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三八章暗流】

【第一三三八章暗流】

袁默贤神色凝重,轻声道:“父亲这两天在府里休息,有些事也就没敢过来打扰。”犹豫一下,才道:“据儿子得知,前天皇上下了一道旨意,将黑鳞营编入了黑刀营,直接由瞿彦之统领。”  老尚书本来是靠坐在竹椅上,听得此言,身体一震,坐起身来,眸中显出惊骇之色:“你是说黑鳞营被裁撤?”  袁默贤道:“据说皇上的旨意也并非是裁撤黑鳞营。黑鳞营有半数兵马被调走,如今驻营也不过五六百之众,一直都是由赵无伤统领,圣旨将黑鳞营暂编入黑刀营,好像是说让两营将士协同训练,日后若是有紧急状况,两营人马可以共同作战。”  “黑鳞营编入黑刀营,那赵无伤也去了黑刀营?”  袁默贤摇头道:“没有。赵无伤和黑鳞营五六名部将,都被调去了东海水师。”  “东海水师?”  “东海水师前次败于东齐水师,伤亡惨重。”袁默贤道:“皇上将赵无伤等人调去东海水师,似乎是要协助辛赐重新训练水军。”  袁荣道:“赵无伤他们是骑兵出身,从没有水战经验,将他们调去东海水师,能帮什么忙?”  “不错。”袁默贤颔首道:“赵无伤和那几名被调走的部将,都是曾经齐景手下那支黑鳞营旧部,这些人都是骑兵出身,如今被调去水师,着实有些稀奇。”  老尚书却是沉默不语,袁默贤看了袁荣一眼,才凑近老尚书耳边道:“父亲,护国公府被盯住,与他们有关联的田家药行也出了事,如今连黑鳞营也被编入黑刀营,这些迹象都不简单,皇上是不是.....?”顿了一顿,后面的话却没有说下去。  袁荣神色也是异常凝重,低声道:“难道皇上是要对锦衣齐家下手?可是.....皇上为何要这样做?听闻齐宁攻下了西北,立下大功,该当封赏才对。”百思不得其解:“即使真的要对齐家下手,那田家不过是区区一介商户,又何必要找借口将她下狱?”  老尚书沉默半晌,才问道:“田家药行是否已经被查封?”  “今日一大早京都府的人带走了田家药行的东家。”袁荣道:“药行已经被查封,不过在暂时还没有查抄。”  “快了。”老尚书叹道:“田家药行是商户,或许在皇上的眼中,田家药行是齐家的钱袋子,黑鳞营是齐家手中的一把刀,如今钱袋子被查,刀子也被收起来......!”目光深邃起来:“这是要置齐家于死地。”  袁默贤道:“父亲,皇上为何要对齐家下手?都说圣上对齐宁十分器重,而且齐宁是皇上的近臣,这齐宁虽然屡建奇功,但以今日齐家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威胁到皇上。当年锦衣老侯爷和齐大将军统领秦淮军团,手握十万兵马,朝廷也从不曾对锦衣齐家有过铲除之念,怎地如今锦衣齐家手中没了兵权,皇上反倒要对齐家动手?”  老尚书只是微闭着眼睛,神色凝重,并没有说话。  袁荣也是皱眉道:“就算圣上真的对齐家生出嫌隙之心,也不该是在这个时候动手。前方战火如荼,若是这后院起火,岂不是自毁江山?”  “如果真的要对齐家动手,也许这恰恰是好时候。”老尚书平静道:“虽然齐家手中没有了秦淮军团的兵权,但秦淮军团绝不可能坐视齐家被诛。”望着渐渐落山的夕阳,缓缓道:“如果齐家真的有什么不臣之举,朝廷也会先对秦淮军团做一番部署,至少要将岳环山那一批齐家旧部从秦淮军团清洗之后,才会有所动作。如今齐家并无不臣之行,若是秦淮军团没有过淮水,即使是皇上,也未必敢轻易动弹齐家。”  袁默贤瞬间明白老尚书的意思:“父亲,你是说,秦淮军团过了淮水,在这个时候动弹齐家,秦淮军团也无法救援?”  “正是。”老尚书道:“齐家一旦陷入绝境,必然会联络秦淮军团,但秦淮军团如今已经无法对齐家形成帮助,等到尘埃落定,而且朝廷公布了齐家的罪证,那么岳环山也不敢真的忤逆朝廷。”微皱眉头:“只是这时候齐家固然没有秦淮军团作为助力,但朝廷对齐家动手,消息一旦传出,势必会影响军心,甚至会造成极为惨重的后果,皇上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难道为了诛灭齐家,皇上要赌上大楚的国运?”  “皇上虽然年纪轻轻,但却睿智非常,绝非昏聩之君。”袁默贤道:“从他诛除司马一族的事情上,便可看出皇上谋略过人。”压低声音道:“还有人私下说,皇上登基之时,就想好了铲除淮南王和司马氏的方略,先以司马氏铲除淮南王,再设下陷阱诛杀司马岚,如果皇上当初真的是如此设计,其心智实非常人能比,冷静过人,思虑周全,自然不会做出在这种时候对齐家下手的糊涂事。”  老尚书沉吟许久,苍老的身躯陡然一震,瞳孔微缩,看着袁默贤问道:“默贤,你可记得皇上有多少时日没有上朝?”  袁默贤想了一下,才道:“前前后后,已经快有二十多天了。”  “二十多天......!”老尚书眼角微微跳动:“如今正是战时,老夫记得此前皇上三日一朝,最多的时日没有超过五日。”  “父亲说的是。”袁默贤道:“儿子也打听过,听说皇上日夜操劳,龙体欠安,这阵子正在宫中休养,虽然多时没有上朝,但却时常召见大臣在宫中议事。”  “皇上龙体欠安,可知道有何不适?”  袁默贤道:“父亲,这是宫里的事儿,儿子自然不好多打听。”  老尚书再次沉默,夕阳余晖照在他起着老褶的苍老脸庞,许久之后,才听老尚书吩咐道:“默贤,你让府里收拾一下,这两天动身回老家,咱们多年没有回去祭拜祖祠,也该回去看看了。”  袁默贤一怔,但瞬间明白过来,低声道:“父亲是否觉得京里要出什么事情?”  “无论出不出事情,你都要回乡祭祖祠。”老尚书叹道:“老夫年事已高,数百里地,实在受不了颠簸,也只能等我死后,你们再将我送回去下葬。这一次你就和荣儿带着家眷先回去,你回头去你拟一道折子交给我,我直接递上去就成。”微微一顿,才继续道:“两个月内,如果没有接到我派人送去的书信,你就再上一道辞官的折子,不要回京城。”  袁默贤急道:“父亲,您是说一个人留在京里?”  袁荣立刻道:“父亲,你带着家眷返乡,孩儿留下来陪着爷爷。”  “你也要走!”老尚书沉声道。  袁荣摇头道:“爷爷,无论你如何说,孙儿都不能离开。海泊司刚刚设立,这近半年来,孙儿和许多人耗尽心力,才走到今日地步,再有两三个月,第一批船队便要出海贸易,虽说田家药行出了问题,但却并不妨碍大局,孙儿若是就此离开,之前的努力也就付诸东流。这是护国公当初亲手交托给孙儿的重任,也是受了皇上的嘱托,事关我大楚的海上贸易,利国利民,绝不可半途而废。”  袁默贤锁眉道:“说了这半天,你难道还不明白?皇上是要对齐家下手,那田家药行就是因为与齐家有牵连,所以才会被京都府彻查。你之前与齐宁有来往到也罢了,可是这海泊司是齐宁上书恳求皇上设立,而且你这海泊司提督的位置,也是齐家举荐,只要呆在这位子上,就和齐家脱不了干系。”抬手轻拍袁荣肩头:“你本就不喜为官,回头为父替你代拟一道折子呈上去,这海泊司提督一职,不做也罢!”  袁荣再次摇头,坚定道:“父亲,这不只是与护国公有关,也是与我大楚有关。为了海泊司,许多人出银子出力,孩儿绝不可丢下他们,一走了之。且不说齐家是否真的有罪,也不说皇上是不是真的要降罪齐家,护国公上奏设立海泊司,这是为国谋事,没有任何过错,若是朝廷将罪责牵涉到海泊司,那实在是荒谬透顶。”向老尚书拱手道:“爷爷,孙儿既然接下了海泊司的差事,就算是送了性命,也要做到底,至若是否会被齐家牵连,孙儿也管不着,孙儿是要做事,而不是要做官。”  袁默贤脸色难看,还要再说,老尚书却已经笑道:“默贤,回乡祭祖祠就由你带着家眷回去,荣儿既然心意已决,就让他留在京城吧。咱们袁家三代受恩,老夫和荣儿留下来尽忠,也算是对得住皇上的恩遇了。”不等袁默贤多说,老尚书缓缓站起身,吩咐道:“明日一早,老夫要进宫面圣!”  “父亲,您.....?”  老尚书摇摇头,止住袁默贤话头,道:“老夫侍奉几位先皇,如今年事已高,要辞官归隐,这最后一道辞官折子,总应该能够见到皇上,亲自将辞官折子呈给皇上。”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7648bq10631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