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二十一章阿拉不打阿拉】

【第一百二十一章阿拉不打阿拉】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因为刘丽川部下的出工不出力,太平军的疲兵之计收效甚微,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真正迫使吴军练勇花力气作战的战斗只有两次,还两次都是靠许宗扬的军队舍命冲锋,杀到吴军阵地近处为突击队创造出进攻机会。许宗扬部因此伤亡不小,担任突击队的周立春部更是伤亡惨重,相反倒是出战次数最多的刘丽川部贪生怕死拣了便宜,死伤反而最少。

对于这些情况,太平军的主帅曾立昌当然是万分不满,第二天一大早就亲临前沿阵地,把刘丽川派来的副手陈阿林骂了一个狗血淋头,逼着刘丽川军当着他的面又向吴军阵地发起了一次进攻。结果陈阿林虽然忍气吞声的领命出战,但他麾下的士卒却依然只是冲到两百米附近就趴下开枪,不管陈阿林在后方如何的辱骂驱逐,就是不肯再前进一步,对面的吴军练勇则是连枪都懒得开,只有几个哨兵拿着米尼枪在围墙后练枪法,寥寥几人就把两百余刘军士兵打得不敢抬头。

见此情景,在后方观战的曾立昌当然是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干脆派人进城去把刘丽川也请来欣赏刘军士卒的精彩表演,期间曾立昌又把周立春叫到了面前,向周立春问起昨天的损失情况,周立春如实答道:“回曾丞相,死了两百七十八人,重伤三十三,轻伤无数。”

“损失这么大?”曾立昌露出惊讶神情,然后又叹了口气,说道:“辛苦你了,让你伤亡这么大,这样吧,你从现在开始就不必再担任突击队的任务,带着你的弟兄撤下去休息吧,另外本丞相再从新招募的士兵中挑选三百个身强力壮的给你补充。”

早就不想白白送死的周立春一听大喜,赶紧向曾立昌连连道谢,谁曾想曾立昌又微笑着说道:“对了,刘旅帅,闸北那一带没什么战事,干脆你带着本部人马移驻到闸北去立营,安心休整,也顺便替我们监视吴淞口清妖。”

“曾丞相,你让末将移驻闸北?”

周立春脸都白了——吴凇江北岸的闸北那一带现在是没什么战事不假,但那里不但是与吴淞口清军对峙的前沿阵地,还是清军南下反攻上海的必经之路,不管是长江上游的清军东下增援,还是吴超越率军从北方回援上海,只要是走陆路就必然要经过闸北,驻扎到了那里将来有什么结果,周立春用脚指头思考也能知道!

“对,那里现在比较安全,正适合你的军队休整。”曾立昌点头,又一挥手,用不容置辩的语气说道:“不必谢了,快去吧。”

“不必谢?”周立春掐死曾立昌的心都有,心说老子是怎么招你惹你了?暗中派人跟踪监视我就算了,我刚死了这么多嫡系,马上又把我推到北线去抵挡清妖主力,你是铁了心想借清妖的手干掉我啊?

周立春磨蹭着不肯领命的时候,陈阿林派上前去的刘军士卒已经败退了下来,知道曾立昌肯定又要大发雷霆,陈阿林干脆装做重整军队躲在军队里不出来,曾立昌也没派人去叫他,只是脸色难看的等待刘丽川到来。然而就在这时候,吴军阵地那边却有了新的动静——几个练勇用绳索从围墙顶端下来,拿刷子蘸了白色颜料,开始在被炮弹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的兵工厂围墙上写起了字。

太平军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吴军练勇是想做什么,包括曾立昌和许宗扬也是如此,好奇之下,太平军也没急着发起进攻阻止,只是耐心看着吴军练勇玩花样。然而当吴军练勇书写的六个大字逐渐成形后,曾立昌和许宗扬就开始后悔了。

“阿拉不打阿拉?”

“阿拉不打阿拉!妖兵写的六个字是阿拉不打阿拉!”

几个拿着单筒望远镜的太平军苏南本地将领轻轻念出了吴军练勇写的六个人高大字,尽管这些将领都没有大声宣扬动摇军心,涣散士气,但很快的,吴军阵地中就突然响起了数百人的整齐喊叫声,“阿拉不打阿拉!阿拉不打阿拉!”

还从没遇到过这么恶毒无耻的离间计,曾立昌和许宗扬鼻子快要气歪的时候,头上包着红头巾的刘丽川终于骑着马来到了现场,用望远镜看到吴军练勇刚写成的那六个大字后,刘丽川还十分夸张的惊叫道:“阿拉不打阿拉?狗清妖,真不要脸啊,这么无耻的话,他们也写得出来喊得出来?”

脸色十分难看的与刘丽川见了面,曾立昌先是把刘军士卒在战场上的精彩表现对刘丽川大概说了,然后又说道:“刘检点,本丞相知道这肯定不是你的意思,但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如果在超越小妖的主力回军前不能拿他的弹药库,会有什么后果想必就不用再罗嗦了。现在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你说该怎么办吧。”

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刘丽川突然一耳光抽在了陈阿林的脸上,又一脚把陈阿林踹在了地上,咆哮道:“再去冲!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给我冲到清妖的阵地近处,临阵逃脱者,立斩!再有,派人去给潘起亮传令,叫他把本部人马带来参战!”

一声不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陈阿林还真组织了军队又向吴军阵地发起了一次冲锋,还专门安排了督战队在后面守着,逼着士卒只许前进不许后退,结果这一手也勉强起到了一点效果,在督战队黑洞洞的枪口威胁下,衣衫褴褛的刘军士卒还真有一些人冲到了吴军阵地的近处,躲进了太平军士卒此前所挖掘的单兵掩体后开枪,但更多的刘军士卒却依然还是畏敌不前,几个胆怯过甚的士兵还干脆向没有督战队的两翼逃命,被太平军士兵拦住后,那些士卒还哭着喊道:“阿拉不打阿拉!我们不当兵了,不当兵打阿拉自己人了!”结果太平军士兵毫不犹豫的把这几个逃兵砍死后,战场上的本地籍士卒也士气滑滑的直线下降。

看到这些情况,刘丽川脸上不但没有半点羞愧神色,相反还主动转向曾立昌说道:“曾丞相,末将的人已经冲上去了,下面是不是该你的军队上了?”

脸色铁青的看看前方能够对吴军阵地形成威胁的寥寥数人,又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刘丽川,暗骂了一句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曾立昌还是命令许宗扬组织突击队发起了一次进攻,然并卵,在吴军练勇密集的火力面前,正牌太平军的冲锋还是没能收到多少作用,同样是被吴军练勇的击针枪打得伤亡惨重,唯一一次集群冲锋,也被吴军练勇用手雷弹打退,死伤远在刘军之上。

也不能说完全毫无收获,看到刘军士兵能够在单兵掩体后长期坚持后,曾立昌麾下的总制白邡林突然灵机一动,向曾立昌建议道:“丞相,妖兵最厉害的是洋枪多子弹足,我们正面强攻只是给他们当靶子打,但妖兵的子弹不能拐弯只能直射,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挖掘‘之’字形壕沟靠近妖兵阵地,然后在妖兵阵地的五十步外挖掘一条壕沟四面包围妖兵阵地,这么一来,我们的军队就可以走壕沟向前方投入兵力,一有机会就发起突击,没机会就退回壕沟中避弹,远比直接硬攻强啊?”

稍一琢磨,曾立昌马上就是大喜过望,鼓掌说道:“好主意,就这么办!”

说罢,曾立昌还又转向了刘丽川,说道:“刘检点,挖壕沟的事交给你,打突击由我军负责,如何?”

盘算了一下,觉得这么做虽然让自军士兵辛苦点,但胜在安全伤亡小,刘丽川立即一口答应。当下太平军立即依计行事,迅速勘探了地形决定挖掘六条壕沟向吴军阵地逼近,然后在刘丽川的亲自指挥下,刘军士兵还真开始了土工挖掘。

在围墙后看到太平军大力挖掘壕沟,开始邓嗣源还有些不明白敌人的目的和打算,然而当看到太平军的壕沟曲折着逐渐向自军阵地逼近时,邓嗣源很快恍然大悟,也赶紧找到了正带着无锡练勇在做一些手工活的周腾虎,向他请教对策。

“想不到长毛也有点脑子,还能想出这样的好办法。”周腾虎一边埋头在一张小纸条上写着什么,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但没事,别忘了我们还有手雷弹和掷弹筒,都是对付长毛壕沟的利器,就算长毛可以不惜代价的日夜挖掘,我们起码也能让他们付出惨重代价,然后再另外想办法破解他们的壕沟战术。”

邓嗣源不放心的点点头,又看到周腾虎拿着洋人的钢笔在小字条上写着阿拉伯数字时,跟着吴超越吃过见过的邓嗣源便疑惑问道:“周练官,你写这些洋人数字做什么?”

“给外面送消息。”周腾虎向旁边正在做手工活的江阴练勇一努嘴,说道:“看到没有,他们正在做孔明灯,晚上把这些小纸条系在孔明灯上点火放出去,我布置在外面的江阴练勇只要拣到一个,就能知道我的命令了。”

惊讶的看看那些孔明灯,又看看周腾虎手里写着阿拉伯数字的纸条,邓嗣源更是不解,又问道:“周练官,这些数字是你的命令?我怎么看不懂?”

“你如果看得懂,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周腾虎笑着说道:“这些数字只有我留在外面的副手周培看得懂,他手里有一本书,我写的数字是第几就是第几个字,然后在把这些字连在一起就能变成我的命令。这么一来,就算长毛拣到我们的孔明灯,也看不懂我对外面说了什么。”

“好办法啊!”邓绍良一听大喜了,道:“这么精妙的办法,周练官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不是我想出来的,是宋朝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个办法了。”周腾虎笑笑,说道:“我只不过是稍微做了一些改进,可以转达更复杂的命令。”

“那你对外面的练勇下达什么命令?”邓嗣源赶紧又问。

周腾虎又笑了笑,答道:“冒充刘丽川部下,杀外来长毛!”

…………

太平军的壕沟攻坚战术只是开始顺利,然而随着壕沟的逐渐靠近吴军阵地,阻力逐渐开始来了,吴军练勇以掷弹筒尽量瞄准壕沟发射,即便精度很差也能蒙中几炮,而只要有一炮打进壕沟,马上就是一片腥风血雨,血肉横飞,炸得正在卖力挖掘的刘军士兵鬼哭狼嚎,死伤惨重,进度大为放缓。而在后面督工的刘丽川又扛不住许宗扬的压力,一再催促自军士兵加快挖掘,导致舍命挖壕的刘军士兵怨声载道,对外来的强横客人怨气更生。

刘军更大的噩梦还在后面,天色入夜后,吴军练勇陆续下墙借着夜色掩护摸到壕沟近处,突然把手雷弹扔进壕沟中,炸得刘军练勇更是哭喊震天,死伤更加惨重。受命担任挖掘工作的潘起亮承担不起这么巨大的伤亡,只能是赶紧跑回太平军阵地,要求停止挖掘,等白天视野开阔时再继续工作。

考虑到吴军练勇的手雷威胁,同时也不能对上海友军逼迫过甚,许宗扬终究还是同意了潘起亮的要求,然而就在刘军士兵欢呼雀跃的时候,吴军阵地中却突然升起了数十盏孔明灯,随着夜风直接飘向北面开阔处,许宗扬心知有异,赶紧派人去跟踪那些孔明灯尽量收集,然后很快的,十几张写满阿拉伯数字的小纸条就送到了许宗扬的面前。

无论许宗扬还是曾立昌都看不懂阿拉伯数字,个别已经加入太平军的西方流浪汉倒是看得懂,可是却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再细一琢磨后,曾立昌和许宗扬又很快得出了一个正确结论——吴军练勇很可能是在向外界传递某种重要消息!但具体传递什么重要消息,曾立昌和许宗扬就不得而知了。

太平军统率层绞尽脑汁都破解不了吴军密码的时候,新的意外却又突然出现——黎明时,先是报告有一个曾立昌的麾下士兵在营外被人杀害,然后又有一个被左轮枪打成重伤的太平军士兵被抬到了曾立昌的面前。曾立昌赶紧向他问起凶手为谁时,那气息奄奄的士兵呻吟着答道:“是陈阿林的人,他说他是陈阿林的部下,有话要对我说,然后乘我不注意,就突然对我开了一枪。”

“你确定他是陈阿林的部下?”曾立昌赶紧又问道。

那腹部中枪的太平军士兵艰难点头,声音微弱的说道:“他说的是本地口音,打了我以后,还是看我们还敢不敢欺负松江本地人。”

“是有人冒充了挑拨离间,还是真的是刘丽川的人干的?”

曾立昌心中出现这样的疑问,有心想和之前一样把这事按下去,避免与上海友军发生冲突,可是麾下士兵被刘丽川士卒打死打伤的消息已经逐渐开始传开,如果不尽快查清楚真相,找出真正的凶手,后果肯定更难预料。所以思虑再三,曾立昌还是咬着牙齿下达命令,让刘丽川和陈阿林一起来这里与自己见面。

还别说,当曾立昌向刘丽川和陈阿林直接说明召见他们的原因后,知道自己麾下的将领士卒是什么德行,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刘丽川果断没有直接喊冤叫屈,只是斜眼去偷看陈阿林的神情反应。而陈阿林也非常争气,眼珠子只是稍微转了转,马上就张牙舞爪的大吼大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的部下怎么可能偷袭天国的友军?这是陷害!这是栽赃陷害!”

嘴上吼叫,陈阿林心里却在暗骂,“干!那个蠢货干的好事?动手也不干脆利落,居然留下活口,这不是给老子找麻烦么?”

很能察言观色的曾立昌一直在密切观察着陈阿林的反应,又说道:“陈师帅,本丞相也怀疑这很可能是别人的栽赃陷害,但是这件事太大,不查一个水落石出不行。还好,动手的人用的是洋人左轮枪,这种枪在我们军中非常少见,告诉我你的部下都有谁装备了左轮枪,本丞相派人一一排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曾立昌这个建议当然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好主意,陈阿林如果乖乖配合的话,不要说很快就能洗清所有嫌疑,就是乘机揪出真正的凶手也不是毫无希望。但是没办法,陈阿林对他麾下那些豺狼虎豹实在是没什么信心,怕担责任更怕惹火烧身,所以陈阿林也就打了个哈哈,说道:“曾丞相,实在对不住,兄弟是个粗人,没注意过这样的细节,真不知道我的手下有那些装备了左轮枪。不过没事,兄弟这就回去看一看,看有谁装备了左轮枪,把名单统计出来请你一一排查。”

“好主意!”刘丽川拍腿叫好,迫不及待的说道:“曾丞相,末将这就和陈兄弟回去盘查,一定尽快给你答复,一定尽快。曾丞相你忙,我们先告辞了。”

说罢,刘丽川也不等曾立昌答复,马上拉起陈阿林就往外走,陈阿林自然是就势跟上,随着刘丽川脚步不停的直接出帐,留下曾立昌在帐中张口结舌,半晌才回过神来,暗道:“这两个家伙怎么就不想想?他们这么做,本丞相怎么可能还查得清楚事实的真相?他们是没脑子?还是故意……?”

“如果他们是故意包庇,那岂不是……?”

盘算到了这里,还算识大体顾大局的曾立昌摇了摇脑袋,努力把那个可怕的假设排除出脑外,只是在心里说道:“为了谨慎起见,本丞相最好还是尽快安排一支嫡系进驻上海城内,这样不管是清妖大军来袭,还是超越小妖的主力回援,本丞相都有进退的余地。不然的话,到时候刘丽川一旦不许本丞相的大军进城,那么……。”

同一时间,刘丽川也在陈阿林的耳边叮嘱道:“叫你那些装备了左轮枪部下的先准备好口供,找好不在场的人证物证,是谁干的不要紧,别让曾立昌那边的人查出来就行!”(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7046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