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ip.taobao.com/service/getIpInfo.php?ip=54.224.220.72): failed to open stream: HTTP request failed! HTTP/1.1 502 Bad Gateway in E:\myserver\Apache24\htdocs\zwbookjk\missing\indexb.php on line 21

Warning: get_object_var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object, null given in E:\myserver\Apache24\htdocs\zwbookjk\missing\indexb.php on line 24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E:\myserver\Apache24\htdocs\zwbookjk\missing\indexb.php on line 25
第三百零一章英明神武-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零一章英明神武】

【第三百零一章英明神武】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奕誴和奕譞这对难兄难弟倒也用人不疑,搞定了布尔布隆和巴夏礼的联名信后,马上就派了挂职翰林院编修的郭嵩焘出城,南下到通州与英法联军联系,要求重开谈判。期间还没派什么人监视郭嵩焘,只是派了一队侍卫随行保护,在度量方面甚是让人吃惊。

郭嵩焘一行急匆匆来到通州时,正好赶上英法联军拔营起军,准备出动北上,营前戒备甚严,郭嵩焘等人还没来得及靠近军营大门就先被解除了武装,然后才在被洋人士兵监视的情况下得以来到军营门前,表明态度请求与英法联军的统帅额尔金和葛罗见面。

非吹捧,这个时代的洋人办事效率的确比满清官府和军队高得多,没过多少时间,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华人男子就领着一队英军士兵来到了郭嵩焘的面前,满脸嘲讽的对郭嵩焘说道:“胆子不小啊,还敢来拜见额尔金将军和葛罗将军,不怕英国洋人和法国洋人一枪崩了你?”

“说不怕当然是假的。不过就我所知,额尔金将军和葛罗将军都是欧洲贵族出身,想必不会做这样的事。”

郭嵩焘的镇定回答让那中年男子呆了一呆,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郭嵩焘后,那中年男子才又问起郭嵩焘的姓名和官职,郭嵩焘如实回答,那中年男子一听又笑了,笑道:“六品编修?看来大清朝廷还真是被逼急了,为了找一个不怕死的,连六品编修都派出来了。”

“跟我走吧,额尔金将军他们正在等着你,别让他们等急了。还有,见到了额尔金将军他们,千万别尿裤裆,别让洋人更看不起我们中国人。”

估摸着那中年男子是个翻译之类的人物,甚有涵养的郭嵩焘当然不会介意他的无礼态度,还先点头谢了才随他进到了军营,又在英军士兵的监视下直接来到了联军司令部的门前,进门之后,那中年男子果然用英语冲司令部里的洋人点头哈腰的说道:“额尔金将军,葛罗将军,清国朝廷的代表来了。”

“问他的官职姓名,还有来意。”一个穿着军服的洋人男子头也不抬的用英语说道。

那中年男子应诺,刚想翻译时,郭嵩焘却抢先用英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额尔金将军吧?我叫嵩焘·郭,目前在清国朝廷中担任翰林院编修的职位,受清国议和正大臣惇勤亲王奕誴和副大臣醇亲王奕譞的委托,前来递交通藩公文与贵国领事巴夏礼先生的书信,请求与贵国及法国重新展开议和谈判。”

听到郭嵩焘虽然不够熟练却也勉强过关的英语,那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中年男子顿时张大了嘴巴,额尔金也惊讶的抬起头来,冲郭嵩焘问道:“你会说英语?”

“YES。”郭嵩焘点头,又用英语说道:“事实上,我还是清国湖北巡抚超越·吴抚台先生的助理,是受吴抚台的委托,特地前来京城帮助我国朝廷与贵军联络交涉。”

“原来是超越·吴的助理,难怪会说英语。”额尔金一听大喜,爽朗笑道:“太好了,这么一来我们交流沟通就方便多了。”

吴超越的买办汉奸之名在洋人中也是顶风臭十里,听说郭嵩焘是吴超越的帮凶走狗,不但英军众人欢天喜地,法军诸将也是喜笑颜开,全都迎了上来向郭嵩焘表示欢迎,郭嵩焘则用从吴超越和汉口洋人那里学来的礼节与众人互相见礼,然后才呈上了野猪皮兄弟和巴夏礼等人被迫写下的书信。

“这是讹诈!讹诈!卑鄙的清国朝廷,他们这是在粗暴践踏国际公法,我们一定要报复!要让清国朝廷付出代价!”

友好的气氛在看完布尔布隆等人被迫写成的书信时戛然而止,额尔金、葛罗和普鲁斯等联军首脑个个气冲斗牛,纷纷向郭嵩焘提出抗议,咬牙切齿的表示绝不会接受满清朝廷的讹诈威胁。好在郭嵩焘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点头说道:“各位尊敬先生,你们说得很对,这的确是讹诈,恐吓杀害谈判代表团成员,逼迫你们停止武力行动,确实是非常没有道德的野蛮行为。”

郭嵩焘主动谴责满清朝廷的野蛮愚昧成功暂时安抚住了联军首脑,然后郭嵩焘又说道:“事实上,我和吴抚台派来的另一个助理黄胜也极力反对这种野蛮行为,但是没办法,我们朝廷任命的议和大臣和北京的军事统帅都不接受。我们没办法,才只好劝说巴夏礼先生和布尔布隆先生写下这道书信,暂时稳住我国朝廷的实权人物,也暂时保证代表团成员的生命安全,为你们拯救他们争取时间。”

说罢,郭嵩焘又把布尔布隆等人目前的危险处境对额尔金等人做了介绍,说明布尔布隆等人如果不写这道书信就会生命遭到威胁,最后又说明自己和黄胜的态度,表示尊重和理解英法联军做出的选择,也表示一定会全力阻止清军对布尔布隆等人下毒手,为英法联军营救代表团成员争取时间。

听完了郭嵩焘的解释后,额尔金和葛罗等人先是感谢了郭嵩焘和黄胜在其中付出的努力,表示一定不会忘记这份友情。然后额尔金和葛罗等人又用书信答复了奕誴和奕譞兄弟,表示绝不接受野猪皮兄弟的撕票讹诈,绝不会停止军事进攻,也明确表态同意和奕誴奕譞兄弟展开谈判,但谈判的前提首先是无条件释放被清军抓走的所有代表团成员,其次是奕誴和奕譞兄弟必须证明他们是满清朝廷的全权谈判代表,最后则要求奕誴和奕譞在英法联军的军营里展开谈判。

知道奕誴和奕譞肯定没胆量进洋人军营谈判,郭嵩焘抱着尽力争取的态度稍微抗辩了一下,建议额尔金等人重新考虑这个条款,然而额尔金等人却断然拒绝,直接明说不愿看到谈判代表团成员再次被清军绑架的情况。郭嵩焘无奈只能放弃,被迫把这个野猪皮兄弟绝不敢答应的要求带回去让奕誴和奕譞犯愁。

最后,虽然有些对不起满清朝廷,但是为了不让奕誴奕譞兄弟狗急跳墙真的杀光代表团成员,导致洋人在大怒下大开杀戒连累到无辜的汉人百姓,郭嵩焘还是向英法联军报告了布尔布隆等人的关押地点,昧着良心的建议英法联军首先攻打圆明园解救被绑架的谈判代表团成员。额尔金等人听了更是大喜,忙又向郭嵩焘道谢,并表示一定会重视郭嵩焘提供的重要情报和建议。

末了,因为军队就要开拔的缘故,额尔金等人无法用宴会款待和感谢郭嵩焘,只能是用白兰地碰杯致谢,结果在倒酒的时候,之前那个小人得志的翻译中年男子突然凑到了郭嵩焘的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郭大人,实在抱歉,小的该死,小的不知道你是湖北吴抚台派来的人,刚才对你多有冒犯,望你大人大量,千万不要在意。”

郭嵩焘刚想耸肩说无所谓,正好走过来的额尔金却一把将那中年男子拉开,呵斥道:“一边去,这里用不着你了。来,郭,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

“谢谢,为友谊干杯。”

郭嵩焘微笑着和额尔金干杯,又效仿了吴超越和洋人打交道时的窍门,邀请额尔金和葛罗等人为维多利亚女王和拿破仑三世的健康干杯,换得额尔金和葛罗的喜笑颜开,惊讶称赞。而与洋人交杯换盏间,郭嵩焘又无意中瞟到了一眼之前那个中年男子,见他缩在大厅的一角,表情似乎还有些咬牙切齿。

“得志莫猖狂,现在知道给洋人带路是什么下场了吧?”在心里嘀咕了一句,郭嵩焘就把那中年男子彻底抛在了脑后。

…………

被郭嵩焘料中,奕誴和奕譞两兄弟果然说什么都不敢同意一起到洋人军营里谈判,还逼着郭嵩焘和黄胜无论如何都要想出办法让洋人放弃这个要求,郭嵩焘和黄胜建议先释放洋人代表团成员表明谈判诚意,然后再劝说洋人更改谈判地点,却又遭到了奕誴和奕譞兄弟的断然拒绝。

奕誴和奕譞两兄弟白白浪费宝贵时间,英法联军却是马不停蹄的迅速推进到了京城脚下,心惊肉跳的惠老王爷和戴罪立功的僧王爷赶紧登城准备作战时,却也惊喜万分的看到英法联军突然改道向西,杀向了丰台大营的方向。然后惠老王爷和僧王爷也没做任何的犹豫,马上就欢天喜地的命令负责统率丰台驻军的瑞麟全力守卫营地,挡住洋人的脚步。

去给瑞麟传令的信使很快回到了惠老王爷和僧王爷的面前,哭丧着脸报告说丰台驻军才刚看到洋人逼近,就马上纷纷弃营逃走,瑞麟根本阻拦不住,也只好放弃丰台大营向良乡转进。惠老王爷和僧王爷一起大骂,可是又无可奈何。

原以为洋人肯定会夺取丰台大营立足,然后以此为基地向京城城墙进攻,惠老王爷和僧王爷赶紧商量调集重兵守卫京城西南角,不曾想斥候又突然来报,说是洋人并没有全部进驻丰台大营,而是分出一支军队,以骑兵为先锋继续北上,推进速度还十分之快。

“洋人还往北走干什么?难道想去热河?”

僧王爷一度都有些怀疑英法联军是想追到热河去砍咸丰大帝,然而心中一动之后,僧王爷又突然惊叫道:“难道洋人是想去圆明园?打圆明园救那些洋鬼子?”

不幸被僧王爷料中,英法联军果然直接杀到了圆明园外,守卫在这里的清军圆明园护军营队伍一轰而散,逃得到处都是,仅有二十几个太监忠于职守,守住园门不许英法联军进去——结果当然是全部以身殉职。英法联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成功解救出了幸存的四十三名谈判代表。

事情到了这一步,留守京城的绵愉、僧格林沁和奕誴、奕譞兄弟当然是马上怀疑有内奸向洋人告密,让洋人知道了代表团被关押的地点,也理所当然的把矛头指向了曾经出使英法联军的郭嵩焘,虽然没有证据无法直接治郭嵩焘的罪,却也立即把黄胜和郭嵩焘踢出了幕府,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黄胜和郭嵩焘赶到了湖北会馆居住,并派人暗中监视。

黄胜和郭嵩焘当然也明白奕誴和奕譞兄弟已经怀疑上了自己,所以搬到了湖北会馆之后,黄胜和郭嵩焘为了谨慎起见,也再没离开过湖北会馆惹火烧身,只是通过会馆中的其他人了解外部情况。结果也不出黄胜和郭嵩焘所料,成功解救了人质之后,事隔仅一天,英法联军就向京城发起来了进攻。

首先传来火炮声的是西南角的右安门方向,知道京城里守军众多又城池坚固,不是轻易会被攻破,担心战事迁延日久,郭嵩焘和黄胜还让湖北会馆准备了大量的粮食蔬菜防止断粮,那曾想右安门那边的火炮声只响了半个多时辰就突然停歇,郭嵩焘和黄胜万分诧异,一度还以为英法联军只是试探性攻击,准备寻找京城的城防弱点。结果……

“右安门被洋鬼子的大炮轰开!洋鬼子杀进城里来了!快跑啊,洋鬼子进城了!”

听到了街上传来的喊叫声,黄胜和郭嵩焘大眼瞪小眼,神情一个比一个的难以置信,都说道:“记得我们还在五王爷和七王爷身边的时候,惠王爷和僧王爷他们说过要在右安门那边增派驻军啊?怎么,这就打进来了?这么快?!”

“说不定是惠王爷他们临时决定放弃外城,退守工事更加坚固的内城,节约战力在内城和英法联军决战。”

黄胜和郭嵩焘很快得又出了这么一个判断,然而才到了傍晚时分,黄胜和郭嵩焘就发现自己们大错特错了——冒险出去打探消息的随从回报,说是英法联军才刚杀到正阳门,还没来得及架起火炮轰击城门,守卫正阳门的八旗勇士就已经在惠老王爷的亲自率领下大步转进,撤向了内城北面,英法联军用民间的梯子就直接登上了正阳门,打开了通往内城的道路。

除此之外,还有传言说僧王爷已经带着军队从广宁门出城跑了。

更加难以置信的面面相觑了许久后,黄胜和郭嵩焘忍不住都嘀咕了一句,“想都不想就决定跑到热河去打猎,现在看来,我们的皇上还真是英明神武啊。”

又在湖北会馆里耐心等待了一天后,直到街面上不再有任何枪声炮声,黄胜和郭嵩焘这才在随从的保护下,小心翼翼的找到了附近的英队,表明身份并要求与额尔金等人见面。结果英军士兵领到了位于先农坛的联军司令部时,黄胜和郭嵩焘很快就被带到了额尔金等人的面前,结果额尔金只嚷嚷了一段话,就让黄胜和郭嵩焘差点没晕过去……

“郭,你们朝廷的谈判代表呢?为什么我们都已经占领紫禁城了,你们的谈判代表都还没有露面?我们现在应该找谁和你们的朝廷谈判?”

互相搀扶着勉强站稳,黄胜和郭嵩焘又对视了一眼,心中一起升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暗道:“糟了,这一次,该不会是赶鸭子上架,由我们出面签卖国条约吧?”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9256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