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三十九章旗人有时也可爱】

【第二百三十九章旗人有时也可爱】

万万没有料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导火线之一的亚罗号事件突然爆发,盘算如何应对之余,狼心狗肺的吴超越也多少开始担心起便宜老爸吴晓屏的安危,担心吴晓屏会不会在广州排洋事件中受到什么伤害——毕竟,吴超越现在这具肉身是吴晓屏夫妇给的。

还有,在吴晓屏没把全部家产传给自己之前,吴超越也绝不能容许便宜老爸出现什么意外。

担心无用,远隔千山万水,又有太平军拦道,吴超越别说是赶回广州去救便宜老爸了,就是想知道他现在情况都是难上加难。然而还好,忤逆不孝的吴超越平时根本不怎么关心便宜老爸和便宜老娘,吴晓屏夫妇却一直记挂着吴超越这个逆子。数日后,正当吴超越四处钻山打洞探听广州消息时,香山老家的一个老家人却突然来到了湖北省城,不但给吴超越带来了吴晓屏报平安的亲笔书信,还给吴超越带来了亚罗号事件的第一手现场消息。

看完了便宜老爸的亲笔信,又听了老家人的介绍,吴超越这才总算是对亚罗号事件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原来在去年十月时,广州清军水师发现一艘在香港注册的商船亚罗号有走私嫌疑,登船盘查后抓走了几个涉嫌走私的水手,事后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赶到现场,说是清军水师士兵侮辱亚罗号上悬挂的英国国旗,又依据虎门条约要求清军水师立即释放被捕水手,并向英方道歉。

清军水师士兵究竟有没有故意侮辱英国国旗,这是一个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的问题,然而在争执中,一个冲动的清军水手却打了巴夏礼一耳光。巴夏礼便立即又找到两广总督叶名琛,要求叶名琛道歉和放人。结果叶名琛采取满清官场上最通行的拖延敷衍办法应对,足足拖了两个多月都没给任何答复,最后还是在今年年初时,英国舰队都已经开到广州城下了,叶名琛才被迫下令放了被抓的亚罗号水手,却又断然拒绝道歉,英国舰队便以此为由开始武力报复,先是夺占了虎门炮台,继而又打进了广州城里,洗劫了叶名琛的两广总督衙门。

再然后,英队倒是又主动撤出了广州城,愤怒的广州百姓却一把火将广州城外的洋行和洋人住房烧得干干净净,同时又洗劫了一艘准备从广州开往香港的邮船,把事态更进一步扩大。好在吴晓屏机警,深知广州百姓的仇外态度,英军才刚打进广州城,吴晓屏就带着老婆家人和金银细软逃回了香山老家,没在火烧洋行事件中受到伤害。不过老吴家经营多年的同顺洋行和十多万两银子的货物却被先抢后烧,彻底化为灰烬,留守洋行的经理职业还有不少人被打伤,又逼得吴晓屏只能是掏汤药费安慰这些忠心伙计。

听了老家人絮絮叨叨的介绍,很是无奈的叹息了一番,吴超越这才象征性的问候了一下吴晓屏夫妇现在的情况,得知便宜老爸、老娘和祖母情况都还算不错,吴超越也完全放下心来,安排人带老家人下去休息,同时盘算乘机劝说父母移居香港,不要留在大陆拖自己的后腿。

老家来人被领下去了,吴超越的心中却久久难以平息,一个劲盘算的,也全是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第二次鸦片战争,能不能保住圆明园?能不能阻止沙俄侵占中国土地?还有如何利用咸丰大帝北逃热河的机会摆脱束缚,更进一步扩展壮大,甚至乘机起兵。

忍不住的开始盘算起兵时可能遭遇的各种问题后时,吴超越又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此前肃顺给自己来信时,除了叫自己提防新任军机大臣柏葰外,还特意嘱咐自己千万不能让柏葰抓住关于洋人方面的把柄。而现在中英冲突又起,满清朝廷里那些傻叉排洋派肯定又要兴风作浪,自己真要是让政敌抓住了这方面的把柄,真的就是肃顺也很难回护自己了。

想到这里,吴超越再不迟疑,马上去联络黄胜,让黄胜出面知会汉口洋人,叫常住汉口的两百多个洋人尽量消停一些,千万别再象以前那样动不动就跑到湖北其他州府去传教游览,给自己也给他们招来麻烦——以前自己还可以把这些事压下去,以后恐怕想压都难压了。

还是在做出了这个安排后,吴超越才又忽然想起自己之前给骆秉章下的套,也忍不住暗暗奸笑,“骆老滑头,是你点子背赶上了这个风头,可怪不得我。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你能不能躲过这次麻烦甚至劫难,就看你自己的运气好不好了。”

大概是在湖南横征暴敛过狠的缘故,老天爷这次终于没有站在真正的湘军总头目兼亲生母亲骆秉章一边,没过得几天,没事很少出面的花沙纳突然派人来邀请吴超越过府商谈,对花沙纳颇尊敬的吴超越匆匆赶到总督衙门时,见面后才刚行礼,花沙纳就挥手说道:“慰亭,别这么多虚礼,快坐,有件要紧的事,湖南急报,前几天长沙城里突然出现了两个洋人,闹得满城风雨,还听说洋人和骆秉章骆抚台有关,这事你知不知道?”

“应该知道。”

吴超越也没隐晦,直接就对花沙纳说了骆秉章向自己借技术员勘探湖南铁矿的事,又鬼扯说自己一时疏忽,忘了交代不得借给骆秉章洋人技术员,等自己知道这件事时,骆秉章的巡抚衙门官船都已经把洋人给接走了。末了,吴超越又特别强调了自己要求骆秉章把洋人送回汉口,结果骆秉章却没送回来,借以撇清关系。

“这个骆儒斋,真会找麻烦!”花沙纳一听叫苦了,拍腿恨道:“直接把洋人带回来多好,为什么偏偏一定要带去湖南?麻烦了麻烦了,这要是让人捅到了朝廷里,他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花制台,那会不会有人把这事捅到朝廷里?”吴超越好心好意的问道。

“难说,骆儒斋驭下爱玩花样,得罪的人也不少。”花沙纳皱眉说道:“如果是四品以下的文官还好说,奏章得经骆秉章的手才能呈报朝廷,他可以压下来。武将也好办,老夫可以替他压下来。如果是四品以上,有密折呈报权的文官上表,那老夫和骆秉章就说也拦不住了。”

吴超越听了同样是装模作样的叫苦,又赶紧十分紧张的问自己是否会受到牵连?花沙纳则挥了挥手,说道:“你没事,洋人是骆秉章的巡抚衙门官船接走的,说破大天也牵扯不到你身上,倒是老夫我……。”

“制台大人放心,如果朝廷真要查问,晚辈马上上折子为你喊冤,证明你从头到尾都不知情,这事全是晚辈和骆抚台疏忽所致。”吴超越赶紧表忠心。

花沙纳露出些笑容,说道:“多谢慰亭,不过老夫也最多就是一个失察之罪,就算自己全扛了,了不起也就是罚去一两年的俸禄,不会有大碍。”

微笑说罢,花沙纳又突然问道:“慰亭,广州那里发生的事,你知不知道?”

“知道,我家的洋行被烧了,我父亲给我来了书信,说了广州发生的具体情况。”

吴超越很聪明的没在明人面前说暗话,结果花沙纳再次满意点头,又随口问候了吴晓屏的安危情况,这才又说道:“慰亭,既然你知道广州那里发生的事,那老夫也不罗嗦了,这次骆秉章把洋人接到湖南探矿,不被朝廷知道还好,一旦被朝廷知道,他的麻烦必然不小。他和你一样,都是老夫的左膀右臂,老夫不能见死不救,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尽量保住骆抚台。”

“请花制台吩咐,晚辈尽力而为。”

心里再巴不得骆秉章尽快滚出湖南,吴超越的面子话还是说得十分漂亮。花沙纳则答道:“第一,你尽快联络骆秉章,想办法和他把那几个洋人尽快弄回来,别让他们继续在湖南招摇过市。第二,如果朝廷真知道了这件事,下旨查问,你绝对不能上折子为骆秉章开脱求情,相反的,你还必须尽量把黑锅往骆秉章身上推!这样才能保住他!”

“为什么?”吴超越诧异问道。

花沙纳犹豫了一下,先看了看左右,左右下人会意,全都退出了房外,然后花沙纳才低声对吴超越说道:“朝廷里现在的局势很复杂,肃中堂的死对头柏葰进了军机处,会怎么对你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明白。你我在铸银圆那件事上又得罪过他,以他的小心眼,肯定会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所以你和我如果上折子保骆秉章,柏葰必然会认为骆秉章和我们是一伙,肯定会落井下石,全力整治骆秉章。”

“千万别小看了柏葰,他虽然不是领班军机,也不是满人,但他毕竟是旗人,更得皇上信任一些。现在的领班军机彭蕴章是汉人,苦巴巴熬资格才坐上首席,未必能够压得住柏葰,如今又偏巧赶上了广州那件事,朝廷里对洋人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皇上心里也更加痛恨洋人入骨,柏葰一旦下了决心要整垮骆秉章,就很有可能做到!”

“所以在这件事上,你我要想保住骆秉章,唯一的办法就是故意孤立骆秉章,甚至故意让骆秉章背黑锅,让柏葰觉得骆秉章和我们不是一伙,才不会刻意针对骆秉章,骆秉章才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听了花沙纳这番话,吴超越算是彻底的五体投地了,也算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官场老狐狸了——用坑人的办法救人,这样的高招吴超越真想不出来!

钦佩归钦佩,道不同不相为谋,铁了心要整垮骆秉章消弭隐患的吴超越当然不能按照花沙纳的要求做,相反还得更加绞尽脑汁的寻思如何借柏葰的手除掉骆秉章。然而仔细盘算过后,吴超越却发现这事并不好办,首先是如果故意上折子保骆秉章的话,未免太过着于痕迹,不利于自己关爱同僚的虚伪面目。其次是自己和柏葰一党毫无联系,想让柏葰知道花沙纳的如意算盘难如登天,盘算许久都找不到法子破坏官场老狐狸花沙纳的高招。

老天爷有时候就是不长眼,就在吴超越为如何不着痕迹的坑死骆秉章而烦恼时,又继懂得什么叫真正的官场老狐狸之后,很快又懂得一个新的道理——旗人有时候也蛮可爱。

事情过去才三天,吴超越派去和骆秉章联络的信使还没回来,花沙纳就亲自来到了吴超越的巡抚衙门拜访,还一见面就苦笑着说道:“慰亭,骆抚台那件事麻烦大了,这次他怕真的是要在劫难逃了。”

“花制台,又出什么事了?”吴超越赶紧问道。

“刚收到的湖南急报,那三个洋人被湖南按察使魁联在岳州给扣住了。”

花沙纳哭笑不得的说道:“那几个洋人在长沙招摇过市后,骆秉章怕他们惹出更多麻烦,就硬是把他们给送了回来,结果船只到了岳州,就被驻守在那里魁联给扣了,骆秉章派了护送的人,也全被魁联当人证给抓了起来。”

“魁联疯了?他敢强行扣押巡抚衙门的人?”吴超越强忍心中惊喜问道。

“他应该是被骆儒斋给气的。”花沙纳苦笑答道:“朝廷把他从岳州知府任上升认为湖南按察使后,骆儒斋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借口魁联需要掌军,死活不让魁联移驻省城,魁联几次请求回省城都被骆儒斋拒绝,心里肯定一直憋着一团火,这次逮到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就不会放过了。”

说罢,花沙纳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不出意外的话,魁联弹劾骆秉章的折子肯定已经送往京城了,他是正三品有密折封奏之权,老夫无权阻拦,更无权知道他的奏折内容,所以这件事,就是老夫也拦不住了。”

吴超越简直恨不得把从没见过的湖南按察使魁联抱着亲两口,强压住心中狂喜,吴超越又装出了一副焦急模样,说道:“这事麻烦是大,洋人一旦深入内地,地方官府有权扣押了移交就近的洋人领事馆,魁臬台扣人合乎国法,谁也无法阻拦。骆抚台又得罪过他,他要是咬着不放,骆抚台就没办法抽身啊。”

“更麻烦的是,这事老夫还不能出面调停。”花沙纳神情更加无奈,说道:“骆儒斋故意排挤魁朕的事,老夫早就知道,魁朕为了这事还找老夫告过状,被老夫借口不便过于插手地方事务推辞了。这会老夫要是出面替骆儒斋说话要人,魁朕肯定会认为老夫是故意拉偏架,以他那驴脾气……,唉,麻烦肯定只会更大。”

摇着头唉声叹气了一番,花沙纳强打起些精神,说道:“说正事,慰亭,老夫急着来找你,是要你赶快派人去岳州探望那三个洋人,也保护好他们,千万别让魁朕那头犟驴做出什么傻事,去年广西那边杀了一个洋人神父,事情到现在还没解决,我们湖广可不能出这样的岔子。”

说罢,花沙纳拿出了一份名字空白的公文,让吴超越安排会说洋话的人代表湖广总督衙门,去岳州照顾和保护那三个被扣洋人,不求从魁朕那里要到人,只为制止魁朕犯傻,象广西西林县令那样直接一刀私自深入内地的洋人。然后花沙纳起身告辞,颇尊敬花沙纳的吴超越亲自把他送出巡抚衙门,直至辕门方才分别。

还是在花沙纳的轿子走远后,赵烈文才凑了上来,对吴超越说道:“慰亭,我和郭嵩焘闲聊的时候,曾经听他提起过魁朕,似乎和魁朕小有交情,要不找筠仙来问问,看他能不能去说服魁朕先放人?不然的话,这事闹得越大,麻烦就越多。”

赵烈文当然不知道花沙纳在私下里对吴超越的嘱咐,眼睛一亮的吴超越也理所当然的忘记了花沙纳的谆谆教导,立即就吩咐道:“好,惠甫你亲自去请筠仙先生到后堂说话,看看他能不能做到这点。”

赵烈文答应,立即去签押房寻找新近加入吴超越幕府的郭嵩焘,结果赵烈文前脚刚走,吴超越后脚就把亲兵队长吴大赛叫到了面前,在吴大赛耳边低声说道:“去准备一千两银子。记住,要现银,全部要朝廷发给我的养廉银子,打得有湖北藩司印花那种银子。”(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8522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