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六章悬空雪道】

【第一二一六章悬空雪道】

悬空石道齐宁自然不是没有见识过,苗家大巫所在的日月峰上,便有一条极窄的石道。    但是那条石道和眼前这条石道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且不说这条石道的狭窄,仅仅是长度就已经是让人望而却步,从石台到对面的雪峰,少说也有四五里地,而这四五里地之间的距离就是以这条狭窄的石道连接起来。    石道上面早已经是积下了厚厚一层白雪,是否打滑先不必说,仅是那呼啸的寒风就已经让人心中发寒。    这四五里地的石道,只要稍有闪失,从那石道落下,便是铜皮铁骨也要是粉身碎骨。    “神候,咱们要去对面?”齐宁深吸一口气。    西门无痕看了齐宁一眼,才道:“这只是开始,你以为谁都能够见到逐日法王?”    “我很奇怪,逐日法王在什么地方练功不好,非要躲到大雪山里来。”齐宁苦笑道:“躲在这里,一般人还真是见不到他。”    西门无痕冷笑道:“练功?谁告诉你他是在这里练功?”    “不是练功?”齐宁一怔。    西门无痕望着对面的雪峰,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想了一下才道:“走过这条石道,咱们到对面休息。”    “咱们离逐日法王所在的地方还有多远?”齐宁忍不住问道。    他在山脚下早就看到这大雪山连绵起伏,横亘少说也有百里,此时身在雪山之中,根本不知道这座雪山山脉究竟有多庞大。    西门无痕倒是解释道:“我们上山的地方已经是最近的道路,如果一切顺利,明晚应该可以见到他。”    齐宁心想如此看来竟然还要在这大雪山走上一天。    他内力被封,走在大雪山上已经是十分吃力,更加上这雪山巍峨耸立,地势极高,空气也便愈加稀薄,呼吸都已经是十分困难,如果再走上一天,实在不知道是否能够支撑得住。    西门无痕似乎猜到齐宁在想什么,道:“老夫给你解开内力,不过你顶多只能运用三成功力,若是强行运功,很可能会经脉爆裂而死,你若不信,自己大可以试试。”    他自然也是知道如果齐宁无法调运丝毫内力,未必能见到逐日法王,走到齐宁身后,在齐宁背部和后脖子上轻拍两下。    齐宁立刻调运内力,说也奇怪,西门无痕就如同施了魔法一般,这一瞬间,齐宁果真感到丹田之内有内力充实起来。    “神候,你武功高强,难道真的对我有所忌惮?”齐宁微松口气。    西门无痕却不回答,只是道:“走吧!”侧身微闪,竟是要让齐宁走在前面,齐宁苦着脸道:“神候,咱们非要见他不可?我瞧这大雪山凶险得很,咱们还是不冒这个险为好。”    西门无痕却是充耳不闻,齐宁知道事到如今,绝无可能说服这老头子,苦笑摇头,只能踏上了那条石道。    他不敢走的太快,每一步都是很为小心,等到足下踩实了才会踏出下一步,西门无痕跟在他身后,沉声道:“不要看下面,看着对面往前走就是。”    齐宁心想你说这话只怕不是真的关心我的生死,无非是担心不能将自己活着带去见逐日法王。    “神候,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总该告诉我,这些古象人要得到幽寒珠是为了什么吧?”齐宁边走边道:“是不是这位逐日法王得了什么病,要用幽寒珠治病?”    他虽然出口询问,却也没有想过西门无痕会回答。    这一路上他几次问及一些要紧的问题,可是这位老神候一声不吭,将他的话都是当做耳边风。    这一次却没有想到西门无痕回道:“幽寒珠是寒药至宝,稀世罕见,就算是东齐国君,想要得到一颗幽寒珠都不容易,为何东齐却要将幽寒珠交给贡扎西?”    齐宁听西门无痕回答,有些意外,问道:“神候知道原因?”    其实齐宁却是知道,贡扎西能够从东齐得到幽寒珠,却是用千年雪莲向东海岛主交换而来。    当初哲卜丹巴被齐宁所制,被齐宁一个激将,倒是抖搂了一些信息。    哲卜丹巴声称逐日法王要得到幽寒珠是为了疗伤,可是齐宁对哲卜丹巴这话却是将信将疑,毕竟逐日法王是大宗师,在古象王国那是神一般的存在,齐宁实在想不通有谁能够伤到他。    知道逐日神庙的实际掌控人是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齐宁对哲卜丹巴的话就更是怀疑。    他先前甚至想过真正想得到幽寒珠的人是阿西达拉,无非是编造了一套说辞让贡扎西等人去换回幽寒珠。    当初哲卜丹巴非但提及逐日法王受伤,更是透露连东海白云岛主也受了伤,这更是让齐宁感到匪夷所思。    他在东齐鬼竹林亲眼见过白云岛主,风采非凡,根本瞧不出有任何伤势。    但是以大宗师的能耐,要掩饰伤势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正因为他对哲卜丹巴的言辞将信将疑,感觉到其中的事情扑朔迷离,是以此时才想从西门无痕口中获知一些真相,西门无痕已经承认曾经来过大雪山,而且带着自己再次前来,显然是对逐日法王颇为熟悉,这中间到底有些什么蹊跷,别人不知道,这西门无痕或许知道的不少。    “只是一场交易。”西门无痕道:“千年雪莲换取幽寒珠,各取所需而已。”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西门无痕所言竟然与哲卜丹巴所说一模一样,但瞬间却又想到,哲卜丹巴已经落入神侯府的手中,西门无痕必定私下里与哲卜丹巴有过交流甚至是审问过哲卜丹巴,那么西门无痕所知道的内情,是否也是从哲卜丹巴口中获知?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西门无痕的言辞也不能确定就一定是真的。    “交易?”齐宁缓步而行,寒风呼啸,甚至有飞雪在空中漂浮,虽然全身都裹在大氅之内,但依然感觉到浑身有些发寒。    若是换作一般人,在这呼啸的风声之中,互相之间说话都未必能听到,但两人说话之时都催动了内力,是以听的都是一清二楚。    “幽寒珠虽然名贵,但是千年雪莲也是世间罕见。”西门无痕道:“千年雪莲就是产自在这大雪山,而且是最高的雪峰,普通人想靠近大雪山都不能,更不必说要登上雪山在高峰采摘千年雪莲。”    齐宁道:“神候说的交易,这便是逐日法王,那边又是谁?难道是东齐国君?”    “莫和老夫耍弄小聪明。”西门无痕冷哼一声:“东齐除了白云岛主,又有谁有资格与逐日法王做交易?逐日法王拿出千年雪莲,白云岛主拿出幽寒珠作为交换,贡扎西等人不远万里前往东齐,带去了名贵至极的千年雪莲换回幽寒珠,中途却被人盗走,你觉得神庙的人会就此罢休?”    齐宁叹了口气,一阵风吹来,劲力颇大,齐宁身行微晃,忙停下脚步,稳住身子,等到寒风吹过,才继续前行,问道:“两位大宗师做交易,各取所需,这所需的意思是说双方都需要对方的宝物,那么逐日法王要幽寒珠是为了什么?难道逐日法王真的患病了?”    “不错。”西门无痕道:“不但患病,而且是大病。”    齐宁忙问道:“他是大宗师,还能生病?”    “大宗师虽然都在武道上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但他们依然是血肉之躯。”西门无痕道:“只要是血肉之躯,就无法做到无病无灾,即使怪物,那也要患病受伤。”    “这个.....神候,他到底是受伤还是患病?”齐宁道:“受伤和患病可是两种意思,这患病无非是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可是若受伤,那就是被人所伤,我实在想不明白,普天之下,除了其他的大宗师,又有谁能伤得了逐日法王?你之前也说过,五大宗师有龙山之约,互相之间绝不会轻易交手,既然如此,他又如何受伤?”    “看来你心里对这个问题已经想了很久。”西门无痕道:“是受伤还是患病,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逐日法王需要幽寒珠来疗伤,幽寒珠被你所得,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将你找来大雪山。”    齐宁叹道:“不是他找来,是神候你挟持我而来。神候,其实我始终想不明白,你是我大楚的神候,怎会成为逐日法王的鹰犬,为了讨好他,竟然将自己的女婿抓来送给他。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知道我服用了幽寒珠,所以将我当成了活药材,将我丢到逐日法王面前便可以交差。”    “你明白就好。”西门无痕冷笑道:“你服用了幽寒珠,药效在你体内留存三年,到时候只需要取用你的血液,就可以得到幽寒珠的药效,也许药效会差一些,但总比没有要好。”    齐宁苦笑道:“将自己的女婿挟持到大雪山向逐日法王献血,神候果然是了得。只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何你会帮他做这件事情?他虽然是古象国师,但你也是大楚神候,沦落到为他办事,神候不觉得自降身价?”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7648bq10612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