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刀王与不可能】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刀王与不可能】

淮安市内。    “你看了吗?”谷辰拿着《淮安早报》问自己的友人陈翩振。    陈翩振问:“淮安早报?你认识我十多年,什么时候见我有看报纸的习惯?”    谷辰放下报纸,其实报纸不是关键,他拿过来本来就是和陈翩振一齐讨论的。    看陈翩振真的好像一点都不知道,谷辰不由问道:“你是真的没看到消息?”    “什么消息?你有给我发信息吗?我上午在辅导我家孩做作业,你是不知道,太难受了,脑袋疼的要命,根本说不清楚没法沟通。”陈翩振揉了揉额头,现在想想还脑袋一阵隐隐作痛。    陈翩振拿起手机,看了看。    现在手机上都安装了各种APP,所以即使没有新闻类的,其他APP也会发热点新闻。    其余不说,反正陈翩振点开手机就有两条消息发来——[庖丁解牛被破解]、[袁主厨又做了一件大事]    陈翩振毫不犹豫的点开了后一个,至于第一个,每天这种标题党新闻,他收到得太多了。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这一段应当很熟悉吧,出自于《庄子》,而今日本报记者从袁主厨第三新闻发言人吴云贵先生处所得知,袁主厨将在诈马宴上,展现传说中的庖丁解牛。    据悉……]    这样一篇报道,成功的让陈翩振懵逼了,反复看了很多次,这个新闻是青年报转载的。    青年报不比得其他小报,作为官家报刊,所发出的新闻绝对是经过确认的。    下面还有关于袁州资料的介绍,也就是陈翩振所熟知的那个袁州。    关于袁州新闻发言人,毕竟袁州接受过的采访屈指可数,第二新闻发言人是周世杰,很多消息都是从周世杰处流传出来的,第一嘛大家应该都知道,所以就不说了。    陈翩振抬头看着谷辰,恍然大悟道:“你跑来找我,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没错,今天网上因为这件事都闹疯了,反正咱们厨师圈子是爆了,你怎么看。”谷辰道。    “怎么看?”陈翩振道:“如果是其他人这样说,那没得说,百分之百都是假的,可说这话的是袁主厨,我摸不准了……”    “对,我就是因为摸不准才来的。”谷辰揉了揉脑袋:“你说袁主厨也是,时时刻刻都要弄出一件大事,我听说因为青年厨师交流大会,蓉城已经多了好多外国人。”    陈翩振顿了顿补充:“如果不是因为时间不合适,我也想去参加。”    “的确时间不合适。”谷辰也是这个想法。    两人不是嘴上说说,他们仔细研究了一番青年厨师交流会的行程,如果晋级到总决赛,从初选开始,大概要持续两个月,当然并非是中间一直需要待在蓉城,只是整个周期就有如此长。    谷辰和陈翩振都是淮扬菜“怀刀系”的厨师,怀刀系厨师,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准备“怀刀宴”,所以没有足够的时间。    “跑偏了,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给师公?”谷辰问。    陈翩振道:“必须得告诉,袁主厨的事,都不是小事。”    两人决定好,立刻出门,陈翩振和谷辰,今年都是三十四岁,但前者看起来比后者要年轻得多,两人站在一起,说谷辰是陈翩振的叔叔都有人相信。    淮扬菜,本就是以刀工精湛而著称,而怀刀系,就是专门以创造更具有观赏性以及价值的刀工为己任,每两年由怀刀系的厨师共同推出一次怀刀宴,以此来展现淮扬菜刀工之美。    创造者王怀,也就是三十多年前,将“刀王”匾额,放到了博物馆的那位淮扬菜名厨。    陈翩振和谷辰口中的师公,也正是王怀,实际上王老爷子开创了怀刀系后,有许多刀工精湛的厨师加入,也就是第二代,陈翩振和谷辰是第三代,实际上只是称呼为师公,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师公。    这才是为什么两人不先告诉给师傅,而是跳级这样说的原因。    王怀老爷子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但每次怀刀宴开始时候还是会亲自主持。    这个时间,王怀在家里,陈翩振和谷辰因为是年轻一辈中刀工比较好的,所以也有请教过很多次厨艺上的问题,王怀老爷子也是喜欢提携晚辈的人,应该说绝大多数在某一门手艺上能够称之为大师的人,都喜欢提携晚辈。    所以这两人对王怀还是很熟悉的。    大约二十分钟后,陈翩振和谷辰到达王怀的家门口。    “嘭嘭嘭”叩门。    开门的不是王怀,而是汪季客。    “呃,汪主厨怎么是您?”陈翩振和谷辰立刻感觉腰板都不自觉挺直了很多。    “今天有事找王老有点事,进来吧。”汪季客转身进客厅。    陈翩振和谷辰两个人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的跟着汪季客进门。    王怀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头发已经完全白了,不过身体还是挺壮硕,看不出古稀之龄,看起来顶多六十三四的样子。    “据说当初点心会时,袁主厨做了很精致的苏式船点,精致又好吃,可惜我是没有吃到。”王怀继续刚才和汪季客的话头说着,声音也中气十足。    老爷子一边说着话,一边磕着瓜子,老爷子身体不错的原因就是能吃。    用王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我做菜那么好吃,当然要多吃点,但并不是所有厨师胃口都好,比如说赣菜大师陈木,骨瘦如柴,怀疑是有厌食症。    一个厨师有厌食症,这就好像许多逗人开心的笑星有抑郁症一样,都是比较荒诞的事,但现实往往就这么荒诞。    “苏省这边收到邀请的厨师并不多,当时我也没有收到邀请。”汪季客道。    “点心会,本来就不大,所以想来也正常。”王怀感叹:“一直想去蓉城,不过最近都没有时间。”    老爷子说着把瓜子递到谷辰和陈翩振两人跟前问:“要吃自己抓。”    谷辰和陈翩振点头,像小学生一样在旁边站着,光是只有王怀老爷子的话,两人还挺自由的,但有汪季客在,就必须规矩一些。    “如果不是因为我家小强,我也不会和袁主厨有交集,也不会相信,真的有不满三十的年轻厨师的厨艺会如此好,最重要的是,对厨艺的态度如此认真严谨。”汪季客道。    “想想也是应该的,现在年轻一辈生活更优渥,营养更好,也更聪明,获得的成就肯定是要超过我们这些老头子。”王怀看着陈翩振和谷辰。    陈翩振和谷辰很想说,不要把他们和袁州放在一起,超过王怀、汪季客,袁州能办到,那完全不等于他们能办到!    王怀老爷子作为“怀刀系”创始人,是苏菜进入华夏名厨馆的大厨,还指点过汪季客厨艺,所以算是汪季客半个师傅。    汪季客今天来,就是来交流从袁州那学到的感悟,所以才会谈论到袁州。    “说吧,翩振还有小辰又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王怀道。    “师公我们今天不是来问厨艺上问题的,我们今天来也和袁主厨有关……”    陈翩振话还没说完,就被王怀打断了,他问:“嗯?袁主厨又要开点心会,邀请发到你们这里来了?”    一开口就是吃,由此看来王怀老爷子不是能吃,而是吃货。    “不是,袁主厨今天宣布了一件大事。”陈翩振道。    “什么大事,我怎么不知道?”汪季客出言,从蓉城回来后,他就非常关心厨神小店的消息,但他还没收到风声。    “是今早才有的消息。”陈翩振道。    谷辰接话:“网上都传开了,可能汪主厨和师公今早讨论事情,没有看到。”    谷辰在第一时间收到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找陈翩振,就是因为陈翩振能说会道。    汪季客问:“什么大事。”    一旁的王怀老爷子,嗑瓜子等着听。    “关于烤全牛的消息,汪主厨和师公应该都知道吧。”陈翩振道。    王怀和汪季客点头,后者还表示,烤全牛他还要去吃。    “这一届的怀刀宴还有些问题要完善,我是没时间去喏,季客你去了一定要多拍图,吃不到,我看看也好啊。”王老爷子这样说道。    “我拍照技术不太好。”汪季客道。    王老爷子道:“没事,高清就行。”    两人交流完,陈翩振才继续说:“袁主厨是说,在诈马宴上,将会展现庖丁解牛。”    “不可能!”    听到庖丁解四个字,王怀老爷子几乎是下意识的否定了,要知道作为对刀工追求极致厨师,他自然也是研究过庖丁解牛的。    而且不止一次,在王怀老爷子三十岁时,他曾经闭关了好久,想还原出来震惊世人。    但却失败了。    四十五岁时,又一次研究,但还是失败了。    直到十年前,老爷子六十多岁,想为华夏厨艺界做点事,但无疑依旧失败了。    “要达到庄子所说的庖丁解牛,首先要得不用眼,用精神感知牛,光是这一点就已经是传说的东西了,一头牛复杂无比,不用眼如何感知?”王怀道。    “最重要的是刀,每一刀都必须要沿着牛肉的纹理,这一点我能办到,但每一刀都切到筋骨的空隙,同时完全不能挨到骨头上,刀刃必须从骨节间走,其他不说牛骨间距多难掌握,还有筋骨的空隙,这是精确到毫米的准确度,没有刀工能够办到这一点。”    王怀老爷子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是只知道庖丁解牛很神奇,是奇迹中的产物,可具体要还原,难度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因为不了解,觉得不可能。    然而王老爷子是因为太了解,毕竟有三次失败的经历,深刻知道具体难度,所以认为不可能。    王怀老爷子如此斩钉截铁,陈翩振和谷辰真不好出言反驳。    而汪季客打开手机,开始查询这个新闻。    “肯定是小报乱传,袁主厨的刀工比起我来也只弱不强,庖丁解牛应当只是形容词。”汪季客同时也不相信,袁州是出口狂言的人,所以做出了最做符合的判断。    “青年报的记者打电话询问过周会长,和吴云贵老板,证实了袁主厨确实要还原庖丁解牛的消息是真的,真的会在诈马宴上展现。”陈翩振道。    如此确切。    王怀自己也打开了手机,虽然不如年轻人玩得那么溜,但查个新闻还是没问题的,的确如同陈翩振所说,很多官方部门都报道了这件事,向厨联是在官网首页掀了大横幅。    房间一时沉默。    “季客,诈马宴需要邀请函吗?”王怀自己出言打破了房间的沉默。    “除了特别邀请感谢的几人有邀请函,其余都是可以自己前往。”汪季客打听得还挺清楚的。    “王老要去?怀刀宴有没有问题。”汪季客是知道,王老爷子在妻子死后,是最在意怀刀宴的。    “本质上,因为我了解庖丁解牛,我把它认为是一门不可能被还原的技艺,但我同时相信袁主厨,相信袁主厨,所以具体情况我一定要自己去看看。”王怀道。    “袁主厨对厨艺极其较真,如果不是百分之九十,甚至于百分之百一致,他是不会说自己已经还原成功了的。”汪季客道。    “如果是真的,刀王的匾额,是该有主了。”王怀口中叹了一口长气。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无论看几次,都觉得古人说话太有道理,刀王的匾额,不知道多少厨师垂涎。    “师公……”    陈翩振和谷辰同时出言,刀王的招牌在淮扬菜厨师手中已经保持了三十多年了。    这是代表,淮扬菜在国内刀工当中执牛耳,如果颁给了袁州,那……    “什么都不用说,刀王本来就是刀工极致的美誉,而庖丁解牛就是刀工极致。”王怀道:“获得刀王匾额是需要协会所有理事同意,但我相信,如果是真的,所有理事不会再有异议。”    “诈马宴是什么时间。”王怀问。    汪季客道:“后天,诈马宴后天就开始了。”    “那我明天去蓉城,这个消息应该都知道了,翩振还有小辰你们去问苏菜协会理事,有没有要一起去的,一起把票买了。”王怀安排。    “知道了师公。”陈翩振和谷辰立刻应声。    诈马宴和庖丁解牛,确实牵动了不少名厨的心。    ……    PS:美食供应商本章说点赞活动7.8号获奖人芳井羽礼_,麻烦进一下龙虎斗总群(全订群)找一下群主验证一下,方便参与抽奖活动,恭喜哟~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19588bq10594342/