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攻其必救-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四十七章攻其必救】

【第三百四十七章攻其必救】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石达开主力的溃败同样让吴超越大吃一惊,此前吴超越还一直认为,整体素质正在逐步下滑的太平军就算打不下济南拿不下山东,起码稳住鲁南局势和持续向满清朝廷施压问题绝对不大。但吴超越万万没有想到,石达开会被骆秉章克得这么死,竟然连嫡系主力都能被骆秉章给直接击溃。

仔细研究了具体的战役过程后,吴超越才发现石达开输得不冤,心态过于急切,对敌情的掌握不足,又过于轻敌没有果断抽调两翼之兵回援主力战场,妄想仅凭一军之力抗衡整个山东清军的主力,忘了倚多为胜的兵家正道,最后再加上没能掌握山东新军已经装备了沙俄武器的重要情报,输得半点不冤,甚至可以说是活该!——假如不赌气证明自己,先把左右两翼的主力拉回来再和山东清军打这场决战,那人多势众的太平军无论如何都还有可以取胜的机会。

暗骂石达开愚蠢的同时,吴超越难免也有些庆幸,直接就对赵烈文和阎敬铭两个亲信说道:“幸亏先皇脑袋进水,提前把骆秉章赶到了山东去和我隔开,不然的话,我这次起兵绝对不会这么顺利,说不定现在我的主力都还在湖南境内和骆秉章这个老狐狸苦战。”

“所以说慰亭你洪福齐天,诸神保佑。”赵烈文笑笑,说道:“假如骆老抚台还在湖南,咱们别说是提前控制湖南正规军了,就是楚勇团练我们都绝对拉不过来,有他在,刘长佑和江忠济不会跟你走。”

“但他还是打乱了我的整个战略计划。”吴超越的神情有些担忧,说道:“原本我还指望石达开能够稳住鲁南,逼迫京城乱党把主要力量放在山东防范石达开,让我乘机消化云贵,夯实后方。但是没想到石达开连稳都没能稳住,这下子只怕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慰亭,你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赵烈文难得和吴超越的意见没有达成一致,说道:“石达开只是主力惨败,伤筋动骨,元气还剩一些,又有李开芳、吉文元和捻军帮忙,仍然还有一战之力,京城乱党还必须得把主要力量放在山东,一时半会之内,京城乱党别说是招惹我们了,恐怕还得求神拜佛的求我们别对他们下手吧?”

“如果我是京城乱党,这个时候我绝对不会急着收复鲁南,逼着鲁南太平军和我拼命。”吴超越说道:“我只会努力保持目前的对峙局面,一边训练新军积蓄力量,一边腾出手来削弱我这一边,然后坐等长毛内乱,同时千方百计的设法让我们和长毛翻脸开战,以稳对乱,坐收渔利。”

“京城乱党就不怕长毛再次北上?”旁边的阎敬铭插口问道:“石达开和杨秀清不是傻子,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又发现京城乱党拼命扩编和武装山东新军,能不先下手为强再次大举北上,不给京城乱党喘气的机会?”

“长毛已经没力量再发起北伐了!”吴超越的语气十分武断,说道:“除非杨秀清亲自统兵北上,否则长毛就算强行发起北伐,也绝不可能再给山东官军造成致命威胁,更威胁不到京城乱党!”

抛出了自己的定论后,吴超越这才列举出自己的论据,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太平军现在的具体情况?自杨秀清彻底架空洪秀全以后,他对外地军队的控制力度就已经大为削弱,全靠外地将领中实力最强的石达开大力支持,还有太平军诸将对太平天国残余那些忠心,他才能勉强控制局面,维持太平天国不至分裂。”

“现在石达开遭到了重创,再没办法帮助杨秀清压制外地统兵将领,杨秀清本人和他的直系军队又必须坐镇南京,拱卫他们的京城,腾不出手来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外地统兵将领,就只能是通过人质威胁和利益交换来指挥调动这些兵马。”

“你们说,这样得来的军队,能有多少战斗力,又能有多愿意和京城乱党的军队死拼到底?这些军队又怎么可能听从杨秀清的要求,无条件服从一个杨秀清指定的一个主帅?他们就不怕拼光了本钱,失去了权力地位?”

“慰亭的分析有道理,长毛现在不但面临战斗力迅速下降的问题,还面临军阀各自割据的要命问题。”

赵烈文接过话头,说道:“长毛原来的军制其实不错,以军为单位,军帅只负责平时训练和行军安营,由监军负责调度指挥,又在作战时临时任命一将统帅军队,战后归还兵权。这样的制度可以避免出现军阀,让军队始终只听令于洪杨二贼。”

“但现在不行了,其实早在洪杨二贼翻脸之前,因为战线拉得太长,战场摊得太大,水陆道路联系时常被官军切断,再有战事过于频繁,统兵在外的太平军将领基本上就不再交还军队,直接把手中军队变成各自的私家兵,自行招募也自给自足,就已经出现了军阀割据的苗头。只不过当时他们还比较团结,这种情况还暴露得不够明显而已。”

“后来就不行了,杨秀清架空了洪秀全之后,为了争取外地将领的支持,不得不对外地将领做出各种让步,尤其是公然允许石达开对他听宣不听调,虽然暂时稳住了局面,没有造成分裂。但也埋下了更大的祸根,造成长毛诸将越来越喜欢自行其事,越来越不把杨秀清的号令放在眼里,军阀割据的态势已经基本形成,这次外军实力最强也最支持杨秀清的石达开又被骆秉章杀得元气大伤,再没办法帮杨秀清有力压制诸将,杨秀清孤掌难鸣,长毛那些大小军阀当然也就更难制约了。”

虽然没有赵烈文那样长远的政治眼光,也不象吴超越是穿越者知道太平军迟早会四分五裂,但是听了吴超越和赵烈文的先后分析后,阎敬铭还是很快就醒悟了过来,点头说道:“不错,现在除了杨秀清亲自率领他的嫡系兵马北上,否则不管他派遣那一个将领统兵北伐,都绝不可能对京城乱党形成致命威胁了。仅凭一个骆秉章,就足够对付任何一个长毛军阀。”

“只可惜杨秀清也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吴超越叹道:“在南京城里享福享习惯了,这个时候要他再亲自带兵上阵,恐怕比杀了他还难。”

阎敬铭和赵烈文同样嗟叹,因为湖北特务局早有多次呈报,说杨秀清现在早就是非锦衣不穿,非玉食不吃,王妃数量也快赶上洪秀全的八十八位了。嗟叹过后,赵烈文又问道:“慰亭,既然你担心京城乱党稳住了山东局面,腾出了手来就会对我们下手,那你觉得,京城乱党会用什么办法对付我们?会不会对我们用兵?”

“直接对我们用兵倒是绝无可能。”吴超越摇头,说道:“京城乱党现在手里的钱粮只能优先用于训练新军,采购洋人武器,积蓄军队力量,不会再敢乱花。而且京城乱党心里也应该非常清楚,这时候再派军队来讨伐我,其实就是给我送人头,除了白白送死没有任何收获。”

“所以我敢断定,京城乱党最多只能用些挑拨离间之类的宵小伎俩。”吴超越毫不脸红的说道:“不惜代价的挑起我们和长毛之间的战火,如果能诱得我们和长毛开战,对京城乱党来说,等于胜过打十个这次在山东这样的胜仗。”

赵烈文和阎敬铭点头认可,吴超越却又十分郁闷的说道:“只可惜我们的钱粮大部分扔进了云贵那个无底洞,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我们发起一次大规模北进,倒是可以和长毛京城乱党,既不给京城乱党喘气的机会,打乱他们一边休养生息一边挑拨离间的如意算盘;又可以帮杨秀清和石达开那边缓口气,让他们看到再次乘机北上的希望。”

阎敬铭和赵烈文一听都笑了,阎敬铭还笑着说道:“慰亭,别做美梦了,云贵的贼军是不难打,可那里山高林密,道路崎岖,补给困难,想把云贵贼军彻底平定,把云贵地盘彻底消化,不往云贵再砸一年半载的钱粮,你休想办到。”

吴超越无奈苦笑,道:“只可惜云贵实在太穷,否则我还真想效仿长毛以战养战,让南下军队就地自筹粮食,那怕花高价在当地采购都行,花三倍的粮价我都愿意!他娘的,从洞庭湖平原运粮到贵州前线,平均送到一石粮食在路上就要耗去差不多五石,这叫什么事?!”

“等着往北打的时候就轻松了。”理财专家阎敬铭安慰道:“河南虽然穷点,也被捻军烧杀得有点惨,但怎么都比打云贵强,起码可以就地补给一些粮食。打下了河南继续北上山西,那地方产粮更多,又基本上没被战火破坏,钱粮全部就地自给也……,咦?!”

说到这里,阎敬铭突然自行打住,一高一低两只怪眼眨巴了片刻后,又突然冲到了吴超越帅堂旁的全国地图沙盘上查看,吴超越和赵烈文知道阎敬铭肯定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便也凑了过去,等待阎敬铭得出结论。

果不其然,看着地图沙盘盘算了片刻之后,阎敬铭很快就对吴超越说道:“慰亭,如果你想达到和长毛联手京城乱党的效果,不给京城乱党从容休养生息的机会,还有帮长毛那边缓一口气,让杨秀清和石达开这些逆贼重新看到北上的希望。那么用不着大举北上,只要派出一路偏师,打下一个地方就行!”

“那里?”吴超越赶紧问道。

“洛阳!”

阎敬铭用竹竿指住了地图上的洛阳位置,又从吴军目前控制地最北端的南阳画了一条线,说道:“从南阳出兵,先取南召、鲁山、宝丰和汝州四城,然后直捣南阳,夺取此城立足!开辟我们的河南疆土!”

看着阎敬铭建议的进兵路线图,吴超越问道:“为什么要这样进兵?打下洛阳,我们又如何能收到我说的那些效果?”

“很简单,威逼山西,削弱河南。”阎敬铭指出道:“直隶山东自打满清开国以来,就因为气候变迁和人口增多,粮食无法自给,咸丰五年黄河改道以后,直隶和山东更是水旱蝗灾频发,流民遍地,交不出多少赋税钱粮。”

“现在京城乱党唯一稳定可靠的钱粮来源就是山西,我军打下洛阳威逼山西,京城乱党那怕把裤子当了也只能是全力加强怀庆府的防御,不给我军进攻山西的机会。如此一来,我们也用不着大举进兵山西,只要和怀庆守军隔河对峙,耗就可以耗掉京城乱党无数用于养兵备战的钱粮赋税,削弱他们的财政基础,拖住他们扩军备战的后腿。”

吴超越点了点头,又在心里恶狠狠的补充了一句,“还可以故意让路,放纵捻军骑兵杀进山西,帮我砸掉野猪皮家族最后的钱罐子!”

“还有,我说这条进兵路线也对我们十分有利。”阎敬铭又补充道:“捻军主要活动于地势开阔的河南东部,鲁山、宝丰和汝州这些州府虽然也受到了过几次骚扰,但是被破坏不多,官库民仓的钱粮相对来说都比较充足,有很大把握可以做到就地筹粮,减轻后勤负担,同时也打掉河南乱党的几个重要钱粮来源,收彼消我长之效。”

听了阎敬铭的分析后,吴超越先是吩咐亲兵取来关于河南的情报汇总,然后才仔细分析这一行动的得手可能性。结果吴超越很快就发现达成这一目标有一定把握和希望,首先就是吴军的北线兵力充足,让聂士成率领一军北上后既不必担心北线空虚,又绝对放心——大舅子聂士成有多厚道老实吴超越可是比谁都清楚。另外河南清军主要集中在东部保护省城开封,防范捻军和自己出兵直隶,西线相对来说兵力比较少。

“故意扬言打开封,生擒英兰坡凌迟处死,骗河南清军全力死守许州到禹州一线,然后突然偷袭汝州洛阳,杀山东清妖一个措手不及!”吴超越心中甚至还习惯性的生出了声东击西的念头。

仔细研究了河南敌情,又仔细盘算了自军财政和后勤的供应能力,吴超越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采纳阎敬铭这个灵机一动的战术建议。然而制订北上战术的同时,吴超越也不肯浪费这个机会,向赵烈文吩咐道:“惠甫,帮我写一道书信给杨秀清,把我们对京城乱党的下一步策略分析告诉他,也明确指出他现在面临的分裂危险,叫他未雨绸缪,早点想好办法应对。”

“另外再告诉他,为了帮他京城乱党,也帮他缓解压力,我会在近期内对河南发起一次大规模军事进攻。建议他亲自率军北伐山东,提前消弭骆秉章这个隐患,也把山东新军将来对他的巨大威胁告诉他,让他心里有个底,最好把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赵烈文一听笑了,笑道:“慰亭,你还真敢开这个口啊,杨秀清看了你的信,会不会骂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敢对他指手划脚,发号司令?”

“我只不过是提醒他考虑这个计划,让他发现这是他唯一有希望北伐成功的办法。”吴超越耸耸肩膀,又稍一盘算,马上又补充道:“对了,随信给杨秀清送去一千枚手雷弹,他现在的处境逐渐开始艰难了,得帮他加强些力量,多给我撑一撑。”

赵烈文应诺,立即提笔做书,吴超越则是心中哼哼,暗道:“大侄女,快把腿张开,你超越叔叔要来了。听见过你的郭嵩焘说,你长得好象还勉强算是端庄,比那些歪瓜裂枣的旗女强出不止十倍八倍,年龄也和我一样大,真有机会的话……。”

盘算着这个龌龊念头,吴超越脑海里还真浮现出了一连串的肮脏画面。结果也是恶有恶报,与此同时的北京城中,鬼子六也向吴超越的大侄女慈禧和慈安秘密奏报了自己构思的夺占上海计划——向沙皇俄国借兵借船,运载一支军队南下和沙俄军队联手攻打上海,夺回上海县城。

“老六,俄国人会帮我们火中取栗吗?”慈安有些担心的问道。

“臣弟觉得应该有把握。”鬼子六答道:“只要我们答应把上海港租借给俄国人做军港,再答应让俄国人在上海获得一块租界,破城之后,吴贼的钱粮军费全部归俄国人所有,俄国人应该不会不动心。”

说罢,鬼子六又补充道:“这也是我们拿下上海的唯一办法,不然的话,皇嫂你们就是杀了臣弟,臣弟也想不出别的招数了。”

慈安和慈禧先是商议了几句,然后才由慈禧点了点头,说道:“也罢,既然这是唯一的办法,那就去争取一下吧,先看看俄国人是什么态度。”

鬼子六恭敬应诺,慈禧则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对了,可以再加上一条,允许俄国人的商船军舰自由通行于长江航线。记得先皇时俄国人也提出个这个要求,只是被拒绝了,俄国人还非常不高兴。”

鬼子六眼睛一亮,赞道:“皇嫂高明,若成功,不消我们动手,长毛和吴贼自己就得与罗刹兵打起来。”。

a本站推荐丝袜美腿,童颜,丰满肥臀图片视频在线看!!快速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tao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5659bq982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