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三十八章领鬼进门】

【第二百三十八章领鬼进门】

虽然才华满腹,却饱受满清闭关锁国的愚昧政策毒害,骆秉章和满清官场上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对洋人那套玩意都是很不感冒,还有一些发内心的鄙夷和敌视,所以吴超越在湖北高举洋务大旗建立大冶工业基地时,骆秉章不但没有半点的兴趣,相反还嘲讽过吴超越不愧是买办后代,干什么都忘不了讨好~щww~~lā

逐渐让骆秉章对大冶铁厂改变印象的,是湖北熟铁对西南诸省铁器市场的不断冲击,同等价位的熟铁,大冶产的熟铁不但质量更好,更容易加工,还更加的坚固耐磨,造农具经久耐用,受百姓欢迎,造枪炮不容易炸膛,受军队团练喜爱,且货源充足,要多少有多少,几乎是以碾压之势抢占了湖南、云贵和四川的熟铁市场。

湖南境内最大的铁矿和熟铁生产地邵阳因此饱受其害,被迫不断削减开采量和熟铁生产量,矿工和冶炼工人失业者日多,逐渐危及地方安全。此外湖南的另外两个重要产铁区涟源和益阳也同样受到重大影响,销量迅速下降继而又严重影响到了地方赋税收入。而骆秉章通过调查研究发现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大冶铁厂的产品冲击所致后,自然也就逐渐对大冶铁厂生出了兴趣——凭什么湖北的熟铁就是要比湖南的铁好?产量还那么大?

在这样的背景情况下,当胡林翼跑到骆秉章面前陈述他在大冶铁厂里的所见所闻时,还没等胡林翼开口怂恿,骆秉章就已经生出了向吴超越效仿的心思,再等胡林翼力劝骆秉章也在湖南搞一个类似大冶铁厂枪炮局那样的工业基地时,无知者无畏的骆秉章就马上亲自提笔,给吴超越写了那道书信,就建立湖南工业一事向吴超越求援。

信送出去后,骆秉章还有些担心吴超越会藏私推托,还是在收到了吴超越的肯定答复后,骆秉章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误会了吴超越的胸怀气度。然而再仔细一看大冶工业基地的创办资金数字和日常支出后,骆秉章却又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自主的惨叫了一声,“我的天!这么贵?!”

让人望而生畏的庞大预算几乎让骆秉章当场放弃效仿吴超越的想法,好在骆秉章又注意到在书信的最后,吴超越建议自己可以创办规模小一些的铁厂,还有大冶铁厂能够自造炼钢炉帮助湖南大幅度降低成本,骆秉章这才又重新燃起一点希望,向已经加入自己幕府的刘蓉问道:“吴超越建议我们先勘探现有铁矿,尝试建立小的湖南铁厂,孟容先生你怎么看?”

“可以一试。”刘蓉答道:“勘探的花费不大,但如果真能建起一两个小点的铁厂,产出大冶那样的上好熟铁,我们就算卖不到外省,也可以让本省熟铁能够自给,节约大笔开支,也可以稳定产铁地民心。”

骆秉章点点头,抱着就算搞不成也破费不了几个银子的心思,马上又亲笔给吴超越写了一道书信,一边道谢一边按要求约定日期,让吴超越替自己准备好勘探矿层和化验矿石的技术人员,由自己派人去湖北省城迎接这些技术员。

书信发出后,骆秉章又很快安排好了迎接事宜,派了一个叫张维卿的机要幕僚率队赶赴湖北省城迎接科技人才,并十分细心的对张维卿交代道:“记住,一定要把吴抚台借给我们的什么技术员招待好,好酒好肉的伺候,如果他们喜欢,弄几个歌妓上船伺候他们都无所谓。见面时,一人先呈上一百两银子的谢仪,说明事后还有重谢。”

带着骆秉章的细心叮嘱,张维卿乘着三条披红挂彩的官船上路了,很顺利的在二月初十这天抵达了湖北省城,然而很可惜,公务繁忙的吴超越没能抽空接见张维卿,叫了帮凶黄胜出面和张维卿交涉。而主管汉口通商事务的黄胜也很忙,同样没能召开宴会让张维卿提前与技术员见面,只是问明了张维卿的船只所在,答应第二天一大早就派人送那几个技术员去码头,让他们随着张维卿返回湖南,张维卿不疑有他,一口答应。

没能提前见到大冶铁厂技术员的下场就是措手不及,第二天清晨,当汉口通商局的工作人员领着七个带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技术员出现在了张维卿面前时,张维卿也就彻底傻了眼睛——那七个技术员中,竟然有三个是金发碧眼的洋人!

赶紧把黄胜派来的手下拉到一旁,张维卿声音都有些颤抖的问道:“这位官爷,怎么会有三个洋人?”

“有洋人怎么了?”黄胜手下很是疑惑的反问道:“你们不是要请技术员去帮着勘探铁矿吗?洋人就是技术员啊?另外四个技术员只是他的副手,没他主持办不了事。”

“可我们没说要请洋人啊?”张维卿急得额头都有些冒汗,说道:“大清的规矩,不许洋人深入内地,这些洋人进了内地,还不得找来一大堆麻烦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按吩咐把人给你带来。”

黄胜手下摊手,满脸的无赖模样,而那边的三个洋人更是无赖,自己就带着行李上了湖南巡抚衙门的官船,其中一个卷头发的洋人还操着十分熟练的汉语嚷嚷,“快开船,开船,我早就想去湖南看一看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可怜的张维卿张师爷这次是真的懂这句话了,把洋人赶下船当然不敢,把洋人直接带回湖南更不敢。还好,黄胜的手下及时出了一个主意,说道:“张师爷,你怕什么?当初我们吴抚台把洋人直接带到了河南,还不是屁事没有?湖南山高皇帝远,只要没人声张,谁能知道?”

主意虽好,但张维卿却不敢冒这个风险,只能是命令船队先开到汉口去找黄胜交涉,然而黄胜却偏巧不在通商局中,张维卿无奈等待间,那三个洋人却闹腾开了,不断质问张维卿邀请他们去湖南勘探为什么还不开船?张维卿硬着头皮解释说洋人不得深入内地,那三个洋人却勃然大怒,都说他们是被雇佣到湖南勘探,不受条约约束,又说张维卿如果毁约,他们就要请本国领事出面向满清朝廷抗议,要求满清朝廷赔偿他们的误工费和精神损失。

知道满清朝廷有多忌讳和洋人有关的事,也知道洋人领事如果真的借此发难,把事捅到满清朝廷里,肯定会给骆秉章招惹来一大堆麻烦。被迫无奈之下,张维卿只能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主意,一边下令船队开船返回湖南,好吃好喝的供着洋人大爷并故意放慢船速,一边派快船返回长沙,向骆秉章报告这个意外情况,请骆秉章拿主意决定如何处置。

确认了湖南巡抚衙门的船队驶向上游后,公务繁忙的黄胜自然是很快出现在了公务更加繁忙的吴超越面前,满面笑容的向吴超越报告计划顺利的喜讯。吴超越听了奸笑,又赶紧问道:“麦都思和孟镇升,用的是什么名誉去的湖南?”

“麦都思是翻译,孟镇升懂些化学,直接挂了技术员的名字。”黄胜微笑答道。

“好。”吴超越鼓掌,笑道:“只要这两个惹事精进了湖南,剩下的事就用不着咱们操心了。”

“慰亭,如果骆秉章拼着赔银子,坚持要把麦都思他们送回来怎么办?”黄胜好奇问道。

“这个也不用我们操心,孟镇升和麦都思会收拾骆秉章。”吴超越笑道:“那两个祸害想到内地传教都快想疯了,好不容易碰上这样的好机会,不把骆秉章弄得哭爹喊娘绝不会罢休。”

…………

于是乎,很快的,骆秉章就彻底傻了眼睛了,有心想让张维卿强行把三个洋人送回湖北省城,害怕洋人真的闹腾到朝廷里,让满清朝廷知道自己雇佣洋人到湖南勘探铁矿。真的把三个洋人带到湖南吧,万一什么地方走漏了风声被朝廷知道,照样是一大堆的麻烦。进退维谷,左右两难。

最后,骆秉章也没了办法,只能是一边写信向吴超越质问原因,一边让张维卿直接问那几位洋大爷,到底要多少银子才肯罢休不来湖南回汉口?

因为张维卿的船队故意走得很慢的缘故,吴超越的答复和张维卿的呈报同一天送回到了骆秉章的面前,吴超越这边,吴超越很是坦率的承认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忘记交代下面不得派洋人技术员给骆秉章帮忙,承诺骆秉章只要把那三位洋大爷送回省城,自己一定会全力安抚他们——至于能不能让三位洋大爷别再闹事,吴超越不敢保证。

吴超越的书信让骆秉章稍微放下些心,然而张维卿呈报却让骆秉章哭笑不得——那三位洋大爷竟然都是不爱钱的主,说什么都要来湖南走走看看。同时那三个洋大爷还大钻条约空子,说是他们乘着湖南巡抚衙门的官船离开了汉口,即便没出湖北也是深入了内地,由此产生的所有后果必须由湖南巡抚衙门承担!

彻底的无计可施,又不敢杀人灭口,在瞒上不瞒下方面很有一套的骆秉章一跺脚一横心,也只好是咬牙说道:“让他们来,尽量瞒着就是了。实在瞒不了,老夫就象吴超越一样钻空子,说洋人来湖南不是任意闲游!”

顺便强调一句,为什么说骆秉章在瞒上不瞒下方面很有一套呢?举个例子,历史上咸丰五年时骆秉章为了恢复民生,瞒着满清朝廷私自降低了湘潭的赋税三年之久而无一人举报,直到咸丰八年湘潭新政取得成效,骆秉章才自行上表奏明事情经过,事后不但没受处分,满清朝廷还下令湖北、安徽、江西和河南四省效仿。所以隐瞒三个洋人私自深入内地这样的事,对骆秉章来说还真是小菜一碟。

就这样,在骆秉章极不情愿的邀请下,传教狂人的麦都思和孟镇升终于还是进入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湖南腹地,并且受到了骆秉章的亲自接见,结果也还算好,已经算是十分熟悉中国的孟镇升和麦都思知道该什么时候收敛,在骆秉章的面前还能做到尽量克制,礼节有加,也一口答应了骆秉章要求——尽量不要扰民,也尽量少和普通百姓接触,好好歹歹让骆秉章给放下了心。

哄得骆秉章掉以轻心后,乘着骆秉章安排人手护送勘探队赶赴邵阳探矿的空歇,麦都思和孟镇升马上就原形毕露了,找到机会就悄悄溜出了馆驿,跑到长沙大街上肆意游览,被无数以前从没见过洋人的长沙百姓包围后,麦都思和孟镇升不但不慌,还直接就拿出了偷偷带来的福音书散发,劝说长沙百姓信教向善。

“羔羊,你有罪,只有投入主的怀抱,你才能够洗清罪孽,升入天堂。”

“你他娘的才上天堂?我有什么罪?”

按理来说,汉语已经说得十分流利的孟镇升、麦都思在和长沙百姓沟通没有多大问题,但偏偏就是因为沟通太方便,麻烦就出来了——耶稣基督认为的是人人有罪,中国人遵循的是祖先崇拜,孟镇升和麦都思要长沙百姓不拜祖先拜上帝,还动不动就诅咒别人全家老小都有罪,保守闭塞的长沙百姓自然根本无法接受。

还有更糟糕的,孟镇升和麦都思这两个惹事精所劝说长沙百姓崇拜的上帝,又恰好和太平军跪拜的是同一人,曾经被太平军包围三个多月的长沙百姓不但更难接受,相反还纷纷怀疑这两个洋鬼子是太平军派来的细作,也纷纷四处报官抓捕,再然后,事情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闹大了。

活该骆秉章倒霉,首先赶到现场的偏偏是湖南按察使衙门的差役,湖南按察使魁联此刻虽然不在长沙城中,却又偏巧是因为骆秉章的排挤才没能住在长沙城里——原任岳州知府的魁联性格过于憨直,凡事喜欢争论,骆秉章不喜欢和他共事便玩弄权术,在朝廷已经任命魁联为湖南按察使的情况下,仍然借口岳州之兵需要魁联统率,始终拒绝让魁联返回省城享福,逼着魁联继续驻扎岳州。

再所以,那怕骆秉章的人很快就也赶到了现场,急匆匆的带走了孟镇升和麦都思这两个惹事精,骆秉章私自携带洋人深入内地的消息,还是无法避免的传到了魁联的耳中。早就对骆秉章憋着满肚子火气的魁联一听当然是大喜过望,还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让幕僚师爷写了一道弹劾奏章,用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弹劾骆秉章勾结洋人图谋不轨,不求能够搞倒骆秉章,只求能够出口恶气!不过魁联自己也没想到的是,他这一道弹劾奏折,递呈的时机实在是太巧太巧了…………

…………

再回头来看看吴超越这边,逼着骆秉章的人带走三位洋大爷没过几天,借着报告汉口通商情况的机会,黄胜向吴超越报告了一个重要消息,道:“慰亭,昨天通商局的人向我报告了一件事,近来汉口码头上出现传闻,说是英国人的舰队在广州又和我们大清的军队打起来了,打得还很激烈,说不定又有可能开战。”

“英国人又和我们在广州打起来了?”吴超越一楞,疑惑说道:“不可能吧?这几期的朝廷邸报没说啊?”

“我也怀疑只是谣言,但传得有鼻子有眼睛的,听说是因为一条叫做亚罗号的英国船引起的。”黄胜答道:“我仔细问过,传言是福州来的法国洋船带来的,又派了人去细查,有消息后再告诉你。”

“亚罗号?怎么好象听说过?”历史稀烂的吴超越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条船的名字,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仔细究竟。

“慰亭,会不会是朝廷怕影响民心,为了封锁消息才故意没写在邸报上?”赵烈文提出质疑,又提醒道:“小心些好,慰亭你的父亲就在广州经商,开的还是洋行,如果英国人真和广州官军又打起来,你父亲和你家的洋行恐怕会受影响。”

吴超越点点头,一边安排黄胜详细调查此事,还安排了特务头子张德坚给黄胜帮忙,一边让赵烈文动用各种关系,设法打听满清朝廷是否故意隐瞒了中英又起冲突的消息。同时吴超越又忍不住继续挠头,暗道:“亚罗号?亚罗号?这名字昨这么耳熟?该死,我的历史老师如果不是体校毕业的就好了,怎么一点就想不起来究竟在那里听说过这名字?”

历史稀烂的结果同样是措手不及,才到了第二天中午,黄胜就再次从汉口回到了省城,还直接冲进了后堂,向吴超越叫嚷道:“慰亭!大事不好!广州那件事是真的!”

“早上有条从上海来的英国船带来准确消息,因为广州水师士兵侮辱亚罗号的英国国旗,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要求两广总督叶名琛道歉,被叶名琛拒绝,英国舰队就炮轰了广州城,还攻占了虎门炮台,打进广州城洗劫了叶名琛的两广总督衙门!广州百姓拿洋行出气,烧了广州城外所有的洋行夷馆!你家的同顺洋行很可能也遭了殃!”

“什么?真打起来了?!”

吴超越猛的跳了起来,急的倒也不是自家的财产损失,而是吴超越终于想起亚罗号究竟是什么玩意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线之一!(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8512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