手来全力扩军备战,鼓捣掷弹筒和迫击炮等新式武器。

再接着,吴超越又发现自己竟然还沾了刘家军一点光,因为这个时候需要仰仗吴超越救命的缘故,与老吴家有着不少过节的杨文定发挥了一个优秀政治家的本色,在奏捷折子上不但没有瞒报吴超越主动出兵给他帮忙的忠义之举,还如实奏报了江阴大捷首功就是吴超越部下的事实。咸丰大帝在大喜之下,除了专门下旨嘉奖吴超越外,又赏给了吴超越一件黄马褂,还再一次把吴超越的辉煌战功写进邸报,明发天下,让吴超越的赫赫凶名再一次响彻华夏大地,声望再次大增,许多的文人士子也因此放下偏见,重新审视吴超越这个传说中的汉奸小买办,生出主动与吴超越靠近的念头。

虽然吴超越本人并不是很待见这些腐儒酸秀才,但必须承认一点,这些文人士子才是这个时代的社会主流,背后也站着这个时代最为庞大有力的地主阶级,吴超越能够获得他们的正视与支持,其实非常重要。

这一点首先就体现在了满清大小官员对吴超越的态度上,出于对吴超越军事能力的信任,苏南一带的大小官员和大小地主纷纷把家眷和家产往上海转移,主动请求与吴超越结交的官宦世家有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也给吴超越带来了源源不绝的财源——这些权贵世家为了得到吴超越的保护,自然都原因捐资助军,帮助吴超越解决军饷问题。

同样是因为这点。在收到了老朋友吴健彰的求助信后,目前正在杭州任职的晚清第一火炮铸造专家龚振麟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第一时间就给吴超越派来了六名精通铁模铸炮的熟练工匠,还回信答应一定会尽快抽时间来上海探望老友吴健彰,顺带着指点一下吴超越这个小孙子。

此外还有中国第一个海龟黄胜那边。吴健彰的信使抵达香港后,很快就找到了仍然还在《德臣西报》当编辑的黄胜,而看到了吴健彰充满诚意的邀请信,本来就欠着吴健彰大人情的黄胜同样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给吴超越当帮凶做走狗,还答应设法帮吴超越与另外两个留学生联系。只是黄胜工作上还有些事需要交割,所以到了农历三月的中旬,黄胜才随着英国商船来到了上海,见到了香山同乡吴家祖孙。

老乡见老乡,背后放一枪……,哦不。是两眼泪汪汪。为了让海归同乡死心塌地的给自己卖命,吴超越当然是拿出了最亲热的态度接待黄胜,一见面就拉着黄胜嘘寒问暖,三句话没说完就和黄胜称兄道弟,主动提出要和黄胜烧黄纸拜兄弟。目前还混得并不是很好的黄胜则是对吴超越的赫赫战功赞不绝口,更对吴超越这么小年纪就名扬天下艳羡万分,又因为思想接近共同语言众多,与吴超越言谈极欢,并在吴超越的一再要求与吴超越兄弟相称——很可惜,黄胜已经二十六岁了。所以吴超越得把他叫哥。

接风洗尘的宴席上,黄胜主动提出想要参观吴超越的军队和军营,而吴超越虽然并不打算让黄胜在军队里任职,却还是爽快答应。第二天上午还亲自领了黄胜出城,一路赶往自己设在城南的营地参观。

有些人就是不会长眼色,吴超越领着黄胜到得已经再次扩建的自军大营门前时,吴超越才前脚刚下马,道路旁边马上就有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书生迎了上来,向吴超越拱手行礼。恭敬说道:“敢问这位大人,你可是宁镇守巡道吴超越吴大人?”

“是我,你找我有事?”吴超越随口反问。

“果然是吴大人。”那年轻书生露出微笑,说道:“久闻大人年方十八,学生见大人年龄模样冒昧揣测,想不到一猜便中。”

如果是在平常,吴超越倒是会抽点时间和这个语气态度还算顺眼的书生寒暄几句,但这会很不巧,吴超越正要极力讨好和笼络中国第一个海龟黄胜,自然没时间和他罗嗦。所以吴超越也没客气,说道:“这位兄台,如果有事请直说,我还有些事要办。”

没想到吴超越会是这态度,那书生楞了一楞,心里也马上明白吴超越对他很不耐烦,但那书生也没露出什么不悦神色,只是拱手说道:“那学生就冒昧了,学生久闻吴大人治军有方,还专门以洋人之法练兵,学生对此十分好奇,所以想请大人恩准,让学生参观一二。”

吴超越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事实上几乎每一个所谓的地方名士来和吴超越联络感情时,都提出过类似的请求,吴超越也假装大方带着一些人参观过自军营地军容,但每一次参观完了后,那些所谓的名士鸿儒都只会说些拍马屁的废话,吴超越对此不胜其烦,后来再碰上这样的事基本上都是能推就推,尽可能不再去打扰自军练勇训练。

换往常肯定是张口就推辞了,但今天赶了巧,正好要带着黄胜参观自己的营地和军队,不想落下目中无人骂名的吴超越便点了点头,对那书生说道:“正好,我正要陪同一位同乡兄长参观,你也一起来吧。”

那书生大喜,忙向吴超越道谢,吴超越则不再理会他,只是毕恭毕敬的邀请黄胜随同自己进营,那书生尾随在后。很是知情识趣的没有打扰吴超越和黄胜的亲热交谈,一个劲的只是用心观摩吴超越的营地布置,吴军练勇的训练情况。

吴超越的营地是在美国教官布朗的指点下建成的,各种训练也几乎都是用美队的训练章程。在美国呆过一年的黄胜见了自然是觉得十分亲切熟悉,对吴军练勇的线性战术更是赞不绝口,还对吴超越这么说道:“慰亭,大清恐怕也只有你一个人敢让士兵使用西用的军事战术了排着队用火枪对射,比拼谁死的人谁先没勇气撑下去。这种战术看上去真的很傻,但实际上只有真正用过这种战术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高明之处。”

说到这,黄胜又苦笑了一下,道:“不瞒你说,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战法战术的时候,也觉得洋人的士兵简直傻到了家,为什么就不知道怕死?不知道散开来躲枪弹?后来还专门找洋人的军官请教了,才多少懂得一些其中奥妙。”

“这也是我一定要请兄长你来上海的原因。”吴超越笑笑,说道:“大清太闭塞太保守了。象兄长你这样出过国见过大世面的人简直就是凤毛麟角,所以兄长你一定要帮我向大清的百姓尽力传授你在海外的所学所得,让大清多几个真正了解世界的博学人才,少几个无能无用的腐儒酸秀才。”

还是感叹到了这里,吴超越才突然想起自己旁边就站着这么一个腐儒酸秀才,想改口已经来不及,只能是赶紧去偷看那书生的表情反应,但还好,那书生的神情古井无波,十分平静。就好象没听到吴超越这番话一样。见吴超越终于注意到他后,那书生还拱手说道:“吴大人,学生有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做到让这些练勇能够在枪弹如雨中排队前进的?怎么才能让他们不害怕。不逃跑?”

“这小子,还真有些料,竟然能问到了这个点子上。”吴超越有些诧异,然后如实回答道:“当然是给他们讲解这么做的原因道理,告诉他们如果不这么做,只会更被敌人打中杀死。还有就是加上一些重赏。”

说罢,吴超越稍微拿出了一些耐心,对那书生讲解了西方军队为什么要使用线性战术的原因和道理,还破天荒的对外人解释了这么做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滑膛枪的射击精度不足,只有集中火力才能收到最好的射击效果。那书生听得连连点头,然后又沉默了片刻后,那书生突然又问了一个让吴超越更加意外的问题,“敢问吴大人,西洋军队之中,是否也存在喝兵血吃空饷的情况?”

“你问这个做什么?”吴超越疑惑反问道。

“当然是因为西洋人的这些战法战术。”那书生指着正在列队前进的吴军练勇说道:“西洋军队使用的这种战法战术,对士兵勇气的要求固然很高,但更重要的还是纪律和凝聚力,倘若洋人的军队也和我们大清的军队一样,将领军官不是克扣军饷喝兵血,就是吃空额贪污银子,待士兵如同奴仆羔羊。那么到了战场上,士兵又为了什么要为军官将领卖命,冒这么大的危险排队前进。”

听到这番见解,吴超越对那书生自然是益发的刮目相看了,旁边的黄胜也有些张口结舌,而那书生则又说道:“吴大人,非是学生狂妄,你刚才回答学生时,学生认为你不是有所遗漏,就是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问题。”

“我遗漏了什么?”吴超越赶紧问道。

“还是你如何能让士兵如此而战。”那书生答道:“适才吴大人你回答的是讲解道理精髓,让士兵知道这么做才最正确,再加上一点重赏。但是吴大人,你考虑过没有,如果你的财源不济,无法维持鼓舞士卒奋勇作战的重赏,或者你的团练规模继续扩大,大到了你的财力无法承受的地步,你如何还能让士兵如此做战?你的战法战术再正确,但你的银子跟不上,你又如何能让士兵这样舍死忘生的列队而进,拿宝贵性命为你和敌人比拼火枪,比拼人命消耗?”

吴超越张大了嘴巴,旁边的黄胜也是更加吃惊,赶紧对吴超越说道:“慰亭,这位兄弟说得对,你是好象忘了这点。就我所知,西洋欧美的军队为了让士卒卖命,都是在军队里拼命强调军人的荣誉感,宣扬为勇气而战。为荣誉而战。但是你刚才对我介绍的时候,却没有提到这点。”

吴超越更加震惊,事实上,美国教官布朗之前也曾告诉过吴超越这一点,但那时候吴超越太过懒散。既不想宣扬什么为满清八旗而战的荒唐理论,又更加信赖解放时间的政委战术,一直都没有特别上心这件事,近来又忙于武器开发和应对太平军的威胁,想改正也还没来得及腾出手。所以这会再听到了这个书生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个命门和要害所在,吴超越当然是惊诧万分,也下意识的生出了这个念头,“这小子,绝不是寻常人。”

很可惜,当吴超越终于想起打听这个书生的姓名来历时。却又因为历史稀烂的缘故,得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答案——这个书生叫赵烈文,字惠甫,邻近的常州府常熟人,家里条件还算过得去,真的是听说吴超越用西洋办法把上海团练训练得特别能打,才专门跑来上海参观学习,除了想参观外再无他求。

历史稀烂没听说过赵烈文的名字没关系,仅凭赵烈文那番独到见解,吴超越就已经认定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所以生性势利的吴超越也马上换了一幅亲切嘴脸,张口闭口就对赵烈文以表字相称,并且迫不及待的邀请赵烈文与黄胜一起到自家赴宴。

也是到了酒席场上深谈下来,吴超越才发现自己仍然还是小看了赵烈文。别看年龄只比吴超越大着三四岁,赵烈文却已经对易理佛学颇有造诣,还自学了医学、军事和经济,在这些方面的见解让海龟黄胜都赞叹不已。而更让吴超越暗暗诧异的是,赵烈文在言谈中对满清朝廷也不是十分待见,虽不至于口出恶语。却也没少嘲笑满清朝廷的文恬武嬉,无能——这方面自然也很对吴超越的胃口。

发现赵烈文实在对自己的胃口,吴超越刚想开口招揽的时候,不曾想买办爷爷却突然回到了家中,吴超越和黄胜赶紧上去见礼,吴健彰却只是挥了挥手说了不必,然后唉声叹气的说道:“超越,没希望了,老夫向洋人借兵平长毛的事,彻底没希望了。”

“爷爷,洋人已经拒绝了?”吴超越好奇问道。

吴健彰无力的点点头,亮出了一道外交照会,更加垂头丧气的说道:“英国公使文翰博士刚派人送来的公文,正式告知老夫,关于大清内战的事,英国方面将严格保持中立。阿礼国领事还直接告诉我,文翰博士有可能要亲自到江宁与长毛联系,商讨展开经贸合作的事。”

“好!好事!”

意外的叫好声突然响起,吴超越和黄胜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赵烈文在叫好,吴健彰却愤怒抬头,向赵烈文喝道:“你是谁?你为说叫好?”

“吴大人,学生是为你和吴道台叫好。”赵烈文毫无惧色,一边向吴健彰行礼,一边微笑说道:“吴大人,学生认为,英人断然拒绝出兵帮助大清平定长毛发匪,于朝廷而言或许十分遗憾,但是对于大人你的孙子来说,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天赐良机!”

说到这,赵烈文顿了一顿,又对吴健彰微笑说道:“吴大人,你怎么不想想?英国洋人拒绝出兵,朝廷就只能靠大清的人剿匪,自长毛发匪放弃围攻长沙北上之后,绿营八旗屡战屡败,除了你的爱孙吴道台之外,可有一人能在长毛面前取得那怕半次胜利?长毛猖獗,令孙善战,朝廷和皇上万岁那里还会有不更加重用吴道台的道理?吴大人,你的爱孙马上又要更加的飞黄腾达了,这难道不是好事一件?”

吴健彰瞠目结舌,半晌才在心里说道:“这狂妄小子,狂归狂,但说得好象还满有道理的?”

吴超越这次没象买办爷爷一样的惊讶——因为吴超越早就看到了这一点,也很清楚以赵烈文之才,同样能看到这点并不困难。所以吴超越也没惊讶,只是微笑说道:“多谢惠甫兄吉言,但是惠甫兄,我如果想要得到朝廷和皇上的更进一步重用,现在该如何做?”

“表忠。”赵烈文倒是没客气,直接说道:“让皇上知道你的忠心,让皇上和朝廷觉得把再多的兵权交给你都可以放心,那么吴道台,你就是想不飞黄腾达也难了。”

吴超越笑了,笑得很开心,说道:“惠甫兄,你说的道理我很明白,但是想表忠却是一件难事,在这方面我不擅长,需要人帮我,不知惠甫兄能否暂且屈就在我幕府,助我一臂之力?”

赵烈文笑笑,拱手答道:“在下求之不得。”

吴超越大喜,赶紧上前去向赵烈文道谢,然而就在大清两大反骨仔终于走在一起狼狈为奸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声音却突然在吴超越的耳边响起,“超越,你要用这个小子老夫不管,但你一定得给老夫管好他的嘴,别一出去就给你闯祸!”

…………

吴健彰再怎么不待见赵烈文也没用,吴超越偏偏就是和赵烈文臭味相投十分谈得来,坚持把所有的公文杂务都交给了赵烈文帮助自己办理。而赵烈文也投桃报李,当天晚上就给吴超越出起了馊主意,道:“慰亭,现今朝廷第一大事就是平定长毛,你如果想要皇上和朝廷觉得你忠心耿耿,就一定要在剿灭长毛这上面做文章,让皇上和朝廷知道你是在急他们所急,想他们所想。”

“惠甫兄,这道理我还能不懂?”吴超越差点又有些瞧不起赵烈文了,苦笑道:“我的旧卒伤亡太大,新兵还在训练,武器弹药更是没有补充到位,自保上海都还难,怎么剿灭长毛?”

吴超越难得的肺腑之言,换来的却是赵烈文的捂嘴大笑,狂笑道:“慰亭,愚兄白天还觉得你是个势利眼,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小子是个二楞子啊!”

吴超越当然被笑得稀里糊涂,赵烈文却又强压住笑意低声说道:“慰亭,你以为用剿长毛表功,就一定得象你一样,每一战每一仗就一定要真刀真枪的实拼啊?我告诉你,有时候光是喊口号喊声音,功劳就未必会比你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小!收获还可能更大!”

xh.212(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6687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